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37章 整合!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请坐。”

    裘定岳的目光在秦北身上打量着。他十分却定他这是第一次见到秦北,但似乎能在秦北身上看到一种熟悉的感觉,在裘定岳看来,那是年轻时候的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事情都想自己闯一闯,哪怕明知道是不通的死路,也要试图撞破南墙,从死路的墙壁上撞出一个窟窿来。

    裘定岳大量秦北的时候,秦北也正打量着裘定岳。

    现在秦北已经知道,裘家有兄弟三个,裘定岳和裘定川是亲生兄弟,裘三观则是裘老太爷的外室生的,但从外貌上来看,裘三观和裘定岳还是有着几分相似的,但两个人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裘三观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有钱人了,但处处流露着的,更像是一个暴发户,小混混,而不像是一个有着巨额家产的上流社会的人物。

    但裘定岳明显不一样,面前这个男子,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型略显壮硕,但又绝不是那种肌肉男,看上去依稀还带着几分书卷气的味道,秦北不知道的是,裘定岳还有着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法学博士的一层光环笼罩在身上。

    两个人就这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裘定岳之前说的那句请坐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言语交流。

    裘明月在另一边陪着马丽蓉和侯羽倩两个女孩子说话,尤其是跟马丽蓉,好一阵的道歉,毕竟等于是裘明月利用了马丽蓉,把秦北骗了过来,马丽蓉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虽说嘴上不说什么,但心中难免已经有了一些隔阂。

    侯羽倩却似乎一副并不在意的模样,在两个人中间充当了调剂气氛的作用,总之三人还算是有说有笑。

    只是不约而同的,三个女人的目光,时不时的要瞟向秦北和裘定岳这边一眼。

    “我先道个歉吧。”见秦北一直没有说话,裘定岳不得不先表态说道,“我知道我那个不孝子,之前和秦先生之间有一些小冲突,所以我觉的如果贸然请秦先生过来见面的话,秦先生不一定会理会于我,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让明月代替我邀你过来。只是没想到,秦先生在医术方面造诣如此之高,小女竟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招架下来,这都是我的错,请你原谅。”

    秦北无所谓的笑了笑,道:“其实我们并不熟,不用这么客气。”

    裘定岳笑道:“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多见两次面,大家便都是朋友了,不自夸的说,我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认看人的眼光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秦先生一眼看去,便知道是一个大度之人,想来不会为了这等小事,斤斤计较。”

    裘定岳不愧是商业精英,一句话就把秦北的退路堵死了,这根他看人的眼光没有什么关系,但秦北若是不计较,便等于是原谅了裘家,若是计较,便是小肚鸡肠之人。

    秦北似乎并没有听出这话里面其他的含义,笑了笑说道:“你说错了,其实我这个人,不记仇,但这和大度不大度没有什么关系,我不记仇的原因,一般都是有仇当天就报了,从不隔夜。”

    裘定岳拍着巴掌,鼓了鼓掌,脸色上并没有看出什么不悦的变化来:“秦先生果然是个爽快人,既然这样,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咱们有话就直说明白,有仇,您现在就找补回来。”

    裘定岳这话一出口,秦北就有些愕然了。

    能够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果然行事的态度和方式,有些与众不同。

    这要是换在裘三观,或者葫芦帮的老六崔艳彬身上,绝对不会说出有仇您现在就找补回来这样的话,一般都是丫的不服就打一架这种态度。

    “您看我这样说,你琢磨一下对不对。犬子和秦先生之间,确实有过不愉快的地方,但我承认,他有错,但无罪,错和罪的区别就在于,罪是抹杀不掉的,错却是可以悔改的,至于悔改的方式,全在于付出的补偿,您说对吗?”

    裘定岳笑呵呵的说着,气场上强悍无匹。

    就这么在那看似随意的坐着,说着话,却让秦北有一种无从反驳的想法。

    对,裘红袍是准备追求侯羽倩来着,但侯羽倩对裘红袍从来不假辞色。

    裘红袍也确实是在幕后使了一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来着,只是这些小手段出了自取其辱之外,并没有造成什么别的后果。

    让秦北把裘红袍拎过来揍一顿?

    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若是以秦北刚下山来到京华市的时候的性格,那肯定是要把裘红袍拎过来揍一顿的,但秦北现在发现,似乎对付什么人,就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更为妥当一些,比如说面对葫芦帮的那群兄弟,揍一顿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可以,对于裘三观或者裘守藏那样的人,也是需要揍一顿解气的,但裘定岳和裘红袍这父子两个,却跟他们完全不是同一种人。

    “你接着说。”秦北随口应道,他倒要看看,裘定岳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裘定岳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果,虽然他为此已经决定了要付出不少,付出的再多,终归是要有回报的。

    裘定岳道:“犬子最近做了一件蠢事,想必秦先生已经知道了。我有绝对的把握让那些因为车祸受伤的家属,并不追究,这里面包括省里面那位大佬的亲属。我也同样有把握让郭成龙和郭笑天那父子两个并不追究,我最没有把握的地方,反而是秦先生这里,所以我想为犬子在秦先生这里求个情,当然,应该付出的代价,我也有所考虑,不会让秦先生吃亏的。”

    秦北笑了笑,说道:“其实车祸案这件事,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毕竟犬子和秦先生之前有过不愉快,即便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也要对秦先生有所表示,希望秦先生不要拒绝为好。”裘定岳说道。

    有好处的事情,秦北当然不会拒绝。

    但接下里裘定岳决定付出的好处,还是让秦北狠狠的吃了一惊。

    秦北心中不由暗道,裘定岳能成为京华市商场精英,果然有他的道理。

    这条件提的,让秦北一时间都失去了拒绝的想法,太过于优厚了,甚至比秦北把裘红袍拎过来揍一顿,更让秦北觉得高兴莫名。

    “如果有一天要和裘定岳为敌的话,还是直接把他弄死好了。”秦北心中默默地想道,以他现在在商场上竞争搏斗的手段,恐怕给裘定岳提鞋都不配,但这并没有关系,秦北擅长的也不是商业争斗,何必用自己的弱势方面去硬刚对方的优势呢?秦北又不傻,到时候还是得用秦北最擅长的方面,去硬刚对方最薄弱的环节,才是聪明人要做的事情。

    裘定岳的条件,极为丰厚。

    他说:“我调查过秦先生旗下的一些产业,让我替秦先生总结一下你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秦先生旗下,有三家药店,经营的还算不错,名声也相当的好,再加上能请到中医界的泰山北斗顾云川顾老先生来坐诊,生意自然是远远的超过了其他同行。”

    “秦先生旗下还有一个私房菜馆,我听说现在已经主要经营秦先生提供的药膳方子了,我去试吃过两次,很是不错,再加上有之前马丽蓉那个小姑娘铺垫下的底子,生意也还算红火。另外这私房菜馆还附属一个演艺场,这是新近才开放出来的,也是相当的火爆,但格局未免小了一些。”

    “最后我认为能给秦先生带来最大收入的,却是秦先生旗下的美容生意,这可是暴利行业,再加上秦先生已经和苏小贝这位在京华市女子养生行业中首屈一指的大拿有了合作,这美容的生意,想不火也难!”

    裘定岳顿了顿,忽然笑道:“然而秦先生是否考虑过,你这些生意的根本,不论是药店,是美容保健,还是药膳坊,其实都和秦先生本身是个医生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些生意,都是围绕着健康来进行的,那秦先生有没有考虑过,把这些产业,整合起来?”

    裘定岳一边说着,有些激动的站起身来,大手在空中一划,围拢在自己的身边。

    嗖然间,秦北眼前,似乎划过一道闪电!

    如果说做生意对于之前的秦北来说,那就纯属于搂草打兔子,有事没事来一发的水准。

    但现在听到裘定岳这么说过了之后,似乎给秦北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大门!

    之前的秦北,心思是咱们不指望着这个赚钱,所有的生意就是为了图个乐呵。

    但如果真的能把所有的产业都整合起来,成为一台吸金机器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做生意的成就感,其实还在是不是赚钱这个问题上面。

    别管之前说的多好听,不为了赚钱,只是图个乐呵。

    但真的如果赔钱赚吆喝的话,恐怕想乐呵都乐呵不起来吧!

    “看样子秦先生对我的提议还是有些兴趣的。”裘定岳笑着说道:“不论是什么年代,健康必然是永恒的话题,这从无例外。如果秦先生以健康为主打,确定一个品牌进行推广,那这个产业的前景,不可限量啊。”

    “容我考虑一下。”秦北真的动心了。

    谁能真的在面对财富的诱惑之下,一点都不动心呢?

    “这个其实不急,这个理念,就算我不提,以秦先生的智慧,早晚也是能反应过来的,这只是一个提醒,而不是我对秦先生做出的补偿。你慢慢考虑,我说一下我对秦先生的补偿你看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