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43章 天上掉馅饼!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李和春就算是再怎么蠢材,也明白秦北这是在给自己挣面子。

    当下拽了拽衣角,迈步上了那辆宝马。

    上车的时候由于太紧张亦或者是有些激动,一个趔趄差点摔那儿!

    好在秦北及时的遮挡了视线,并且搀扶了李和春一把。

    李和春才总算安安稳稳的坐进车里。

    秦北跟着上了车。

    苏小贝随即坐在了驾驶位。

    车子发动,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薛萍看着那辆疾驰而去的香槟宝马,一时间呆愣在了那里。

    她之前仰慕李和春的文彩,到了大学之后,被几个同宿舍的姐妹好一顿的挖苦,并且进行了洗脑一般的教育,心境大为转变,明白了这个世道,文彩并不能当饭吃,找个有钱的男朋友才是王道。

    于是薛萍就投入了井中成的怀抱,并且过了数天有钱人的生活,终于在今天做出决定,正式和李和春提出分手。

    万万没有想到,刚刚提出分手,李和春就被一辆价值百万的宝马接走了,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分明是签署一份关系到上千万利润的合同。

    再看看身边的井中成,完全就是一个啃爹的二代,不但没有文彩,需要花钱的时候还得去跟他爹要,一时间心里有些难以接受,蹲在地上,不知道为了什么,掩面痛哭了起来。

    “哭哭哭,哭个几把毛啊!看到李和春比我有钱了是不是?!他有钱,你跟他去啊!”井中成几乎要暴走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李和春是个穷比,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原本是来打脸的,却被李和春把他的连扇的生疼!

    “你你,你居然凶我!”薛萍哭着说道,在之前,她和李和春交往的时间内,李和春可是从来都没有凶过他一句!一向是斯斯文文的,浑身上下充满书卷的气息,和面前这个土匪一般的井中成,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井中成冷笑道:“凶你?!老子还揍你呢!”

    扬手给了薛萍一个大嘴巴:“咱们之间完了!结束了!给老子滚!”

    一边说着,一脚踹了过来。

    薛萍踉踉跄跄的后退。

    脸色逐渐变得冰冷。

    这就是贪图对方是个有钱人的后果。

    翻脸跟翻书一样,一点情面都不讲。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扇嘴巴就扇嘴巴,想踹一脚就踹一脚!

    李和春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对她过!

    薛萍越想越不是滋味,“分手!必须分手!我早就受够了你了!”

    井中成冷笑一声,一把拽住薛萍的手腕,把他买给薛萍的那个价值三万的镯子,抢了回去。

    “我给你买的东西,我当然要收回!”

    一边说着,把镯子收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一个小本本来,道:“心怡园就餐两次,一千贰佰元,看电影,电影票三十八元,一筒爆米花八元, 饮料十六元,贴手机膜五元——”

    井中成一笔一笔的念叨着他给薛萍的花销,足足花了十分钟才念完,念完之后,道:“总共还欠我三千六百零七块六毛!”

    薛萍:“……”

    忽然薛萍想到,如果这么计算的话,李和春在她身上花的钱,至少也得两三万块了吧?

    李和春从来没有用小账本记过账吧?

    如果不是井中成掏出这个小账本来,薛萍还真不知道,井中成原来是这样一个人!

    实在是太让薛萍寒心了!

    “行 ,不就是三千六吗?我还你,我全他妈还你!”薛萍暴怒说道。

    井中成道:“是三千六百零七块六毛!”

    薛萍:“……”

    “我还你四千!你他妈给我滚!现在就滚!在我面前消失!”

    井中成呵呵的笑了笑,转身就走!

    薛萍痛苦万分的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人上来劝,薛萍觉得无聊,自己就不哭了。

    摸出手机,想了想,找到了李和春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对不起,对方用户已关机!”

    薛萍觉得自己的天都快塌下来了,明明今天是来找李和春谈分手的,没想到会落到这么个下场!

    “分手,呵呵,分手,原来我才是那个最大的煞笔……”

    薛萍忽然呵呵的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忽然薛萍注意到旁边居然还有一个人。

    正是李和春的室友,魏二领。

    “你一定有李和春的其他联系方式对不对?告诉我,求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求你了!”薛萍哭着对魏二领说道。

    魏二领也被刚刚发生的事情整的蒙圈了,一直没有走,是因为李和春离开之后,在薛萍和井中成之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有趣,魏二领一不小心就接着看了下去,简直比花钱去电影院看院线大片还更过瘾。

    “没有。”魏二领冷漠的说道,转身就走。

    薛萍抢上一步,拽住了魏二领的衣袖。

    “我求你了!你就告诉我一下好不好?”薛萍哭着说道。

    “他不会要你了。”魏二领难得的多说了几个字。

    “不不不,我了解李和春,只要我跟他诚意的道歉,祈求他的原谅,他一定会原谅我的,我们一定会复合的,魏哥,求你了!”

    魏二领道:“他没钱。”

    魏二领和李和春相当熟悉,虽然他不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魏二领知道,如果李和春真的谈一笔生意就有上千万入账的话,那平日里绝对能够表现出来,比如说经常会接到谈合同的电话,比如说经常会外出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但李和春没有,可以想见,刚刚那一幕,其实是凑巧有人来找秦北, 并且配合秦北上演了这么一出大戏而已!

    “没钱,那不能够!他——他不是去谈一笔上千万的生意了吗?”薛萍有些惊恐的说道:“没钱也没有关系,我们,我们可以毕业之后凭借自己双手自己去赚……”

    魏二领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嗬嗬嗬,呵呵呵呵!

    转身快步走开。

    只剩下呆愣在那里,几乎要傻掉了的薛萍一个人。

    车上。

    “你在搞什么鬼?”

    苏小贝问秦北说道。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拍了拍李和春的肩膀,道:“别伤心了,这种只知道拜金的女人,并不值得你这么伤心,你总会遇上欣赏你的人的!”

    李和春抹了一把眼泪,道:“我不是为薛萍伤心,我是为了我自己。薛萍说的对,我一文不名,写诗什么的,并不能当饭吃,我以前只是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而已,完全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请她的朋友吃饭,我请人家去原平大酒店对过,吃红油凉皮,呵呵,我就呵呵了,我怎么就这么蠢呢!”

    苏小贝这下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这位大兄弟,没事,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去达成你心目中的抱负。”

    苏小贝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

    李和春道:“这位妹妹,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你,让我见识到了人情冷暖,天下寒凉——我我,我没有什么特长,我我——”

    秦北打断道:“你可不能跟她叫妹妹,叫大姐还差不多。”

    苏小贝瞪了秦北一眼,道:“人家才十六岁!”

    秦北毫不犹豫的揭穿道:“十几年前吧?”

    苏小贝恼了:“我踹死你!就不能让人家装装嫩啊!”

    秦北笑道:“不用装,也挺嫩的了——不过我这个室友面前,还是让他心里明白一些比较好,万一他还以为你无证驾驶,不把他吓死啊!”

    苏小贝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还真被你猜对了,我驾照确实是还没有考下来。”

    秦北:“……”

    李和春已经有些蒙圈了,面前秦北这个开的起上百万豪车的女子,不管从那方面看,都才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吧?

    一定是秦北在开玩笑!

    车子转过一个弯道,在原平大酒店面前停了下来。

    一个服务生迎上前来,苏小贝随手把车钥匙丢给对方,随着钥匙一起扔了一张一百块的小费过去。

    “谢谢苏总!苏总一项这么大方!还是原来的车位吗?”

    “嗯呐,你开过去——你们王总在不在?”

    “王总早就在帝王间等您大驾光临了!”服务生笑着说道。

    接了钥匙,替苏小贝前去泊车。

    李和春再次被苏小贝的霸气整的蒙圈了。

    听这话里的意思,苏小贝不但是这里的常客,还是这家大酒店的老板的坐上宾。

    听说苏小贝要来,那个什么王总都早早的在等候了,还是什么帝王间!

    “不不……我还是不去了吧?”李和春有点腿抽筋。

    苏小贝无所谓的笑笑,道:“没事,我跟你说,你赶巧了,王总也是个文学爱好者,用发烧友来说也不为过,最重要的是,王总不但经营着这家大酒店,还经营着一家出版社,还有那个什么什么京华时报你知道不?也是王总旗下的产业,那个那个诗人刘大波知道不?就是王总一手提拔起来的。如果你真的腹有才学,王总是不会吝啬手里的资源的。”

    李和春一时间几乎以为自己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给砸半死了。

    这么好的事情?居然被自己碰到了?!

    “我我,我——”李和春已经结巴的话都不会说了,这个馅饼掉下来的有点大,把李和春直接给砸蒙了。

    “我什么我,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住,难道你之前说会做诗都是瞎扯淡?”秦北忍不住拽着李和春,快步冲着原平大酒店里面走了进去。

    李和春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被秦北就拽了进去。

    苏小贝快步跟在后面。

    迎面走来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

    人群中一个女孩子忽然指着李和春道:“哎,这不是薛萍的男朋友李和春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