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24章 这是一个阴谋!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董长青寒着脸,一言不发。

    他引以为傲的手段,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放在谁身上,似乎都不会好过。

    但同时,董长青坚持认为,如果这件事自己解决不了的话,那除非是把他的师傅庞始源先生请过来,否则的话,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都是白搭,根本就不可能能够解决的了。

    “别先把牛皮吹的咚咚作响,见到效果才是真的!”董长青想了想说道:“这个犯罪嫌疑人的情形十分古怪,我怀疑是有更高级别的催眠师,事先给他催眠过,因此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而且我坚持认为,这种情况,如果想要得到更多的消息,除非是把我师傅庞始源先生请来,否则换上任何人,都是白搭,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我认为你根本就不可能解决眼前这个棘手的问题!”

    秦北笑了笑说道:“你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在别人眼里,比如说我,也许就是小菜一碟呢?”

    “绝无可能!”董长青断然说道!

    秦北道:“如果我做到了呢?”

    董长青冷笑道:“那我就自己抽自己的脸,给你下跪赔罪!——但是,如果你做不到呢?”

    秦北道:“那你只要做好自己抽自己的脸,下跪赔罪的准备就行了,别的你就不用管了。”

    说完,走向郭成龙的身边,捏住了郭成龙的手腕。

    片刻之后,秦北点了点头。

    好像已经把郭成龙的情况全都把握住了。

    他伸出两根手指,在郭成龙颈部的几个穴位上面,猛然间戳了下去!

    “哎呀!”郭成龙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也不过是把我的手段重复了一遍而已,这有个毛用啊,关键是你能不能让他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况。”旁边,董长青阴阳怪气的说道。

    但秦北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围着郭成龙转了一圈。

    然后,目光定格在郭成龙的脖子上面。

    “他这是在做什么?耍猴吗?”董长青嘲讽说道。

    但可惜的是,不但秦北没有搭理他,就连方程和苏琳琅,也都是把目光落在了秦北身上,十分专注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董长青的嘲讽似的。

    董长青一时间觉得有些郁闷,只好也把目光落在了秦北身上。

    却见到秦北看了郭成龙的脖子大约有四五分钟的时间了,还是在那盯着看。

    “喂喂,你究竟有没有办法啊,不行的话就赶快承认,别耽误别人的工作,都忙着呢!”董长青又忍不住催促说道。

    董长青话音刚落,忽然,秦北动了。

    他伸出双掌,啪啪的拍在郭成龙的两边肩膀上面。

    “这是弄啥?不会以为这样他就能回答你的问题吧?!”

    董长青再次讥讽说道,然而话音未落,便听到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紧接着是苏琳琅的声音:“阿北小心!”

    但见秦北的巴掌拍下去之后,从郭成龙的脖子上,猛然间飞出一根牛毛细针出来!

    咔哧!

    秦北张开嘴巴,一下子就叼住了那根从郭成龙脖子上面飞出来的牛毛细针。

    “嘶——”秦北端详着那根牛毛细针,忽然道:“对方也是个高手啊!看这种银针的形制,难道是鬼医门的手段?”

    “鬼医门?那是什么鬼?”方程有些疑惑的问道。

    秦北琢磨了一下,道:“这个等会儿再说,你现在可以开始审讯了,常规程序就行,不用那么麻烦。”

    “这就行了?”方程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秦北道:“对,现在我保证你问他什么他就说什么,而且会回忆的很详细。”

    “吹牛谁不会啊!”董长青冷笑说道。

    “丫的你有毛病啊,你怎么就知道我吹牛了?一次两次忍你也就算了,没完没了了是吧?你等着!今儿非让你给我下跪认错不可!”秦北冷哼一声,十分不悦的说道。

    “都冷静冷静——”方程心里其实早就乐的屁颠屁颠的了,能让董长青吃瘪,是方程也十分乐意见到的事情。

    苏琳琅早就有些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走过去,拿起大灯照着郭成龙的眼睛,问道:“姓名!”

    “郭成龙。”郭成龙的眼睛里面恢复了一些神采。

    “说说你闯祸的经过!”苏琳琅道:“出事之前,和谁在一起吃的饭,当时的车上,还有什么人!”

    “我——”郭成龙想了想,忽然高兴的说道:“我是跟裘红袍一起吃的饭!裘红袍你知道不?那是京华市有名的青年才俊,京华市四大公子之一!”

    裘红袍!

    一听到这个名字,秦北就隐隐感觉到了有某种阴谋的味道!

    又是这小子!

    秦北从苗疆回来之后,一直被一些琐事缠身,没有来得及去找裘红袍的麻烦。

    毕竟,裘红袍当初可没少给秦北下绊子。

    虽说每次都没有成功,还经常被秦北反打脸。

    但搁不住这小子就跟个小强似的,一直锲而不舍的找秦北的麻烦啊!

    比如说之前去苗疆的事情。虽说秦北是肯定要去苗疆一次的,但秦北得知谷苗苗的记名姐姐阿莎被劫持的事件就是裘红袍找人弄出来的事情之后,就已经把裘红袍拉近黑名单里面了,裘红袍这小子试图用这种手段,把秦北从京华市调离一段时间,想要趁着秦北不在的机会追求侯羽倩,只可惜侯羽倩并不给裘红袍机会罢了。这要是换成别的女孩子,还真没准就被裘红袍拿下了呢,毕竟抛开一些龌龊的心思不谈,这裘红袍也算是个年少多金,长得还凑活的男人。

    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又是裘红袍搞的鬼!

    好像郭笑天说过,原本在他手里的那蛊王令,现在也到了裘红袍的手里。

    这让秦北,不得不多一份心思。

    “你想想,是不是当时陪坐的还有一个看上去仙风道骨,容貌清瘦的老道在一边陪着?他可能会拿着一个佛尘——”秦北琢磨了一下,对郭成龙说道。

    “对对!”郭成龙眼睛一亮说道:“就是有这么个人,我上高速的时候就是为了送他!”

    苏琳琅和方程交换了一个古怪的眼神,心说秦北为什么猜的这么准确?就跟亲眼看见了似的?

    “那就没错了,你是被鬼医门的人坑了。”秦北断然说道,“你把具体的经过,跟警方详细说清楚,这件事和你关系不大,出车祸,也不是你的错。”

    “哎哎,你凭什么断定不是他的错?谁给你的这个权利?”董长青打断说道:“办案是警方的事情,判断有没有罪,是法官的事情,你凭什么说不是他的问题?”

    秦北转过身,盯着董长青,冷冷的道:“跪下,道歉!自己扇自己的脸!”

    “凭什么呀,你当你是谁啊!”董长青老脸一红,忽然想起刚才自己打赌的事情来了,脸色一冷,直接摔门而去。

    哎呦卧槽!想毁约是吧?

    秦劲随后就追了出去。

    “这边的事情让普通警员来弄就行了,我觉得咱们这是要破获一起大案子啊!”方程兴奋的说道,“去看看他们两个,别真的闹起来,不好收场就麻烦了。”

    “我现在奇怪的是,为什么阿北就知道当吃一起吃饭的,除了裘红袍,还会有一个道士呢?最奇怪的是,秦北居然还差不多能描述对方的模样!简直是太奇怪了!”苏琳琅有些想不明白的说道。

    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两人离开审讯室,把接下来的审讯工作交给普通的警员来完成,而后快步追秦北和董长青去了。

    “我错了,我道歉,啪啪啪!”

    当方程和苏琳琅在拐角的某个地方追上秦北和董长青的时候,就看到这样让人几乎要吐血的一幕。

    董长青半跪在地上,啪啪的打自己的脸。

    秦北站在董长青面前,双手环抱胸前,一脸得意的样子。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在方程看来,董长青这么傲娇的一个人,是宁肯毁约,也不可能真的打脸下跪的。

    “我误会了秦先生,还对秦先生阴阳怪气的诽谤,我错了,我主动承认错误,既然打赌打输了,我认打认罚!”董长青沉痛的说道。

    “阿北,究竟是什么情况?”苏琳琅才不相信董长青这句鬼话呢,一定是秦北使了什么手段。

    “没有啊,省里面的高手,愿赌服输,这难道不是一段佳话吗?”秦北笑嘻嘻的说道。

    苏琳琅气的一跺脚:“跟我还不说实话了是吧?”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其实吧,我就跟他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苏琳琅追问道。

    “我就问他是想道歉呢,还是想变成郭成龙那副傻样子……”

    苏琳琅:“……”

    你狠!

    鬼医门,是中医隐世流派之一。

    已经有上千年的传承了。

    鬼医门的门人,大多是道士装扮,手持佛尘。最重要的是鬼医门的门人,全都是素食主义者,因此一个个瘦的跟个鬼似的,也不枉鬼医门的称号。

    鬼医门的门人,很少有在俗世行走的,因此世人大多对此并不了解。

    但凑巧的是,秦北听师傅说起过,中医三大隐世流派,鬼医门乃是其中之一。

    鬼医门也擅长用针,不过他们的针和秦北用的针有很大的区别,一般都是使用牛毛细针。

    如果凑巧身上没有带着牛毛细针的时候,佛尘的尘丝,也可以被他们当做治病的利器,或者杀人的武器。

    郭成龙高速车祸事件,看现在得到的消息,分明是裘红袍策划,鬼医门的那个道士出手,借用已经被鬼医门的道士整的神志不清的郭成龙下的手,于是裘红袍才好撇清关系!

    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就得等警方的具体调查结果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场阴谋,甚至是谋杀,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