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47章 算计!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顾云川觉得,自家孙女顾倾城肯定是极端优秀的,那出现现在的这种情况就都是秦北的原因了,都怪秦北这小子也这么优秀,才会吸引这么多的女孩子围拢在他的身边,如果秦北没有这么优秀就好了——转念又是一想,如果秦北没有现在这么优秀,别说顾倾城看不上他了,就算是顾云川也看不上啊!

    那就一定是刚刚来的这个女孩子的问题,她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谷苗苗,一定是谷苗苗的问题。

    顾云川就又想了,谷苗苗有什么问题呢?哎妈呀,这闺女可是蛊苗之中最接近蛊王的人,还是别胡乱猜测了,万一一不小心中了什么蛊,顾云川虽说已经是中医界的泰斗级的人物了,对蛊术这玩意还真是没有什么研究。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顾云川听到了一个声音。

    “呀,苗苗,你什么时候来的呀?”顾倾城很是惊喜的样子,上前拽住了谷苗苗的小手。

    “倾城姐。”谷苗苗笑着说道,“阿北叫我过来帮忙看个病人。”

    顾倾城奇怪的道:“你也懂医术吗?”

    如果谷苗苗也懂医术那就太好了,顾倾城一直想要跟秦北切磋一下,可惜秦北一直找借口推脱,如果谷苗苗也懂的话,那就不用跟秦北切磋了。

    可惜的是谷苗苗摇了摇头道:“我不懂啊,这个病人,其实不是生病,而是一些别的情况。”

    两人聊着天,顾云川奇怪的道:“你们俩认识?”

    顾倾城笑道:“当然认识,苗苗还救过我的命呢!”

    顾倾城说的是之前被葫芦帮的老四郭崇明劫持的事情,当时郭崇明为了对付秦北,把顾倾城和谷苗苗都劫持了过去,塞进了市郊的一个废弃矿洞里面,只可惜郭崇明作茧自缚,把自己埋里面了。

    当时在矿洞里面的时候,两个劫匪就想要对顾倾城动手动脚,亏得当时谷苗苗把那条叫做小红的毒蛇带在了身上,才让顾倾城幸免于难。

    顾倾城是一个颇为你念情的人,一直对谷苗苗心怀感激。

    两个女孩子凑到一起说起悄悄话来,秦北依稀听到说秦北如何如何,而且两个女孩子的目光时不时的冲着秦北瞟一眼,秦北于是忍不住凑了上去。

    可惜的是却被两个女孩子推开了,“我们说些女儿家的事情,你别过来!”

    顾倾城甚至还拽着谷苗苗的手,道:“走,上我房间里去,不让这些臭男人听见!”

    “好呀。”谷苗苗冲着秦北做了一个鬼脸,跟着顾倾城会回到顾倾城楼上的房间里去了。

    秦北并不觉得什么,顾云川却有些不高兴了,什么叫这些臭男人?你要是特指秦北,你就说这个臭男人不就行了,偏偏说这些臭男人,岂不是说连你爷爷我都是臭男人了吗?

    南木城一直没有醒过来,顾云川怕中途生出什么意外来,也不肯放秦北走,拽着秦北去一边下棋,亏得高三登早就因为自认医术不成借口走了,否则高三登在的话,非得又嘲笑这两个臭棋篓子不可。

    傍晚时分,保姆阿姨把晚饭准备好了,过来招呼众人去吃东西。

    秦北收拾了棋盘,刚收拾好,就听到南木城伸了一个拦腰说道:“哎呀,好久没有睡过这舒服的觉了!”

    “你是听见开饭了才醒的吧?”秦北翻着白眼说道。

    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喊吃饭的时候你醒了。

    “你这小子,说什么胡话!要不是看在你给我治病的份上,我一枪崩了你!”南木城霸道的说道,一副军旅的习性。

    “哦,其实你这病刚刚我和苗苗研究了一下,得需要三次才能算是彻底恢复正常。”秦北无所谓的说道,“不过后面几次呢,我不想治了,我想苗苗会理解我的。”

    南木城气的直翻白眼:“你小子,我我——哎,秦神医,你看我这老头子,其实就是个战场上的厮杀汉,也不会说话,得罪你的地方你可别在意啊。”

    南木城也实在是没辙了,谁让他得的这个病这么古怪呢?

    要是其他医生能治好的话,打死他他都不会跟人说一句软话,年轻的时候有一次边境冲突,南木城带着一队兄弟们上了战场,可惜的是那次信息有误,南木城率领的不到十个人的小分队遭遇了敌人近百人的围攻,在杀死杀伤了数倍于己方的敌人之后,南木城失手被俘,关在了敌人阵地的中央位置。

    晚上的时候南木城才算是苏醒过来,从鞋后跟里扣了一个信号发射器出来,给己方的单兵以及火箭筒部队发射了信号,信号的内容很简单,“向我开炮!”

    南木城就是一个战场厮杀汉,这一点他自己心里清楚,也没有说错。

    现在这样给秦北道歉的事情,那实在是因为被这疾病折磨的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

    能把一个生死都置之度外的铁骨军人都折磨成这个样子,可见这“草降”究竟有多么歹毒。

    秦北一听南木城服软了,当即就笑了起来:“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那我就实话跟你说吧,你的病其实一次就痊愈了,你看这个!”

    秦北一边说着,把那株长在南木城头顶,现在已经枯萎掉下来的枯草,拿给南木城看。

    南木城看这那株一尺来长的枯草,惊讶的道:“这东西是从我脑袋里面长出来的?”

    秦北郑重的点点头,南木城又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头顶上依稀有点血迹,但并没有什么伤口,简直是奇怪的很了。

    “你的意思是,我彻底好了,就不用再继续治疗了?”南木城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秦北点头道:“那是自然。我说好了就是好了!”

    南木城忽然一瞪眼,道:“好你个小犊子玩意儿!敢欺骗老夫,老夫这就让人把你给拎过去一枪崩了!”

    “唉唉唉,你这人可不行啊,怎么翻脸不认人呢!”秦北生气的说道。这简直是过河拆桥啊!太不是玩意了!

    南木城冷笑道:“这怎么叫翻脸不认人呢?这叫兵不厌诈,这叫诱敌深入,这叫——”

    秦北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别这个计策那个计策的了,一句话,我早就料想到了你这个老爷子会出尔反尔,所以刚才说你完全好了其实是骗你的,就想试探一下你究竟会怎么对我!”

    南木城:“……”

    哎呦卧槽!

    南木城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道:“我知道了,你这次是骗我的,你小子,狡猾狡猾的有!”

    秦北无所谓的道:“对呀,我就是骗你的,每次都是骗你的,就像你头顶长出来的草,其实是我用的一个障眼法,只不过你没有看破罢了。”

    南木城这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闷着头沉吟了一阵,心说丫的这小子是在也太鬼道了,究竟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啊!

    伴随着呵呵的小声,顾云川走了进来。

    “南木兄,是不是又被这小子给坑了?”

    南木城撇嘴道:“我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坑的人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招招手把顾云川喊了过来道:“你倒是跟我说说,这小子是不是特别喜欢骗人啊?”

    顾云川笑道:“南木兄你放心好了。我可以用这么多年的声誉保证,秦北这小子虽说平日里说话嘴上没有把门的,喜欢胡说八道,但在医学方面的事情上,向来是尽心尽力,你这病啊,是真的好了。”

    南木城大喜,哈哈哈的仰天长笑了三声,蹭的窜了起来,站在沙发上,指着秦北道:“你小子,差点又被你坑了,亏得老夫聪明,知道向顾老求证一番,要不然,还真又被你坑一把!顾老用声誉保证,你小子还有什么话说?再敢对老夫不尊重,老夫这就让我警卫员把你拽出去一枪崩了!”

    秦北撇嘴道:“说的跟你那警卫员打得过我似的。”

    南木城:“……”

    秦北说的没有错,刚刚南木城睡觉前,他的警卫员才被秦北收拾了一顿,而且不单单是被收拾了一顿,那警卫员还差点被秦北直接收拾傻了!

    南木城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上前拍着秦北的肩膀,哈哈笑着说道:“老夫晚来的女,跟你差不多年岁,容貌吗,比顾倾城略强,你小子要是好好跟老夫说话,我把我女儿介绍给你当朋友怎么样?”

    秦北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顾云川可急了:“我说你个老东西,没你这么埋汰人的啊!滚滚滚,我这不留你吃饭了,反正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吃食,你也看不上眼!”

    说着就把南木城往外推。

    秦北在一边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看着两个老头子闹成一团。

    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哈哈,好你个老南,看你还装不装比!这下好了吧,连顾云川也给得罪了!

    宽阔的办公室里,一身干练得体服装的李明月,正在处理手头的文件。

    自从使用了秦北和唐吟月提供的昙蜜蚕沙膏之后,李明月的螨虫脸终于恢复了正常,自信心也有了,恢复工作之后接连拿下了两个大单,生意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秘书敲门进来,汇报说道:“李总,今天我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发现项目部的谭经理,正在和新晨公司的张总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的样子。”

    李明月猛地抬起头来,眉头拧紧。

    项目部的谭经理是李明月手下的一员干将,说是左膀右臂也不为过。

    而新晨公司,则是李明月公司的竞争对手,两家已经明争暗斗七八年了,各有胜负。

    老张那个王八淡,这是要挖墙脚的节奏吗?!

    “有没有证据?”李明月忽然问道。

    “有啊,我拍了照片。”秘书翻出手机,为了证明自己是为公司好而不是故意打小报告。

    李明月看到照片上,谭经理正和新晨公司的老张谈笑正欢。

    “让谭经理过来见我!”李明月皱着眉头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