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42章 你是一个失败者!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治疗步成才,对于现在的秦北来说,是一件相当简单容易的事情。

    当秦北催动内力,在银针上凝结成一道冰柱的时候,李和春和魏二领两人,不禁都看的呆住了。

    你确定这是医生治病?而不是一个魔术师变魔术吗?!

    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中,秦北很快就完成了治疗。

    银针扎在步成才头部和身体的不同穴位上面,轻轻捻转。

    步成才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行了,让他睡一觉,醒了之后,这毛病就改了。”秦北收起银针,笑呵呵的说道。

    步成才的情况,属于心里疾病的一种。

    如果按照现代医学去调理,会变得很难,需要的时间也非常的长。

    但中医调理这方面的疾病,却是比较擅长了。

    七情不畅,导致疾病,调理相应的脏器功能,就可以了。

    步成才的情况,主要是肝经郁结,外加心经郁热。

    两次七情针法,前后十四针,便足以解决问题了!

    “他醒了之后就能好了?”李和春皱眉问道。

    秦北轻轻的点点头,道:“据我判断,步成才应该是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缺乏母爱,才会导致现在这种情况出现,我们尽量是不要在这种事情上面刺激他,也尽量不要看不起他,同宿一场,来之不易。”

    “知道。”魏二领言简意赅的说道。

    顿了顿,李和春道:“老秦,我劝你最近一段时间,出门的时候还是注意一下为好。”

    秦北扬起眉毛:“为什么?”

    李和春道:“我和井中成同学三年,这个人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谁要惹他不高兴了,他非得把对方整个半死不可,这次是他们准备的不充分,难保他们不会打探你的行踪,然后在你背后使阴招。”

    “随他去吧,一只小苍蝇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秦北无所谓的说道。

    秦北是真没有把井中成放在心上,或者说,在这个校园里,并没有什么人值得秦北放在心上!

    “李和春,你出来!”

    众人正说着话,窗子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李和春忽然有些羞涩,道:“我出去一下,我女朋友来找我了。”

    “去吧去吧!”秦北马上笑嘻嘻的说道。

    等李和春前脚出门,魏二领拽着秦北悄悄的跟了上去。

    “有问题!”魏二领对秦北说道。

    “他女朋友是来找事儿的吧?”秦北笑了笑说道。

    刚刚那女孩子的声音,很是有些古怪。

    换成正常的,前来找自己的男朋友的话,不应该提前打个电话约一下吗?

    就算是不打电话,至少也得喊一声,李和春,你在吗?

    而不是会直接说,李和春,你出来!

    “你来了!”校园的某个角落里,李和春对面前的女孩子说道。

    女孩子的相貌还算中上,是李和春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了。

    当年李和春别看一脸疙瘩长得磕碜,但李和春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校园诗人。文笔奇佳,哪一首“捡破烂的老头”长诗更是朦胧诗的大成作品,在《校园诗选》中发表作品无数,俘获了不少文青少女的芳心。

    他现在的女朋友就是那个时候交往起来的!

    高中时代,学生们都还活在象牙塔里,文彩出众的年轻人,获得最多的关注,基本上是必然的。

    当时李和春的这个女朋友薛萍,还有另外一个土豪级的追求者,便是刚刚和秦北他们交手之后落荒而逃的井中成!

    当年井中成对薛萍发动鲜花攻势,基本上每周都会送花一次,可惜的是薛萍对于井中成这种只知道砸钱的土豪毫无兴趣,基本上井中成送过来的鲜花,都被薛萍给丢进垃圾桶里面去了!

    这曾经也是李和春最引以为傲的事情!没有之一!

    “我们分手吧!”薛萍面色淡然的说道。

    “分手?为什么?”李和春惊讶的说道,“我昨天才给你做了一首诗,你听我给你吟诵。诗的名字叫《我的女神》——啊!我的……”

    “啊什么啊,跟个老鸹似的整天啊啊啊的,你别叫李和春了,叫李喝风算了!”薛萍板着脸说道。

    李和春瞬间就愣住了。

    “你怎么了这是?”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你最喜欢的事情不就是听我朗诵送给你的诗吗?”

    薛萍冷声道:“那是我当初不懂事。你都已经说了,那是我们上高中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都读大学了,你正常一点好不好?你那些所谓的诗歌,能当饭吃吗?!”

    李和春道:“不不,你怎么能这么想呢?诗歌是陶冶情操的最佳——”

    “你自己陶冶情操去吧!”薛萍甩手就走:“我只是过来通知你一声,我们结束了!”

    李和春一把抓住了薛萍的胳膊,着急的道:“你,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理由?!你还好意思跟我要理由!昨儿我把你介绍给我宿舍的姐妹们,姐妹们让你请客吃饭,你做了些什么?!”薛萍生气的说道。

    “我请客了啊!原平大酒店——对过红油凉皮儿,很好吃的,你的姐妹们都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红油凉皮,花了我六十多块呢!”李和春争辩说道。

    薛萍俏脸气的一片通红,“六十多块?亏你好意思说的出口!你知道我的姐妹们都说些什么吗?!她们说你是个死抠!之前我怎么没有看出你来,居然是这种人!连花钱都不舍的为我花的男人,要你有什么用?”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李和春还在那做着无畏的挣扎,拽着的薛萍的手腕上,露出一只翡翠玉镯出来。“你什么时候买的镯子?怎么不跟我说,跟我说,我买给你啊!”

    薛萍冷笑道:“这只镯子,三万,你买得起吗?!”

    “多,多少?!”

    李和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万!”薛萍冷笑说道:“昨儿一起吃完饭逛街的时候我就看上这个镯子了!你呢?你装作没看见!”

    经薛萍这么一提醒,李和春确实也想起来了。

    昨天在原平对面吃完红油凉皮,确实是一起去逛街来着。

    薛萍也确实是在一家玉石卖场停留了很长的时间。

    但李和春确实没有注意到,薛萍已经对这个镯子迷恋到了这种程度!

    事实上,就算是李和春注意到了,也确实是像薛萍说的那样,他根本就买不起。

    正因为买不起,所以李和春才没有太过留意!

    “你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李和春有些痛苦的说道:“我们之间两年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镯子吗?”

    “我之前什么样,那是因为我之前太傻了!”薛萍道:“我们已经不合适了,分手吧!你这么继续纠缠,有意思吗?”

    李和春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的神色,身形猛地震了一下。

    好像忽然想起什么,李和春喃喃的说道:“这个镯子,是不是井中成送给你的?!”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这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薛萍头也不回的说道。

    不远处,井中成歪着嘴,嘿嘿的冲李和春笑着。

    李和春抬起头,便正好看到了井中成正比划出一枚中指,而后缓缓的指向地面!

    随即,李和春便看到薛萍冲着井中成走了过去。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李和春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脑袋嗡嗡的,一个头足有两三个那么大!

    “李和春,你就是一个失败者,一直是失败者!你在我面前,永远不会抬起头来的!”井中成哈哈大笑说道。抱着薛萍的肩膀,很是志得意满的样子。

    薛萍依偎在井中成怀里,一方面因为自己高中时期不长眼找了一个穷鬼而后悔,另一方面,又因为自己在舍友们的劝阻下,及时的改邪归正投入井中成的怀抱而暗自庆幸不已。

    却在这时,一辆豪车缓缓行驶过来。

    “亲爱的,我也想要一辆这样的车!”

    看到面前经过的那辆豪车,薛萍腻声对井中成说道。

    井中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道:“这香槟宝马,没个百来万根本就拿不下来,不过这没有关系,明儿我就跟我爸爸要钱去!肯定咱们两个能开上这种车!”

    “这么贵啊?那还是算了。”薛萍看着那香槟宝马缓缓行驶离开,不由有些小郁闷的说道。

    买一件三万块的首饰,就已经值得好好的显摆一番了!

    至于百来万的车子,薛萍深深的知道,她跟井中成的时间并不长,只要能把井中成讨好了,将来的某一天,百来万的车子,其实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

    但是现在,还不能显得自己太过拜金,否则万一拴不住这个男人,那才真的是亏大了!

    于是薛萍直接否决了井中成去找他老爸要钱的决定。

    秦北看到了宝马车主的相貌之后,冲着那辆车招了招手,随后对李和春喊道:“李总,您的车来了,王总找您谈签约的事情,您看是不是现在去处理一下?”

    宝马的车主,赫然是养生会所的苏小贝,秦北大师兄苏远亭的女儿!

    苏小贝虽说不知道秦北在搞什么鬼,但以苏小贝的聪明才智,还是很配合的停下了车子,对不远处的李和春躬身说道:“李总,王总催了两天了,这笔生意王总已经让了两百多万的利润了,王总的利润点已经被压的极低,这笔生意,我们公司的利润大约在一千万左右,就等您点头签字了!”

    秦北偷偷的冲着苏小贝挑了一个大拇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