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46章 生活过得去,头顶有点绿!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这么快?”南木城有些惊讶的说道。

    什么黑驴蹄子黑狗血之类的东西,可不是说找就能找到了的,,没想到这个警卫员居然真的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看来也是有两下子的嘛!

    警卫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知道城北有个‘文化用品一条街’,整条街上都是卖这个的,别说黑狗血了,公鸡蛋都有。”

    南木城脸色一黑,妈蛋文化用品一条街,你呀的给我卖这个?

    警卫员又道:“咱们省那些巫婆神汉们都是在那条街上买东西,还有黄纸,符咒什么的。”

    南木城脸色更黑了。

    “这项产业已经名扬全省了,附近一些省市的,都过来咱们省搞批发……”

    南木城已经出离愤怒了,猛地一拍桌子道:“明儿带人,把这条街给老子封了!”

    明目张胆的搞这些封建迷信的玩意,太嚣张了!

    说完,从警卫员手里抢过那条大麻袋,进了房间里面。

    南木城亲自把东西送到谷苗苗手里,道:“谷姑娘您看这东西还对吗?”

    谷苗苗认真查看了一番,道:“挺齐全的,如果你有时间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

    “有时间!”南木城连忙说道。

    此时南木城不再是那个显赫的军方大佬,而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病人,当然这个病人有些奇怪。

    南木城在谷苗苗的指导下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随即谷苗苗开始准备。

    秦北在一边帮忙。

    谷苗苗道:“降头和蛊术不大一样,解蛊的时候痛苦不大,但解除降头的时候,会有很大的痛苦,你能不能帮忙让他先睡过去?”

    秦北道:“这很简单,扎他两针就行了。”

    说着秦北走向南木城,把谷苗苗的要求说了一下。

    南木城道:“关云长还刮骨疗毒呢,刘将军割除眼球割了七十二刀纹丝不动,我这点小伤,和他们比起来不值一提,我不接受麻醉!”

    秦北解释道:“这不是麻醉,仅仅是扎两针,不会有任何副作用,也不会对你的大脑造成损伤!”

    南木城还是坚持不能睡过去。

    秦北也就不管这老爷子了,等会有你的罪受!

    谷苗苗准备好了之后,先把黑狗血抹在南木城的脸上,头顶上,连脖颈上都涂满了。

    南木城心里有些难以接受,怎么想都觉得这像是跳大神的。

    随后谷苗苗取出黑驴蹄子切成的小片,数了七片出来,让南木城含在嘴里。

    南木城本能的有些拒绝,秦北道:“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了?”

    南木城冷笑一声,把黑驴蹄子咬在了嘴里面。

    其实这时候还并不疼。

    谷苗苗又用朱砂,在南木城的脸上,头顶上,脖子上,开始按照某种古怪的顺序,涂抹起来。

    “嘶……”朱砂抹在南木城的脑袋上,就跟用利刃在脸上一刀一刀的划过一般,疼的是钻心彻骨。不过南木城咬牙坚持着。

    某一刻,南木城痛的哇的喊了一嗓子!

    “我觉得头要炸了!”南木城说道。

    双拳紧紧地攥在一起,指甲直接把掌心的嫩肉扎破了!

    额头上青筋暴流,豆大的汗滴滚滚而落,一看便知道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是什么玩意?”与此同时,顾云川也惊呼出声!

    在一片惊讶的声音中,秦北吃惊的发现,在南木城的头顶上,竟然,发芽了!

    从脑袋里长了一棵小嫩芽出来!

    “这这……”顾云川惊讶的说道:“南木兄,你头顶长草了!”

    “啊?”南木城也吃了一惊,“拿镜子来!”

    顾云川取了一面镜子给他看,南木城于是也看到在镜子里,他脑袋顶上长出了一棵草来,绿油油的两片叶子,颤巍巍的,下意识的伸手去拔!

    “嘶!”南木城一把竟然没有拔下来,疼的嘶哑咧嘴,一道血流从头顶上流了下来!

    “别动!”谷苗苗警告说道。

    顾云川在一边问道:“这就是降头吗?我听说降头不都是些养小鬼啊,什么丝罗瓶,古曼童之类的吗?”

    谷苗苗双手飞快的操作,一边解释说道:“你说的也是降头的一个分支,降头包括过很多种,丝罗瓶和古曼童是苗疆蛊术所没有的,为了区别, 所以名声比较大,其余的,比如现在南木先生中的这一种,叫做草降,还有蜈蚣降,蛇降之类等等很多。”

    “原来如此!这草降,就是凭空从脑袋上长出一棵草来吗?”南木城有些紧张的问道,毕竟刚刚那棵草刚长出来的时候差一点点,就把南木城疼的晕厥过去!

    谷苗苗道:“这可不是凭空长出来的,而是你中了降头之后,脑袋里面便有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如果不能解除的话,它是冲下生长的,最终会穿过你的脑袋,刺破你的心脏,导致死亡,死亡那一刻,你非但不会感觉到任何痛苦,相反,还会有一种相当愉悦的感觉,这种降头,最痛苦的时候就是刚发芽的时候,刺破大脑,影响人的正常判断思维能力,痛苦万分,但偏偏中降头的人一时半会并不会死。端的是极端痛苦。”

    “我现在用一些滋养物品,让这草降,从头顶生长出来,虽然生长的过程也有痛苦,但它就不会冲下生长而导致刺破心脏了。”

    南木城听的后怕不已,如果放在平时,谁跟他说他睡不着觉是因为他脑袋里面长了一棵草,这棵草会刺破他的心脏的话,南木城非得把那人吊起来打不可。

    但现在南木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头顶长了一棵草出来,还拔都拔不动,一拔就疼的要死,哗哗的流血,不信也得信了!

    “草降是入门降之一,从这点来说,给你下降头的,绝不是十年前说的那个大降头师,大降头师是不会使用这种低级的降头术的——亏得他们用的是低级的降头术,再高级的话,我恐怕也整治不了了,毕竟我不是一个降头师。”谷苗苗谦虚的说道。

    南木城琢磨了一下,道:“那这就算治疗完了?”

    谷苗苗点头道:“是啊!”

    南木城嘴角抽搐了一下:“那我就只能这么一直头顶绿油油的?!”

    谷苗苗道:“现在是盛夏,等入冬了之后,这棵草便会自然枯萎,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好了。”

    南木城:“……”

    那岂不是说还得用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一直头顶会绿油油的?!

    这玩意没法见人了哇!

    南木城有些憋屈的想道。

    “就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让这棵草现在就枯萎掉了?”南木城问道。

    谷苗苗道:“我不是专业的降头师,没有别的办法。”

    这时候,秦北忽然道:“我有一种办法,或许能试试,应该可行!”

    “你有多大的把握?”南木城问道。

    “没有把握。”秦北直接说道。

    其实秦北至少还是有六七成的把握的,不就是催熟一颗草吗?只要位判断正确,用七情针法把把真气度入南木城的体内,以真元之气,催熟一棵草,还不是轻而易举?只是南木城那一句你有多大把握,明显对秦北不信任啊,秦北就懒得搭理他了,对于不信任自己医术的人,秦北向来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

    “没有把握,你居然敢跟我说!”南木城也不知道为什么跟秦北之间就这么死不对眼,一说话就带着枪药味儿。

    “爱治不治,我还懒得治呢,谷苗苗的出诊费用,诚惠贰拾万元。”秦北说道。

    谷苗苗小声在秦北耳边道:“不用那么多——”

    秦北道:“反正别人不会。”

    秦北和谷苗苗说的声音再小,南木城也是听到了的,尼玛啊,这就二十万出去了?

    不过转念一想,秦北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别人他不会啊!

    想想自己看了好长时间,换了好几个医生都没见效,这二十万也就不多了。

    “那你接着治吧!我豁出去了!”南木城说道,二十万啊,剩下一半的治疗怎么也得试试,要不然太亏了。

    秦北道:“我治疗的费用,也是二十万每次。”

    南木城:“……”

    你丫的是来抢钱的吧?一定是来抢钱的吧?!

    “南木兄,这小子就是这臭脾气,你要是脾气臭了,他比你脾气更臭,认了吧。”顾云川无奈的说道,早些你要是别说那句你有多大把握,没准秦北就不收费了呢,你非得多嘴,怪的谁来?

    最终南木城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秦北取出银针,扎在南木城颈部相关位上面,把真气源源不断的度了过去。

    随着真气进入南木城的体内,南木城只觉得身体里面暖洋洋的,似乎是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一样,别提多舒坦了。刚刚头顶长草带来的痛苦,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

    眼皮一阵发沉重,南木城就这么睡了过去。

    多日来没有良好睡眠的南木城,这一次睡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

    甚至别说噩梦了,连梦都没有做过。

    顾云川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秦北用针,很快就看到南木城头顶的那棵草开始茁壮成长了起来,两片叶子变成四片,四片变成八片,眨眼之间,便长了半米多高。

    随后秦北脸上刚刚开始出现汗水的时候,那叶片,也逐渐发黄。

    随后,整棵草都脱落了下来。

    “太神奇了!”顾云川赞道,这已经超脱了医术的范畴了吧?

    那棵草刚刚脱落,楼梯间的方向,传来一阵蹬蹬的脚步声。

    顾云川脸色一沉,心说这应该是顾倾城下来了。

    如果被顾倾城看到了秦北和谷苗苗在一起,顾倾城心里会怎么想?

    顾云川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担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