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74章 古怪的南木蓉!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哎呦我去!

    秦北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撞在小辫子的胸口上面。

    小辫子脸上闪现出一丝惊慌的神色,“臭流氓!你想干嘛!”

    秦北心中暗道,老子想干,干的你爹都认不出你来了!

    这丫的居然是南木城的女儿?

    如果说南木城没有别的女儿了的话,那这岂不是就是南木蓉了?

    秦北和苏琳琅交换了一个诧异的眼神,如果这个小姑娘就是南木城的女儿南木蓉的话,岂不是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保护对象了?

    这丫的还没有开始保护呢,就先正面硬刚起来了。

    不行不行!

    秦北下意识的就想到,一定要先给山上的老爷子打个电话什么的,这个活一定不能接,按照这小妞这脾气秉性,估摸着她还没有被南洋小国的降头师收拾了,先得被秦北弄个半死——或者秦北被她气个半死!

    “怎么样,怕了吧?我父亲南木城,北河省军区的这个!”南木蓉挑了一根大拇指,得意洋洋的说道,平常的时候装个逼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搬出她家老爷子的名头来,身边跟随的保镖就把事情解决了,今儿看这样子,这两位分明不把这两个保镖看在眼里,南木蓉不得不把老爹的名头亮出来。

    现在南木蓉觉得,亮出老爹的名头来,果然是一个及其正确的选择。

    看看,面前这两位,刚刚还牛皮轰轰的,现在怎么的了?一个个呆愣的跟个二傻子似的?!

    你们倒是牛笔啊,再牛一个我看看啊!

    店主捂着脑袋,很是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坏菜了吧,早跟你们说别跟这个女孩子吵吵,别跟这个女孩子吵吵,你们偏偏不听啊,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对方的父亲是北河军区的最大的大佬, 北河省军政大员里的南波湾!岂能是我们这种小屁民能够惹得起的?这女孩子身边两个壮汉,那一举一动之间虎虎生风的动作,那刻板的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的脸,无不说明他们的身份,乃是一个军人!军人懂不懂!你丫的惹不起!

    不仅仅是店主郁闷的要死,周边的食客们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我看这小子要倒霉,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我都能看出来这小姑娘身边的两个保镖来历不凡,这小子非得跟人家正面硬刚,这下完蛋蹭了吧?”

    “屁,说什么来历不来历的啊,你丫的见过几个小姑娘出门带着两个保镖的?别说这两个保镖是什么身份来历了,单单是能带着两个保镖出门逛当的,就不是咱们这种小屁民能惹得起的好不好!”

    “要我说啊,这小子分明就是吓傻了。只是因为有女朋友在身边,不好意思说我不行,所以才在这儿硬扛着,不过硬扛着如果有用的话,哪还有仗势欺人这个成语啊!”

    “你还有别的姐妹没有?”思量了一会,秦北忍不住问道。

    南木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警觉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秦北笑嘻嘻的道:“没事,就想知道一下你是不是南木蓉。”

    这句话一说出口,南木蓉顿时就愣住了,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两个保镖已经一左一右的把秦北夹在了中间。

    其中一个,闷声闷气的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大小姐的名字的!身份证,户口本,干什么工作的?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秦北看着那个保镖,道:“你傻啊,到这里来当然是饿了准备吃东西!”

    “我看没这么简单!你打听我们大小姐的名字,究竟有什么居心?!”

    那保镖冷哼一声说道。

    另一个保镖道:“对不住了,今儿你不能走,必须跟我们回去一趟协助调查!”

    一边说着,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分别抓向秦北的一条手臂。

    苏琳琅十分不悦,一脚踹向她身侧的那个保镖。

    同时冲着那个保镖的脑袋上挥出一拳,拳头挥出了一半,中途又硬生生的发生了变化,改成勾拳,砸向那个保镖的下巴上面。

    那个保镖咦了一声,“军体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也难怪保镖会大吃一惊,他本身就是一个军人,对军体拳当然是十分的敏感。

    现在苏琳琅二话不说直接使出了军体拳的杀招,而且明显还不是平时学学练着玩的,一看就是经过了多年训练的好手,这让保镖如何能不吃惊?心说难道是某个和南木城不对付的军方大佬派来故意找麻烦的?若真是这样的话,就不是他们几个保镖能够解决的了的了!

    这件事情只能必须马上报告给南木城将军了!

    苏琳琅才懒得搭理他们呢,这三位仗着背后有人撑腰,明显是称王称霸的已经习惯了,但是可惜,他们现在遇到了苏琳琅和秦北。

    苏琳琅也不愧是久经战阵,自从和唐日天以及谭正英两个国际刑警组织都在通缉却拿他们毫无办法的两个超级高手对决过之后,苏琳琅的临阵应变能力,也是越发的强悍了。

    那保镖只有全身心的应对,才不至于短时间内落了下风。

    而另一个保镖,单独和秦北正面硬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那个保镖抓向秦北肩膀的一巴掌,还没到达秦北肩膀上呢,冷不防就被一只大手给整个的抓住了!

    “你这功夫不行啊!”

    秦北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旋即手腕一拧。

    一脚踹向这保镖的膝盖,保镖下意识的一闪,然而他的手还被秦北抓在手里,只听咔嚓一声,整条手臂,就直接脱臼了!

    那保镖强忍着疼痛,另一只手抓住脱臼的手臂,卡卡两声,就给安装好了!

    安装好了之后,变得沉稳了起来,定定的看着秦北,似乎要找到秦北的某个破绽,不敢轻易出手。

    然而秦北已经不准备给他机会了,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这个保镖的身后。

    伴随着卡卡的两声轻响,这个保镖的两条手臂都在不知不觉之间被秦北给卸了下来。

    随后才听到秦北笑嘻嘻的声音:“你不是自己会接骨接关节吗?这次我看看你怎么给自己接骨接关节呢?”

    那保镖疼的一脑门的冷汗,但依旧硬撑着愣是没有喊疼,沉声说道:“不知道这位朋友究竟是哪路人马,我们回去也好跟南木先生有个交代!”

    此时此刻,南木蓉已经整个看傻了。

    原本在她心目中几乎无所不能的两个大兵哥,居然在一个照面就被秦北给收拾了一个。

    另一个面对苏琳琅,明显也很难占据上风,再加上这边已经被秦北撂倒了一个,难免会有些分心,不得不分出心神来注意南木蓉这边,生怕南木蓉在秦北手底下吃了亏。

    原本他不分心的话,或许还能跟苏琳琅打个不相上下,现在心神一分,立刻就显露出了败绩出来,明显已经疲于应对,不是苏琳琅的对手了,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是着急,越是着急,就越是分神,越是分神,就越是不是苏琳琅的对手,终于在交手了二十余招之后,苏琳琅卖了一个破绽,成功的吸引了这个保镖的注意力,这个保镖竟然没有看出那是苏琳琅设计的一个圈套,吃亏上当,被苏琳琅一个鞭腿敲在颈部, 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这下南木蓉再也不能淡定了,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多哆嗦搜的说道:“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我我,我不是南木蓉,我是南木蓉的,呃,南木蓉的妹妹——哎吗,算了, 我就是南木蓉,你们想怎么样吧!”

    南木蓉不知道秦北和苏琳琅究竟是什么来头,原本是想要说个谎话骗骗人的,只是转念一想,觉得似乎骗人也没有什么用,索性就挺起胸膛,直接了当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倒是要看看,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哦,我就说嘛,你肯定就是南木蓉!”秦北拍拍手,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的,走到了南木蓉的身边,道:“你能不能跟你父亲说,你很危险,让他多派出几个人来保护你?”

    秦北之所以这么说,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对于南木蓉这种被家里面惯出毛病来的大小姐,秦北伺候起来是亚历山大,但想要有一个不伺候这种大小姐的方式,仅仅是秦北说服师傅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秦北就算说服了师傅,他不在去保护南木蓉,但搁不住市局里面还给苏琳琅下达了任务,若是苏琳琅奉命保护南木蓉有什么危险了,秦北一样还是得需要出手不是吗?

    “为什么!我才不要呢!”南木蓉撅着嘴,看那样子,几乎都快哭了!“我最讨厌一出门就有保镖跟着了!你还让我去跟我父亲说多派几个保镖?你这分明是想我去死的节奏啊!你要是想我死你就直接说,我从这楼上跳下去,一了百了了!”

    哎呦我去!没看出来,南木蓉居然还有这么硬气的一面?

    秦北奇怪的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身边有保镖呢?很多人想带着几个保镖装比都做不到哇!”

    “我我我……哇!”

    南木蓉被秦北这么一说,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直接坐在地上, 哇哇的哭了起来,伸胳膊蹬腿的,就跟一个小孩子得不到自己心爱的玩具而跟家长撒娇似的!

    秦北就更加愕然了,看南木蓉的年纪,就算没有二十岁,上下也差不了太多,但这心智,明显还是个小孩子嘛!

    难道南木蓉和苏百岁一样,也是因为某种疾病的影响,导致心智发育不健全的一个病人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