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66章 职业操守!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的目光从人群扫过,淡然说道:“先解决外面的事情吧,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让你们堵在我们药店的门口?”

    “你这药店纯属坑人,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丧尽良心的资本家,只为了赚钱,不管人的死活!”

    “你丫的谁呀,说了算不算啊?赔钱,我让你们赔钱!”

    人群中,喧闹起来。

    秦北目光一凝,冷冷的说道:“我看你们脑子都有问题!用不用我介绍一个精神科的医生给你们看看?!我问的是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们这么吵吵嚷嚷的,却一个把问题说明白的都没有!”

    “你才脑子有问题!”

    “兄弟们,这厮说我们有神经病,揍他啊!”

    几个汉子,跃跃欲试。

    秦北目光在人群中一扫,便定格在了那个喊着要揍秦北一顿的男子身上。

    秦北冲他招了招手,“来,我就在这里,你来揍。”

    丫的一个把问题说清楚的都没有!

    就知道瞎比比,瞎比比!

    那喊着要揍秦北的汉子,被秦北的眼神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向后面缩了一步。

    人群呼啦啦的散开,给这汉子和秦北让出一条路来。

    “怎么,喊的挺热闹,不敢动手了是吗?”秦北冷笑道,忽然抬高了声音,大喝一声道:“跪下!”

    那汉子扑通一声,只觉得膝盖旁边的某个位置好像忽然被蚊子咬了一口似的,竟然再也支撑不住体重,直接跪倒在了秦北面前!

    “我我我,你你你……”汉子吓坏了,以为秦北掌握了什么妖法。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纷纷愣住了。

    也没有人敢在多说一句,都这么定定的看着秦北,又看看跪在秦北面前的那个汉子。

    “还是我来说吧。”程云站了出来,把她对苏小贝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对方一直在我们这购买恢复期的药物使用,昨天去了一趟诚仁堂,就直接恢复正常了,所以说我们故意骗钱,是这个意思吗?”秦北总结了一下说道。

    程云点了点头。

    “话说有这么一个人,一次实在是太饿了,吃了八个馒头都没有吃饱。”秦北悠然说道:“直到吃完第九个的时候,这人才觉得吃饱了,于是他就说了一句话,早知道这第九个馒头能吃饱,前面八个,我吃他干嘛呀!”

    人群中传来一阵吃吃的笑声,都表示这人实在是太傻了,前面八个不吃,没有那八个垫底儿,你这第九个也根本就不管用啊!

    秦北双手虚按,道:“这个道理,大伙都明白,然后这个用药,跟吃馒头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我们提供了半个月左右的药物,最后一天你换了别家了,吃了就好了,你能说前面十五天,一点用都没有吗?”

    众人纷纷点头 ,表示能接受秦北的解释。

    只是跪在地上的那汉子,还是有些不服的说道:“这完全不一样!今天上午,我们去做定期体检,医院的医生说,我父亲的病情和半个月前出院的时候一样,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本来我是准备带着我父亲过来买药的,路过诚仁堂的时候,正好那边有个专家会诊,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带着我父亲去了一次,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那医生人家就是有两把刷子,给我父亲捏了捏腿,然后在我父亲脑袋上扎了几针,我父亲就能自己站起来了!”

    “你要说馒头理论,我一千个不服,我父亲的病情,就是被你们耽搁了的!”

    秦北听完,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按照常规治疗来说,脑血栓后遗症的患者,恢复期会是一个很漫长的阶段。

    如果说秦北用银针,调动太白凝气经的真气,使用七情针法的话,也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

    但诚仁堂的医生,仅仅是在患者的脑袋上扎了几针患者就彻底好了,秦北忽然就觉得,难道师傅他老人家又找了什么其他的传人不成?

    应该不会啊,师傅刚刚从京华市离开,如果有新收下的弟子的话,没有理由不跟秦北说啊。

    秦北把那汉子扶了起来,顺手把汉子膝盖下面穴位上的银针取了下来。

    “你父亲呢,能让我见一下吗?”秦北商量说道,这种情况下,不看到病人就妄自下结论的话,很是不妥。

    汉子梗着脖子,一脸不屑的道:“看就看,我还能骗你不成?”

    一边说着,从人群中拽了一个七十来岁的老者出来。

    老者的面色看上去很是红润,精神状态很是矍铄的样子。

    走起路来,脚步上并没有看到有任何虚浮的感觉。

    那汉子大声喊道:“大伙都看到了?我父亲昨天还只能坐轮椅来着!你们的店员也可以证明!”

    程云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确实是如同那汉子说的那样,这七十来岁的老者,之前一直是坐轮椅过来买药来着。

    “你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你们的店员都承认了!你们就是为了骗钱,让我们花更多的钱,买你们更多的药,你们耽搁了我父亲的治疗,赶紧的,赔钱,赔钱!”

    那汉子看到程云点头,更加嚣张霸气的说道。

    万分得意的样子。

    秦北看到那老者之后,脸色忽然就变了。

    一把抓住了那老者的腕部脉搏,眉头拧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把脉也是一样,我父亲已经彻底恢复了!”汉子过来推搡秦北,却被秦北一脚踹飞。

    汉子直接摔在地上,骂骂咧咧的喊道:“你们大伙都瞅瞅,都瞅瞅,这就是他们德鑫堂对待客人的态度!讲理讲不过了,他们就动手打人!这种药店,亏得我之前还一直信任他们!”

    秦北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鬼门十三针!”

    秦北忽然说道。

    “这是鬼医门的治疗手段!你们是在哪儿治疗的?!”秦北连声问道。

    “怎么样,怕了吧?人家医生就是比你们手段高明!”汉子得意的说道,“我们就是在街对面的诚仁堂看的,那位神医,简直太神了!几针下去,我父亲就能够自己站起来走路了!”

    “看样子那个医生还是真的有点手段,要不然你们看这边这个医生,脸色都变了!”

    “对呀对呀,我母亲也是脑血栓的后遗症,要不然也去找这个医生看看吧!”

    谷苗苗打开药店大门,走向秦北。

    “怎么样?”谷苗苗沉声问道。

    秦北摇了摇头,道:“不是很乐观。”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那汉子脸色很是难看的瞅着秦北和谷苗苗,焦急的问道。

    秦北道:“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恐怕你先入为主,都不会相信我,你这样,我建议你带着你父亲去大医院再做一个脑ct看看,我怀疑你父亲现在脑出血了!”

    “脑出血?!你开什么玩笑,我父亲明明现在身体很好!哦——”

    那汉子很是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秦北,冷笑说道:“我知道了,你是故意抹黑诚仁堂的医生,为的是给你们的无能找借口对不对!哈哈,可惜了,你这点小手段,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汉子一脸得意,冲着众人打招呼说道:各位,各位父老乡亲们啊,都来看看,这德鑫堂就是这么一副小人的嘴脸!他们治不好的病,还故意卖给你很多的药,告诉你这个病就是需要长期吃药维持!现在我父亲在别家治好了,他就诽谤说人家医生治疗有问题,还诅咒我父亲的了脑出血!大伙都来看看啊,这就是德鑫堂医生的嘴脸!”

    秦北冲着四周,抱了抱拳,解释说道:“其实我原本可以不说这些话的,但本着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我还是要给大家解释一下。华夏国有一个流传很久的中医门派,叫做鬼医门!”

    “鬼医门这个医学流派,治疗方法喜欢剑走偏锋,其中以鬼门十三针最为霸道。这种话针法一出,要么痊愈,要么致死。如果是鬼医门的几位大拿出手,我也不说什么,那些医道高手们,成功率毕竟要高一些,可惜的是,你们遇到的,并不是一个医道高手,撑死了算是一个鬼医门的普通门徒!在这种情况下,他妄自动用鬼门十三针这种霸道的针法,表面上看,是治好了你父亲的脑血栓,但是实际情况,他动用鬼门十三针,给患者的血液流速,造成了极大的加速,患者的血管,已经是相当脆弱,经不起这种折腾,现在已经是出现了毛细血管破裂的症状,如果现在去医院的话,还能救活,再等下去,恐怕造成大血管爆裂,就算是去了大医院,都回天乏术了!”

    “你你。你就是危言耸听!大伙别听他的——唉唉唉!爸,爸,爸爸你怎么了?!”那汉子刚想批驳秦北一下,冷不防那患者老人,慢慢的软倒下去,倒在了地上!

    秦北叹了一口气,道:“快打妖贰零叫救护车吧——在救护车到来之前,我尽量保住患者的性命!”

    一边说着,俯下身子,准备给患者针灸。

    程云连忙窜出来阻拦道:“秦先生,不可以!你现在用针,按照这患者的脾性,肯定会赖上你啊,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闪失,我看这患者家属,非得又跟我们闹起来不可!”

    秦北叹了一口气道,“身为一个医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闪开一些,我要用针了!”

    患者家属,那个壮汉,此时已经整个人都傻掉了。

    完全看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有人提醒,“快叫救护车啊,还等什么呢!”

    这汉子这才反应过来,浑身一震,摸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