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79章 死亡时间五天以上!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把南木蓉平放在地上,不断的捻转着银针!

    恨不得把所有的真气,都通过银针导入南木蓉的体内!

    一边进行治疗,一边回忆当时的情况!

    南木蓉的表现,很是不正常。

    秦北依稀记得, 当时南木蓉脸色已经是蜡黄的了,额头上冷汗都汇聚成了一条小溪了,但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去要解开安全带呢?

    秦北知道有一种病人,越是恐惧就越是想要进行尝试。

    比方说有一种恐高症的患者,他不是说站在高处,双腿打颤,而是说站在高处,就会想要跳下去——这种人,比平常意义上的恐高症还要可怕。

    如果说南木蓉就是这种病人的话,那在半空中的时候,南木蓉一边冒冷汗,一边试图解开安全带就能解释了。

    但这种病人,最大的可能是跳下去摔死,而不是被吓死。

    现在南木蓉的症状,符合肝胆系统出现破损的症状,也就是平常说的吓破了胆子……

    秦北觉得南木蓉的情况,从现在的情况判断,并不符合,肯定是另外有其他的原因。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大概也得只有等把南木蓉鼓捣的醒过来之后才能说得清楚了!

    秦劲的真气,进入了南木蓉的体内,游走在南木蓉的足少阳胆经,和足厥阴肝经两条经络上面。肝经的破损,不算是很严重,秦北很快就完成了修复。

    但足少阳胆经,差不多已经是寸寸断裂!

    秦北不得不一点一点的把肝经的经脉拼凑起来,然后在进行修补!

    时间不长,秦北的额头上就冒出了汗水。

    这还得多亏了秦北在太白凝气经以及七情针法的修为上面有了长足的进步。

    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换成刚下山的时候的秦北,面对这么复杂这么紧急的病情,也一样是回天乏术!

    “需要我做什么吗?”苏琳琅甩了甩胳膊,已经是稍稍的恢复了一些,走上前来问道。

    “先疏散人群,但我们后座上的那个男的,也就是和南木蓉坐在一排的那个男的暂时不能放他走,南木蓉后排的两个人,也不能放走,让负责人准备一个比较**一些的房间。”秦北一口气的说了好几个要求,苏琳琅连连点头,记了下来。

    她先找到依旧趴在地上不肯起来的负责人,跟他说了秦北的要求,那负责人连忙答应,让一个安全员带着秦北和南木蓉去他的办公室兼休息室,然后带着剩下的几个安全员,把秦北要留下的几个人留了下来,剩下的人也都留下了联系方式,然后封闭了过山车,表示暂时不对外开放。

    “凭什么留下我们?”坐在南木蓉身后的那一双男女不高兴的问道。

    苏琳琅直接亮出了警官证出来,新华分局的副局长证件一出手,那一双男女再也不说话了。

    这时候苏琳琅才发现,南木蓉的座位旁边,那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一直坐在他的座位上面,根本就还没有从过山车上下来!

    “去把他带下来!”苏琳琅吩咐说道。

    两个安全员冲着鸭舌帽走了过去:“喂喂,到站了,该下车了!”

    一边说着,其中一个安全员,推了那鸭舌帽一把。

    鸭舌帽的身形应声而倒!

    两个安全员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胆大的一把扯下了鸭舌帽的帽子。

    “啊——”两个安全员瞬时都惨叫了起来,“他他,他死了!”

    鸭舌帽拿开之后,但见座位上坐着的男子,脸色惨白中带着一丝青紫,口唇,眼眶,都是青紫的色泽,分明已经是死去一段时间了!

    苏琳琅闻言吃了一惊,冲着负责人道:“先把后座那一双男女控制起来!”

    “哎哎,就算你是警官,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抓人啊!”男青年不高兴的说道。

    “无缘无故?你们前座的两个男女,上车的时候还好好的,下车之后,男的死掉了,女的也离死不远了,你说扣下你们,还用不用别的理由!”苏琳琅厉声喝道。

    一边说着,给分局打了电话,让他们转接游乐场这边负责的分局,马上派人过来,最好是带个法医一块过来。

    随后,苏琳琅想了想,把秦北的手机找了出来,在上面找到了南木城的电话。

    “是南木将军吗?”苏琳琅问道:“我是秦北的朋友,我们和您的女儿在游乐场这边。嗯嗯,对的,就是这个游乐场。您的女儿身体有些不是很舒服,秦北正在给他治疗,您能过来一趟吗?或者派您身边的可信的人过来一下。”

    南木城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样子,道:“让秦北接电话。”

    苏琳琅道:“他正在给南木蓉治疗,暂时不能分心。”

    “你等着,我马上就带人过去,不要关机,我随时会和你联系!”南木城沉声说道。

    说完之后,立刻调兵遣将,带上身边六七个警卫员,开了三辆军用吉普车,呼啦啦的冲着游乐场的方向赶了过来。

    “南木——将,将军?!”听到苏琳琅打的电话,游乐场的负责人差点又被吓傻了,听她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那个解开了安全带,差点掉出来摔死,现在已经被吓的半死基本上就是死了的小姑娘,是一个将军的女儿?!

    “对,北河省军区,南木将军。”苏琳琅不得不给他们一点压力,万一这分局副局长的名头压不住对方呢,关键是这一片不是新华分局负责的呀!

    苏琳琅不得不通知南木城。

    这件事就像秦北说的那样,处处透露着某种诡异!

    不仅仅是南木蓉举动十分不正常,顺带南木蓉身边那个鸭舌帽的男人都死在了座位上面!

    怪不得市局会派苏琳琅准备暗中保护南木蓉,这里面,说不好会有什么其他的针对南木城的阴谋!

    很快,游乐场属地分局的警员们就赶到了现场,带队的和苏琳琅级别一样,也是一个分局长,不过这分局长已经五十多岁了,明显升迁的余地已经被限制死了。

    苏琳琅言简意赅的和对方完成了交接,尤其是先把坐在南木蓉身后的一对小情侣交接给了对方:“余局,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这里还有一具男尸。”

    余荣光招呼一声,跟着他们一块过来的一个法医,快步走上前去,在那男尸身上查探了起来。

    “只有这一个受害者吗?电话里我听说是南木将军的女儿也出了点小问题?”余荣光皱着眉头问道,如果不是南木城的女儿在他的辖区里出了事,大概余荣光也不会亲自赶过来。

    余荣光怀疑,苏琳琅把棘手的死尸丢给自己,她却把在南木城面前邀功请赏的机会给扣押了下来……

    苏琳琅沉默了一小下,道:“南木将军的女儿,可不是出了什么小问题——”她压低了声音,在余荣光耳边说道:“南木姑娘被吓死了!肝胆俱碎!”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听到这个消息,余荣光只觉得遍体生寒。

    南木蓉在自己的辖区内出了事,南木城那个战场厮杀汉,会轻易放过他余荣光吗?

    “当场吓死,肝胆俱碎。我朋友给她检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这一点,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可以证明——我也有当时的照片为证。不过暂时还不要太紧张,正好我有一个有着可以起死回生神奇医术的中医朋友一块过来,他现在正在给南木蓉进行治疗。”

    “肝胆俱碎了还能治疗?!”于容光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一把抢过苏琳琅的手机,一眼就看到了苏琳琅拍摄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南木蓉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嘴唇青紫,眼眶部位,也是一片青紫,眼珠死死的瞪着,有些“死不瞑目”,双眼的眼白部分,是一层深黄的颜色!

    “看这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分明是被吓死的无疑。”法医快步走了过来,看到这张照片,毫无保留的说道,“刚刚在过山车里的死者经过我的初步鉴定,死了至少已经有五天以上。”

    照片上,南木蓉的状态真的是被吓死了?

    余荣光脸色一片惨白,紧接着又听到了法医说的后半句,不由得蹭的一下揪着法医的脖领子,把法医踹到了自己眼皮子底下,瞪眼大声说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照片上的女子是被吓死的!”法医犹豫了一下说道。

    “不不不,我问你的不是这个!后一句,后一句!”于容光只觉得后背发冷,阴风阵阵,呜呜作响。

    “哦,后半句啊。”法医对生死见得多了,什么模样,什么死法的死者没有见过?“后半句是,过山车里的死者,经过初步判断,死亡至少已经在五天以上。”

    余荣光身形晃了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顺势又看了苏琳琅一眼,却发现苏琳琅的表情跟他于容光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你你你……你说死了多久?”

    “五天以上啊,我说你们两个别总是质疑我的专业意见好不好?虽然说缺乏专门的工具,但仅仅从外表,我也能判断个七七八八好不好?——呃!”说到这里,那法医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刚刚脱下来的一次性手套忍不住又穿了回去,奔着那具男尸又跑了过去。

    五分钟之后,法医身子瘫软的,被两个警员搀扶了过来:“我确信,这具尸体,已经死亡了五天以上!”

    他一边说着,牙关咯咯的打颤,这对于一个见惯了生死的法医来说,是绝不多见的情况!

    法医和苏琳琅以及余荣光想的一样:

    这样一具已经死了五天以上的尸体,是怎么出现在这架过山车上面的?

    余荣光狠狠的一巴掌拍在墙壁上面,大声命令道:“把后排座位上的那对年轻男女给我带过来!现在就审!现在就审!马上按照联系方式,联络刚刚离开的同车游客!务必每一个人都做一份口供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