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62章 不能跟煞笔讲道理!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接到翠翠的电话的时候,秦北正在和彭树威聊天。

    两个男人之间的聊天,总是离不开女人,尤其是两个猥琐男人之间。

    彭树威说起,最近医学院这边来了一个新老师,开课教授外科知识。

    之前大一的时候彭树威修过对方的选修课,只是修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对方便调走了。

    那教授西医外科学的老师,端的是一个不世出的大美女,在彭树威的表述中,和侯羽倩相比也不在以下,关键是侯羽倩看上去实在是有些青春的发涩,但那个美女老师就不一样了,那是一种成熟的风韵的美,简直用言语难以形容。

    彭树威正准备说邀请秦北一起去听听那个美女老师的课程,却接到了翠翠打过来的电话。

    “我是翠翠,你能帮一下步成才吗?他被人打了!”

    翠翠有些焦急的说道。

    秦北问清楚了步成才的位置,对彭树威道:“有个舍友出了点麻烦,我过去解决一下。”

    “哎哎,你别着急啊,你等等我,我一起过去看看!”彭树威起身,先去结账,等结账完了,秦北已经跑的没影了!

    秦北飞快的跑到预定的地点,只见一群人正围着步成才在那殴打,步成才已经被揍的基本上快动弹不了了,蜷缩着躺在地上,嘴里还是发狠吼道:“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你要不弄死我,我明儿就弄死你!”

    “给我打!”那学生会的干部一听,这小子都快被揍成猪头了,居然还这么硬气,看样子还是打的轻啊!

    立刻吩咐一声,他自己不知道从哪拎了一块板砖出来,冲着步成才就砸了过去!

    秦北就见状,也不管究竟谁对谁错了,而且秦北也从来不关心对错,帮亲不帮理是秦北一贯的行事准则——

    他一脚把那个拎着板砖的学生会干部给踹到一边去了,把板砖抢过来,冲进战团。

    但见秦北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五分钟后,除了秦北自己,在场的众人,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得起来了!

    秦北冷哼一声,把已经被拍碎了的板砖丢在一边,俯身查看步成才的伤势。

    步成才的头上有一个伤口比较严重,汩汩的往外流血,其余的地方不过是软组织的挫裂伤,虽说会导致肿胀疼痛,但不会对生命造成任何影响,秦北于是捏出银针,先扎在步成才头部伤口的周围。

    随着秦北提插捻转,很快,伤口的血流速度便逐渐变缓了起来,马上就要止住血了。

    却在这时,一个汉子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秦北的身后,骤然出手,一块板砖冲着秦北的颈部砸了过来!

    秦北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头也不回,捏着银针的手反手一刺,直接刺进了那捏着板砖的汉子的小腹里面,那汉子呃的闷哼了一声,腹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板砖拿捏不稳掉了下去,正好砸在他自己的脚丫子上面,登时砸的他剧痛钻心,疼的窜了起来!

    秦劲很快给步成才扎完了针,又给步成才扎了几针缓解身上疼痛的穴位,这才施施然站起身来。

    “你居然敢跟我动手,你死定了!”那学生会的副会长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指着秦北大声说道:“聚众斗殴,我非得让学校把你开除了不可!”

    “还有你!”那厮又指着地上的步成才道:“你也一样,聚众斗殴,立刻开除!”

    哎呦喂,这小子先把步成才揍了一顿,现在揍不过了,居然反咬一口?

    “你说开除就开除啊,你谁啊!”秦北不高兴的说道。

    “我是谁?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校学生会副会长,兼纪律部的部长,你们两个小子,敢跟我动手,有你们好受的!”

    “明明是你先招呼人过来动的手!现在却反咬一口!”步成才哼哼唧唧的说道。

    “我就是反咬一口了,你能拿我怎么样?”那男生得意的说道!“你觉得在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的情况下,学校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你觉得你被开除的可能性更大,还是我被开除的可能性更大?!”

    “谢平!你又在欺负人了是不是?”远远的,彭树威已经赶了过来。

    都是学生会的干部,同为学生会的副会长,彭树威和谢平低头不见抬头见,自然是早就认识。只是谢平兼职的是纪律部部长,彭树威则是兼职的组织部部长。

    “呦呵,这不是彭部长吗?彭树威,老子忍你好久了!你一个组织部长,去跟人家弄些活动拉些赞助也就罢了,管得着老子的事情吗?!”谢平不屑的说道,别人或许会怕彭树威这个学生会的副会长,深知彭树威底细的谢平,却从来都没有把彭树威放在眼里,即便是在学生会内部,几个副会长之间,谢平的排名,也在彭树威之上。

    看到彭树威来了,知道这位是学生会的副会长,步成才精神一振,把事情的经过,跟彭树威说了一遍。

    彭树威冲着谢平冷笑道:“你还要不要点碧莲了?人女孩子已经摆明跟你说了,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还来搀和个什么劲?”

    “你管得着吗?男朋友算个吊毛?法律都没有保护男朋友这一项!别说男朋友了,就算是结了婚的还能离婚呢!这年头,日别人的老婆不犯罪,你要是去日个鸡,没准还真把你抓起来!”谢平不屑的说道

    “你你……学生会的脸都被你这种人给丢光了!怎么学生会能招进你这种不要脸的玩意进来!”彭树威被谢平的无耻深深的震惊住了!

    “那就不是你能操心的事情了,今儿这俩小子,我非得上报学校,办他们一个打架斗殴不可!等着吧,明天一早,学校的通知栏,就能看到了!”谢平冷声道。

    彭树威嘴角抽搐了一下,道:“你就不能给我个面子?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

    “给你面子?”谢平哈哈的笑了起来:“你丫的真是脸大啊,你谁啊你我给你面子?!”

    彭树威还想争取一下,秦北却早就听不下去了。

    把彭树威拽到了一边,秦北走到谢平面前,道:“你决定好了?”

    谢平一愣:“决定什么?”

    秦北道:“给学校打小报告,让我们退学。”

    “那是必须的!你现在求情也晚了,聚众斗殴这个罪名,开除你三次都是轻的!”

    谢平冷笑说道。

    “很好,既然你已经决定退学了,那就赶紧去办手续吧——别让我在学校在看见你,看见你一次揍你一次!”秦北冷笑说道。

    对于这种不要脸的人,对付他的办法就是比他更不要脸,秦北是个连学籍都不准备要,连毕业证都无所谓的人,他就不信学校还真能把他怎么样了,更何况,就算学校某些领导同意,西医学院这边刘玉章也不能同意啊,再说还有中医学院那边的高三登呢。

    “你还敢动手?!你动我一下试试?!”谢平梗着脖子道。

    “对于你这种贱格的要求,对于你这种合理的要求,我决定满足你的愿望。”秦北笑了笑,再次把谢平打趴在地上!

    谢平哼哼唧唧的,试了两次,终于又爬了起来。

    “你在敢动手试试?!”

    谢平抹掉嘴角的血迹嘶吼道。

    秦北轻轻一拽,便把谢平从地上拎起来了。

    嗖的一下,直接把谢平丢出去了五米多远。

    咣几一声砸在地上。

    这次没有爬起来。

    “行了,完事儿。”秦北拍拍手道:“你们看,跟这种不讲理的煞笔,你就不能试图去说服他,他会把你的智商拽到和他一样的水平,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所以还是我这种办法比较直接干脆——你们都记好了,再见到他,就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他退学了,咱就算完。”

    众人:“……”

    傍晚时分。

    刘玉章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谢主任,这就是我要说的全部情况,我希望带这个学生去一趟米国,这段时间,学校方面,他的成绩——”

    在刘玉章对面坐着的是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男子,此时这位谢主任呵呵的笑道:“老刘啊,咱们共事这么多年了,你说这点小事,你打个电话过来就行,何必亲自跑一趟呢!”

    刘玉章亲自找上门来,要求谢非答应他带一个学生去米国参加一个国际性的学术会议。

    作为学校政教处的主任,谢非觉得刘玉章有些太小题大做了。

    这种事情,身为西医学院院长的刘玉章,完全可以自己做出决定,回头在校政教处备个案,这事儿就算结了。

    但刘玉章居然亲自过来了,肯定这件事并不是主要目的,谢非打了个哈哈,道:“我最近得了一饼好茶,早就说邀请你过来品茶,没想到你自己就过来了。”

    刘玉章哈哈的笑了起来:“你个老东西,我找了这么多借口过来一趟,你要是再不说,我可就真动了!”

    “早就知道你目的不纯!”谢非装做恨恨的说道。“以后喝茶就说喝茶,别跟我整这些里格楞!”

    上次刘玉章的了一饼好茶,谢非也是找了个不入流的借口混上门去的……

    两人沏了功夫茶,还没有送进嘴里,敲门声响了起来。

    “叔,是我啊,我谢平!”

    “我过去看看,本家的一个子侄,在我们京华大学就读。”谢非招呼刘玉章自己随意,他先进了书房,才招呼家里的保姆阿姨,把谢平带到书房里面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