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19章 裘红袍使绊子!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这位先生,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能不能请您先离开?您不能打扰我们正常工作啊。”前台小姑娘,貌似带着几分无奈的语调说道。

    心里想的却是,赶紧的滚蛋吧,郭总不会见你们的。

    “要不然,或者我先帮您办理一下预约?五天以后下午三点,郭总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会客。”前台小姐耐着性子说道。

    “去给我倒杯茶来。”秦北没搭理前台的问题,冲着茶几上的杯子怒了努嘴。

    前台一脸无奈的说道:“您这么等下去也是没用的,最近郭总事物很多,不会有时间见你们的。”

    在前台看来,这三位造型别致的家伙,一个个穿着打扮都流露着那么几分土鳖的味道,郭总怎么可能见这种泥腿子嘛!

    郭总的朋友,那一个个都是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

    很快,秦北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爷,那小子就在郭氏大厦的七楼,好像约了人谈事情呢。要不要我打电话通知他一声您准备要找他?”

    电话里,传来曹祥云的声音。

    “他根本就没出门是吧?”秦北问了一句。

    “对,很确定,他最近被郭成龙的事情烦的焦头烂额的,哪有心思出门啊。”

    “行我知道了。”秦北挂了电话,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前台小姑娘,“你们郭总一直就在,根本就没有出去对不对?”

    前台耐着性子道:“这位先生,我们郭总是真不在。”

    “好,很好,我准备给你们一个机会的,可惜你们不要啊。”秦北懒洋洋的说道,旋即脸色一变,对肥猫道:“给我砸。直到把郭笑天砸出来为止。”

    “啊?!秦爷,这不好吧?”肥猫有些不能理解的说道。

    “嗯?连我吩咐的事情,都不作数了?”秦北扬起了眉毛。

    肥猫连连道歉道:“不不不,秦爷,您知道的,我没这个意思,我是说”

    “给我砸。”秦北单手一抄,便把面前的茶几抄在了手里,随手冲着大厅正中间的位置砸了过去。

    咣几一声轻响,茶几掉在地上,散碎成了一地的碎片。

    “看明白了吗?就这么砸,砸到郭笑天愿意出来,或者前台愿意帮忙联系郭笑天为止。”秦北云淡风轻,似乎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的。

    肥猫咬了咬牙,嗯,虽说以前打砸的事情也没少做过,不过最高级别,也不过是砸了一个黑网吧,像郭氏企业这种级别的庞然大物,别说砸了,就是进大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来给肥猫做个示范。”侯三挥起手里的拐杖,直接砸向了身边不远处的一个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装饰用的大花瓶,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那大花瓶便被侯三一棍子砸碎了。

    前台小姑娘吓得脸都青了:“你你们想干什么?都说了郭总不在,保安,保安都死哪去了?”

    这边的动静,引来一群人伸长了脖子看了过来。几个保安,也拎着橡胶棍,快步冲着这边走了过来。

    与此同时,砸花瓶似乎给侯三带来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拎着拐杖,又把另一边的一个花瓶,同样给砸了。

    稀里哗啦!

    这次动静更大。

    肥猫搓着手掌心,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

    莫名觉得,在这种级别的大公司里打砸一番,似乎很有成就感的样子。

    他随手拽了一把椅子过来,冲着屋顶那个造型繁杂,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就砸了过去。

    我去!

    可惜准头不够,居然没有砸中!

    秦北被气乐了:“你丫的你说你连砸个东西都不会,你还会什么啊!”

    肥猫莫名的被秦北鄙视了一把,心里憋了一股气,丫的我非把这个吊灯砸下来不可!

    又拎了一把椅子,冲着那吊灯就要砸下去。

    一个保安挥着橡胶棍,直接冲着肥猫扑了上来。

    “走你!”那保安岗冲到肥猫身边,便被肥猫用椅子直接呼在了他的身上,直接闷哼一声,被肥猫一招ko!

    肥猫觉得今儿办的事儿实在是太爽了,那都是因为自己跟对了老大的原因,放在以前跟着葫芦帮六爷崔艳彬的时候,以肥猫的身份,撑死了也就是在路边摊大排档之类的地方装装比,偶尔跟着崔艳彬去夜场玩玩装装比,哪敢在这种整个京华市都知名的大公司里玩儿的这么嗨呀,借他俩胆子他都不敢,但现肥猫敢了,一切都是因为有秦北在后面力挺,都是因为这次终于找对了人老大,简直是太扬眉吐气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之内,就全是肥猫和侯三两个人的表演时间了,秦北在一边的休息区大马金刀的坐着,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侯三和肥猫两个人出手,偶尔一下子围拢上来两三个保安围着他们之中的一个人下手的时候,请给就屈指一弹,射出一枚银针打在那些人的环跳穴上,中了秦北银针的保安不用等侯三和肥猫动手,自己就直接跪了!

    “先生,先生您究竟想怎么样啊?”前台小姑娘急的都快哭,站在秦北面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秦北捏起面前的杯子,慢吞吞的道:“刚刚我已经说了,给我倒杯茶来。把你们老总叫下来,我知道他就在上面。”

    曹祥云是没有理由在这种事情上面欺骗秦北的,既然曹祥云说郭笑天就在郭氏大厦的七楼,那就是他一定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对方肯定就是在郭氏大厦的七楼。

    郭氏大厦,七楼。

    郭笑天坐在老板椅上,正皱着眉头沉吟着。

    他面前是一个在京华市比他更有地位也更年轻的男子。

    阳光帅气,只是嘴角是时不时的牵扯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裘先生,您考虑的怎么样了?”郭笑天有些着急的问道。

    郭笑天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得知,在高速公路车祸事件中,连环车祸造成的那个省部级大佬的亲属重伤,裘红袍和那个省部级大佬的亲属,有着不错的私人关系,于是想方设法的把裘红袍请了过来,请他务必帮忙从中说项。

    裘红袍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赞道:“不错,知道我喜欢大红袍。”

    郭笑天有些着急,但这句话也不知道怎么接口,裘红袍能答应过来,郭笑天就已经千恩万谢了,当然要对裘红袍一些细节上的爱好,做出一些了解,比如说他知道裘红袍喜欢喝大红袍,比方说他知道裘红袍喜欢一个叫做侯羽倩的女孩子,但可惜的是那个女孩子对裘红袍从来都不假辞色,只是越是这样,裘红袍就越是上心,有钱人一般都是这么贱格

    “行吧,不过除了那个工程之外,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裘红袍起身,淡然说道。

    郭笑天笑着搓着手,“您有事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一定竭尽所能!”

    按照现在的刑侦手段来看,既然已经在郭笑天家的狗窝里发现了郭成龙出事的时候的血衣,再加上一些各方面的细节综合,警方肯定早就把目标锁定在了郭成龙的身上,郭笑天知道,现在在想着找人顶岗已经是不切合实际了,警方的人从郭笑天家刚刚离开,郭笑天就给儿子郭成龙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回来投案自首。

    但投案自首也有不同的说法,比方说能得到受害方的谅解,对于法官量刑上是有很大的帮助的,通过一些运作,尽量少在监狱里面住一段时间,郭笑天还是能办得到的。

    裘红袍道:“我听说最近有个叫秦北的人在找你?”

    郭笑天点了点头,“我都不知道怎么惹着这小子了,对了,他说他想要一件我的藏品,我借口说藏品在我小舅子那里暂时拖延了下来。”

    裘红袍沉吟道:“我不管那是一件什么藏品,把它转让给我。如果你答应,咱们之前商量的工程,我可以在让出五个点的利润出来,而且会在见到那件藏品的第一时间,帮你联系那个省城过来的,却遭遇了车祸的朋友,并且保证能在他这边,的道谅解!”

    郭笑天对这个结果,简直是惊喜的不能再惊喜了:“这样,那我现在就给您取来!”

    说着,挪开办公室的一面书橱,书橱后面的墙壁上是一个嵌入式的保险柜,郭笑天输入密码,拿了钥匙,一番操作之后,从保险柜里,取出一个紫檀木的小箱子出来,小箱子大概有半尺见方,打开箱子,露出里面一方印章来。

    裘红袍捏起印章端详了半天,皱眉道:“这是嘛玩意?秦北为什么想要这个东西?”

    “我找人研究过了,这上面八个字是小篆,写的是,受命于帝,久镇苗疆,这八个字,这东西我在史书上没有见到过记载,但有专家研究过表示,这东西叫做蛊王令,是当年秦始皇制作传国玉玺的时候,用传国玉玺的边角料制作成的,应该是送给了一个分封的苗王。重要的是,秦北也知道这东西叫做蛊王令,但他要这个东西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郭笑天解释说道。

    “当初你多少钱拍下来的?——算了,我也不问了,我给你个百分之二十的加价,你直接转让给我就行了。”裘红袍一副老子不差钱的表情说道。

    “不用不用,您太客气了——您给个原价就行。”郭笑天原本想说不要钱白送的,但有有些舍不得钱,想了想如是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