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42章 争斗!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最终,那位大佬,再次委托了南木城居中说项,而南木城经过规划表示,顾东林如果想要在米国发展起来,必须得到一些人脉和资金的支持,那位大佬,最为对顾东林的补偿,愿意提供人脉和资金,只求顾云川施展神医妙手,帮他女儿恢复正常。

    在南木城的调停下,那位大佬,终于和顾云川达成了协议。

    具体的协议内容,别人就无从知道了,反正现在经过近十年的发展,顾东林的身份地位,已经是能够和那位大佬平起平坐,甚至是略有胜出了。

    而且顾云川给那位大佬的女儿,开具的方子,直接把那位大佬气的晕厥了整整三天。

    顾云川是这么说的,双角子宫的患者,极难保胎,一旦停掉顾云川开具的保胎药物,不出十天,定会流产。

    可以说,如果不是顾云川开具的保胎止呕的药物维持,那胎儿在患者的腹中,绝对超不过三个月的时间。

    那位大佬吃了个哑巴亏,但从此对顾云川变得毕恭毕敬了起来。

    同样因为这件事,顾云川和南木城之间,也有了一定的交情。

    但南木城贵人事忙,从那件事之后,一晃将近十年过去了,南木城和顾云川之间,也不过是见过短短的三四面而已。

    这次南木城亲自找上门来,却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是我新收下的一个弟子,秦北。阿北,这位是南木将军。”

    顾云川亲自给南木城和秦北之间做了介绍。

    “顾老行医多年,门生故旧,遍布天下,但能得到顾老亲自介绍的学生,大概也只有面前这一位了吧?”南木城爽朗的笑了起来,桌上的茶碗,都因为南木城的笑声而瑟瑟发抖。

    “南将军想来也有过人之处。”秦北不卑不亢的说道。

    “南将军?哈哈哈,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称呼我。老夫复姓南木,这个姓并不多见,你若是觉得叫着别扭,直接称呼南先生我也并不介意,哈哈,所谓称呼,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只要我知道喊的人是我就足够了。”南木城大笑着说道。

    众人聊了一会儿,南木城拍了拍手掌,一个勤务兵迈着四平八稳目不斜视的步子,快步走了进来,也不跟众人打招呼,只是恭恭敬敬的把一个牛皮纸袋,放在了茶几上面。

    “我就长话短说了,我这手头有一个棘手的病例,多方求医,也并未奏效,知道顾老先生一直比较忙,故而并没有前来打扰,但现在不打扰也不行了,我这边这个患者,已经为了他的病情求医问药,几乎走遍了大半个华夏,依旧没有见到好转,我听说米国在这方面比较擅长,但可惜的是我这种身份,想要出趟国,何其难也!百般无奈之下,这才不得不前来,打扰了顾老的清净了,实在是抱歉。”南木城再次爽朗的笑着说道, 桌子上的茶杯,同样再次在南木城的笑声下瑟瑟发抖。

    “南木先生客气了,南木先生作为沙场焊将,为了保家卫国,付出不知道多少精力,这点小事,乃是我们做医生的本分。”顾云川不紧不慢的说道。

    南木城哈哈大笑道:“我们各自做好本职的事情,便是家国之幸事!哈哈哈!”

    秦北看得出来,这位南木先生,并不是为了高大上而高大上,而是他本心之中,确实是这么想的!

    这样的将军,端的是值得尊重。

    说话间,顾云川把那牛皮纸袋,取了过来,打开之后,和高三登,秦北三人,共同观看。

    大概是因为某种机密的关系,上面只写着,患者,男,六十二岁,这样的字眼。

    其后,便是西医查体的相关报告单据。

    从大体检的相关单据上来看,患者虽说已经是六十二岁,但心肝脾肺肾各种脏器,功能还是相当的完好,甚至良好的程度,很多二三十岁的小伙子,都拍马难及。

    患者主要的疾患,便是查出了一些风湿小体,说明患者,至少已经是被风湿骨病所困扰。

    但也就仅仅是如此而已,风湿骨病,并没有影响到其他的重要脏器。

    再看患者的主诉症状,无非是失眠多梦,经常说梦话而已。

    按理说这种病症,并不用惊动太大的机构,用一些安神补脑的药物,慢慢调理,便会见效。

    但明显这个患者乃是相当有身份地位之人,各种检查,几乎做了一个全面。

    而且出具诊断报告的医院,级别都相当不低,属于平常老百姓都不知道这种医院大门朝哪个方向开的级别。

    除了这些西医检查之外,这个患者,还经历了数名中医师的药物调理,具体的用药处方情况,都有详细的记录记载。

    顾云川简单的看了一下那些西医检查的单据,着重把目光落在了中医开具的处方上面。

    其中一名中医师,诊断为肝阳上亢,用的是平肝潜阳,安神定志的方子,什么柴胡,半夏,酸枣仁,还用了少量的朱砂。

    另有一名中医师,诊断为营气不足,开具的是安神定志丸,辅以阿胶,大枣之类的补血性食物。

    “这些药物,都没有效果。”南木城摇头说道:“患者都是按照医嘱服用的,而且每一个方子,都至少使用了半个月左右,但依旧是一丁点效果都没有,反而患者的失眠情况,越发的严重,乃至于现在,白天昏昏欲睡,晚上迷迷瞪瞪,反正就是睡不着啊,相当的痛苦。”

    高三登沉吟道:“患者的病情,有些棘手啊。”

    顾云川和秦北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道:“我们要亲眼见到患者。”

    南木城却摇了摇头道:“这恐怕不行,患者的身份,属于机密,不能泄露出去,以免被某些敌对势力,做出别有用心的解读,希望你们能够理解,不过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问出来,我知道的,我会尽力回答,我不知道的,可以研究后给你们回复。”

    “这恐怕有些困难。”顾云川沉吟说道。

    秦北则道:“看不到病人,我拒绝做出诊断。”

    “你们两个,这是故意让我为难啊。”南木城沉吟了一下,说道:“所有的检查单据,都在这里了,难道还不能借此做出诊断吗?”

    秦北和顾云川同时摇了摇头,顾云川道:“病人的病情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会导致略有不同,作为一个中医,就算是你拿出昨天的西医化验单据来, 都不足以为凭,更何况这些单据,最少也是半个月前的了。”

    南木城又是短暂的沉默,而后道:“如果非要见到病人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对顾老可能会有所不尊重——因为从始至终,我们要蒙上你的眼睛,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诊断的时候也要蒙上眼睛吗?”顾云川皱眉问道。

    “是的,你不能看到病人的容貌,病人也不会直接回答你的问题,你可以把问题汇总起来,然后给你一个书面回答。”南木城想了想说道。

    顾云川道:“可以试试,但我并不能保证确切的疗效。阿北或许可以。”

    南木城闻言略吃一惊,不由自主的看向秦北。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会面,顾云川坚持要求要把秦北喊过来了。

    看来在顾云川的心里,秦北的医术,比他还要更加高明啊!

    “秦先生,您可以尝试吗?”南木城的语气瞬间便转换了一下。

    秦北却摇摇头,道:“去的路上我可以接受蒙眼,但见到病人,我不接受蒙眼,提问问题,我不接受书面回答。”

    “你!”南木城脸色微怒,蹭的站起身来,大概是有点起的急了,要不就是快被秦北气疯了,身子竟然晃了晃,才总算站稳:“你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连老顾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你小子倒是条件恁多!”

    秦北却不以为意的道:“不能完成望闻问切四诊,便不能做出明确的诊断,不能做出明确的诊断,我去干嘛?上赶着丢人现眼吗?还是故意去耽搁病人的病情去了?!”

    南木城被直接气乐了:“你小子可以啊,牙尖嘴利的!不知道你等会还能继续牙尖嘴利吗?”

    南木城话音刚落,顺手弹了一个响指,随后冲着秦北一指,“把这小子给我拿下!”

    那警卫员,蹭的从外面窜了进来,二话不说,冲着秦北便扑了上来。

    “南木兄弟,不可!”顾云川大声叫道。

    “小心啊!”高三登也跟着喊道。

    两个老爷子心中都是焦急无比。

    但南木城丝毫不为之所动。

    说话间,那个警卫员已经扑了上来。

    旋即便看到一阵拳脚相加!辗转腾挪!

    但听砰的一声,一道人影倒飞而出,咣几摔在大门口的位置。

    “阿北!”顾云川有些急切的抢上前去。

    高三登则有些不忍的捂住了双眼。

    却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顾老,我在这儿呢!”

    顾云川顿时愕然,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完好无损的在那站着的,却是秦北。

    那这么说,被摔了出去的,却是南木城的那个警卫员了?

    却见那倒在地上的警卫员,勉力支撑着身体,总算是站了起来,晃晃荡荡的便准备继续冲上来找秦北拼命,秦北随手拽了一个沙发靠垫,冲着那警卫员砸了过去,软绵绵的东西能有多大的力道?但那警卫员,还是被一下砸倒在地,努力撑了好几下,终究还是没有站起来。

    南木城大惊失色!

    他这个警卫员,可是全省单兵十项全能亚军!

    就这么一照面的功夫,就被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医生撂倒在地了?

    说出去谁能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