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43章 你根本就没病!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你,居然打伤了我的警卫员!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行为?!”

    南木城十分不悦的大声说道。

    秦北一脸奇怪的看了南木城一眼:“第一,是他先动的手。第二,你的警卫员都保护不了你,要这种警卫员有什么用?第三,南先生,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我打伤了你的警卫员?”

    南木城被噎的够呛,颤巍巍的指着躺在地上依旧没有能够爬起来的警卫员,恨声道:“还说没有打伤我的警卫员?他都被你打的爬不起来了!”

    “nonono——”秦北摇头晃脑的说道:“起不来和被打伤,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他也许是因为觉得打不过我导致紧张害怕,所以装晕呢?要么你可以带着你的警卫员去医院验伤,如果医院能验出一丝一点的伤口来,就算我输,怎么样?”

    南木城虽然生气,但终究还是没有因为生气而冲昏了头脑。

    既然秦北这么说了,那大概自己的警卫员就是真的没有受伤吧?

    “那他一直起不来,你作何解释?”南木城咄咄逼人的问道。

    “我说过了,他装晕啊!”秦北双手一摊,无可奈何的说道:“南先生,难道你的耳朵也出问题了吗?”

    装晕!

    你居然说他装晕!

    要知道,能成为南木城的警卫员的人选,都是些万里挑一的好手,更重要的是警卫员这个身份职位比较特殊,更是从好手里挑选出来的好手。除了拳脚功夫比较高之外,最重要的是,政治素质一个个都是相当过硬,绝对不会出现临阵脱逃,或者故意装晕,置首长安危于不顾的劣等产品出来。

    现在秦北当着南木城的面说他的警卫员装晕,南木城自己首先就不乐意了。

    你这不是变着法子的说南木城没有识人之明吗?

    没等南木城发飙,秦北已经径自走上前去,踹了躺在地上起不来的警卫员一脚。

    那警卫员似乎得到了什么讯号,一个轱辘爬了起来,环视四周,茫然的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南木城差点被这句话气的吐血,不由怒道:“滚出去!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多吗?”

    警卫员摸着脑袋琢磨了好大一会儿,好像还是有些大脑不清醒的样子,懵逼的很。

    但毕竟潜意识里,还知道要服从该命令听指挥,当下立正敬礼,从客厅里,退了出去。

    顾云川解释说道:“这个阿北啊,年轻气盛,说话的时候嘴边难免会没有把门的——不过他说的确实是在理儿。说真的,不见到病人就开具处方的中医师,都他妈是王八淡。”

    南木城:“……”

    好嘛,我知道你们是师徒关系了,你就别这么着急的给秦北解释了好吧?

    高三登道:“阿北下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他说不会受伤,就一定不会受伤。”

    行,你们三个合起火来了是吧?

    南木城当下气的转身就要离开。

    但随后,秦北一句悠悠的声音,又把南木城留了下来。

    秦北道:“南将军,你说的那个失眠的病人,就是你自己吧?”

    南木城瞬间大惊失色,讶然道:“你怎么——”

    南木城想说,你么知道?

    瞬间就又反应了过来,这么一说的话,不等于是自己变相承认了吗?

    于是立刻改口说道:“你怎么说话呢!这是军方的机密,我不能回答你!”

    秦北并没有理会南木城究竟说的什么,反而是悠然说道:“你是不是还时常掉头发呢?”

    依旧是不等南木城回应,秦北便再次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浑身特别疲乏,最近总是想睡觉呢?”

    “你是不是觉得最近脾气暴躁,逮着谁都想教训一顿呢?”

    南木城停下了脚步,转脸看向秦北。

    “这是你看出来的?”其实南木城想说的是,你连这些症状都能看的出来?

    秦北指了指自己的眼珠子,道:“当然是用眼睛看了,难道用鼻子看吗?”

    南木城被气乐了:“行,我承认,刚刚那个牛皮纸袋里放着的东西,都是我在各大医院的诊断证明和诊断报告。你猜的没错,那个已经失眠了一个月的患者,就是我南木城!”

    南木城果断的把这件事情承认了下来,但是还不忘叮嘱说道:“这些消息,千万那不能给我走漏那怕一丁半点的风声,否则要你们好看!”

    南木城这一承认不要紧,顾云川和高三登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秦北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纸袋里的病例就是南木城的?!

    毕竟南木城从走进来直到现在,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的感觉出来!

    仅仅是从面色,再加上对牛皮纸袋里的资料的笼统的分析?

    但不管怎么说,秦北终究是看出来了,纸袋里的病例,病人就在眼前!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也就无所谓了。”南木城有些虚弱的说道:“对,病例里面记载的患者就是我本人,你还有什么问题,尽管一块问清楚了吧!”

    说实在的,此时的南木城,虽然说心里觉得秦北这家伙说话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中听,但是,南木城确确实实已经被秦北的医术所折服了。

    就凭秦北能看出他南木城其实是病例袋里面说的那个病人这一点,就已经让南木城对秦北刮目相看了!别说那个警卫员没有被秦北打伤了,就算是已经被秦北打伤了又能如何?这世界上像那样的警卫员,南木城说找几个找几个,找来几百上千个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像秦北一样医术这么高明的中医又能有几个?就连眼前这位中医泰斗顾云川都没有看出来的事情,却被秦北一语道破!

    “嘶——南木兄,你说的都是真的?!”顾云川听到南木城亲口承认他自己就是那个病例册中的失眠病人,不禁有些惊讶的问道。

    南木城点了点头道:“本来按照上级规定,我这病情应该是保密治疗的,不过既然你们都看出来了,这也不能怪我没有保密是吧?哈哈,不愧是中医界的泰斗!”

    顾云川道:“惭愧惭愧,我是真没有看出来。”

    南木城道:“一样的,刚才我还在想,你为什么要把你的弟子喊过来一起参与咱们之间的交流,没想到你顾老能教导出这么得意的弟子出来,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顾云川就更加惭愧了:“其实我也没教会他什么!”

    说起顾云川和秦北之间的师徒关系,其实还是因为有段时间秦北因为没有执业证件被人诟病,并且设套给秦北钻,高三登亲自出面,让他那个在卫生局当局长的儿子亲自给秦北办理了一份证件,但办理证件因为秦北没有相关的毕业证书,只能是走师道传承这个路子,于是便挂在了顾云川的名下。

    秦北闻言,马上道:“不不,顾老是我的老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秦北这么说也不算错,毕竟他在和顾云川的交流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顾云川给秦北炼制天王补气丹,这种近乎炼丹术的制药方式,就是秦北之前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等等这类,还有很多。

    互相吹捧了两句之后,秦北请南木城在桌子旁边坐下。

    顾云川作为中医界的泰斗级别的人物,家里自然是准备的相当齐全,顾云川招呼了一声,保姆阿姨便取了一个脉诊出来,放在桌上。

    秦北足足花了五分钟的时间给南木城进行脉诊。

    随后,秦北邀请顾云川和高三登两人,也分别给南木城进行脉诊。

    顾云川脉诊的时间更长,足足花费了十分钟的时间。

    高三登就更要命了,脉诊了足足半个小时。

    随后,高三登反倒是先表态了:“我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对于南木先生的病例讨论我就不参加了,正好学校那边还有个会要开,我就先告辞了!”

    高三登说走就走,顾云川连忙拦下,道:“不管有用没用的,你倒是说说你脉诊出什么来了?”

    高三登苦笑道:“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南木先生脉象平和,毫无异常,身体比好多二三十岁的小伙子都正常的很,我解释不了为什么会造成失眠。”

    说完便不在理会顾云川的阻拦,坚持离开走了出去。

    送走了高三登,顾云川回来,关上门,说道:“其实高三登说的,也是我想说的内容,那些给你开具了什么平肝潜阳,什么宁神补心的方子的,要么是没有见到你本人,要么就纯粹是庸医,开具的方子,根本就不对症!”

    南木城有些紧张的问道:“那,我的情况,诊断为什么?”

    顾云川皱眉道:“我判断不出来!”

    南木城大惊失色,道:“连你都看不出来,不会吧!”

    顾云川道:“我们可以先听听秦北的意见。阿北,你来说说看。”

    秦北琢磨了一下措辞,用尽量直白的语气说道:“南先生根本就没有病。所以我们在脉诊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异常出来。”

    南木城不悦道:“不可能,有病没病我自己还不知道吗?白天昏昏沉沉,晚上迷迷瞪瞪,就是不睡觉,这都不是病,那什么才是病?”

    秦北道:“不,你理解的不对,我说这不是病,但不表示你身上没有异常——我问一个问题,你这些年,去过苗疆吗?”

    南木城摇头道:“苗疆?我并没有去过,我年轻的时候虽然也参与过一些特种作战,大多是在边境或者境外,苗疆还真没有去过!”

    秦北断然道:“那你一定是去过太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