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10章 只为蛊王令令!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很快,进来两个保安,把老黄的老婆按倒在地上,老黄的老婆破口大骂,然而并不是身高体壮的保安的对手,很快就被扒了一个精光,随即有保安把一只长得跟个小牛犊子一般的藏獒带了过来,郭笑天手里把玩着一个水果刀,冲着老黄的老婆嘿嘿的笑。

    那头小牛犊子一般的藏獒张着个血盆大嘴,锋利的牙齿闪烁着寒光,老黄甚至能在那藏獒的牙齿缝里看塞在里面带着毛的肉丝,分明是个吃活物长大的!

    “你说我要是在你老婆身上划一刀,这藏獒闻见血腥味,会是什么后果?”郭笑天阴冷的笑着,水果刀在老黄的老婆身上蹭了蹭。

    老黄的老婆直接被吓得晕了过去。

    老黄求饶道:“郭总你放了她吧,她就是一乡下女人,什么都不懂,这才冒犯了郭总,求求您,饶她一命啊,我给您跪下了,我给您磕头!”

    藏獒在一边哈哈的吐着舌头,郭笑天拎着个水果刀在老黄的老婆身上比划着。

    “磕头有个毛用?”郭笑天冷笑着,一刀划在老黄老婆的胳膊上面,登时鲜血冒了出来,那藏獒闻到了血腥味,一双眼珠子红的跟个灯笼似的了,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吼声,奋力的挣扎着,两个保安都快拽不住了。

    老黄的老婆婆被划了一刀疼醒了,一见那藏獒的模样,吓得又晕过去了。

    老黄浑身瘫软成了一滩烂泥,“郭总,放了我老婆,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

    话说了一半,忽然房间外面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郭笑天,给老子滚出来!”

    郭笑天一愣,心道哎呦卧槽,哪来的个煞笔啊这么牛笔,外面那几个保安都他妈死了吗?

    老黄却明显精神一震,他听出来了,外面的声音是那个救了他女儿一命的那个秦医生。

    “去看看!”郭笑天沉声说道。

    两个保安应声出去了,随后便听到砰砰两声,然后就没有了声音。

    哎哟卧槽!

    郭笑天吓了一跳,这怎么回事儿?!

    转脸对牵着藏獒的保安队长吩咐道:“你去看看!”

    保安队长应了一声,牵着藏獒走了出去。

    “砰!”“嗷呜——”

    又是两声,然后所有的声音就都销声匿迹了。

    郭笑天吓得出了一身白毛汗,尼玛啊,这是闹鬼了吗?

    要知道,郭笑天的这个保安队长,那曾经可是部队上的兵王级别的角色,平时和那些保安对练的时候一个顶五个,更何况那头藏獒,可是天天都是吃活鸡活鸭野兔子什么的长大的,一般三五个壮汉都拿不住它啊……

    蹬蹬蹬……

    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

    门口出现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

    “秦先生,你快跑啊,别管我们——”看到秦北只是一个人过来,老黄登时吓坏了,郭笑天这边帮手这么多,他一个人过来有什么用呢?

    “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郭笑天强自定了定神,冲着秦北晃了晃手里的水果刀。

    忽然郭笑天好像响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拽住了老黄老婆的脖颈,用刀指着秦北,大声道:“出去!否则我弄死他!”

    秦北看了看房间里的情况,不由得怒从心头起。

    老黄的老婆被扒的一丝不挂,身上还往下滴着血。

    丫的这郭笑天什么口味啊,连老女人都不放过?

    秦北点了点头,退后了几步。

    郭笑天狞笑着,带着老黄的老婆闪身出来。

    一出门,看到院子里的惨状,郭笑天就笑不出来了。

    地上,几个保安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那头小牛犊子一般的藏獒,也躺在墙角的地上,生死不明,反正是一动不动。

    “啊——我的翠花啊,你这是怎么了啊!”郭笑天看到藏獒那副凄惨的模样,痛心的哭喊着!

    几个躺在地上的保安,郭笑天反而却并不关心。

    “死了。”秦北懒洋洋的说道:“晚上炖火锅吃似乎不错,我觉得这只狗,肥瘦正好。”

    “这是狗吗?这是藏獒!”郭笑天哭着喊道:“我的翠花啊……”

    秦北此时拽住捆着老黄的绳索,稍一用力,那绳子就碎成了好几段。

    老黄哭着说道:“求求你秦先生,救救我老婆。”

    秦北点头道:“郭笑天,把人放了,我饶你不死。”

    郭笑天此时才把注意力放在秦北身上,认真打量了几眼,发现并不认识。

    “你丫的谁啊,别以为你能打就能为所欲为!你这是私闯民宅!我去警局告你!你还杀了我的藏獒!我让你赔!”郭笑天满嘴喷粪的吼道,换在平时,郭笑天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这种话是绝对不会说的,但现在翠花生死不明,惹到了郭笑天心中的底线,堪比他儿子被抓去坐牢。

    “呵呵,我私闯民宅?你抓了老黄和老黄的老婆,你说警察是抓你呢,还是抓我呢?!”

    秦北也懒得跟他废话了,一闪身出现在了郭笑天的身边。

    下一刻,郭笑天的身子倒飞而出,咣几一声摔在墙上,登时郭笑天就被撞了个七荤八素,差点把前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老黄扑上去,抓过衣服给老婆穿上。

    秦北扫了一眼,在老黄老婆的胸口扎了几针,很快把伤口冒的血止住了。

    “谢谢秦先生,谢谢秦先生……”老黄忙不迭的说道。“秦先生,小心啊——”

    忽然老黄撞了上来,把秦北撞向一边,与此同时,“砰”的一声枪声想起。

    老黄应声而倒。

    郭笑天手里举着个还在冒烟的手枪,指着秦北,狞笑道:“妈了个擦擦的,你不是能打吗?!我看是你的速度快,还是老子的子弹快!给老子跪下!我今儿非得让你给我家翠花披麻戴孝不可!”

    “你脑子有病吧?”秦北冷笑说道,旋即弯腰,随手把掉在地上的一把水果刀捡了起来。

    “看看是谁脑子有病!”郭笑天狞笑着,“要么给我的翠花披麻戴孝,要么你就给我的翠花陪葬!”

    “我是想劝你一句,枪这东西不是随便谁都能玩儿的,万一走火了可就不好了。”秦北喃喃的说道。

    “走火,也他妈是先打死你!”郭笑天狞笑着,扣动了扳机。

    秦北很随意的随手一丢,水果刀脱手飞出,正好扎在了郭笑天的胳膊上面,与此同时,郭笑天也叩响了扳机,砰的一声,由于吃痛,郭笑天的手臂整个垂了下来,这一枪,正好把郭笑天自己的左脚穿了一个透明的窟窿,郭笑天脸色苍白,登时就疼的晕了过去。

    “老黄,老黄你醒醒啊,你怎么了这是,啊,怎么一手的血?”

    这时候老黄的老婆悠悠醒转,一看身边躺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老黄,下意识的推了老黄一把,却摸了一手的血,定睛一看,老黄的肚子上整汩汩的往外冒着血,吓得差点又晕了过去,之所以没有晕过去,还是秦北适时地在老黄老婆身上扎了两针。

    “别着急,死不了。”秦北一边说着,把老黄的衣服撕扯开,露出枪伤的伤口,判断了一下伤口的深浅,取出几枚银针来,排列成梅花形状,扎在伤周围。

    “老黄这是怎么了?”老黄的老婆哭着说道。

    秦北淡然道:“小事情,中了一枪。”

    “什么?”老黄的老婆身子一晃,又晕过去了。

    秦北索性不理他了,捻转着老黄身上的银针,伴随着汩汩的鲜血,一个黄铜的子弹头,从伤口处冒了出来,秦劲再次催动银针,那子弹头冒出来的更多了,某一刻,噗的一声,从伤口里窜了出来,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秦北催动七情针法,调动体内太白凝气经的真气,灌输在手里的银针上面。

    几下捻转,很快伤口的血便止住了,紧接着,又是形成了一层冰冻的薄膜,那道伤口,几乎在冰冻的力量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可惜的是这一幕并没有其他人看到,否则非得把秦北惊为天人不可!

    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样子,秦北把老黄的枪伤调理好了,这两口子反正醒过来也是被吓晕过去,秦北索性就不管他们了,让他们直接躺在地上,冲着郭笑天走了过去。

    几针扎下去,把郭笑天弄醒了过来。

    郭笑天看着秦北,就像看着一个恐怖的魔鬼似的。

    “大侠饶命啊,我再也不找老黄一家子的麻烦了。”眼睁睁的见到秦北的功夫,连自己手里的枪都奈何不了他,在加上身边的保安,连同藏獒翠花,都栽在了秦北的手里,郭笑天登时就认怂了。

    “商量个事儿呗。”秦北和颜悦色的说道。

    “你说,您说,只要我有的,您随便拿走!”郭笑天战战兢兢的说道。

    郭笑天觉得秦北大概是老黄的什么亲戚,要不然怎么会给老黄他们出头呢?

    看来给儿子顶缸这件事,肯定是要找别人了,没想到老黄这么蔫了吧唧的一个人,居然还有这种亲戚朋友,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听说你手里有一枚蛊王令,怎么样,卖给我呗?”秦北淡淡的说道。

    “蛊王令!”郭笑天眼珠子一转:“你不是老黄请来的帮手?!”

    秦北笑了笑说道:“也算是,也不是,我本来找你就是为了蛊王令,老黄他们的事儿,只是凑巧碰上了——你放心,你儿子撞人你准备找人顶缸的事情我从现在开始,是不会插手的。”

    这件事方程他们已经接手了,当然用不上秦北继续插手。

    郭笑天眼珠子又是咕噜噜的转了转:“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蛊王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