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32章 这个男人比较强!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这个男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直到秦北已经走的很远了,飘飘都已经看不见对方的背影了,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岂止是很厉害!我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飘飘啊,以后这种活可别找我了,那小子一拳头就把篮球砸了个对穿,哎呦我去,这得多大劲儿啊,万一砸我脑袋上,我这脑袋就非得开了瓢不可!”篮球男段崖,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来,就是好一阵的后怕!

    “还有,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侯羽倩没有什么背景的话,那那个叫秦北的小子,背景就有些深不可测了!”小孔老师说道:“你是不知道,当时我都以为我能稳稳地把侯羽倩拿捏的死死的了,谁知道叫秦北的那个小子,只是一个电话,音乐学院的副院长莫问笛就亲自跑过来了,你这么想,这么多年了,在开学之前,什么时候不是我们这些下面跑腿儿得负责整理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院长副院长他们,什么时候亲自露过面?”

    飘飘冷笑道:“这么说,你们两个,是准备劝我放弃了吗?!不,绝不!我是绝不可能放弃的!侯羽倩!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段崖只觉得浑身发冷,道:“如果侯羽倩知道,她最好的闺蜜其实一直在算计她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飘飘冲着段崖轻蔑的一笑,“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卖了!音乐学院只有一个院花,声乐系也只有一个系花,那,只能是我!要怪,就怪她侯羽倩实在是太优秀了吧!段崖,你跟上去看看!”

    段崖有些犹豫,一想起秦北一拳砸烂了一个篮球的事情,段崖就有些身子哆嗦。

    “晚上我陪你。”飘飘在段崖耳边小声说道。

    段崖登时眼前一亮,来了精神:“好,刀山火海,只要你一句话!”

    段崖推了一辆电瓶车,追着秦北消失的方向而去。

    侯羽倩并不知道,她认为最好的闺蜜,在京华大学最好的朋友,其实一直在背后算计她。

    “你这个朋友有问题。”走出京华大学音乐学院之后,秦北停下脚步,在一棵香樟树下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啊?你是说飘飘吗?她能有什么问题?”侯羽倩笑了笑说道:“我在音乐学院这边上学的时候,给我最多帮助的就是飘飘了,当时我的眼睛出了问题之后,学校都准备对我进行劝退处理了,要不是飘飘帮着托关系跑上跑下的,我或许连个病休都办不下来。”

    秦北想了想道:“这些是你自己亲身经历的,还是那个叫飘飘的转告给你的呢?”

    侯羽倩坐在秦北身边,小声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秦北道:“当然有区别,我猜是飘飘转告你的,对不对?你有没有想过,飘飘是在欺骗你呢?”

    侯羽倩哑然失笑道:“这怎么可能,我在音乐学院求学的一年里,飘飘对我的帮助最多呢!”

    嘴里面是这么说的,但侯羽倩心中也不免有些纳闷:当时的情况,侯羽倩的双眼已经是看不清什么东西了,所以大部分事情都是飘飘代为办理的,基本上大多数的事情,也是飘飘转告给侯羽倩的。

    想了想,侯羽倩问道:“你为什么要怀疑飘飘呢?有什么理由吗?”

    秦北道:“直觉。”

    如果段崖真的那么在乎飘飘,真的已经是和飘飘举办了订婚仪式的话,那绝无可能在见到自己一拳打穿了篮球之后,撂下一句狠话就跑掉了。

    除非,段崖是被飘飘请来帮忙的。

    但飘飘为什么要请段崖过来帮忙呢?

    秦北想不明白,但几既然想不明白,那就说明,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说明飘飘是有问题的!

    “好吧,我会注意一些。”侯羽倩悄声说道。

    就在这时候,秦北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

    “秦先生,我是马丽蓉。”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却是曹京秋姑姑家的女儿,马丽苏的姐姐,现在属于侯羽倩掌控下的私房菜馆的前老板。

    “马姑娘,你有事吗?”秦北直接了当的说道。

    马丽蓉想了想,说道:“我有个朋友,跟我之前的症状差不多,也是有些口吃,看过几个医生都不见好转,听说我的病是您给治好的,想拜托我找您帮个忙。您看您现在有时间吗?”

    侯羽倩在一边已经听到了:“是马丽蓉的电话?答应她吧?毕竟之前她没少帮我的忙。”

    于是秦北对马丽蓉道:“好,有时间,你说个地址,我现在就过去。”

    “真是太感谢了!”马丽蓉有些激动的说道,旋即把地址告诉了秦北。

    秦北和侯羽倩起身出了学院大门,准备在街上叫一辆计程车。

    一个眼熟的面孔颠颠的跑了过来:“两位要回市区吗?”

    正是之前送他们过来的那个司机!

    “师傅,你还在等着呐!”侯羽倩有些高兴的说道,由于还没有到正式开学的日期,再加上京华大学地处市郊,最近一段时间打车还不是很方便的,虽说秦北他们下车的时候,司机已经表示要等上一会儿了,但显然侯羽倩并没有把这件事当真。

    但现在再次见到这个计程车司机,侯羽倩明显显得很是惊喜的样子。

    “来,上车吧!”司机笑着打开车门。

    秦北疑惑的看了计程车司机一眼,却发现四周再也没有其他的计程车了,于是便坐了进去。

    “去泰山路。”秦北说道。

    角落里,段崖骑着电瓶车,悄悄的窜了出来,跟在这辆计程车的后面。

    计程车行驶了一段路之后,侯羽倩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傅,这条路,好像并不通往泰山路!”

    司机无所谓的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条小路,是一条近路,虽然路况差一点,但可以节省至少一半的时间。”

    前面的路,越来越是荒凉,甚至,还出现了一段土路,两边是野地麦田。

    侯羽倩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秦北的手,放在了她的手背上面,轻轻的拍了拍。

    侯羽倩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她知道,秦北肯定也察觉出来异常。

    但只要有秦北在,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站住!下车!打劫!”

    某个时刻,计程车刚刚拐过一条弯道,从小路的两旁,呼啦啦就窜出四个汉子出来。

    每个人手中,拎着一根一米来长的镀锌水管儿,一边敲打着手心,拦在了大路中央的位置!

    “大哥,大哥有话好说,千万别动手啊!”司机很是夸张的叫道,很配合的停车熄火。“两位同学,实在抱歉,都怪我贪图这边路近一点,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车匪路霸啊!”

    司机脸上的表情,凝重中带着浮夸,秦北看的差点当场笑场出来。

    这几个汉子,分明是和这个计程车司机相互认识的。秦北甚至留意到,计程车司机下了车之后,居然还有心情和那四个车匪路霸,交换了一个不经意的眼神。

    但就算他们再怎么不经意的交换眼神,还是准确的被秦北捕捉到了。

    “别动过手?老子已经一个礼拜都没有吃荤腥了,今儿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开开荤,你居然说有话好好说?!”

    其中一个劫匪,冲着计程车司机挥了挥手中的镀锌水管!

    “大哥,事情是这样的,我车上这两个乘客,其实是京华大学的两个学生,手里根本就没钱啊,你就算打劫,也抢劫不出什么东西来!”司机挤挤眼说道。

    “那没办法,只有送他们上西天了!”劫匪大哥,十分生气的说道。

    司机做出一副着急的样子。转脸对秦北说道:“这位兄弟,你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赶紧的多少交出来一点,咱们花钱买平安啊,跟这种人你没有道理可讲的!”

    “别装模作样了,你以为我们都没有看出来吗?你分明就是和这几个劫匪是一伙的!”侯羽倩直接拆穿司机的谎言说道。

    司机一听有些急眼了:“哎哎,这小姑娘,你怎么说话呢?咱们才是一伙的啊!我这是帮你们懂不懂,他们这几个是附近有名的混混,杀人不眨眼的!”

    秦北拦下侯羽倩,琢磨了一下,道:“我身上,实在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啊!不信你搜!”

    司机有些着急的说道:“谁说你身上没有好东西了?刚刚我明明看到你手里拎着一个造型别致的檀木箱子,上好的小叶紫檀啊,雕工还十分优美,至少也得值个十几万呢!”

    秦北哑然失笑,道:“你还说你跟劫匪不是一伙的?!”

    有个成语叫买椟还珠。

    说的是有个人买了一颗名贵的珍珠,用一个特别精致的盒子装着。

    那人觉得盒子十分漂亮,便花大价钱买了下来。

    然后把盒子里面的名贵珍珠,又还给了卖货的人。

    现在秦北终于见识到现场版的了,要是被这几个劫匪知道,檀木盒子,固然能值个小钱儿,但这檀木盒子,和秦北从盒子里取出来的那个代天牧民,蛊王之令的蛊王大印相比的话,当然也就仅仅是个漂亮的盒子而已了!

    要知道,数年前郭笑天买下这枚蛊王令的时候,便已经是价值一千多万的样子了!!

    “我我我说什么你才肯相信呢?我跟他们真不是一伙的!你还是赶紧的把那个盒子拿出来吧!”司机有些紧张的说道。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忽然说道“小盒子拿出来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的留着也没有什么卵用了,就在这里,给你,接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