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84章 酒鬼老王头!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很快,老王头就被警员带到了南木城面前。

    “你是市医院太平间的看守人老王头?!”南木城厉声问道。

    面前这个老头,看上去十分苍老,大概的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也不知道市医院是怎么挑选的,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雇佣过来。

    老王头佝偻着腰,一张嘴,便喷出浓重的酒味儿出来。

    “哎哟我去!你这是得喝了多少啊!”南木城差点被熏醉了!

    老王头嘿嘿的笑着,伸出两根手指头:“不不,不,不多,两,两……”

    “两瓶?!”南木城惊讶说道,按一瓶白酒一斤计算,两瓶就是两斤酒,这老爷子海量啊!

    “两箱。”老王头摇摇头,得意的说道:“两箱,十二瓶!”

    南木城:“……”

    两箱十二瓶白酒喝进肚子里面,居然还能站着,还能和南木城对话,南木城顿时觉得,这老爷子,丫的不是人啊!

    市医院那些能找到这老王头来看守太平间,也真是找对了人才!

    和老王头交流了一番之后,南木城得到了一个重要恶消息。

    原来,老王头今年才不过五十三岁,之前的酒量也没有这么大,撑死了一瓶两瓶就足够的主——当然,一两瓶的酒量也不算小了,之所以变得这么憔悴,酒量一下子变得这么大,全是因为那天晚上……

    前天晚上,老王头照旧又喝了一瓶白酒,在值班室里正准备睡下,就听到太平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难道是有老鼠?”老王头在市医院太平间里工作了已经有些年头了,其实老王头之前年轻的时候并非是看守太平间的,而是一个医生——外科医生。市医院普外科主刀的大拿,原本是前途光明的很,只是老王头还是小王的时候,有一次准备上手术台,被患者的家属拦住了,患者家属非得给他塞个红包不可,小王当时还没有被腐化掉,坚辞不受,这可了不得了,直接惹怒了患者家属,按照患者家属的思维,你丫的不收我红包,是因为你觉得我红包给的少了!

    你不收,做手术的时候就不能用心,不能用心,万一手术的时候出了差错算谁的?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凑巧,患者手术的过程中,意外的发现患者先天性的血管发育畸形,需要把受损伤的肢体截肢,这就需要患者家属重新签署知情同意书,当小王拿着知情同意书找患者家属签字的时候,患者家属积攒的怒气彻底爆发了出来,当场和小王殴打起来,扯了小王几个嘴巴子,还不依不饶,声称如果截肢,就要了小王的命。小王年轻气盛,哪能遭受这种羞辱?当下也不知道从哪摸了一把手术刀出来,捅在了患者家属的大腿根上。

    小王不愧是学医的,不愧是做外科手术的,这一刀直接捅在了患者家属股动脉上,鲜血蹭的窜了一房多高,没来得及抢救,就一命呜呼了。

    最终小王被判定防卫过当,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小王,而是老王头了。

    老王头没有什么生活技能,最终还是市医院方面的领导给他安排了这份工作:在太平间当看门人。

    老王头本身是个经受过现代教育的,又是在普外科见过不少死人的,所以在太平间工作,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但是那天晚上,老王头觉得自己差点疯掉。

    听到太平间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老王头以为是有老鼠了,当下翻身起床,进了太平间。

    大概也是喝了点酒的原因,老王头就没有想过,太平间里怎么可能会有老鼠呢?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老王头进了太平间,便看到了让他差点疯掉的一幕。

    他看到一个停尸柜在一阵咔咔声中,缓缓打开,但外面并没有人,好像是被人从里面推开了一样,但停尸柜里面怎么可能会有人呢,即便是有人,也是死人!

    老王头吓了一跳,大喝了一声:“什么人!”

    转念一想,觉得这么问好像不对,又补了一句:“什么鬼!”

    但停尸柜还在缓慢而坚定的,卡卡的响着,直到整个全都冒了出来,在老王头惊诧的目光中,腾的一下,从里面坐起一个人来!

    老王头也不知道那是人是鬼,但老王头对太平间停尸房里的尸体,基本上都了如指掌,直到这里面的停着的这具尸体名叫边化,男,二十三岁,因为失恋了想不开,所以自尽身亡,投河而死的,老王头还知道,边化死了之后,由于之前边化和他的女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边化这边已经有家里的长辈给买好了婚房,然后房产证上写的是边化和他女朋友两个人的名字,然而在即将结婚的前几天,边化意外的发现自己准备迎娶的女人,居然再跟别的男人鬼混,边化上前和那奸夫动了手,却被女人给拦住了,然后女人提出分手。

    边化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了。

    边化死了之后,女方又拿婚房上写的是两个人的名字为借口,要求分得一半的房产。

    两家一直在扯皮,所以边化的尸体,一直留在太平间里,已经五六天的时间了。

    “你是边化吗?”不得不承认,老王头的胆量还是很大的。

    可惜的是那坐起来的男人并不说话,一侧身,从停尸柜里窜了出来,径直往外面走去。

    就这么从老王头的身边经过。

    老王头甚至还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楚了那张惨白惨白的人脸,确实是边化无疑!

    但边化已经死了这么多天了!

    老王头这才察觉出很是不对劲,想要大声呼喊,却不知道因为什么,竟然喊不出任何声音出来。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具尸体,自己走了出去!

    等边化走远了,老王头才一步三晃的走回自己的值班室,咕咚咕咚的又喝了好些酒,试图麻醉自己的神经。

    次日老王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老王头对昨天发生的事情依旧是记忆深刻,不过老王头同时还觉得,有可能是自己喝多了,然后发生的一切其实是在做梦。

    这么想着,老王头又跑到三十二号停尸柜——也就是边化的停尸柜,拽开,看了一眼。

    老王头仅仅是看了一眼,便浑身发冷,因为停尸柜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就说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是什么做梦,而是真的是事实!

    巨大的惊吓涌了上来,再加上宿醉还没有十分清醒,老王头便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老王头又喝了两瓶白酒,再次睡了过去,直到警方找上门来的时候,老王头正是再次醒过来,卡卡的往肚子里面倒白酒的时候。

    尸体自己走出来?!

    南木城觉得自己是在听一个鬼故事!

    这个老酒鬼,仅仅是喷出来的酒气就差点把南木城熏的醉了。

    嘴里说出来的话,又有几分的可信度?!

    南木城挥挥手,道:“把他送回去,让他先醒醒酒再说!”

    “我也觉得这老王头全都是说的醉话!”余荣光早就听的不耐烦了。

    南木城却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呢?”

    余荣光不屑的道:“那怎么可能!一个已经死了五六天的尸体,忽然爬出来——这种情况,只有在鬼故事里才能看得到!”

    南木城缓缓摇了摇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秦北说的一句话?”

    余荣光问道:“什么话?”

    南木城道:“秦北把整件事概括为一句话:一具尸体,在过山车上,跟南木蓉聊了两句,然后把蓉儿吓坏了——”

    南木城本来觉得这实在是无稽之谈,但现在细细想来,大概似乎也只有这种解释,才能解释的通了!

    正焦躁的时候,一个士兵上前汇报说道:“秦先生请将军过去。大小姐已经在秦先生的治疗下,基本上恢复正常了!”

    南木城大喜,和余荣光交换了一个眼神,快步冲着休息室跑了过去。

    “蓉儿!”

    “爸爸!”

    南木城冲进房间,便看到南木蓉正靠在秦北肩膀上,身体还是相当虚弱,但不管怎么说,这声爸爸叫出来,说明南木蓉的状态已经恢复正常了。只是在南木城的眼里看来,秦北尼玛啊!占我家姑娘便宜是不是?赶紧的闪开!

    秦北在南木城离开之后,又给南木蓉治疗了一次,这一次治疗的针对性更强,不像上次那样耗费太多的时间给南木蓉修补经络,消耗的真气量不是很大。

    现在看来效果是相当不错的,南木蓉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

    余荣光忍不住问道:“蓉姑娘,你能具体说说,当时在过山车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南木城忍不住瞪了余荣光一眼,尼玛啊,我女儿刚刚恢复正常,万一在被你吓出个好歹来,看老子不一枪崩了你!

    正这么想着,南木城便看到南木蓉的眼神中,再次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来。

    秦北连忙拍了拍南木蓉的后背,冲着苏琳琅招了招手,把原本属于南木蓉的两把小手枪塞进了南木蓉手里,道:“不要怕,他再来的话,第一我们都会帮助你,第二你手里有枪,不用怕他!”

    南木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似乎这两把手枪,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勇气。

    “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过山车走到一半的时候,他摘下帽子,我这才看到,他的脸色十分惨白,惨白的跟不是人似的,就在那个时候,他说话了。”

    南木蓉十分恐惧的回忆着当时发生的情况。

    “他说什么了?”南木城忍不住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