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23章 看看小地方的水平!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蒙上他的眼睛。”董长青吩咐说道。

    秦北看看苏琳琅,苏琳琅看了看方程。

    方程懒得动弹,伸出小指挖耳朵,假装没听见。

    只不过伪装的水平有点差劲,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方程冷笑一声,心说我就是故意的,我还怕你煞笔看不出我是故意的呢。

    秦北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

    苏琳琅顺手拍了秦北一巴掌,道:“别笑!”

    “哈哈哈……”秦北笑的更开心了,心说苏琳琅你这不是画蛇添足吗?

    苏琳琅明显也反应过来了,闹了一个大红脸。

    董长青叹了一口气,只好是自己亲自动手,从衣兜里摸出一条丝巾来,把郭成龙的双眼蒙上。

    方程奇怪的道:“这小子,究竟什么来头?怎么还随身带着丝巾呢?”

    秦北笑了笑回应道:“没准是他自己用的呢,你想多了。”

    在秦北和方程两人一唱一和的声音中,董长青又说道:“抓两条蛇来。”

    丫丫个呸的,这是警局,不是动物实验室,我在哪儿给你抓蛇来啊?

    方程心中忍不住吐槽说道。

    显然,董长青也知道自己指使不动在场的这几位了,但董长青并不气馁。

    他说“抓两条蛇来”,实际上也并不是说给秦北他们听的。

    而是为了说给犯罪嫌疑人郭成龙听。

    随后,在秦北方程以及苏琳琅奇怪的目光中,董长青探手,从衣兜里摸了一盒套套出来,盒子上画着一个脑袋上肿了一个大疙瘩的小黄人儿。

    “我认识这个!”秦北惊喜的说道:“之前苏琳琅带我过去买过!”

    方程:“……”

    哎哟卧槽,这两位进展神速啊,都住在一起,滚过床单了?

    明显的,秦北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董长青的身子也明显的颤抖了一下,有了短暂的片刻失神。

    苏琳琅气的直接踹了秦北一脚:“你下次说话的时候,把话说完整一点好不好?什么叫我带你去买过啊,明明是那店老板给我们两个强烈推荐,你我都说不用这个!”

    “对对,我承认错误,我刚才说错了,我们两个之间,怎么可能用上这种东西嘛!”秦北连忙改口说道,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苏琳琅之前居住的小区,小区大门外便有一个小超市,超市里面的店老板,真的给秦北和苏琳琅推荐过,只是两人都没有要罢了。

    然而没有要,也是分为好几种情况的。

    “用不着?难道是已经真刀实枪的干过了吗?”果不其然,方程的心思想歪了。

    秦北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对喽,我们两个之间,怎么可能用上这种东西嘛!”秦北大声的笑着说道。

    “呸呸呸,胡说八道……”苏琳琅连忙啐了两口吐沫,双眼死死的盯着秦北,斥道:“你,你瞎说!”

    “分明是因为你说话的时候有歧义。”秦北表示,这是你自己说的,跟我没有关系。

    这个锅我不背!

    就在这个时候,秦北注意到,董长青那边,又一次的出现了变化。

    董长青撕开套套的包装,取了一只出来。

    而后在水龙头那边,接了小半袋子水出来。

    稍稍牵扯一下,在合适的地方打了一个死结。

    一个套套,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水袋。

    这时候秦北听董长青说道:“哎,真是难为你们了,居然真抓了两条蛇过来!拿来给我!”

    秦北有心想说一句,蛇在哪呢?

    却被苏琳琅悄悄的拽了一把,这拆台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但见董长青一脸坏笑,捏着那个自制的水袋,在郭成龙的胳膊上蹭了蹭。

    明显的,郭成龙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你们说,如果我把这两条蛇塞进他的裤裆里面,会有什么效果?”董长青自顾自的说着,解开郭成龙的腰带,作势把那个水袋,塞进郭成龙的裤裆里面,塞了一点点,便死死的抓住了郭成龙的裤裆,作势要把裤腰带捆死!

    “啊啊啊……”郭成龙由于被蒙着眼,根本看不清外面就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更让他心里没底的是,塞进裤裆里的那玩意浑身冰冷,顺带还湿漉漉软滑滑的,怎么想,都觉得就是一条蛇没跑了!

    “拿走啊,把蛇拿走,你们想知道什么,都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们,把那个东西拿走!”郭成龙折腾着,不过可惜的是他再怎么折腾,在新华分局的审讯室里面,郭成龙依旧只是案板上的一块肉,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出来。

    董长青十分得宜,哈哈的笑着,把那个自制的水袋丢到一边,而后解开郭成龙脸上的面纱。

    “说吧,早知道这样的话,早些干什么去了?”董长青马上进入了审讯阶段。

    “我……我实在是什么都不知道哇,别折磨我了行不行啊!反正车祸是我出的,人是间接的因为我受伤的,我什么都认罪了,你还想知道点什么啊?”郭成龙哭着说道,泪水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流。

    “我想知道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董长青反问说道:“说说当时具体的经过,要详细一些!比如,车上还有什么人,你当时是否酒驾毒驾,是否存在故意的可能性?”

    郭成龙忽然就想要捂着脑袋,但可惜的是双手都被手铐铐着,他没办法活动,然后众人就看到郭成龙直接拿脑袋往桌子上撞,撞的东东的作响,很快额头上就破了一大块。

    “别以为用这种自残的手段,就能博取我们的同情!”董长青冷冷的说道。

    然而等了许久,郭成龙不但没有说话,反而一动不动了。

    董长青疑惑的上前一看,哎呀尼玛,晕过去了!

    “这是软对抗!这是拒不配合!”董长青怒了,一把抓起掉在地上的一本书,垫在郭成龙的胸口,一拳就准备要砸下去。

    方程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喂,原来省城来的高手,也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啊?”

    秦北应和道:“黔之驴。”

    丫的你他妈才是个驴呢!董长青气的把书往地上一摔,冷笑道:“你们难道以为我就这点手段不成?你们太小看我了!”

    说着,董长青拽着郭成龙的头发,把郭成龙的脑袋硬生生的拽了起来,然后在郭成龙的人中上掐了一把,用的劲儿有点大,直接掐破了,不过好歹总算是把郭成龙弄醒了。

    “看这里!”董长青从脖子上摘了一个挂件下来,在郭成龙面前晃来晃去。

    郭成龙被董长青那怪异的语调所吸引,很快注意力就放在了董长青手里的那个晃来晃去的挂件上面。

    “这是搞什么鬼?”方程有些疑惑的问道。

    苏琳琅介绍说道:“董长青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据我所知,这个人在国外留过学,对催眠术什么的很有研究,尝试着应用在案件上面,也曾经取得过不菲的成绩,甚至还有几篇相当有水平的论文,在国内国际的著名报刊上发表过的……”

    秦北撇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他不会成功的,郭成龙这是被人动过手脚了。”

    方程疑惑的道:“被别人动过手脚了?难道是他爹为了妨碍我们进一步审讯?”

    秦北摇摇头,“不是,我判断应该是在出车祸之前——别着急,先看看咱们省城来的大人物的表演,再说不迟。”

    方程如同百爪挠心,苏琳琅也觉得奇怪,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三人说话的功夫,董长青的催眠术已经取得了成效!

    “下面,听到我弹指的声响,你就会醒来。会接受我的引导,回忆起以前的很多事情——”董长青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旋即弹了一个响指。

    秦北看到刚才还双眼迷瞪瞪似乎已经快要睡过去的郭成龙,忽的就睁开了眼睛。

    但双眼之中,毫无神采,也根本没有焦距。

    “你在出车祸之前,跟谁在一起吃的饭?”董长青试探着问道。

    郭成龙的眼睛里面有一种奇异的神采,看得出来,他正在努力回忆。

    董长青并不着急,而是一点点的引导说道:“他是谁?是你的一个的朋友对不对?你现在已经看清楚他的容貌了,那你告诉我,他是个高个子还是个矮个子?”

    “我看见了……”郭成龙呢喃着说道,“是……裘……”

    忽然郭成龙似乎又跟疯狂了一般,脑袋咚咚的在桌子上乱撞,额头上青筋暴流,汗水哗哗的汇聚成了一条线,面色狰狞,状若疯癫。终于在撞了几十下之后,成功的晕了过去。

    董长青瞬间就傻眼了。

    这不对啊,按照教科书上说,被催眠的人在进入催眠状态,当催眠师没有发出指令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有自我意识的啊,但是这郭成龙为什么一回忆当时的事情,就只会拿脑袋撞桌子呢?如果说清醒的时候也就罢了,为什么在成功催眠的状态下,还是会拿脑袋撞桌子呢?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事情很古怪,我建议请省城的专家过来!比如我的师傅庞始源先生,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最终,董长青承认了自己的无能,并且把自己的师傅搬了出来。

    “为了这么个小案子,你觉得能请得动庞始源先生?”方程不屑的撇嘴说道。

    董长青叹气道:“我出面去请,应该有三四成的把握。”

    “何必这么麻烦呢。“方程笑了笑,转身对秦北说道:“秦先生,您来看看?”

    秦北径自走到郭成龙身边,冲着董长青笑了笑,道:“让大地方来的专家,看看我们这小地方的水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