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07章 持被劫持的老黄!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老黄最近一段时间挺糟心的,自己面临失业,被要求去背黑锅,女儿上大学的钱还没有着落,最糟心的是这当口女儿还出了车祸,最最糟心的是出了车祸也就罢了,好不容易把人救活了刚刚进入恢复期,老黄的老婆买了一盒补脑的回来,女儿喝完之后就深昏迷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亏得顾倾城医生把秦北喊了过来,不但治好了老黄的女儿,还给老黄介绍了新的工作,甚至还找了警方的关系,把前老板郭笑天准备找人替儿子闯出来的车祸顶缸的事情,通知了警方。

    于是在接到秦北的电话之后,老黄带着老婆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诚仁堂”大yao房。

    诚仁堂的工作人员,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员工推荐的产品有问题。

    于是给老黄玩儿起了打太极的游戏。

    工作人员告诉老黄,如果你觉得这yao品有问题,可以申请yao监局介入调查,如果yao监局证明确实有问题,他们诚仁堂可以帮忙联系yao品生产企业,商量一个合适的赔偿。

    总之就是一句话,这件事跟诚仁堂的工作人员嘛关系都没有。

    这可直接把老黄的老婆惹火了,在大堂里跟工作人员吵吵了起来。

    老黄的老婆说,自己本来是想要买一些健脑补肾丸或者安神补脑液之类的名牌产品,被yao店的工作人员告知这种产品更适合女儿的情况,只是价格稍微贵了一些,本着试试看的态度,老黄的老婆这才买了一个疗程的产品,谁知道这产品根本就不是yao准字的,而是一种保健食品,你说你是保健食品也就罢了,非但没有效果,服用之后,反而导致女儿的病情加重了,睡过去直接昏迷不醒了,经过咨询相关医生老黄的老婆才确认,这种yao物里面含有朱砂,对于脑外伤导致的昏迷的患者是绝对不建议使用的——

    老黄的老婆充分的发挥了一个泼妇应有的品质,嚎啕大哭捶胸顿足外加破口大骂什么你个死没良心的,让我可怎么活啊这类不搭边但男默女泪的话,那基本上是不用经过大脑,直接就吐噜噜的一串一串的,嚎啕大哭了将近十分钟,居然没有一句话是重样的,让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纷纷表示惊奇和赞叹,甚至有几位表示准备拜老黄的老婆为师,专门学习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牛笔手段——

    yao店的工作人员见到影响有些扩大化,不但不琢磨着怎么解决问题,反而把保安喊了几个过来,其中两个架着老黄,另有两个架着老黄的老婆,把他们两个人从yao房大厅里架了出去,直接丢在了大街上。

    正好这档口,程云约好的两个记者赶过来了,一下车就看到这激动人心的一幕登时觉得今儿的报道有着落了,非得回去被主编好好的夸奖一顿不可,于是架起机器,开始了采访。

    记者们一到场这下就更热闹了,不但围观的群众们纷纷上来,七嘴八舌的表示自己是知情者,老黄和老黄的老婆作为当事人,更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真是见者心酸闻者落泪,记者们觉得这事儿都快够拍一个系列片了。就从老黄的家庭拍起,然后着重说说老黄的女儿成绩有多么优秀,然后着重说说这无良商家怎么怎么坑人,怎么怎么差点把一个京华市文科高考状元差点送上黄泉路,然后准备按照程云的安排,着重给老百姓们普及一下准字号的yao品和健字号的之间的区别,让老百姓对买yao的时候店员的推荐,也好有个直观的了解……

    “我擦,你找来的这两个人水平不低啊!”一个记者对程云小声说道。

    程云有些傻眼了,她原本虽说也计划着找两个群演来闹闹事儿,但看这两位这表现,别说群演了,就是一般三流电视剧的主演都没这份演技啊!

    “这件事如果想炒作起来,顺便给老百姓们普及一下医学常识的话,我觉得这两位说的他们的那个女儿,才是最大的卖点,你们想啊,第一,这是个风华正茂,刚刚参加完高考,并且是我市文科高考状元,单单是这个身份,便足够好好炒作一番的了,再加上这高考状元,又正好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这双重身份叠加起来,想不火都难啊!”另外一个记感叹着说道。

    第一个记者道:“那这事儿得先问清楚喽,别到时候是程姐姐你提前策划好的剧本那就崴泥了,高考状元固然是个噱头,但要是假的,这事儿咱们就惹上麻烦了!”

    程云连忙道:“这事儿还真不是我安排的,等我去问问!”

    于是程云分开人群,来到了老黄两口子身边,絮絮叨叨的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大概用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才心满意足的回来,跟两位记者朋友说道:“尽管报道吧,他们说的事情都是真的,我琢磨着现在要不要马上联系一下yao监局。”

    与此同时,诚仁堂的工作人员也有些顶不住压力了,联系了领导之后,领导表示先稳住那两个闹事的夫妻,然后让他们想方设法的稳住记者,他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马上就到!

    程云觉得今儿这事儿得到的结果简直是出乎预料的好,正准备琢磨一下接下来怎么策划的时候,忽然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响了起来,一溜三辆黑色小轿车冲着这边疾驰而来。

    围观的群众们一看这么高档的轿车,不用说,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

    车上分批下来七八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穿着黑色西服,黑裤子黑皮鞋,带着黑超墨镜,总而言之一句话,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更不是什么好人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上我是黑涩会五个大字了。

    这群黑衣汉子下来之后,出来一个为首的,大喝一声道:“哪个是黄毕夏!”

    程云吃了一惊,现在才知道这位老黄的名字居然叫陛下……

    人群中有人顺手一指地上正嚎啕大哭的夫妻两个,说道:“这就是老黄他们两口子!”

    呼啦啦!一群大汉立刻围拢上来,三拳两脚,便把老黄和他老婆掀翻在地,随后两三个人拽着一个,分成两组,分别拽着老黄和他老婆两个人,直接往开来的轿车里塞了进去……

    我擦!!

    这下不但围观的群众们更加的兴奋了,就连那两个记者也是兴奋的不要不要的,连忙好一阵的抓拍,不但把那些黑衣人拍下来了,还把那三辆黑色的高级轿车的车牌全都拍下来了!

    “我擦,我早就说这家诚仁堂有问题吧!你看连黑涩会都动用了!”

    “谁说不是呢,要是他们自家的yao品没有问题,怎么会动用这么大的阵仗?你是没有看见,刚刚老黄两口子被打的那叫一个惨啊,老黄都被打的吐了血了!”

    “我了个大去的,我这辈子不来这家yao店买yao了,肯定有问题啊!”

    “对对,不但我们不能来了,还得把这件事告诉亲戚朋友,吃yao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一个不对付,跟老黄的闺女一样,要不是正好住着院被医生发现的早,恐怕吃完了就活不过来了!”

    “快报警啊,还等什么呢!”

    人群中议论纷纷,程云差点笑出声来,都说不怕强大的对手,就怕有个猪队友。

    今儿这事儿闹的,就算是有个猪队友,也搁不住这对手他如此煞笔啊!

    这种被众人围观的时刻,丫的竟然敢出动黑衣汉子把人抓走,这得多煞笔的脑袋才能想出这种主意来啊!

    “上车,我们不能惊动他们,但是可以跟上去看看,实在不行报警也方便一些。”一个记者提议说道。

    “好,我看行!”另一个记者随口应道,然后又问程云:“你跟着不?!”

    这种事情程云当然要跟着的啊,但上车的同时,程云多了个心眼儿,给谷苗苗打了一个电话,毕竟老黄,黄毕夏这两口子是秦北介绍来的,万一真有点什么闪失,被怪罪下来就麻烦了。

    程云给谷苗苗打了电话,谷苗苗答应马上就过去来。

    等程云他们跟上那三辆黑色的轿车,前脚才走,群情激奋的群众们,就自发的找来臭鸡蛋烂菜叶子什么的,把这家店搞了一个乌烟瘴气!

    店员们面对这么多的群众,一个个也只好是缩着脖子不敢出来。

    等这些群众们闹够了,诚仁堂的老板,才总算是姗姗来迟。

    一下车就傻眼了,“妈蛋!今儿谁是负责人!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店员们表示这个锅我们不背:“老板,要不是你派人把老黄两口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揍了一顿装车带走,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啊!”

    老板一听更傻眼了:“我什么时候派人过来把老黄两口子揍一顿了?我有那么傻吗!”

    虽然大伙都觉得老板实在是有些不够精明,但这事儿吧处处透着某种诡异,你说不是你派来的人,难道还有别人搀和这件事不成?

    实际上店员们猜对了,他们就是正好背锅了而已。

    黑色的轿车里面,壮汉中那个带头的,正在给老板打电话:“郭总,事情搞定了。”

    郭总道:“把人带到我市郊的别墅里去!我马上就到,翻了天了这个黄毕夏!”

    壮汉应道:“是,郭总!”

    于是车队转向,冲着市郊黄总的别墅疾驰而去。

    另一辆车上,程云正在给谷苗苗打电话:“我们正在去市郊的路上,对方把老黄两口子带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