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46章 浑身冰冷苏小贝!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有了刘玉章居中引荐,秦北就算是不喜欢王原平的性格,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王原平虽然觉得秦北的年纪不像是能配得上“国医圣手”这个称号的,但毕竟是老朋友,著名医生刘玉章引荐的,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试一下。

    秦北一边给王原平针灸治疗,一边给刘玉章作介绍,他用的治疗方式,乃是中医上说的:“培土抑水”法,通过补充脾胃的功能,来达到抑制肾脏水液的效果, 但培土抑水法有一个缺陷,那就是遇到大水的时候效果会差一些,于是秦北又补充了一次“疏通水道法”——

    在使用疏通水道法的时候,秦北让苏小贝暂时回避。

    众人起初还不理解,但秦北的疏通水道法施展出来之后,王原平顿时觉得小腹下面阵阵热流涌过,浑身一个劲的颤抖哆嗦起来!

    一边哆嗦,小兄弟就不断的吐出黏白的体液出来。

    一直持续了五六分钟的样子,王原平的小兄弟喷出来的白色体液足足达到了五十多毫升,这让王原平虚弱的几乎脑袋晕的跟不是自己的一样了!

    王原平心想,这一定是秦北故意的打击报复!哪有这么治病的?!

    秦北拔出银针,宣布治疗结束。

    在刘玉章的追问下,秦北约略做了一些解释。

    中医理论中,讲究精血同源。

    中医理论还说,旧血不去,新血不生。

    王原平现在的状态,就是那些发育的不健全的精气,堵塞了正常的精气生成的通路,直接导致病态的精气积存过多,新的正常的精气无法生成,秦北通过针灸,疏通水道的方式,让王原平彻底把发育不健全的精气,全都排泄出来,再次生成的新鲜的精气,基本上就是正常的了——毕竟还有之前培土抑水法作为后盾,脾胃功能健全,可以直接抑制肾脏不正常水液的生成!

    刘玉章听了个七七八八,王原平则听了个迷迷糊糊。

    秦北道:“你可以明天去找个医院做一下化验,正常不正常,自己心里就有数了。”

    见秦北说的这般笃定,王原平对秦北不禁也多了几分信心。

    刘玉章则决定陪着王原平一起去做检查,因为刘玉章忽然觉得,之前在刘玉章看来,看似很复杂很不容易解决的疾病,在秦北这里,居然不需要太多的思索,便可以宣布能够治疗,而且还往往在治疗上很有效果!

    刘玉章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秦北这次真的能治好王原平的话,他一定顶住各种压力,把那个十分棘手的病人,介绍给秦北进行治疗!

    王原平这次很客气的对秦北表达了谢意。

    但秦北听得出来,这位也就是嘴上说的谢谢而已,心里对秦北的治疗其实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诚惠,治疗费贰拾万元。”秦北毫不客气的说道。

    王原平:“……”

    收取了王原平二十万的治疗费用,秦北带着苏小贝离开了原平大酒店。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秦北问道。

    苏小贝咬着下唇,“去我家。”

    秦北坏笑道:“不知道苏百岁在不在家呢?”

    苏小贝拍了秦北一巴掌,道:“想什么呢你!——苏百岁不在家,我把他送去幼儿园了,全托!”

    “幼儿园?!”秦北惊呆了,苏小贝也太能折腾了,苏百岁可是她哥哥啊!论实际年龄,苏百岁比秦北还大了好几岁,虽说苏百岁个子不高,但怎么也得是小学生水平吧?怎么能送幼儿园呢!

    苏小贝没有搭理秦北,发动车子,带着秦北,很快就回到了她自己的住所。

    到了苏小贝的住所之后,天色已经不早了。

    苏小贝换上围裙,亲自下厨,用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你是能够进入我的房间的第一个男人。”苏小贝端着一杯红酒,对秦北说道。

    灯光已经被全部关闭,古色古香的烛台上点燃着两只蜡烛,再配合苏小贝充满诱惑的语言,这个环境下,秦北如果不想歪歪的话,那简直不是男人了!

    只是苏小贝虽说年纪比秦北略大,但外形容貌上面,怎么看都是一个中学小女生,秦北都有些下不去手的感觉,之前仅限于偶尔也有过亲亲抱抱而已。

    “我酒量可不好,你是不是想要把我灌醉了?”秦北笑嘻嘻的开玩笑说道。

    没想到苏小贝却摇了摇头,道:“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在京华没有朋友能和我一起庆生,想来想去,只有把你喊过来陪我了,你不会介意吧?”

    秦北佯怒道:“当然介意,你早说今天是的生日,我肯定会给你准备一份礼物的啊!不能向现在这样,空着手过来!”

    苏小贝笑了起来:“你能够过来,我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如果我一会儿有什么过火的表现,你的原谅我啊!”

    秦北愣了愣,难道这是要被逆推的前奏吗?

    要不然苏小贝为什么会说有什么过火的举动希望秦北原谅?!

    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夜色渐浓。

    “月圆之夜,极阴之时。”

    忽然,苏小贝没头没脑的说了两句,身子骤然间如同筛糠一般的颤抖了起来。

    简直是要哆嗦成一团的节奏!

    “冷,好冷!”

    苏小贝团成一团,头发上面竟然隐隐有白色的雾气出现,下一刻,她的头发上面,挂上了一层细小的冰锥,整个人更是哆嗦成了一团!

    “你怎么了?!”秦北从没有见过苏小贝居然还会出现这种症状,当下冲进房间,取了一床被褥出来,把苏小贝包裹在里面,打开空调设定取暖,可惜的是外面的天气比较热,取暖功能基本上没有什么卵用,无奈之下,秦北把裹着被子的苏小贝死死的抱在怀里,试图用自己的身体给苏小贝提供一丝温暖。

    一边这么做着,秦北抓住了苏小贝的手腕,替苏小贝把脉。

    苏小贝的脉搏跃动还算平稳,但是心跳速率相当的低,一分钟撑死了也就三四十下的样子!咯咯咯咯!苏小贝牙关打颤,脸蛋嘴唇一片苍白:“没,没事,坚持,坚持十几分钟,就,就过去,过去了!”

    苏小贝的身体简直如同冰窖里刚刚挖出来的一样,整个人基本上就是 一个会说话的大冰块了!

    秦北从苏小贝的脉象中,却没有察觉出太大的异常出来,就算是有心想替苏小贝进行一下治疗,但秦北却无从下手!

    还说什么国医圣手,连苏小贝的病情是什么样子的都判断不出来!

    忽然,秦北想起什么似的:“师傅他老人家送你的那个玉坠呢,还在不在?!”

    前段时间,秦北的师傅,因为有任务需要秦北去完成,特意从山上下来,赶到京华见了秦北一面,得知苏小贝是苏远亭的女儿之后,师傅只是搭眼一看,便看出了苏小贝的体质异于常人,乃是极阴之体,每年到了月圆之夜,极阴之时,便会导致体内的寒毒发作,这种体质的问题,暂时是秦北所不能治疗的,于是师傅就赠送了苏小贝一枚玉坠,告诉苏小贝,当寒毒发作的时候戴在身上,虽说不能直接治疗苏小贝的病情,但临时缓解,让苏小贝不再这么痛苦,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秦北想到这一点,便问了出来。

    “在,在橱子里——”那枚玉坠的造型很是不够时尚,戴着的时候苏小贝总是觉得有些老土,于是一直收藏在橱子里面,一次都没有戴过。

    秦北有心把苏小贝放开,但一松手,苏小贝就哆嗦的更加厉害,秦北琢磨了一下,直接用被褥裹着苏小贝,打横抱着她,走进卧室里面,很快便在苏小贝说的橱子里面,找到了一枚造型古朴但不够时尚的玉坠出来,秦北二话不说,直接给苏小贝佩戴上去!

    霎时间,那玉坠上面,淡淡的柔光忽明忽暗。

    一股温暖的气息,从玉坠里面飘荡了出来。

    苏小贝体内冒出的丝丝寒气,却径自冲着玉坠里面钻了进去!

    秦北大为奇怪,他跟着师傅在山上将近小二十年,并不知道师傅居然还收藏着这种宝贝!

    带上那枚玉坠之后,苏小贝身子的抖动,明显减轻了一些, 额头上的白色雾气,变得也比之前少了一些:“我,我感觉好多了,抱我——抱紧些!”

    苏小贝颤巍巍的说道。

    于是秦劲只好把苏小贝又往自己怀里抱了抱。

    脸蛋贴在苏小贝那冰凉的额头上面,苏小贝舒服的申银了一声,躺在秦北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很是享受的样子!

    此时的苏小贝,完全不是一个职场女强人的形象,谁也想不到苏小贝手里竟然还掌握着一个足以傲视京华女子养生汗行业的养生会所。

    现在的苏小贝,就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那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睫毛,配合着她青春靓丽的面孔,让秦北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的冲动!

    秦北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轻轻的咬在了苏小贝的脸蛋上面!

    苏小贝似乎得到了某种提示,亦或者是干渴的想要喝水,总之她把嘴唇凑了上来,四处寻找秦北的大嘴巴,终于被苏小贝找到了,贪婪的吮吸了起来。

    秦北抱着苏小贝, 把她扔在大床上面。

    然后很禽兽的扑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