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23章 太玄经!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和谷苗苗出现在南木城眼前的时候,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整整齐齐的,尤其是谷苗苗,脸色丝毫没有看出任何变化,似乎刚才的事情就跟没有发生一样,其实刚刚谷苗苗已经攥着小拳头把秦北给揍了一顿了,秦北自知理亏,一点都没有反抗——最重要的是,如果现在秦北和谷苗苗真的动起手来,这个目前还是名义上蛊王的谷苗苗,秦北还真不一定斗得过。

    不过斗不过也没有关系,弄来当老婆就行了,还怕她翻了天不成?

    “事情是这样的。”南木城也没有提起刚才略显尴尬的一幕,直接进入正题。

    那两个被抓起来的唐门汉子,拒不承认自己是明目张胆的闯入军事禁区,只是一口咬定是被秦北邀请过去的,如果换成普通人,南木城有一千种办法直接给他们定罪,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仅仅是闯入军事禁区这一条就够了。

    但眼下的情况是,抓住了这两个汉子之后,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办法,竟然通知了蜀中唐门,如果不是他们的通知,蜀中唐门的唐啸云也不会来的这么快。

    现在蜀中唐门那个有资格参与“龙武”“七星聚会”的唐门长老,已经对军部表示对此事件进行关注,军部方面的人跟南木城通过气了,告诉南木城,这件事做的好,只是还要做的更好一点,把这两个家伙的罪名钉死,手续步骤上不能出现给别人挑刺的地方,南木城琢磨了不少办法,但如果说做的滴水不漏,还真是不那么容易,毕竟那两个汉子,每天吵嚷的就是要见秦北!

    什么疲劳审讯,什么不管饭,什么往脸上贴湿巾——

    这些招数,对于普通人来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对于两个古武高手来说,这些小把戏,就跟小孩子和尿泥过家家似的——

    就说疲劳审讯吧,他们能把负责审讯的人给熬的疲劳不堪了,他们还神采奕奕的。

    脸上贴湿巾?别开玩笑了,他们撅着嘴唇一呼吸,湿巾上就被他们吹出一个大窟窿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南木城终于决定,把秦北带过去跟他们见一面。

    同时也让秦北琢磨琢磨有什么好的办法,能让那两个家伙主动认罪。

    秦北摸了摸怀里的银针,之前他用银针逼供的方式帮助警方撬开过几次犯罪嫌疑人的嘴,让他们最终承认了所犯的罪行,只是还从来没有在一个古武者身上试验过,秦北决定实验一次。

    这也是对秦北“七情针法”的一次考验!

    三人稍作准备,下了楼,外面已经有一辆南木城提前准备好的车子等在那里了。

    上了车之后一路疾驰,半路上的时候,南木城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捂着电话,对秦北道:“唐门那个年轻新秀唐啸云,已经到了京华了,问你们两个,在什么地方见面!”

    秦北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转,对南木城这般如此,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南木城眼前一亮道:“这样也好!”

    南木城于是对电话那边说道:“让人把唐啸云带去三号基地!”

    很快秦北等人先一步赶到了三号基地。

    基地里防卫森严,各种岗哨数不胜数。

    但南木城毕竟是南木城,他在这里只需要依靠刷脸就能顺利通行。

    原本是连脸都不用刷,直接凭借南木城平常经常乘坐的那几辆车刷脸就没问题了。

    但别人都适应,南木城不高兴了,南木城说,万一有个小贼偷了他的车怎么办?

    于是南木城还是坚持刷脸。

    别人也不敢对南木城有什么意见。

    很快南木城便带着秦北和谷苗苗两人,进入了一幢大楼里面,在一个陪同人员的引导下进了一个专用电梯,南木城最后一个钻进电梯,吩咐说,如果有人带一个叫“唐啸云”的人来见南木城,直接带到地下三层找他就是了。

    电梯门缓缓关闭,不是在上升,而是缓慢的下降,电梯质量很好,甚至感觉不出移动的动静来,只是秦北和谷苗苗两人的感觉神经都有些异于常人,能感受的很清楚罢了。

    “按照您的吩咐,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军官模样的男子,走上前来对南木城汇报说道。

    南木城摆摆手,那军官便转身在前面带路。

    这个特定的房间有一面单向幕墙,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但从里面看不到外面。

    “等会把那两个唐门的小子从这边带过来,让他们走这边这条路。一会儿唐啸云到了,走另外一条路,直接带进房间里面去。”南木城指点着吩咐说道。

    那军官记录了下来,随即便打开房门,南木城带着秦北和谷苗苗走了进去。

    从房间里面看,布置格局跟别的房间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秦北坐定之后,等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样子,南木城便接到了汇报,唐啸云已经到了。

    南木城,看了秦北一眼,吩咐把唐啸云带下来。

    然后又吩咐那军官,让人把之前抓到的两个唐汉子也带过来。

    “我草泥马比!”

    唐啸水拖着沉重的镣铐。一边被士兵推着缓缓前行,一边破口大骂:“阴谋诡计,不得好死!我没有闯过军事禁区!是秦北那小子约我们过去的!”

    唐啸水身后的男子叫做唐啸山,唐啸山明显比唐啸水更加的嚣张跋扈:“阿水,别跟他们废话,不就是个军事军区吗?闯了就是闯了,他们能把我们兄弟怎么样?大长老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们不敢把咱们怎么样的!”

    唐啸水道:“我就是生气!尼玛秦北那孙子,说好了约战的,事到临头不但怂了,还叫了一队士兵来对付咱们兄弟,简直给武林人士脸上抹屎!”

    “安静!”一个军官用怼了唐啸水后腰一下,“你们的事情我早就听说了,都是些什么玩意!小时候把一个十岁一个六岁的孩子赶出家门的是你们,现在人家混出点模样来了,赶着摘桃子的还是你们,你们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不会痛吗?!这样也就罢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一个已经被你们赶出家门的女孩子的婚姻!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们这么奇葩的存在!要不是上级不允许,在审讯室的时候我就把你们给毙了!”

    “你尽管试试!除非你也不想活了!”唐啸水狞笑说道:“唐家千百年来,就是这种族规,没有人能够反抗!”

    “你们这是公然和国家法令条文对抗!”那军官说道。

    唐啸水冷笑道:“一看你就是个没见识的,国家对老少边穷的地区少数民族还有优惠政策呢,我们古武世家,自成一系,享受的政策,岂能是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所能知道的!”

    正显摆着,忽然唐啸水的腰被捅了一下。

    “我草拟吗!”唐啸水骂道:“还敢捅我,你丫的活的不耐烦了!别让老子出去,老子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弄死!”

    “水哥,不是他捅的,是我。”唐啸山一脸震惊的看着某个位置,声音哆嗦的说道:“水哥你看那间房间里面——”

    唐啸水扭头一看,啪!还没有看清楚,脸上被一个士兵敲了一,旁边那军官道:“带走带走!这等机密大事,怎么可以被他们看到!”

    妈蛋我还什么都没看见呢!

    唐啸水怒了!后果很严重!

    “妈蛋老子不走了!谁敢不让老子看一眼,老子弄死谁!”

    唐啸水大喝一声,蹭的跳了起来,带着两百来斤的镣铐,一窜就是两米高,身形一拧,镣铐之间连锁的铁链子,哗啦啦的便撞在了一个士兵的胸口上,那士兵只来得及一声闷哼,身子便被撞的倒飞了出去!

    另外一个士兵立刻子弹上膛,瞄准唐啸水。

    唐啸水哈哈大笑:“有种你就杀了我!你要不敢杀我,就把你那破枪收起来!”

    领队的军官制止了士兵,道:“不要冲动,把你的队友带去医务室!”

    唐啸水和唐啸山兄弟两个,凭借自己高超的武力值,得到了留下来在那面玻璃幕墙上吗,观察室内发生的事情的机会。

    只是他们刚刚凑过来一眼看去,便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呆住了。

    面对唐啸水和唐啸山的是三个人,他们两个只认识一边的南木城,秦北和谷苗苗两个,他们都没有见过。

    同时他们还认识那个低眉顺眼的垂手侍立在下首的那个汉子。

    唐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唐啸云!

    是的,这位就是唐啸云!

    唐啸云为了尽早解除身上的蛊毒,已经顾不得什么面子和尊严了,尤其是当唐啸云得知给他下蛊的人居然是苗疆蛊王,这数百年来,唯一一个正统的,把“蛊王令”“蛊王权杖”和“蛊王传承”同时完成了的正统蛊王的时候,什么抵抗的心思都没有了。

    “秦先生,谷姑娘,你们要的东西,我给你们带来了。”唐啸云恭顺的说道,“蜀中唐门,最高明的武技,没有之一。”

    秦北把那本泛黄的剑谱,取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太白太玄经!

    不由自主的,秦北就把这五个字给念了出来!

    这下不要紧,幕墙外面,唐啸水和唐啸山一听到太白太玄经这个名字,同时脸色巨变,蹭的窜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