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68章 郁闷的谢非!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好,我这边没有问题。”

    既然是南木城的邀请,秦北没有理由不答应下来。

    相对来说,李和春的个人文集签售会,就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了。

    作为一个医生,秦北一直觉得,万事都得给病人让路,看病才是第一位的。

    秦北在京华大学校门口等了一会儿,南木城派来接秦北的人就赶到了。

    相互交流了两句确认了一下,秦北就钻进了车子里面。

    “哎哎,那是秦北吧?你先别走,我正找你呢!”

    一道人影急匆匆的从校园里冲了出来。

    司机看了秦北一眼,道:“时间并不紧张,你可以处理一下自己的私事,将军吩咐了,我们中午之前赶到就行。”

    “那好,我下去看一下。”

    秦北从车上下来,便看到那个招呼他等等的人,竟然是政教处的那个主任,谢非谢主任。

    “呦呵,这不是谢主任吗?”秦北打招呼说道。

    妈蛋谁跟你这么熟了!谢非郁闷的想道。

    不过旋即想道他给秦北挖的那个大坑,马上就换上了一副笑脸,道:“秦北啊,上次你给我的那个方子,十分有效,哈哈,十分有效!”

    “说正事儿。”秦北没好气的说道,我忙着呢,难道跟你一样整天没事看报纸喝茶水啊!

    谢非又是郁闷了一下,强撑着道:“事情是这样的,我这边有一个棘手的病人——”

    “今儿没空,其他什么时候都可以,诊费二十万啊!”秦北先把价格说在前面,省的他到时候不清楚,上次给谢非看谢顶,是因为他那个病实在是太简单了。

    “二十万?你怎么不去抢!”谢非瞪着眼珠子说道,他觉得自己掏了两万块的诊费就已经很是不老少了,没想到秦北这次直接喊价二十万!

    秦北就给他解释了一番,二十万才是秦北出诊的正常价格,上次的两万其实是友情价!

    “二十万就二十万!”谢非豁出去了,“你现在就跟我走!”

    秦北道:“那可不行,已经有病人约了,你下次吧!”

    谢非:“……”

    “我出三十万!先给我的病人去看看!”谢非着急的说道。

    和赵老那边已经约好了,说好了今天上午带人过去的,没想到秦北来了个没时间!

    千算万算,居然忘了提前跟秦北说这个事儿了!

    这也怪不得谢非,谢非堂堂一个校政教处的主任,一天天那多忙啊,忘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凑巧,谢非没有约好时间,南木城约了,秦北也只能是先去南木城那边。

    “能不能通融融通?这是来接你出诊的车吧?我跟这司机兄弟商量商量!”谢非跑到那司机面前,送了一根烟过去,司机道:“不抽。”

    谢非又摸出一个软趴趴的小红包,司机轻蔑的扫了一眼,别说是小红包了,大红包,也不收!——不是不收,不敢收啊!南木将军就在疗养院等着呢,南木将军的活,谁敢在他面前耍心眼儿啊!

    谢非登时就有些傻眼了,这位油盐不进,他真是没辙了。

    但秦北他要是不去,最倒霉的是谢非啊!

    谢非已经跟赵老的人约好了要去的,现在忽然说不去了,对方可不知道是秦北没有时间的原因,反而会觉得是谢非在故意找事儿玩儿呢!

    给赵老身边的人留下这个坏印象,可不是什么好事,谢非觉得自己恐怕承担不下来!

    没想到原本是谢非给秦北挖的个坑,结果把谢非自己给装进去了!

    秦北正想说,今儿不行可以明天啊。

    话还没有说出口,便看到校门口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贴着墙根往外出溜,似乎是准备躲着秦北的意思,秦北一眼就把那人给认出来了

    “谢平,你往哪跑?!”

    秦北这话一喊出来,那个带着鸭舌帽顺着墙角出溜的小子,蹬蹬蹬的跑的更快了!

    但可惜的是再快也快不过秦北去!

    秦北展开身形,刷刷的就追上了谢平,三拳两脚就把谢平给掀翻在地。

    谢平委屈极了:“这次我可没惹你,凭什么又揍我啊!”

    秦北道:“我之前跟你说过了,你要是不退学,见你一次,揍你一次,非得把你揍的退了学不可!”

    谢平:“……”

    哎卧槽,我以为你说着玩呢,原来来真格的啊!

    不过一转头,谢平就看见谢非了,登时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大哭着冲着谢平扑了上去,“叔啊,这次你亲眼看见了,我就这么没找谁没惹谁的走在街上,这秦北上来就揍了我一顿啊,上次我跟你说秦北打群架把我揍了您还不信,您这次亲眼所见,总该是相信了吧?!”

    谢非在那一个劲儿的使眼色,尼玛你说的事儿我难道不知道吗?但是秦北是这么好对付的吗?没看见我正在给秦北下套呢吗?!可惜谢平这厮哭上瘾来了,头也不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都抹在谢非的裤子上了——

    秦北一看这阵势,呦呵,这叔侄两个原来是组团来忽悠来了啊!

    谢非一看秦北的眼神,知道秦北已经把事情想明白了。

    心道这下可坏菜了!

    如果谢非不能把秦北带过去,牛皮已经跟赵老身边的人吹出去了,说自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医生,但现在人带不去了,赵老那边的怒火砸到谢非身上,非得把谢非砸成人渣不可——当然,就算不砸,谢非也是个人渣。

    “滚,少跟老子套近乎!”心念电转之间,谢非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脚就把谢平给踹一边去了!

    谢平登时就被谢非这一脚给踹傻了!

    谢非什么时候这么对过自己?哪一次不是和颜悦色有求必应的?!

    今儿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这个时候当然还是保住自己更重要!至于谢平,反正不过是家族中的子弟,管他去死!

    “秦先生,您听我解释,其实事情不像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一脚踹开谢平之后,谢非马上换上一副笑脸,对秦北笑着解释说道。

    还想忽悠啊?

    从一开始把我喊去你办公室,就开始准备忽悠了对吧?

    秦北懒得搭理谢非了,直接摆摆手,钻进了车子里面。

    司机马上驾车离开。

    看到车子远去的身影,谢非把满腔的怒火都撒在了谢平的身上。

    “妈蛋,都是你个不长眼的,这次害死老子了!”

    上去对谢平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谢平心说凭什么啊,我当你是个叔叔,你不当我是侄子,丫的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揍丫的吧!

    谢平一抄手,便捞到了谢非一条腿,用力一拽,当即就把谢非拽的仰面朝天摔了个狠的。

    “让你跟我动手!尼玛!”

    最后,是学校里的保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上前把两人拽开。

    “你最好给老子退学!否则老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开除你!”谢非抹了一把带血的嘴角,恨恨的说道。

    “退学就退学!你以为老子乐意上你这个破学校啊!”谢平不但得罪了秦北,见一次揍一次,现在又把政教处的主任给打了,不退学也得退学了,既然怎么都是退学,还不如现在过过嘴瘾呢!

    谢非愤愤的回到办公室。

    刚取出药箱来对着镜子抹了药,谢非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一看号码,差点吓得谢非直接把手机扔一边去。

    是来自疗养院的电话!

    赵老身边最亲近的那个,负责照顾赵老生活起居的人打过来的:“你应该出发了,约定的见面时间是十点十五分!”

    “这个——”谢非刚想解释一下,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

    挂了!!就这么挂了!!

    赵老每天的生活安排都已经细致到了用分钟来安排了,什么时间吃饭,什么时间洗澡,什么时间按摩理疗,什么时间晒太阳,什么时间会客——

    谢非如果不去,赵老的时间安排就乱了。

    乱了不要紧,但让赵老等谢非,谢非还不去,呵呵,谢非还真没有这个胆量。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三个小时。

    谢非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最近因为服用了秦北开的方子,而长出来的新头发,正在慢慢枯萎脱落!

    都他妈是谢平惹的祸,要不是谢平过来告状,谢非也不至于想到这么一个歹毒的点子,要是谢非没有准备忽悠秦北,现在也就不会变得这么被动——

    忽然,谢非眼前一亮,没有秦北,难道非得吃带毛猪吗?

    随便找个专家过去,看过之后,直接说治不了,不就完了?!

    这样总比不敢去要好得多了吧?

    想到就做!

    谢非联系了两个脑科方面的专家。

    可惜两个人都说,想看病,来医院,没有经过现代仪器设备的检查,他们不敢轻易下结论。

    又尼玛是检查检查,除了检查尼玛你们还会什么啊!

    看样子应该是得找个中医才行了。

    哪儿有什么出色的中医呢?

    谢非正琢磨着,忽然挂在墙壁上的电视机里插播了一条广告。

    “下面,我们有请世界中医理事会,亚洲区副会长,亚洲性学会名誉理事,北大医学院客座教授,著名中医专家常开申先生,给我们讲解一下,中医理论和养生之间的联系。大家鼓掌欢迎!”

    “大家好,我是常开申,很荣幸占用大家的一点时间,来给大家讲解一下……”

    我擦这个牛笔啊,这老头一看上去就仙风道骨的,得,就他了!

    谢非马上着手联系这个广告上的世界中医理事会亚洲区副会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