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36章 裘定岳!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冷笑一声,并没有答话,他们是什么目的,对于秦北来说并不重要,但裘明月在秦北已经看出她是没病装病欺骗秦北的时候,依旧试图谎言欺骗,这分明是对秦北医术的亵渎,对于这种不尊重秦北医术的人来说,秦北是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跟他们聊的。

    裘明月又道:“秦先生,实在是抱歉,我并没有想过要欺骗秦先生什么,实在是如果不用这种手段,家父想要见秦先生一面,恐怕会很难——具体的情况我不解释了,所有的理由,其实不过都是借口,为了表示我的诚意,秦先生推荐的祛斑产品,我一定会去试试的,并且保证,如果有效果的话,一定会推荐给我的朋友们使用,并且我会说服我的父亲,让他对唐吟月的公司进行无偿投资,或者协助推广。”

    秦北笑了起来:“连我推荐的公司是唐吟月在打理你们都知道了?看起来没少下功夫啊!在后背调查我是吧?”

    裘明月道:“这不是调查,是对将来的合作伙伴的必要的了解。请秦先生理解。”

    原来裘明月早知道秦北提供的那个电话号码,以及秦北说能治疗裘明月脸的雀斑的情况,是唐吟月在替秦北打理公司了。

    她们在背后用的功夫可是不小。

    秦北琢磨了一下,大概裘定岳找自己,只有一件事。

    那是为了裘定岳的儿子裘红袍。

    裘定岳儿女众多,但嫡长子,便是裘红袍。

    而且裘红袍很好的继承了裘定岳的商业天赋,乃是裘定岳掌控的裘氏集团,当然不让的下一代接班人,没有之一。

    但现在,裘红袍惹麻烦了。

    裘红袍再一次家庭聚会面,醉酒之后,不知道怎么的,跟裘定岳的外室滚到了一起。

    为了遮掩这桩丑事,裘红袍没少被那个女人威胁。

    作为一个偌大的商业帝国的未来掌舵人,裘红袍当机立断,决定快刀斩乱麻。

    他找了一个“鬼医门”的传人,用某种诡异的手段,控制了郭笑天的儿子郭成龙的行为。

    在鬼医门传人的控制下,郭成龙驾车撞了那个女人的车子。

    可惜的是,事情出了一些纰漏,那个女人反应不可谓不敏捷,并没有当场死亡,仅仅是受了一些并不致命的外伤。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也罢了,另一个重大的纰漏是,郭成龙在那个鬼医门弟子的控制下弃车逃亡,郭笑天得知此事之后准备给儿子找一个顶缸的替死鬼。

    事情的发展原本是十分顺利的,当裘红袍得知郭笑天正在给郭成龙准备顶缸的替死鬼的时候,知道,虽说没有把那个女人直接撞死,但这件事大概也这样了,他裘红袍其实才是这件事的幕后主使的事情,此坠入尘埃之,再也不会有人发现。

    可惜的是事情是这么凑巧,替死鬼找到了郭笑天旗下郭氏集团的司机老黄身,又因为种种阴差阳错,秦北和老黄之间产生了交集,并且和郭笑天产生了冲突,最终秦北发现了郭笑天的儿子郭成龙是被人算计的!

    在发现了这个线索之后,新华分局的局长方程,顺藤摸瓜,终于被他发现了更多的线索。

    裘红袍再也藏不住了,眼见要被方程从幕后揪出来。

    更让裘红袍坐立不安的是,他从某个小道消息得知,方程的人,已经通过某种渠道追查到了那个鬼医门道士的下落,已经展开了追捕计划。

    那个鬼医门的道士一旦落马,裘红袍便再也藏不住了。

    裘红袍暂时也不敢给鬼医门的那个道长打电话,他并不能确定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已经被警方监听起来了。

    但这并难不住裘红袍,他委托朋友,辗转了五六次的电话,联系到了那个道士,并且转告那个道士,让他尽快离开京华,最好是藏起来短时间内不要出现!

    但可惜的是,裘红袍虽然没有使用自己的电话,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方程的人动作居然会这么快!那个道士经常使用的手机,早已经被警方监控起来了!

    毕竟这次高速公路连环车祸案,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过巨大。

    更何况,被意外撞伤却并没有死亡的那个女人,端的是来头不小,乃是省里面某位高官的亲属!在这重重压力之下,市局和方程所在的分局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恨不得立刻马把案件侦破了出来。

    裘红袍刚刚得知,那个道士,已经暂时被警方的人监视居住了!!

    直到这个时候,裘红袍才有些傻眼,他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出来什么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最终无奈之下,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跟他父亲裘定岳和盘托出。

    出乎裘红袍预料之外!

    原本裘红袍以为,他醉酒之后和父亲的女人滚在了一起,——虽说只是一个外室,但那毕竟是父亲的女人,裘红袍觉得,父亲一定会大发雷霆,甚至会对裘红袍执行家法。

    但裘红袍想错了,裘定岳得知这件事之后,对裘红袍说,“小子,你想得太多了。咱们父子之间,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沟通的,这件事如果你早一些告诉我,哪里会有现在做出这么多的蠢事的后果来?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女人,对你进行惩戒吗?呵呵,当然不会,你要记住,我裘定岳的女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那是你的母亲,其余的,都不过是玩物而已。”

    裘红袍彻底被父亲震惊住了。

    然而接下来裘定岳不但没有对裘红袍进行斥责,反而还详尽的替裘红袍分析了这件事情究竟在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会出这样的差错,以后在算计别人的时候,究竟怎么做才会避免这种差错。

    对于父亲这种手把手教给怎么杀人的行为,裘红袍表示震惊乘以二!

    接下来,裘定岳又给裘红袍分析了这件事情破局的关键!

    “是那个女人!”裘红袍恶狠狠的说道,“只要搞定那个女人,她背后的大佬不追究的话,这件事没事了。”

    裘定岳摇摇头,道:“你错了,这件事的关键已经不是那个女人了,她已经左右不了这件事的继续发展,这件事的关键,在于一个你最为忽略的人——秦北。”

    “不不不,这绝无可能,我和秦北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呃?!”裘红袍说到这里,忽然觉得根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和秦北之间没有什么冲突?

    说出来,连裘红袍自己都不信!

    当然,正面冲突时绝不多是了,但裘红袍在背后可没少算计秦北,甚至联络了苗疆的高手,试图把秦北留在苗疆再也回不来了,而且这件事,已经被秦北知道了!!

    “你们之间,是因为一个女人,我说的对不对?”裘定岳一脸智珠在握的模样,沉声说道。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裘红袍再隐瞒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于是裘红袍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

    “那个女人,我听说叫侯羽倩?”裘定岳再次问道。

    裘红袍再次点了点头。

    “是你一厢情愿,并没有对侯羽倩真的下手?”裘定岳问道。

    裘红袍再次点了点头:“父亲,我是认真的,我相信我可以打动她!”

    裘定岳笑了起来:“到了我们这个地位,你会发现,没有什么女人是值得你去认真对待的,除了这个女人会在你的事业有帮助的情况之外。”

    “不!父亲,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裘红袍梗着脖子说道。

    裘定岳冷笑道:“爱情?无非是圈圈叉,叉叉圈罢了,什么是爱情?无非是年轻时候荷尔蒙的冲动罢了。到了我这个年纪,你自然会理解——你现在不解也无所谓,你必须离侯羽倩远一点,更远一点。”

    裘红袍红着脸,分明是十分不乐意的样子。

    “换个问题。”裘定岳道:“你觉得你身有什么特点,是能超越秦北,获取侯羽倩对你的注意力的?”

    裘红袍忽然愣住了,他实在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商场如此,情场如此,任何时候,都是如此。这里有一些关于秦北和侯羽倩的资料,你有时间耐心看看吧,我简单跟你说,侯羽倩之前是个瞎子,是被秦北治好的,侯羽倩没有父母,她唯一的哥哥侯三被人打了闷棍,的了一种叫枕骨大孔疝的疾病,被急诊心的专家会诊为必死无疑,也是被秦北治好的,前段时间,省里面大佬曹家的小曹公子曹京秋,跑来咱们市体验生活,被大伙烧成重伤,也是被秦北治好的。”

    “简单说,秦北的赚钱能力,并不在你之下,秦北经营的人脉,也不在你之下,秦北还对侯羽倩一家人有活命之恩,你觉得,你有什么地方,是能超过秦北,吸引侯羽倩的注意力的?”

    裘定岳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好像想起什么,转身又道:“还有一点,你也不知道——侯羽倩已经和秦北住在一起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你说,你还有什么是能超过秦北的?”

    “这……”

    裘红袍彻底被这最后一句震惊的没有了脾气。

    “父亲,我听您的安排。”

    最终,裘红袍只得是这般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