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65章 秦北vs谢非!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老秦,你快点传授传授我们,究竟是怎么跟顾老师搭上话儿的?”

    等秦北和顾倾城聊够了,目送顾倾城离开之后,彭树威和步成才两个八卦党党员忙不迭的迎了上来,向秦北虚心求教起来。

    这实在是有些不得了啊,就好比彭树威,跟着顾倾城上了一个学期的课程,都还是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被顾倾城骂了两句,都被彭树威吹了好几年,说什么跟顾老师说过三句话,其他学生们根本就没有能够和顾倾城说话超过三句的这类……

    就算是被骂,也足足让彭树威吹了大概有两年!

    但现在呢,这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秦北就混的跟顾倾城有说有笑的了,彭树威认真数了一下,两人之间的对话至少都也已经超过十句了!

    是以等顾倾城离开之后,彭树威忙不迭的冲了上来,虚心向着秦北讨教学习!

    步成才没有彭树威速度这么快,等步成才气喘嘘嘘的追上来的时候,彭树威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步成才心中懊恼不已,连连说道:“老秦,你要是把这个技能传授给我,我。我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绝无怨言!”

    秦北却笑眯眯的摇了摇头,就算是他有什么好办法,也绝不能够让步成才以及彭树威把相应的办法学过去啊!那秦北成什么了?!

    “这你学不会。”秦北笑着摆摆手,径自走远了。

    步成才和彭树威两人对视一眼,“等等我!”

    不约而同的追了上去!

    但可惜的是,任凭两人怎么死缠烂打,外加各种允诺,秦北就是淡淡的笑笑,并不应声。

    这丫的本来我就跟顾倾城关系匪浅,这种事能告诉你们知道吗?

    中午,秦北的班导在宿舍里找到了秦北。

    “你可真行,第一天就逃课,逃的还是黑面神的课。”班导跟朋友似的随意说道,不过脸上没有什么高兴的脸色,“如果是咱们系里自己解决,我还能帮得上忙,但黑面神已经上报校教导处了,教导处让你下午过去一趟。”

    教导处是什么玩意?秦北对教导处丝毫没有印象,很随意的就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班导一脸黑线,那不是咱们系自己处理的问题了,那是校教导处啊,大哥你能不能用点心啊!

    却听秦北道:“我不认识路,有没有一块去的啊?”

    班导:“……”你当你是逛街呐,还一块去?!

    不过碰上秦北这种人班导也没辙,只能是把校教导处的位置告诉了秦北。

    然后气呼呼的一甩袖子就走了。

    这什么人啊这是!第一天正式上课肯定要点名的啊!其他老师的也就罢了,居然碰上黑面神的课,黑面神那可是六亲不认啊!

    “算了,懒得搭理他!”班导气呼呼的想道。

    下午,秦北按照预定时间,到了教导处。

    敲门。

    “请进。”谢非扶了扶眼镜说道,装模作样的看着一份报纸。还拿倒了。

    开学第一天,抓到的旷课逃学的还真不少,一般情况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当谢非在名单里看到秦北的名字的时候,登时就来了兴趣。

    于是就把秦北给召唤了过来。

    “坐吧,喝点什么?”谢非看到走进来的这个小伙子,普普通通的一个年轻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龙井吧。”秦北大大咧咧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噗——”正在喝白水的谢非一口气没上来,一口水全都喷在报纸上面了!

    我就是跟你客套一下,你还当真了啊?你倒是不客气,还喝龙井?你咋不喝毛尖捏?你咋不要铁观音捏?!你咋不上天捏?!

    “没有龙井啊,碧螺春也行啊!”秦劲随口说道。

    “咳咳咳……你知道这次喊你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吗?”谢非正色道。

    “咦,不是你叫我过来的吗?难道你不知道吗?”秦北很奇怪的问道,秦北更奇怪的是,明明是他和步成才,彭树威三个家伙一起逃课,但步成才下午的时候就跑教室上课去了,在教导处这边也没有见到彭树威——

    秦北估摸着自己这是被针对了?

    但好像除了跟几个不长眼的学生打了几场架之外,好像没有得罪什么老师啊?

    当然,得罪老师也没有什么,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咱没有得罪不是吗?

    谢非被秦北一句话差点噎死。

    我是教导处的主任!我问你话呢你不会答,还反问起我来了?!

    “你无故旷课!这是一种很严重的行为懂不懂?父母掏钱让你上大学,你就是这么——”谢非把老一套搬了出来,以往的时候就凭借这老一套,谢非说哭过十几个学生,都被谢非的义正言辞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当然,也有可能是被谢非最后一句:“实在不行就勒令退学”给吓得……

    秦劲蹭的就站了起来。

    “你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啊,这里是教导处!”谢非被秦北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他打听过了,这秦北不仅仅是中医方面比较牛笔,最重要的是打架也是一个头好手!据说新生军训那边的教官,等闲三五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却听秦北一脸惊喜的道:“你认识我的父母?你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快点告诉我!”

    谢非:“……”

    父母掏钱让你来上学那就是一个比喻!就是打个比方好不好!

    我哪知道你父母是谁啊?!

    又聊了两句,秦北算是明白了,谢非根本就不知道他父母是谁。

    谢非很好奇的问了一句,“那你上大学的钱难道是自己赚的?”

    秦北虽说也赚了不少钱,但上大学的钱?没印象了啊!记得当初高三登仅仅是把秦北的各种证件要过去了,而且那些证件都是临时办理出来的——

    “难不成是高三登给你出的?”谢非更是惊讶了,能让高三登帮忙出上大学的学费?!这个秦北,果然是很不简单啊!

    说话间越说越远,换了不知道几个话题了,谢非早就把之前想要把秦北叫过来敲打一番的念头给忘在脑袋后面去了!

    说着说着,秦北忽然道:“你这脑袋有病!”

    谢非登时气的够呛,你那脑袋才有病呢!

    怒目瞪着秦北,却听秦北道:“你把那假发摘了我看看!”

    谢非登时把秦北惊为天人!

    他居然能看出自己带着的是假发!

    连多年的老同事们都不知道!

    谢非已经改命叫谢顶好多年了,多到谢非也记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年了,为了自己的形象问题,谢非专程跑到国外花了一万多买了假发戴在头上,如果不是秦北提醒,他连自己带着假发都忘了!可见谢非已经对自己的假发适应到了什么程度!

    “你能治?”谢非惊奇的说道。

    “总得先看看才能确定能不能治啊!”秦北一副你傻啊的表情!

    谢非茫然的点了点头,把假发摘了下去。

    他自己亲自长出来的头发,就算是地方支援中央都支援不过来了!

    稀稀落落的有那么几根,脑袋顶上锃光瓦亮的,假发一摘下来,连房间里面都亮堂了好几分!

    “这个——”谢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西医上说叫脂溢性皮炎——”

    西医上确实是这么说的,不过谢非按照脂溢性皮炎治疗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愣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见到,最腻歪人的是,不但治疗没有效果,还一边治疗着的时候,脱发脱的更多了!

    “能治。“秦北简单的说道。

    谢非惊喜的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骗你有好处吗?!”秦北随口反问道。

    谢非琢磨了一下,好像秦北说的也不错,骗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处,至于谢平找他告状的事情,他谁也没跟说,秦北更是不可能知道哇!

    想到这六,谢非道:“那你说说,怎么治疗?”

    秦北伸出两根手指道:“治疗费——两万块。”

    秦北本来想说治疗费两百万的,不过这种小病,用不着耗费真气进行针灸治疗,属于开个中药方子就能调理的情况,于是自己就把价格给降低下来了。

    “两万块?!这么,呃,少?”谢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这假发就一万多啊,而且马上就又该换新的了,又是得一万朵,之前的治疗,林林总总,花了不下五六万了都没有见到效果,秦北居然说两万块就可以?!

    “诊金两万块。”秦北丝毫不打磕巴的说道:“药得你自己去买,不过也不算贵,一副药撑死了也就百八十块的样子,五副见效,十副去根儿!”

    一副药百八十块,十副也就千八百块的样子,根本就不算太多的钱,值得试一试!

    “两万就两万!”谢非打定了主意,扯开抽屉,从里面拎了两叠钞票出来,推到了秦北面前。

    秦北直接接过来塞进兜里。

    两万块虽然不多,但蚊子多了也是肉啊!

    前段时间秦北的师傅来了一趟,把秦北的小金库搜刮的差不多了,再加上秦北绝大部分的资金都拿去筹备大健康产业去了,最近还真是手头有点紧!

    “你倒是不客气!”谢非恨恨的想到,这两万块是刚刚一个学生家长送过来的,还没焐热呼呢,就又送出去了,真是有些肉疼!

    不过肉疼没关系,一想到自己的头发马上就会自己长出来了,谢非觉得这一切还是值得的。

    秦北取过纸笔,刷刷的写下了一个方子出来,什么黑芝麻何首乌之类的,都是些比较常见的药物。

    “就这个方子了,内服外敷!”

    秦北刷刷的写完了,送到了谢非的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