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66章 老营长!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方子上只有寥寥五味药材。

    可以说除了单方之外,这已经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方了。

    “这能行?”谢非质疑问道。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就算再坏,能坏到哪儿去?”秦北反问道。

    谢非一想,哎,说的也是,反正已经没有几根头发了,试试就试试!

    “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啊!”秦北跟谢非摆摆手告辞。

    “行,我送你一下。”谢非把方子郑重的放在桌子上面,亲自送秦北出门。

    出了门,秦北招招手道:“行了您忙吧,有事招呼我啊!”

    “慢走慢走。”谢非客客气气的说道。

    等秦北转过一个弯道身影消失了,谢非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门:“哎卧槽!本来计划把这小子拽过来敲打一顿呢,怎么就反而被他忽悠了两万块钱去?!”

    妈蛋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啊!

    谢非从头想到尾,又从尾想到头,也没想起来自己怎么就被忽悠的花了两万块,居然连正事儿都没有办!

    “谢主任!”一个老师从旁边经过,冲着谢非打了个招呼。

    谢非有些茫然的随口应了一声,猛然间抬头一看,却看到那个老师正盯着他的脑袋,不由惊呼一声不好,匆忙的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先抓了假发戴在头上!

    越是琢磨,谢非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瞎捉摸有个毛的用啊,钱都给了秦北了!

    谢非想了想,驱车出了校园,到了一家中药店里面。

    “小非!”

    有人招呼说道。

    “哎呀这不是二哥吗?”谢非一看那人,笑着迎了上去。

    那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穿着一身白大褂,坐在诊断桌后面,正是高家三兄弟里面的老二,高二登!

    高二登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今儿正好在这家药店坐诊,午后的时候比较清闲,高二登面前暂时一个病号都没有。

    谢非走上前去,跟高二登打了招呼,随即把那个方子取了出来,送到高二登眼皮子底下,道:“二哥,我最近得了一个方子,你给瞅瞅!”

    高二登扶着老花镜,刚刚端详了一眼,便蹭的站起身来!

    “谁给你开的方子?!”高二登激动的说道!

    谢非连忙道:“怎么了二哥,难不成这方子有什么问题吗?”

    高二登瞪眼道:“有什么问题?你居然敢质疑这个方子?!这这这——这是乌发养生汤的方子啊!北宋的时候宫廷用的方子,传下来的方子并不齐全,缺了两味药材,我琢磨了十几年,只能判断其中一味是何首乌,完全没有想到另一味居然是黑芝麻!黑芝麻用的好啊!妙啊!呱呱叫啊!”

    谢非:“……”

    忽然高二登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从衣兜里面摸出一张卷了边儿的字纸出来,两边比对一下,字迹基本上一模一样!

    高二登取出来的,当然就是秦北在刚到京华市的时候,给小貂开具的那个方子!

    “嘶嘶——这是秦北秦神医开出来的方子啊!”高二登惊喜的说道:“你这样,你拿几副药?”

    谢非道:“先用三副试试吧?”

    高二登道:“这个方子,五副见效,十副痊愈!我直接给你拿十副,钱算在我身上,这方子也交给我保存,咋样?”

    谢非:“……”

    谢非这次是真的震惊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高家三兄弟的名头虽说比不得顾云川老先生,但在中医界的威望,那也是排名前几位的,尤其是在京华市内,甚至可以这么说,知道高家三兄弟的人,比知道顾云川的人还要多一些!

    就是这么一个牛人,居然为了一个方子的手迹,甘愿替谢非把药费出了?!

    这这,这简直有点超乎谢非的想象能力之外!

    “嫌少是吧?要不这样,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搭给你两千块,不,五千块,你把这个方子交给我!”

    高二登着急的说道。

    生怕谢非舍不得似的,把那方子死死的抱在怀里,愣是不松手了!

    谢非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说我能要你的钱么,那说出去我谢非成了什么人了?!

    “送送,送您好了,药费我自己出,这方子您就收着吧!”

    取了药出来,谢非终于再次确认了,这个秦北,还真不是一般的牛笔!

    简直是超级牛笔啊!

    这样看来,普通的手段肯定是对秦北没有用了。

    秦北他什么都不怕啊!叫家长?太初级的玩意了,大学已经没法用了,就算是有办法用,搁不住秦北他没有啊!停课?开除?且不说高三登那边的面没有办法交代,就算是真的停课开除了,就凭人家这一身中医水平,那也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啊!随随便便开个方子就几万几万的招呼,钱对人家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啊!

    “不行,看起来得把那件事提上日程了!”谢非一边想着,摸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哎,我谢非啊!赵老现在身体怎么样?对对,是我,我准备过去探望一下——哦哦,不方便是吧?行行,没关系没关系——我联系了一个特厉害的中医,是中医圣手顾云川的亲传弟子,手段比顾云川还高明——对对,前段时间顾云川生病了都是被他治好的,高家三兄弟对这位也是推崇备至……”

    “周六啊?行行,在北山疗养院是吧?好好,我一定带他过去,上午八点三十五啊?好好,行行,十五分钟的时间足够了!”

    挂了电话,谢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那位姓赵的大佬,被疾病折磨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中医西医专家看了无数,却依旧没有见到太大的好转。

    主要症状表现为,这位赵姓大佬,会时不时的出现幻觉!

    而且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幻觉!

    但就是控制不住!

    这很大成程度上已经影响了赵老的睡眠休息,整个人没精打采的,已经有好些年了!

    经手的医生,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了,但是治疗放面,却没有太大的进展!

    谢非的老婆,跟赵家有着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再加上他本身也是学医的,因此也被邀请去诊断过一次!

    可惜的是,谢非对于赵老的症状,束手无策!

    但正是因为有着这层亲戚关系,谢非手里有赵老的警卫连负责人的电话!

    谢非的级别,还不能跟赵老亲自沟通!

    现在对方居然同意了谢非的提议,谢非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哈哈哈!

    赵老的病情,如果秦北看不好的话,那谢非也会承担一定的连带责任!

    但谢非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北山,疗养院。

    绿树成荫,郁郁葱葱。

    环境那是一等一的好。

    警备设施也是一等一的好。

    平常一般人连一公里之外都难以接近,属于准军事禁区。

    今儿却不一样,三辆车子大摇大摆的行驶在通往北山疗养院唯一的一条道路上面。

    却没有警卫人员上前阻拦。

    主要是这三辆车子的车牌,彰显了里面坐着的人非同一般的身份。

    北河省军区最大的大佬,南木城!

    南木城此时正坐在第二辆车子里面。

    每个月,南木城至少来北山养老院两次,每次至少一个小时。

    多少年来,这个习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这次,南木城身边还坐着另外一个人——顾倾城的爷爷,顾云川顾老先生。

    “顾老啊,这次又麻烦你了!”南木城呵呵笑着说道。

    顾云川眉头皱着,精神头有些不是很好的样子。

    “咱们两个之间,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话吗?”顾云川苦笑说道:“只不过,赵老的病情,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听说最近又严重了一些?”

    南木城缓缓点了点头,沉声道:“岂止是严重了一些,严重了好些才是真的。最近发病比较频繁,持续的时间也比之前长久了许多。”

    顾云川道:“这也怪我辈医道中人,学艺不精。”

    南木城道:“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要是你顾云川都说自己学艺不精了,这世界上恐怕就没有人能够帮助赵老缓解病情了!”

    之前顾云川帮赵老看过一次,虽说没有能够治愈赵老的病情,但赵老的病情,总归是有所缓解。

    仅仅是有所缓解,就已经让赵老身边的人高兴不已了!

    只是后来顾云川的手指出了问题,给赵老调理身体的事情,才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现在顾云川也算是痊愈了,赵老的病情却严重了。

    南木城思来想去,现在这局面,恐怕还是非得顾云川出面才能解决。

    车子很快就进了疗养院。

    警卫员在前面开路,把南木城和顾云川两人迎到了一个小公园里面。

    不远处一个警卫员快步跑了过来,敬礼之后,汇报说道:“赵老在小公园的长椅上坐着,现在的情况还算是比较稳定。”

    南木城点点头,摆手让那警卫员退下。

    带着顾云川,快步冲着赵老所在的长椅走了过去。

    临近还有十几米的样子,南木城一改之前阴沉着脸的模样,难得的换上了一副笑脸,迈着小碎步冲着长椅上正在发呆的一个老人,笑呵呵的说道:“老营长!你看是谁来看你了?”

    “哟呵,这不是小城嘛!”

    长椅上的老人,身形瘦削,但精神头还算不错。

    身高足有一米八左右,但体重撑死了也就一百来斤的样子。

    让南木城看的阵阵心疼!

    南木城手腕一翻,亮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坦克车模型出来,放在面前的草地上面。

    “老营长,这是你最喜欢的坦克车的型号,您看看漂亮不?”

    这个模型,南木城是专门找人定制的,乃是当年抗日战争的时候,老营长率队缴获的第一辆坦克车的型号,制作出来的模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