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45章 闽蛇草!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说实在的,当南木城看到谷苗苗的时候,其实是一脸懵逼的。

    当南木城注意到顾云川的表情比他更懵逼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顾老,你也觉得这个小女孩很不靠谱吗?”

    顾云川使劲的点点头:“不靠谱,简直太不靠谱了!”

    南木城难免会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从哪儿看出这小姑娘不靠谱的呢?”

    顾云川叹道:“看这样子,我家倾城又多一个情敌了——太尼玛不靠谱了!”

    南木城:“……”

    众人回到房间,在客厅里各自落座。

    顾云川一直寒着脸没有说话,甚至还给家里的保姆阿姨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的把顾倾城喊下来,那意思,顾倾城在不用点心的话,秦北就被别的女人拐走了啊!

    保姆阿姨看着顾云川这意外的小眼神,腾的一下脸就红了,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你送秋天的菠菜就行了,你送啥秋波呀!

    于是乎保姆阿姨转身进了处方,去忙活她的事情去了。

    顾云川气的差点当场发作。

    丫的连这眼神都没有明白什么意思,这保姆看起来应该考虑要换掉了——

    这边,南木城认真的观察了谷苗苗一阵。

    谷苗苗也算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在南木城的气势威压之下,竟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疏漏来,“南先生,我可以这么称呼您吗?”

    南木城笑了笑说道:“鄙人南木城,阿北和顾老的老朋友了,至于称呼,你随意就行。”

    南木城其实已经无力吐槽了,他跟秦北已经说过一百八十遍了,复姓南木,复姓南木!怎么秦北就一直改不了呢,丫的一直南先生南先生的,你丫的还女先生呢!

    “原来是南木先生。”谷苗苗笑了笑,说道:“我听秦北称呼您为南先生,还以为您姓南呢。”

    南木城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亏得你还知道南木是个复姓,小姑娘当真是见多识广,哈哈哈!”

    谷苗苗笑了笑道:“我母亲就复姓南木,所以侥幸知道这个姓氏。”

    “你母亲?!她叫什么名字?”南木城忽然很激动的说道。

    这华夏国虽大,但复姓南木的,实在是寥寥可数,南木城忍不住问了一句。

    说不准还是什么亲戚关系呢!

    “母亲已经仙去很多年了,就不提她了吧——还是先说说您的情况。”谷苗苗很自然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秦北忽然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谷苗苗,旋即又看了看南木城,依稀觉得这两个人眉目之间,却是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

    秦北是知道谷苗苗的身世的。

    谷苗苗的父亲,是蛊苗的二长老。

    年轻的时候肆意人生,来到了红尘俗世,遇上了一个美丽的女子。

    而且是一个超大家族的千金小姐。

    生下了谷苗苗之后,却被女方的家族所反对,二长老冲进那个大家族里面,但却只抢出了谷苗苗,谷苗苗的母亲,意外的丧失了生命。

    但是究竟谷苗苗的母亲来自一个什么样的大家族,二长老却并没有说。

    不过想来,虽说没有告诉过秦北,但很有可能是告诉了谷苗苗的。

    这从现在谷苗苗说出她的母亲复姓南木这一点,便可见到端倪。

    但至于谷苗苗的母亲的这个南木,是不是南木城家族的南木,那秦北就不知道了,或许谷苗苗知道,但谷苗苗并没有说起,秦北便也就没有追问。

    听到谷苗苗问起自己的情况,南木城先是沉默了一下,忽然说道:“我妹妹的女儿,如果现在还在人世的话,应该和你差不多的年纪。”

    谷苗苗笑了笑,说道:“我们还是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先说说您的病情好吗?”

    谷苗苗再次打断了南木城,却更加让秦北心中怀疑!

    南木城的妹妹!

    保不齐就是蛊苗二长老的夫人,谷苗苗的生母!

    但秦北在次去看谷苗苗的神色的时候,却见谷苗苗的脸上只有一片笑意,似乎并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事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秦北索性也不打算去揣测了。

    “南先生,你还是先介绍一下自己的病情比较要紧。”

    秦北催促着说道。

    赶紧的啊,治好了你的病,我还有很多事呢,比如说陪谷苗苗去逛逛街,比如说去女子养生会所找一下苏小贝。

    南木城点了点头,算是暂时搁置了这个话题,把自己曾经在东南亚一带工作的经历,重复的给谷苗苗诉说了一遍。

    谷苗苗认真的倾听着,时不时的插话问上几个问题。

    比方说,那个被南木城抓住的男子,究竟叫什么名字,他那个身为大降头师的兄长,究竟叫什么名字这类。

    就算是在东南亚一带,大降头师也是传承有序的。

    一般都是在一个大降头师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在他教授的弟子或者子女们中间,指定一个人继承他大降头师的身份。

    除了这个被指定的人选之外,其余人等,就算是降头术通神,也只能被称为降头师,而不是大降头师!

    南木城很耐心的一一的回答了谷苗苗的问题。

    谷苗苗又道:“你的卧室或者办公室里面,是不是放着一盆蝴蝶兰?”

    南木城想了想,然而还是觉得有些茫然,当下招呼一声,把他那个跟空气差不多的警卫员喊了进来:“你说说,我的办公室或者卧室里面,是不是有一盆蝴蝶兰?”

    警卫员马上立正敬礼,道:“报告首长,办公室里有一盆蝴蝶兰,是上个月您外出访问东南亚某国的时候带回来的!”

    “还真有啊!”南木城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那就没错了,你确实是中了降头,而那盆蝴蝶兰,就是施展降头术的一个媒介——或者说,那盆花只是长得像是蝴蝶兰,但其实不是,应该是叫做闽蛇草——如果您有怀疑的话,可以去找专业的兰花鉴定人士帮忙,他们虽然不一定能指出闽蛇草这个名字,但一定会告诉你,那根本就不是一盆兰花!”谷苗苗郑重其事的说道。

    “当真如此?!”南木城大惊失色,心道,他喵的,总有刁民想害朕!“麻烦您先等等,我打一个电话!”

    “您随意。”谷苗苗说道。

    于是南木城起身,走到一个角落里,拨打了办公室的电话。

    负责南木城办公室的秘书接到了电话,按照南木城的要求,找了一个兰花鉴定师过来。

    十来分钟之后,南木城便接到了办公室秘书的电话,秘书在电话里告诉南木城,那貌似蝴蝶兰的一盆兰花,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兰花,但至于究竟是什么,秘书以及那个兰花家鉴定师,都说不上来,但那个兰花鉴定师表示,不管这盆花是什么,但总归不是兰花!!

    南木城霎时间大惊失色,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当初接受这盆兰花——哦,不是兰花,叫什么闽蛇草,一个南木城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南木城回忆了一下接受这盆别人送的兰花的全过程,不禁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他凝神看着谷苗苗,心中暗道,今儿多亏了亲自来了顾老这里一趟,也多亏了刚刚没有真正和秦北闹僵。

    如果不是这样,那说什么也不会遇上谷苗苗这个奇女子的!

    仅仅是从自己外在的症状上,就能分析出家里或者办公室里有一盆貌似兰花却不是兰花的植物!这跟秦北凭借一叠诊断证明的单据,就能分析出那个病人其实是他南木城,简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南木城缓缓在房间里踱着步子,良久都没有说话。

    众人乐也都没有打扰他,知道他一定在琢磨什么决策。

    大约五分钟后,南木城一拍桌子,电话又打了过去。

    他先吩咐秘书,把那盆办公室里的兰花,彻底销毁。

    又吩咐调取一个什么人的资料出来,回去备用。

    后面声音越来越小,秦北便没有听清楚,但简单分析也知道,南木城这是准备对付那个暗地里送他兰花却冲他下黑手的人了。

    时间不长,南木城挂了电话,走过来,冲着谷苗苗不停的道谢。

    “谢谢,谢谢!”南木城说道:“病因诊断出来了,那我现在的情况,姑娘你能治吗?”

    谷苗苗道:“我能想办法帮你驱除降头,但失眠胸闷这类的症状,恐怕一时半会消除不下去,不如让阿北帮你调理身体,我帮你调理降头。”

    南木城大喜道:“如此甚好,现在可以开始吗?”

    “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谷苗苗说道。

    南木城道:“需要什么,你尽管列出单子来,我让警卫——我让别人去准备。”

    谷苗苗取来纸笔,写下了需要用的东西,包括,朱砂半斤,黑驴蹄子两只,黑狗血一碗,如此这类。

    南木城身为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嘴角不断的抽搐着,丫的这玩意电影上不都是用来跳大神用的吗?

    但转念一想,对方连自己的办公室里有一盆兰花都看出来了,想必不是那些跳大神忽悠人的神婆神汉,肯定也是有些手段的。

    于是南木城强迫自己定下神来,把警卫员喊了过来,命他赶紧去准备这些东西。

    “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南木城道。

    “保证完成任务!”警卫员敬了个军礼,快步跑了出去。

    二十八分钟的时候,警卫员带着一个大麻袋走了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