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99章 霸气的容嬷嬷!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adsdu;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秦北和谷苗苗以及容嬷嬷三个人,才算是心满意足的从派出所里走了出来。

    赔礼道歉是必须的,赔偿一些精神损失也是可以有的,其实秦北觉得容嬷嬷胃口可以更大一些,但容嬷嬷自己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只是接受了道歉,接受了那两个保安送上的五千块压惊费,两个保安根本就不想掏这钱,但搁不住小刘给他们施加压力啊,小刘直接告诉他们说,如果你们让我今天过不去,我就让你们一辈子过不去!

    于是两个保安认怂了,凑了半天才凑了五百多块钱出来,最终是容嬷嬷变戏法似的摸出一个手机来,嘎嘎嘎的笑着跟他们说,可以接受威信转账

    两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碰上这么个与时俱进的老太太,实在是拿她没辙了。

    于是老太太的威信钱包里便多出了四千五百块的零钱出来。

    容嬷嬷大概是刚刚学会玩威信,第一次使用威信钱包,很是激动的样子,指着零钱下面的一串数字说道:“这就可以当钱花了?”

    “这本来就是钱。”谷苗苗笑着跟容嬷嬷解释了一番什么是威信钱包,什么是银行卡,等等诸如此类,容嬷嬷听的连连点头,高兴的说道:“老婆子请你们吃饭!”

    眼见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折腾了大半天,秦北和谷苗苗两人也都觉得有些饿了,随意挑选了路边的一个小饭馆,走了进去。

    小饭馆里已经有几桌食客在那吃东西了,店面虽小,但胜在干净,三人找了个桌子坐下,随意的点了些吃的,时间不长,他们点的菜品就送了上来。

    一边吃东西,秦北取出一份藏宝图的碎片,摆在容嬷嬷面前,笑着问道:“容嬷嬷,你见过这个东西吗?”

    容嬷嬷放下筷子,捏着那张绸布认真的端详了一下,摇摇头道:“没有印象了。但这东西应该是蛊苗的族人才喜欢制作的,这材质,应该是蛊苗特有的一种金眼凌蚕吐的丝制作的,这种金眼凌蚕制作的手帕或者别的什么丝织品,最大的特点就是在上面随意写写画画,无论多少年,都不会变色掉色。”

    “而且这上面的字我倒是认识。这是绝情谷三个字,绝情谷你们听说过吗?就在苗疆的十万大山里面。只是据说这绝情谷的谷门,设置了什么法阵,没有准确的指引,一般人是绝对找不到的。”

    绝情谷!苗疆十万大山里面!

    秦北觉得距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他连忙对容嬷嬷道:“容嬷嬷,你再好好想想,这份图画对我很重要,你看这里——”

    秦北把拼凑好的两片绸片都摆在桌面上,指给容嬷嬷观看:“这些闪烁发光的东西,我们叫做灵石,可以用来布置法阵,可以加快修行的进度,比玉石什么的强得多了,我很需要这些灵石”

    这时谷苗苗插嘴说道:“容嬷嬷,你再好好想想,我记得,我小时候你喂我吃饭的时候,经常拿着擦嘴的一块布,跟着两块好像有些一样似的。”

    汗了个汗的,这么重要的宝贝你小时候拿来擦嘴?你怎么不说拿来当尿褯子呢?

    “呜”容嬷嬷认真的想了想,忽然说道:“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怎么回事,但你说你小时候的一块擦嘴布,我怎么可能知道现在在哪里嘛!”

    “嬷嬷,你就再好好想想嘛!认真想想!你可不是什么东西都会随便丢弃的人,我记得我小时候很多东西你都收着呢,我那个百岁锁,我那个小银手镯,我那个开裆裤”

    谷苗苗撒娇说道,好像觉察到自己的话里面好像掺杂了什么误入的东西,红着脸捂着嘴,有些不好意思的瞟了秦北一眼。

    但秦北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谷苗苗说错了什么。正一脸期待的看着陷入思索的容嬷嬷。

    忽然容嬷嬷抬起头来,说道:“如果还有的话,那就一定在”

    然后忽然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了。

    “容嬷嬷,想起来了?记得放在哪里了?!”秦北惊喜的说道:“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

    “对,我想起来了,我知道这东西我放在哪里了。”容嬷嬷嘎嘎嘎的笑了笑,差点把这小饭店里的食客全都吓跑了,“这东西我就放在——咳咳,我不能说!”

    秦北觉得容嬷嬷实在是太能吊人胃口了,于是说道:“嬷嬷。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我尽可能的去满足您的愿望!”

    “咦!你这小伙子不错,挺有眼力劲儿的!”容嬷嬷又是嘎嘎嘎的笑了起来,这下真有两桌客人实在是吃不下去了,赶紧的结了账走人了,毕竟容嬷嬷笑起来实在是太恐怖了,谁也不想在吃饭的时候还跟看鬼片似的时不时的传来这么两声

    容嬷嬷正色道:“我记得了,我手里确实是有这么一块东西,而且我也想起来了,这东西应该是被分成了四份对不对?你这里有两份,我手里还有一份,我大概还知道另外的一份在什么人的手里!”

    “您说的是真的!”秦北惊喜不已,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来全不费功夫啊!

    虽然说秦北根本就没有踏破铁鞋,他刚从苗疆回来,就见了容嬷嬷,而后就知道下落了,好像很容易的样子

    却听容嬷嬷道:“但是我不能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你,你如果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一份藏宝图,说不定随手就丢给你了,但我现在既然知道这个东西的价值了,当然就不能这么轻易的白白送给你,你说是不是?”

    “那是当然。”秦北道:“我虽然很需要这个东西,但我并不想隐瞒这个东西内在的价值,如果我用欺骗的方式得到了这件东西,我也会很不心安的。”

    “嘎嘎嘎小伙子,不错不错!”容嬷嬷赞赏的笑道:“那老婆子我可就提要求了啊!”

    秦北随口道:“您尽管说。”

    容嬷嬷盯着秦北的双眼,道:“我要你用蛊王令来换!你什么时候找到蛊王令,我就什么时候把那件东西交给你,而且还附送另外一半的大概下落!”

    蛊王令!

    秦北知道,谷苗苗和容嬷嬷之所以会来京华市。

    主要的原因是谷苗苗被选中当了蛊苗一族的圣女,接受了蛊苗一族多年来的任务:寻找遗失的蛊王令!

    当年谷苗苗的“姐姐”阿莎,便是因为成为了蛊苗一族的圣女,为了寻找蛊王令,才去了云贵市,而后辗转进入云贵大学读书的。

    谷苗苗和她的姐姐阿莎走的是一条路子,只不过谷苗苗被分来的地方是京华市。

    “好,我答应了!”秦北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对于容嬷嬷来说,或许这是一件大海捞针的事情,并不知道蛊王令遗失在了哪里,丢到了什么地方,所以寻找起来,肯定是瞎猫碰死耗子,困难重重。

    但秦北不一样啊,在秦北从苗疆回到京华市之前,秦北的大师兄苏远亭,就已经透露了他掌握的消息,所以秦北现在知道,蛊王令是被一个名叫郭笑天的京华市商人,在数年前的一场拍卖会上,斥资一千二百万购买到的!

    当然,如果那枚蛊王令郭笑天一直没有出手的话,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直接找过去求购就是了,没有什么是不可以买卖的,不买卖的原因大概仅仅是因为出的价格不够!

    哪怕数年来因为种种原因这枚蛊王令已经不在郭笑天手里了,至少,秦北还能在郭笑天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这总比容嬷嬷这种瞎猫碰死耗子乱撞的要强得多了!

    但显然容嬷嬷并不知道这一点,她有些奇怪的问道:“你答应的也太容易了,你知道吗,蛊王令已经遗失了近百年,想要找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们蛊苗中人百年来一直在寻找,却是丝毫线索都没有得到!”

    “不瞒容嬷嬷您说。”秦北决定实话实说,“前一段时间我去了一趟苗疆,有幸遇到了我的大师兄苏远亭,苏师兄告诉了我和苗苗一个有用的消息,他依稀记得数年前在京华市的一场拍卖会上,有一个叫做郭笑天的商人,花了一千二百万买了一枚令牌,按照大师兄苏远亭所说,那枚令牌,就是蛊王令。”

    容嬷嬷蹭的就窜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你说的是真的?!”

    没成想这一巴掌拍的有些劲头大了那么一点点——

    以容嬷嬷一招便卸了一个壮硕保安的胳膊的劲道来看,这桌子却是搁不住容嬷嬷一巴掌。

    而且还是这般激动状态下的一巴掌。

    于是,哗啦啦

    那张桌子直接散了架。

    盘子碗筷还有没吃完的两样菜品,呼啦啦的全都掉在了地上。

    这下秦北不觉得有什么,小饭店里那些食客们可是坐不住了,心说真是见鬼了。这老太太怎么手劲儿这么大?有个食客还有些怀疑的试了试,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那桌子非但没有碎裂没有掀翻,反而把那食客的手震的生疼,一时间这食客更觉得见鬼,匆匆结了账一路小跑的没影了,其余食客见状,也纷纷有多远闪多远——

    “咳咳!不好意思,我有些激动了,你说那人叫什么?告诉我他的名字,老身去弄死他,把东西抢过来!”容嬷嬷站在椅子上,嘎嘎嘎的大声狂笑。

    呼啦啦这下,原本还留下的食客们,也纷纷跑的没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