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27章 傻眼的郭笑天!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你你……”郭笑天一脸震惊的模样,蹬蹬蹬的倒退了两步,惊诧万分的说道:“你的意思是,难道说,不管是车祸还是什么其他情况,其实都并非是我儿子的本意,而是他当时被别人控制了,控制他的这个人是个道士,而且是裘总——是裘红袍请来的人?!”

    郭笑天震惊加气愤的情况下,也不跟裘红袍叫裘总了,直接称呼起裘红袍的名字来。

    “对,基本上就是这样,具体的情况,警方应该正在调查中。”秦北直接说道。

    裘红袍心中的震撼,简直是无以复加。这件事他筹划了好长时间,心中笃定已经是万无一失的结局,但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了差错呢!

    事实上是这样的:

    那个因车祸住院的省城大佬的亲戚,是一个女子。

    这女子,和裘红袍的父亲,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说白了,就是裘红袍的父亲的一个外室。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裘红袍还不至于对这个女子心生杀机!

    毕竟裘红袍的父亲裘定岳,年富力强,加上多金,五十来岁的年纪,正是一个成功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裘红袍也知道,向他父亲这个年纪,这个地位的男人,不养个把外室,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裘红袍的母亲也知道裘定岳在外面有女人。不过这对于豪门大户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那完全是因为一个意外。

    那天是裘红袍的父亲的生日。

    裘红袍的母亲十分大度的,邀请了那个女子,一起来为裘定岳庆生。

    这对于那个女子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

    于是她打扮一番,就赶了过来。

    裘红袍的母亲,充分的彰显了大妇风范,对这个女子,十分的敬重,甚至表示,对她这些年来对裘定岳的照顾,很是感激。

    于是乎阖家欢乐,众人都没少喝酒。

    然而次日早晨起来的时候,裘红袍就发现,他浑身上下嘛都没穿,怀里还有一个同样是嘛都没穿的女子——

    整个故事就变得乐呵起来了。

    事后,那个女子以此为要挟,裘红袍害怕被他父亲知道他上了父亲的女人,一直是忍辱负重,对女子的要求,自然是百般应承。

    然而随着这女子提出了一个更过分的要求的时候,裘红袍再也忍不住了。

    裘红袍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一个自称是鬼医门道士的男子。

    并且成功的找到了一个替死鬼,也就是郭笑天的儿子郭成龙!

    原本裘红袍的计划是直接把那个女子撞死算求,但可惜的是那女子命大,除了有点轻微的骨折之外,并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同时鬼医门的道士表示,他的手法,世间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事后郭成龙根本就什么都不会想起来,甚至连见过裘红袍的事情都想不起来。

    这个计划,除了那个女人没有被撞死之外,堪称完美。

    但现在,裘红袍居然从秦北嘴里,听到了鬼医门这三个字!

    甚至秦北还知道,鬼医门的独门功夫,是使用牛毛细针!!

    裘红袍冷笑道:“你这完全是无端揣测,故意给我抹黑,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所谓鬼医门的道士,可以使用牛毛细针,就能让人忘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这么说,你承认在出车祸之前你招待过郭成龙了?也承认郭成龙离开的时候,车上还有一个鬼医门的道士了?”秦北笑嘻嘻的反问说道。

    “我……我什么时候承认过!”裘红袍嘴硬的说道。

    “那如果你觉得,这件事移交法院审理的时候,如果我作为证人出现在法庭,给在场的法官们上演一出能凭借一根牛毛细针,就能控制一个人的行为,然后这个人醒过来之后,却什么事都想不起来了,你说法官会不会采信我的证词呢?”秦北说道。

    “你你——”裘红袍瞪圆了眼珠子,仿佛见到了一只恐怖的魔鬼:“不不,绝不可能!望崖子道长说了,他的手法,这世上除了鬼医门的人能够使用,别的任何人都绝无可能会用,更别说解除了!!”

    说到这里,裘红袍忽然捂住了嘴巴,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秦北一脸戏谑的笑容,看着裘红袍。

    除了秦北之外,侯三,侯羽倩,以及郭笑天三个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裘红袍。

    “竟然真的是你搞出来的鬼!裘红袍,我和你有什么仇怨,你竟然这么对我的儿子!那可是我们郭家的独苗啊!你怎么下的去手!”

    郭笑天忽然进入暴走状态,直接一跃扑了上来,把裘红袍压在了身下,掐住了裘红袍的脖子,一副恨不得把裘红袍掐死的样子,裘红袍没有想到郭笑天的暴走状态会这么的激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郭笑天掐的直翻白眼,差一点就当场毙命。

    不过裘红袍毕竟年轻力壮的,瞅准了一个机会,把膝盖弯曲起来,一脚便把郭笑天踹了一个跟斗。

    郭笑天吭哧吭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目冒火,冲着裘红袍便又扑了上来,一副不把裘红袍弄死,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侯三本来是要帮忙的,却被秦北制止了,这种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情,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机会能够看得到的,为什么不多欣赏一会儿呢?

    “住手!”

    却在这时,一个凌厉的声音响了起来,旋即众人便看到,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员,一脸怒容的,快步闯了进来。

    却是新华分局的局长,方程。

    “咦,秦先生,您也在啊!”看到秦北也在这里,方程很是意外的打了个招呼。

    然而仅仅是打了个招呼而已,旋即方程就扑了上来,三下五除二的把滚成一团的裘红袍和郭笑天两个人分开。

    好不容易把两人分来了,郭笑天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一下子撞开方程,再次冲着裘红袍扑了上来。吓得裘红袍大叫一声,:“我要报警!救命啊……”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郭笑天一下子便把裘红袍扑倒在了地上,张开嘴巴,死死的咬住了裘红袍的耳朵!

    “还愣着干什么?进来赶紧的拿人啊!”方程忍不住冲着门口的方向喊道。

    立刻,呼啦啦的冲进来五六个全副武装的警员,直接冲进战团,把两边的人马彻底的分开。

    “我呸!”郭笑天冷哼一声,喷出一口血痰来,只是这嘴里的血迹,分明不是他郭笑天自己的,而是在裘红袍的耳朵上硬生生的直接咬下来的!简直是太尼玛狠毒了!

    “啊……”裘红袍吃痛,当时就惨呼一声,鲜血顺着耳垂就低落了下来。“把我的耳朵还给我!”

    “还给你?你想的美!”伴随着一阵阵咔嚓咔嚓咀嚼的声音,郭笑天直接把他从裘红袍耳朵上咬下来的一大块肉,在嘴里嘎吱嘎吱的嚼了两下,直接一直脖子,把半片耳朵吞进了肚子里面!

    裘红袍看到这一幕,直接白眼一翻,直挺挺的就晕了过去。

    狠,简直是太狠了,不但对敌人狠,连带对自己的时候,居然也能这么狠毒!

    “装晕?你以为你晕过去,我就不找你算账了吗?!”看到裘红袍晕了过去,郭笑天冷笑一声,再次扑了上去,这次对准了裘红袍的鼻子,似乎有想要一口把裘红袍的鼻子咬下来的想法!

    这时候方程再度出手了,他一脚便把郭笑天踹的倒飞而出。

    然而郭笑天很快又爬了回来,继续张开大嘴,冲着裘红袍就咬了下去!

    “住手!你不想要你儿子平安无事的出来吗?”见到准备的方案都不奏效,方程直接拿出了杀手锏!

    “儿子?对,我还有儿子!郭局长,我儿子现在没事吧?”

    郭笑天着急的问道。

    “他呀,他很好,不过现在,我要把裘红袍带走协助审查。”方程大声的说道。

    郭笑天双目之中逐渐恢复了一丝焦距,略带茫然的点了点头:“那行吧。”

    方程和秦北聊了两句,这才带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裘红袍离开。

    现在已经基本上查明了,大量的证据表明,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者,就是裘红袍!

    方程这才申请了逮捕令。

    经过调查,发现裘红袍原来一大早就来了郭笑天这边,方程于是带着人马赶了过来。

    “哈哈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裘红袍,你居然心思这么歹毒!”方程带着裘红袍走了之后,郭笑天的身子就跟散了架似的,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如果说,裘红袍找上郭成龙当顶缸的人选,还有几分巧合在里面的话。

    那郭笑天最不能接受的是,裘红袍这厮,居然在郭成龙已经进了局子自首的情况下,还假惺惺的过来表示要帮忙,还帮着联系省城那位大佬的亲属,甚至还以此要挟郭笑天,把郭笑天的“蛊王令”半卖半送的抢了过去——

    郭笑天霎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大写的煞笔两个字。

    都说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大概说的就是郭笑天现在的情况了。

    “秦先生……”郭笑天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我还是要谢谢你,这要不是因为你出马,我儿子恐怕就真的被冤枉到死了。谢谢,谢谢!!”

    秦北道:“其实说实话,你儿子郭成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侯三:“……”

    郭笑天却点了点头,“秦先生,您说的是,其实我知道,连我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算了不说这个,来人啊!侯三哥,咱们这就把文件签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