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83章 拖上来!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看了一下那具尸体,法医说至少已经死亡了五天以上,我判断是七天左右。”秦北沉声说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一个已经死了七天的人,能够出现在过山车上。”

    苏琳琅道:“不对呀,刚刚坐在南木蓉后排的那两个年轻人,还说南木蓉和‘那具尸体&039;在过山车上的时候交谈了来着!”

    “不可能!”秦北断然说道。

    “我也搞不明白啊,但是余荣光余局长,已经审讯过四次了,每次的笔录都相差不大,已经排除了他们两个说谎的可能!”

    苏琳琅沉声说道,莫名的有些焦躁。

    余荣光和南木城两人,正在一边小声的交流着什么,那两个坐在南木蓉后排的年轻人,已经被警员带下去了。

    秦北道:“他们两个说些什么?”

    苏琳琅道:“他们说,正在怀疑那鸭舌帽的帽子是不是栓在脑袋上的时候,那鸭舌帽把帽子拿了下来,然后和南木蓉说了一句话,南木蓉也和对方说了两句,然后南木蓉在鸭舌帽的身上抓了一把,随后南木蓉就疯了似的开始解安全带,再然后,你就窜过去把南木蓉控制住了。”

    “那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秦北问道。

    苏琳琅摇了摇头,“过山车上你也知道的,杂音加上风声,除非是凑到耳边,否则说的究竟是什么,后排决计是听不到的。”

    一具已经死了七天左右的尸体,如果说上了过山车,是有人帮忙故意吓唬人的话,还能解释,但这具尸体,在过山车上的时候,还和南木蓉进行了交流,这就有些古怪了,生孩子不叫生孩子,吓人啊。

    “你说有没有可能,有一种办法,能够让人在死了之后,看上去跟死了很多天似的?”苏琳琅大开脑洞,问道。

    她在秦北身上见识了很多非一般的医术,觉得这件事完全可行。

    “表面上看应该可以,但影响不到具体的脏器,这需要法医进行尸体解剖就能证实。”秦北沉吟了一下说道:“只不过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大,你看,在过山车上的时候,鸭舌帽和南木蓉进行了交流,然后南木蓉就开始解安全带,然后我就窜过去了。这期间我可以保证,没有人接触鸭舌帽!”

    “如果鸭舌帽自己带着某种药物呢?”苏琳琅问道。

    “那你的意思是鸭舌帽跑到过山车上自杀来了是吧?那用得着费尽心思去找一种可以让自己的死亡事件发生变化的药物吗?直接从过山车上窜下去不就完了?”秦北质疑道。

    苏琳琅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但这件事究竟怎么才可以解释的通呢。”

    正说着,余荣光和南木城联袂走了过来。

    “这件事你怎么看?”南木城沉声问道。

    当然是用眼睛看!难道还用鼻子看吗?

    秦北道:“一具会活动的尸体,跑到过山车上,和南木蓉说了两句话。”

    其实简单来说,就是这么短短一句话可以概括的事情。

    然而秦北说完,南木城和余荣光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细细想来,秦北似乎又没有说错。

    关键是第一句话,那叫什么鬼?

    一具会活动的尸体?!

    好吧,这真是见了什么鬼了。

    “你好像还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似的?”南木城生气的说道。

    事关南木蓉的安危,南木城心焦不已。

    说话的时候,对秦北也没有那么客气了。

    “似乎你还有更有道理的解释?”秦北反问说道,顺便问了余荣光一句:“还是说,余局长有了什么新的发现?”

    余荣光苦笑着摇摇头,南木城嘴角抽搐——他们也确实是给不出更好的解释出来。

    在没有更合理的解释的情况下,即便是看上去最不可能的解释,大概也是最接近事实的解释了!

    “报,报告!大小姐已经醒过来了!要见秦先生!”

    一个士兵匆匆走了过来,冲南木城汇报说道。

    “什么?蓉儿已经醒了?”南木城激动的道:“快,快带我去看看!”

    “南木姑娘醒过来了?”余荣光惊讶万分的说道,刚刚他可是听法医说了,南木蓉已经被吓死了!怎么又活了?!

    ——连已经死了五天以上的尸体都有可能上了过山车,被吓死的南木蓉醒过来,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秦先生,多谢多谢,我们先去看看蓉儿吧?”南木城激动的对秦北说道,虽说他也了解到了,当时南木蓉被吓得已经“基本上算是过去了”,但同时又听说是秦北在给南木蓉进行治疗的时候,南木城多少还是放松了一下的,现在听说女儿已经醒过来了,南木城如何能不激动万分?

    秦北答应了下来,众人匆匆赶往南木蓉所在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南木蓉瑟缩在墙角,身上裹着被褥,大热的天气,居然在那瑟瑟发抖。

    脸上时不时的显现出恐惧的神色来:“你别过来!别过来!”

    “蓉儿?”南木城推门走了进来,正好听到这一句,不由焦急的说道:“蓉儿你看清楚了,我是爸爸,我是爸爸啊!”

    “你走开,你走开!你不是爸爸,你是死人!”南木蓉惊恐万分的说道。

    南木城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闪身把秦北等人让了进来。

    秦北径自冲着南木蓉走了过去。

    南木蓉双目之中流露出一丝疑惑,但并没有继续说秦北是死人。

    南木城一看有戏啊,也跟着秦北往前走了两步。

    “啊啊,死尸过来了!他要咬死我……救命啊!”南木蓉更加惊恐了,拎着被褥冲着南木城砸了过去。

    秦北道:“你们先别说话,也别动地方,南木蓉的状态还没有完全恢复,暂时不要刺激她。”

    南木城不悦的道:“那你怎么没事!”

    秦北想了想道:“当时在过山车上的时候,南木蓉解开了安全带,是我从前座窜过去,把南木蓉固定在了座位上面,否则的话,南木蓉就算没有被吓死,也非得掉下来摔死不可!大概是因为这个,所以南木蓉虽说现在精神状态不是很正常,但总能记住救了她的命的人吧?对了,当时过山车是头冲下的状态,若不是苏琳琅抓住我们两个,恐怕我们两个得一起掉出来。”

    南木城马上对苏琳琅道:“小苏,你往前走两步试试!”

    苏琳琅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两步。

    “琳琅姐,救命啊,有僵尸要吃了我——”南木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苏琳琅马上抢上前去,抱住南木蓉,在南木蓉的背上轻轻的拍打着:“不怕不怕了,有我陪着你,秦北也在!”

    “呜呜呜,你们帮我把僵尸打跑!”南木蓉哭道。

    “好好好,秦北已经把僵尸打跑了,不信你看看!”苏琳琅引诱着说道。

    鼓励了两次之后,南木蓉悄悄探了探头。

    南木城紧张兮兮的冲着南木蓉招了招手,道:“我是爸爸啊……”

    “你走开!呜呜,僵尸来了,僵尸要吃了我,僵尸有两个!”

    秦北双手一摊,道:“没辙了,现在可能除了我和苏琳琅,在南木蓉眼里,别人都是僵尸了!”

    南木城老羞成怒,指着秦北的鼻子道:“你就是个庸医!都是你把我女儿弄成了这样!你今天要不把我女儿治好,我一枪崩了你!”

    秦北冷笑一声,指着自己的脑门道:“往这儿开枪,不开枪你是小狗!”

    南木城:“……”

    秦北不在理会南木城,走到南木蓉身边,捏住了南木蓉的手腕。

    挥挥手,示意南木城和余荣光两人先出去。

    南木城叹了一口气,冲着余荣光摆了摆手,道:“我们先出去一下——你说这闺女,连她爹都不认识了!”

    余荣光心道,你就知足吧,按照那法医的说法,你女儿现在已经应该是个死人了,然而现在没死,你就回家去念阿弥陀佛去吧!

    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是道:“好,等大小姐身体条件好些了,我们再来。”

    南木城和余荣光走到外面,南木城取出烟来点了一支,狠狠的吸了一口。

    “报告!”一个警员跑了过来,冲着余荣光汇报说道:“我们调取了游乐场大门口的监控,发现带着鸭舌帽的死者,是自己买票进来的!”

    一边说着,取了几张翻拍的照片出来。

    南木城一把抢了过去,扫了两眼,直接摔在了那警员的脑门上:“这丫的带着帽子,连个脸都看不见,你丫的就说这是同一个人!”

    警员缩了缩脖子,见余荣光都没有说话,便已经知道这位自己惹不起了:“报告,我们已经联系了模糊图像处理专家,专家初步判断这两者是同一个人,具体的绘图,需要大概两个小时之后才能制作出来!”

    话音刚落,又有警员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汇报道:“报告!经过排查,我们已经得知了死者鸭舌帽的身份!”

    南木城再次抢白道:“赶紧的,直接说!”

    那警员瞅了一眼余荣光,见余荣光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死者边化,男,二十三岁,一周前因为失恋的原因,投河自尽身亡,尸体放在市医院的太平间里,由于死者的父母和死者爱慕的女子的父母一直在扯皮,所以死者并未火化安葬,我们突击审讯了市医院太平间的看守人老王头,老王头表示,尸体是前天丢失的!”

    南木城怒道:“尸体丢失了,怎么不早点报告!这老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把他带来见我!”

    “已经带过来了,就在外面!”

    “拖上来!”南木城气坏了。用词都不那么讲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