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56章 师傅的任务!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虽然师傅这个老家伙在极力掩饰着什么,但秦北还是从他的眼神里发现了意思不对劲的味道。

    秦北相信,这个冰冻侍女四个看似简单的字眼里面,一定还有什么深刻的含义!

    只是秦北现在想不明白!

    “算了,不用纠结这个问题了,有些事,现在还不能跟你说,等你的太白凝气经以及七情针法大成了之后, 有些事,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师傅忽然板着脸说道。

    有记忆以来,秦北就很少见到过师傅板着脸。

    但师傅一旦板着脸的话,那就一定说明,这件事情,肯定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秦北也没辙啊,打又不能打,毕竟他是师傅——最关键的是他还打不过。骂又不能骂,毕竟他除了师傅之外,还是一手把秦北带大的人,不是父母,胜似父母!

    “好,我等着。”秦北点点头说道,把自己身上的卡都取了出来,交到了师傅手里,顺便告诉了师傅银行卡的密码。

    “里面有多少?”师傅问道。

    “不知道。”秦北回答的很是诚实,一些生意都是其他女孩子在负责打理,见到的利润,留下一部分维持经营之外,都会分批打进秦北的卡里,还有就是秦北自己看病的收入,也在这里面,大概估摸着,会有四五百万的样子,只是很可惜的是,这四五百万,被师傅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全都拿走了。

    “有二百万没?”师傅试探着问道。他看中了几块玉石,用来布置法阵是最好的了,二百万都不一定够,不过没关系,超出的部分他可以想别的办法。

    “得多一些。”秦北说道:“两个二百万差不多的样子。”

    哎呦卧槽!师傅的老脸上顿时菊花盛开,拍着秦北的肩膀道:“行啊你小子,比我当年能赚多了。继续加油,我看好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尽量满足你!”

    秦北想了想道:“我想把山上那两只冰蚕煮了尝尝——”

    师傅:“……”

    “你换一个要求。”师傅说道。

    “把这张卡还给我。”秦北抽了一下,没有抽动,师傅已经嗖的一下,把那卡塞进他自己怀里去了。

    “再换一个!”师傅板着脸说道:“说点正经的,别总是痴心妄想这些不可能的事情!”

    秦北于是说道:“把山上的药材给我送一批下来吧。蚕沙如果有的话,多来一些。”

    师傅笑了起来:“哈哈,你要是早这么说,不就结了?何必闹的这么不愉快呢?”

    秦北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刚才那两个要求多正经啊,你怎么会说闹的不愉快呢?!

    于是师徒两个的交易,就这么轻松愉快的定了下来。

    “我这次过来。其实是还有一件事情要交代你去替我完成。”师傅一本正经的说道,平日里很少有正经的时候。

    所以这次既然这么正儿八经的说话了,秦北也只好是答应了下来,:“师傅您尽管说,有事弟子服其劳!”

    “嘿,就喜欢你这干脆的样子!”师傅笑着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多年以前,师傅和东南亚某国的一个国师,同时也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大降头师,约了一场比试。

    大降头师前面这个大字,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不具体说某个东南亚小国,或者国内的某个孤悬海外的省份了。整个东南亚区域内,能称得上大降头师的,加起来不超过三个人。

    师傅和其中的一个大降头师比拼,,最终,获胜。

    然而对方可不是一般人,除了大降头师的身份之外,还是那个国家的国师。

    那个国家的国王,对这位大降头师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于是乎,师傅他老人家从那个小国离开的时候,便遭遇了军队的围追堵截。

    甚至出动了那个小国最牛比的武器——某种型号的来自华夏**事援助的,迫击炮。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虽说以极大的优势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师傅还是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以上这些,其实都是铺垫。

    师傅要表达的是,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凶险。

    而表达这份凶险的意思,秦北也看出来了,毕竟师傅现在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也就是说,在那个东南亚小国出动了几乎全国的兵力警力之后,师傅还是安然无恙的从容离开了。

    ——这丫的就是变相的自我吹牛比好吧!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师傅说道:“我当时差点就被留在那个小国了,亏得有人帮了我一把。”

    “是谁?”秦北来了兴趣,追问说道,究竟是谁这么牛笔,连师傅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就能给解决了呢?

    “那个人,复姓南木,名叫南木城!”师傅说道:“这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唯一的一个对我有恩的人,我跟南木城说过,来日必有报答!”

    南木城!那个不怎么好玩的,头上有点绿的老爷子!

    哦哦,不是头上有点绿,而是头上长了一根草的老爷子!

    “我见过他!”秦北于是便把南木城意外失眠,而后被秦北以及秦北的朋友谷苗苗联手救治了的事情说了一遍。

    “南木城中了一种草降,我的一个朋友帮他治好了。”

    师傅皱着眉头说道:“他们已经动手了吗?”

    秦北被问的一头雾水,什么叫他们动手了吗,他们又是谁?

    师傅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最近得到了一些消息,当年那个东南亚小国的国师,认为当年我赢了他的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但他又不敢直接来找我报仇,于是便把矛头指向了南木城。没想到的是他们早已经动手了,南木城居然早已经中了降头!”

    师傅沉吟了一会儿,在地下车库里来回转了两圈,这才说道:“我得到的消息不是这样的,我的道消息称,他们准备在年底之前对南木城的女儿下手。”

    “这,这为毛啊?”秦北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些人的脑回路是怎么转过来的这个弯道。

    首先确定一点,起因发生在十年前。

    起因涉及到的两个人是师傅,以及那个大降头师。

    南木城只不过是在师傅被围攻即将落难的时候,伸出了一把援助之手罢了。

    然后你十年后告诉我,他们准备报复了,来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然而报复既不找师傅,也不找南木城,却要找南木城的女儿!

    这帮人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

    “他们肯定有他们的考量。十年前帮助我的时候,南木城就已经是华夏**方,在应对边境冲突上的一个负责人了,十年后,南木城已经是牧守一方的超级大佬,对方肯定有所顾忌,所以才会挑选南木城的女儿下手。”师傅简单的分析说道。

    算了,别管对方的脑回路是多么的令人惊奇了,现在的问题是对方已经决定这么做了。

    秦北道:“需要我做什么?”

    师傅一字一顿的道:“保护南木蓉。剩下的事情,我去完成。”

    “多长时间?”秦北问道,这事儿总得有个期限,总不能保护一辈子吧?

    就看南木城那揍性,他闺女的脾气也强不到哪去。

    到时候来一个马丽苏那样的奇葩,乐子可就大了去了!

    “最多一年。”师傅道:“这件事的起因毕竟是因为我,我需要准备一番,等山上的事情准备好了,确保冰冻侍女——确保山上那个女孩子不会出问题之后,我会再次去一趟那个小国,再度约战他们的大降头师!这件事只有从根子上折服他们,才有解决的可能,只有彻底把那个大降头师打服气了,他们才会考虑收回成命,不再对南木家有什么非分之想。”

    “成交,回头我就联系南木城。”秦北说道。

    师傅连连摇头道:“不不不,你不要联系南木城,这件事要悄悄的进行。我这是报恩,不是邀功请赏!”

    秦北:“……”

    师傅你这脑回路也够奇葩的!

    不会是被那些大降头师传染了吧?

    “好!”秦北点头,答应了下来,“但是按照师傅你的要求,我已经报名准备去京华大学读书了啊,时间上恐怕会成问题。”

    师傅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笑着说道:“没关系,南木蓉也在京华大学读书。”

    秦北:“……”

    从地下车场出来,转到正门,秦北便看到了依旧等在那里,依稀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的苏小贝,以及苏百岁兄妹两人。

    “师傅,这就是大师兄苏远亭的女儿,苏小贝,这一个是大师兄的儿子苏百岁。”秦北介绍说道。

    又把师傅介绍给这兄妹两个认识。

    按照辈分,苏小贝他们应该跟师傅叫师祖了。

    师傅打量了一下苏小贝,忽然惊讶的说道:“咦!你的体质——”

    “我是父亲中蛊,遗传,我哥哥也是一样。”苏小贝连忙解释说道。

    师傅缓缓的摇摇头,道:“我说的不是你的身材,不是你的身高,而是你的体质!奇怪,实在是也太奇怪了!”

    秦北问道:“有什么奇怪的?”

    师傅就是一直摇头,没有说话。

    顿了顿。师傅从衣袖里面,取出一个锦囊袋出来。

    在里面翻找了一番,找出一枚挂坠来,道:“第一次见面,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枚挂坠,可以让你在极阴之夜,不会那么痛苦。这种情况,就算是秦北的七情针法,暂时也不能解决,先带上它缓解一下吧。”

    苏小贝一脸讶然,下意识的把吊坠接了过来。

    就差问一句,“你怎么知道”了!

    “白胡子爷爷,我的礼物呢!”苏百岁伸出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