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32章 古怪的药引子!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拔出银针,一股乌黑的血液从南木蓉被毒蛇咬伤的小屁屁上如同一股血箭一般激射而出。

    呲呲呲!

    最后喷出来的是鲜红色的血液的时候,秦北这才再次进针,扎在了南木蓉另外的穴位上面。

    这是秦北第一次针灸的时候会产生分神的情况。

    毕竟南木蓉的叫声实在是太诱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正在办事呢!

    这些不知道的人里面包括郭凌凌,也包括追踪杀手无果,最终害怕中了对手的调虎离山,果断的放弃了追踪顺着原路赶回来的两个保镖。

    两个保镖在不远处听的都有些面红耳赤的了,心说要不是因为南木蓉身上的男人是秦北,早就冲上去把那个男的弄死了!

    南木蓉和秦北两人明显都没有意识到,仅仅是治疗一个蛇毒而已,却引发了这么多“观众”的无端猜测。

    “好了!”秦北拔出银针的同时,在南木蓉的小屁屁上面顺势拍了一巴掌,南木蓉依稀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真想把秦北臭骂一顿:难道本姑娘不漂亮吗?!为什么都脱光了你还无动于衷呢!

    然而南木蓉的想法肯定是不能被秦北知道的,同样的道理,秦北现在的想法,也不能被南木蓉知道。

    两人收拾衣服,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

    刚从大树后面窜出来,秦北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郭凌凌,以及两个追踪无果的保镖。

    最关键的是,郭凌凌脚底下还趴着一个人,秦北耗费了不知道多少个脑细胞才总算是饶过这个弯儿来——这倒霉催的杀手,因为中了秦北的银针,导致他现在连郭凌凌的对手都不如了,你丫的这是谁给你的勇气,居然敢在秦北的基本盘上闹事?想死了不成?!

    “是你把他劫住的?”秦北很奇怪的问郭凌凌说道。

    郭凌凌用力的点了点头,扬了扬手里的棍子。

    呼啦啦!两个尽忠职守的保镖还以为郭凌凌要暴起伤人呢,连忙护卫在了南木蓉的身边。

    “别闹!”秦北对那两个护卫说道:“郭凌凌并没有任何恶意,这一点你们放心!这个倒霉催的杀手,就是被郭凌凌一棍子揍趴下的!”

    两个护卫觉得就算是对方想要动手,也绝对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

    再加上秦北的承诺,以及郭凌凌一棍子砸晕了那个杀手,这两个糙汉子才总算对郭凌凌放松了警惕。

    “这个杀手,就交给我们处理吧!”

    其中一个汉子,对秦北说道。

    秦北道:“我倒是希望这样,只是我看够呛了。”

    两个汉子还没有明白秦北是什么意思,等到他们把那个扑街在地的杀手翻转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汉子脸色青紫,嘴角带着一丝腥臭的血迹,身体冰凉,硬邦邦的就跟一根木头棍子一样——

    已然是死去多时了!

    “我我——”看到那杀手的模样,郭凌凌吓坏了:“我杀人了,呜呜,我杀人了,秦北,我会不会被警察抓走啊,我会不会被判刑啊,我会不会死啊……”

    郭凌凌拽着秦北的胳膊晃来晃去,若不是南木蓉一个劲的用冰冷的目光瞪着郭凌凌,恐怕郭凌凌已经窜进秦北怀里去了。

    “没事!”秦北拍拍郭凌凌的手背,安慰说道:“这个人不是你打死的,而是他自己知道已经逃不掉了,所以服毒自尽了。”

    说话间,那两个汉子已经掰开了那杀手的嘴巴,检查一番之后,确认道:“秦先生说的不错,这杀手,有一颗槽牙里面有一个毒囊,他自己咬破毒囊自尽了!”

    另一个汉子说道:“除非组织十分严密的杀手,才会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自尽,这已经不是杀手了,这是死士!”

    南木蓉有些后知后觉的道:“他们是针对我来的吗?”

    秦北道:“你觉得呢?”

    南木蓉一阵后怕:“可能,应该,大概,差不多……是吧?”

    南木蓉之前还觉得父亲南木城一直给自己身边安排保镖,限制活动自由的事情,十分的不满,在经历过几次差点死了,却被秦北救了之后,南木蓉这才体会到,南木城为什么一直在她身边至少留下两个保镖的原因了!

    南木蓉毕竟是军方大佬南木城的女儿,面对服毒自尽的杀手,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异常。

    但郭凌凌就不一样了,一直在那抖来抖去。

    最终还是秦北给郭凌凌扎了几针,郭凌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南木蓉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道:“你说实话,你用这种办法玩弄了多少小姑娘了?”

    秦北道:“反正不包括你!”

    南木蓉气的挥着小拳头在秦北身上胡乱的捶打了一番。

    拒绝了秦北送她回宿舍,南木城带着郭凌凌,在两个保镖严密的护卫下,径自离开。

    秦北琢磨了一下,给南木城打了一个电话。

    直接告诉南木城说,让他别管想什么办法,让他把南木蓉和谷苗苗调进一个宿舍里面。

    现在暂时弄不清楚这个杀手的来历的情况下,让人贴身保护南木蓉这个艰巨的任务,秦北唯一的选择,就是谷苗苗了。

    相信谷苗苗一定能把这件事做好。

    南木城直接答应了下来。

    以南木城的身份,给南木蓉换个宿舍,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秦北甚至觉得,南木蓉就多余来学校上学。

    但南木城表示,没有上过大学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即便是南木蓉会遇到一些危险,但南木城也希望她能够完成大学的学业。

    对于这种权势家族的想法,秦北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

    不过暂时秦北也没工夫去琢磨这些了,他已经再次接到了刘玉章催促的电话,问他为什么还没有赶到京华大学附属医院。

    半小时后,秦北出现在了京华大学附属医院。

    “这就是你要我看的病人?”秦北看到了病床上躺着的那个男子,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病人病情十分复杂,如果你能治好这个病人,我才能把另外一个比这个更诡异的病人介绍给你。”刘玉章指着病床上的冷玉锋说道。

    秦北道:“我治不了!”

    凭什么呀,好像说的你给我介绍病人,是对我的恩赐?明明是我替你解决麻烦好吧?!

    秦北对刘玉章的作法很是不满。

    “我知道你的规矩,一次治疗二十万嘛!只要你把这个病人治好了,二十万一分钱都不会少了你的,并且,下一个我给你介绍的病人,诊金也是二十万,不过是英镑!”

    秦北道:“英镑是什么玩意?”

    刘玉章:“……”

    “秦先生,如果您真的能治好我的儿子,我出一倍的诊金!”西医学院的副院长冷庆林有些不是很高兴的说道:“但是如果你治不好我儿子怎么办?”

    冷庆林从见到秦北的第一眼开始,就深深的觉得这就是刘玉章故意拿他开涮了!

    尼玛就算是中医对冷玉锋的病情管用,面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中医,也是刘玉章找来的一个托吧!

    刘玉章,你一定是故意的对吧!

    最关键的是,如果能治好冷玉锋的病,冷庆林还真的是愿意拿出加倍的诊金来的。

    毕竟冷玉锋的病情有些古怪,如果不是刘玉章见多识广,恐怕连病情都诊断不出来。

    现在已经基本能够明确诊断,冷玉锋的情况属于运动神经元炎,这种病情,就跟个无底洞似的,即便是去了米国接受更先进的西医治疗,四十万,大概也只是够打个水漂的。

    只是即便是这样,冷庆林对秦北也并不看好!

    关键是,秦北这个中医实在是太年轻了!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你儿子的病情我还真能治好!”秦北道:“只是药引子十分古怪,怕你接受不了。”

    经过刘玉章的解释,秦北算是明白了英镑是个什么玩意。

    太复杂的秦北也不用明白,秦北只要知道,英镑比美金更值钱就是了!

    对于别人来说,冷玉锋的病情或许有些麻烦。

    但对于秦北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不就是不能走路,一走路就摔跤吗?

    这太简单了。

    “什么样的药引子?你不会说三足的蛤蟆,五条腿的蛇这类根本就不存在的玩意吧?”冷庆林冷笑说道。

    “这倒不用,不过,总之是很难办到就是了。”

    秦北说道。

    冷庆林道:“只要能办到,就不存在难不难办到!”

    秦北笑着说道:“那就好,我的药引子是,让令公子说一百遍,我是畜生!”

    “你你你——”冷庆林瞪了秦北一眼,旋即又瞪了刘玉章一眼,越发觉得秦北是刘玉章故意找来恶心他的托了!

    刘玉章道:“你看我没用,秦先生是中医大师顾云川的得意弟子,甚至帮助过顾云川治疗疾病,在中医方面的造诣,不敢说超过顾云川,但至少持平还是有希望的。”

    “不治就算了,反正这是唯一的药引子,非得一百遍不可。”秦北淡淡的说道。

    冷庆林只觉得一股气憋在胸口,这尼玛绝对是来恶心人的!

    但眼下的情况,却又让冷庆林有些犹豫不决。

    毕竟按照诊断来说,冷玉锋的病“运动神经元炎”是很棘手的一种病症,即便是去了米国的大型医疗机构,治愈率也不是很高。

    相比之下,说一百遍我是畜生,又没有外人听到,如果真能治好的话,并不是不可以试试的事情!

    “儿子,你怎么看?”冷庆林对冷玉锋道。

    冷玉锋早就把秦北认出来了。

    都是这小子,对自己说小心些别被蚂蚁撞了。

    结果就真被蚂蚁撞了。

    于是冷玉锋咬牙切齿的道:“我是畜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