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70章 警方出动!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市局副局长介绍了案情。

    半个月之前,京华市路段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连环车祸案。

    事件总共造成三十多人受伤,其中重伤的十三人,进了重症监护室的,也足有七人之多。

    事情发生之后,肇事者弃车逃逸,新华分局奉命侦破案件。

    当时苏琳琅还在省厅借调期间,并没有参与案件。

    案件是分局长方程主抓的。

    方程也很给力,在秦北的协助下,很快就查到了肇事者。

    肇事者随后也到了新华分局投案自首。

    肇事者确认为京华市著名的房地产商郭笑天的独子郭成龙。

    在审讯郭成龙的过程中,方程发现郭成龙对案件的具体发生经过,描述不详。

    又是在秦北的帮助下,让郭成龙恢复了记忆,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

    这起案件,起初被定性为买凶杀人未遂案。

    后来,又被怀疑为控凶杀人未遂案。

    一字之差,郭成龙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就会减轻许多。

    方程认为,郭成龙当时是在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的情况下,才导致了这起案件的发生。

    由于某些内部不为人知的操作,这起案件的主要伤者,也就是案件之所以被市局这么重视起来的根本愿意,是其中有一个伤者,乃是省里面某位大佬的亲属。

    现在这位亲属,明确的表示了这就是一个意外,并且已经对责任人表示不予追究。

    其余的伤者,也因为得到了满足心理底线的赔偿,也同时表示了不予追究。

    但市局听了方程的汇报之后,一致决定,要把能够控制别人行为的那个幕后狂徒揪出来,这种人在京华市生活,实在是一个相当大的隐患!

    这个隐患不除掉,早晚还会发生其他更为严重的案件!

    于是市局方面,才准备并召开了这个市局扩大会议。

    苏琳琅被借调去省厅的工作,已经圆满的交接完成,所以市局方面,也把苏琳琅请了过来旁听。

    “这事儿还得是老方去办,老方憋了这么多年,当了分局长之后彻底大爆发啊,放着这种能人不用,让我们大伙来讨论这些问题,实在是有些多此一举了。”

    某个分局长在下面嘀嘀咕咕的说道。

    这位分局长是个老资格了,在警务系统内工作的时间比主持会议的市局副局长还要老资格,副局也拿他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位一直升不了职的根本原因,和他这张破嘴不无关系。

    但这次,这位分局长的说辞,却引来了一片应和声。

    大伙都纷纷表示,这样最好。

    毕竟大伙都心知肚明,这个案子,涉及到了很多隐秘的隐情,一个弄不好就是引火烧身的局面,再加上这个案子的前半段都是方程负责的,现在还让方程负责,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方程起身道:“我负责就我负责,这有什么?只是我希望大伙能帮我一把,京华市这么大,对方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不是我一个分局长就能展开全城大搜查的。”

    “哟呵!”那个老资格的分局长疑惑道:“老方啊,照你这么说,你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了?”

    方程点点头,亮出几张照片出来。

    “经过我们新华分局全体警务人员多方调查,已经锁定了案件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照片上这个穿着道袍的家伙。”

    方程早有准备,把照片分发下去,介绍说道:“这人表面上是一个医生,用过好几个化名,比如阴三,比如庞始源,比如姜小鱼——他的真实姓名,叫做张五娃,诸位请看,这个人精通一些邪门的医术,尤其是比较擅长易容术,能轻易的改变容貌,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众人看着方程递过来的照片,没份照片上都有四个不同的照片,而且这四张照片,看着依稀有些神似,但仅仅是从外表来看的话,没有人敢说他就是一个人。

    方程道:“不管是多么精深的易容术,总归是难以改变内在骨骼,我们已经请了省厅著名的模糊人像绘图专家林辉宇先生,林先生能够把一张打满马赛克的人脸恢复原貌——这次我们请教了林辉宇先生,林辉宇先生一眼便认定,这些照片,虽然看起来外貌大不相同,但头部基本骨骼结构完全一样,基本上可以认定是同一个人!”

    “随即林辉宇先生根据我们提供的模糊照片,绘制了本来面貌的人像图案,根据这份人像图案,我们经过缜密的调查,基本确定,这个人的本名叫做张五娃,是一个中医某个流派的学徒。”

    “这个人能够凭借精湛的中医知识进行犯罪活动,再加上近乎神奇的化妆易容术,存在的危险,我想不言而明。我们新华分局希望诸位同仁,能够给予足够的帮助。”

    听完方程的解释,众人好一阵的若有所思。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琳琅,插嘴说道:“你说这个张五娃有一个化名叫做姜小鱼?”

    方程点头道:“是这样的,怎么,你知道些什么?”

    苏琳琅苦笑道:“我来参加会议的时候,在门外接了秦北的一个电话,他说他已经找到那个能控制别人行动的医生了。说是什么鬼医门的门徒——”

    “对对!那个中医流派就叫鬼医门!”方程惊喜的说道。

    苏琳琅道:“我对这个案子的前因后果并不了解,所以没有拿这个当回事,找这么说的话,这个案子已经破了啊,我们去吧姜小鱼,呃不,应该是叫张五娃抓起来不就行了吗?”

    苏琳琅说的简单,在场的领导们却激动不已,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道:“我去我去!”

    不用参与破案,只参与抓人,这种摘桃子的好事儿,当然大伙都乐意往前凑。

    市局也想往前凑。

    于是市局的副局长带了两个市局的精兵强将,带着一众分局长,乘坐了七八辆警车,呼啦啦的在苏琳琅的带领下,前往诚仁堂大药房!

    这边,眨眼之间,已经是十来分钟过去了。

    姜小鱼冷笑道:“秦先生,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离开了,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小米紧跟着说道:“咱们两家药店之间存在竞争关系,秦先生留在这里,恐怕不妥吧?”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道:“别着急,很快你们就笑不出来了。姜小鱼是吧?鬼医门的门徒是吧?你忘了你半个月前究竟做了什么事吗?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

    姜小鱼听到秦北这么说,身形猛地一震!

    眼神中,惊诧的神色,一闪而逝。

    旋即,强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巡诊天下,前天才到的京华市,半个月前,我还在京门市呢!”

    一边说着,不由自主的摸了两把自己的脸。

    姜小鱼,应该叫张五娃,对自己的化妆易容术,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鬼医门的门徒,都比较擅长化妆易容,这是保命的绝技之一。

    姜小鱼相信,半个月前用的那张脸,绝无可能他们凭借那个找到现在自己身上来!

    根本就完全不一样好不好!

    正迟疑间,外面警笛声响个不停。

    呜里哇呜里哇!

    闹的张五娃心中烦躁不已!

    “今儿情绪不好,不能给大伙看病了,想要看病的,明天请早!”

    本名张五娃的姜小鱼冲着众人拱了拱手,准备开溜。

    秦北身形一闪,拦在了姜小鱼的面前。

    “张五娃!”大门口的方向,忽然一声厉喝响了起来。

    “啊?!喊我作甚!”姜小鱼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声。

    听到姜小鱼的回应,呼啦啦冲进来十来个高级警员。

    瞅准了姜小鱼的方位,猛然间扑了上来。

    张五娃狞笑一声,“想抓我,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一边说着,纵身一跃,闪身藏到了诚仁堂药店店长小米的身后,摸出一根银针来,在小米的颈部比划了一下!

    “都退下!否则我一针扎死她!”

    哎呦我去!这小子居然也是个会功夫的!

    一众分局长们不由都是一愣,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市局副局长快步走了进来,厉声道:“张五娃,你已经被包围了,你是跑不掉的!如果你现在悔悟,放开人质,举手投降,我还能考虑对你从轻处罚!”

    “从轻处罚?别开玩笑了,我犯的那些案子,就算是轻一百倍,也是砍头的大罪,别以为老子会上你们的当!”

    张五娃挟持着小米,冷笑说道。

    哎呦我去!这句话里面信息量有点大啊!

    一众警官们双眼都亮的堪比黑夜里的波斯猫了。

    按照张五娃的说法,这可又是一个大案要案,立功受奖的机会来了!

    平常他们想要升迁一步,简直是难上加难,除非有什么重大案件的犯人落在了他们手里。

    比方说新华分局的副局长苏琳琅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能够在这么小的年龄,从 一个普通警员破格提拔为一个分局的副局长,不就是因为她参与了抓捕国际刑警通缉令上的犯罪人员唐昊的原因吗?

    那个喜欢嘴炮的分局长按耐不住,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

    “一根小小的银针而已,能弄出什么大事来?”这位分局长这么想着,顺手摸出了配枪。

    他和张五娃之间的距离不过四五米,三四步的功夫。

    只要他速度够快,根本就不会给张五娃反应过来的时间!

    然而张五娃还是动了。

    他捏住银针,屈指一弹!

    刺的一声,银针扎进了这位分局长的身体里面。

    呲呲!

    紧接着又是两声破空之声。

    这位分局长的脑袋上已经扎了好几根银针上去了!

    这时候,张五娃一边卡着小米的脖子,一边弹了一个响指。

    “你!去把这些人给我杀掉!清出一条路来!”

    那分局长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的神色,好像脑海中正在坐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忽然,他转过身来,举起配枪,指着市局那个发号施令的副局长,开枪,射击!

    场面一片混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