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94章 咬狗!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adsdu;刘飞说的是,狗咬了你一口,你总不能也咬狗一口吧?

    秦北说的是,你咬了狗一口——

    刘子兰当然不乐意了,尤其是刚刚被秦北扎了两针,身上一阵刺痛,也不知道那针上是不是含有什么艾滋病毒之类的玩意儿

    然而秦北却捏着银针,趁机在刘飞身上扎了几下。

    “慢走不送。”

    秦北挥挥手说道,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

    当然,对于秦北来说,确实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你做了些什么!”刘飞有些恐惧的说道。

    “现在你还不知道,等你遇上一只狗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秦北笑嘻嘻的说道。

    刘飞活动了一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刘子兰在一边说道:“爸,你别听他的,他就是喜欢吓唬人,他刚才还说让我笑不出来呢,这世界上哪有扎别人两针就让人笑不出来的?我看就纯属招摇撞骗的个货色。”

    刘飞心里扑腾扑腾的,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不行,咱们得试试。”刘飞说道:“你笑两声来听听!”

    刘子兰板着脸道:“爸,你还真信他的啊,这就是个骗子,咱们别搭理他。”

    刘飞道:“试试又不损失什么,我记得你腋窝下面痒痒肉特别多,过来让爸爸挠一下。”

    刘子兰道:“不要啊,晚上洗澡的时候让你挠个够,喜欢挠哪儿就挠哪儿。”

    “真的?!”刘飞双眼放光的说道。

    秦北忽然觉得,这句话里面,信息量颇大啊!

    但那是人家的私事儿,秦北没打算管。

    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听刘飞又道:“我还是不放心,让我挠一下!”

    刘飞扑了上来,把刘子兰抱在怀里。

    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刘子兰忽然就浑身酸软,不想动了。

    刘飞成功的在刘子兰的腋下挠了两下。

    按照以前的经验来看,就这么两下,刘子兰早就笑的趴在地上去了。

    然而刘飞挠了两下之后,刘子兰除了扭动了两下身子之外,并没有笑出声来。

    刘飞便又挠了两下。

    “呜呜”刘子兰扭动着身子,忽然就哭了起来。

    “呜呜我这是怎么了!明明很痒,想笑的啊!呜呜”

    刘飞吓坏了,刘子兰真的不会笑了!也不知道自己遇上一只狗之后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出来?

    这时候,苏小贝的助理,正好抱了一只京巴过来。

    京巴的状态有些不好,精神头比较差。

    那是因为苏小贝折腾了它一个晚上,根本就没有让这只京巴睡过觉。

    苏小贝想要把这只京巴放在刚刚谷苗苗布置出来的法阵中间,看看对京巴的身体,是不是有健康有益的影响。

    如果京巴会变得容光焕发的话,那布置养生会所那边的法阵,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却不成想,刘飞一眼就看到了那只京巴。

    忽然间刘飞双目放光。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

    一把抢过那只京巴,狠狠的在京巴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爸,爸爸,你怎么了!”刘子兰也顾不上哭了,连忙扑了上来,试图把刘飞拽开。

    苏小贝的助理被刘飞的举动吓了一跳,“刘大师,快把京巴还给我,苏总等着要呢!”

    却见刘飞银荡的一笑,当着众人的面,把裤子扒了下来!

    随即把京巴拽了过来!放在自己身前的某个位置上!

    “刘大师,这只京巴是公的啊!”苏小贝的助理已经凌乱的语无伦次了。

    “爸,爸,你别弄这只狗了!咱们回家好不好,咱们回家,现在就回家,我给你弄还不行吗!”

    刘子兰忍不住把那只京巴,从刘飞手里,抢了过去。

    刘飞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看着刘子兰:“还给我!”

    秦北呵呵的笑了笑,转身走进了房间里面。

    “解决完了?”谷苗苗看到秦北回来,笑着问道。

    “嗯哪。”秦北开心的笑了起来:“一个从此不会笑了,一个简直日了狗了”

    众人明显一愣,都没有听明白秦北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苏小贝的助理快步冲了进来:“苏总,苏总你快去看看吧刘大师,刘大师他”

    “镇定一点,我不是告诉过你,什么叫大将风度?遇到事情,处变不惊,才是大将风度!”苏小贝及时的发了一碗鸡汤说道。

    “不不不苏总!”助理喘着气说道:“刘飞把你养的那只京巴给强歼了!”

    “啊?!”苏小贝瞬间有些失神:“我养的那只京巴可是公的啊”

    秦北和谷苗苗有些无语,公的母的重要吗?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好吧,她想要说的是日了狗了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苏小贝养的那只狗很受伤。

    当这只狗被放进谷苗苗随手布置出来的初级引灵阵里面之后,仅仅是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京巴便恢复了正常,重新满血复活了。

    穿着道袍的任大师,表示惊奇不已。

    苏小贝以及她的助理,对谷苗苗的表现,也纷纷点头表示肯定。

    然而这对于谷苗苗来说,不过是随手为之而已。

    任大师觉得这简直太神奇了,如果让任大师来弄的话,也不是做不到,但效果这么快,这么好的法阵,任大师从没有见识过,更别说布置出来了。

    他忍不住请求说道:“谷大师,接下来您要布置的法阵,我能观摩一下吗?我那里还有一些玉石,我愿意全部贡献出来给谷大师使用!”

    谷苗苗并不是很在意的说道:“你可以随便看啊,不用送玉石什么的。”

    任大师顿时觉得,除了震惊,已经想不出用什么别的词汇来形容谷苗苗此刻的举动了!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要知道,当今世界上,阵法师已经是一个相当稀少的生物,比大熊猫可国宝多了。

    随便一个入流的不入流的阵法师,无不把自身的所学,视为珍宝,不肯传授给别人,甚至连别人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但谷苗苗好像十分随意的样子,甚至不要报酬,几乎让任大师激动的差点当场哭出来。

    顿了顿,苏小贝这才把她的目的,说了出来。

    女子养生会所这边,原本就布置着一个大型的初级引灵阵。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引灵阵的功效,居然在慢慢消失,比起法阵全盛时期,现在的效果,连原先的一半都不到。

    苏小贝希望谷苗苗能够帮她重新布置一个大型的引灵阵,至于薪酬方面,苏小贝表示愿意出五百万。如果谷苗苗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尽可以提出来,苏小贝表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满足。

    谷苗苗看了看秦北:“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啊,你有什么要求吗?”

    秦北果断的道:“谷苗苗那五百万的薪酬不要了,折算女子养生会所的股份怎么样?”

    苏小贝沉吟了起来。

    苏小贝的助理,冲着苏小贝连连使眼色,示意宁肯多加一些钱财,也不能把股份让出去啊!见苏小贝迟迟没有回应,助理自作主张的说道:“如果嫌五百万有点少的话,再加一些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可以坐下来商量,但是股份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而这时候,苏小贝已经也抬起了头来,目光定定的看了看秦北,又看了看谷苗苗,道:“股份的事情,我同意了。五百万,我可以折合百分之三十,同意的话,咱们随时可以签署法律文书,不同意的话,那就算了,我宁可不要这个法阵。”

    “三十就三十!”秦北立刻答应了下来,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那意思就是说苏小贝把她的女子养生会所的价格设定在了一千六百万左右,这个价格,应该是比较靠谱的。

    “那不知道什么时候谷姑娘有时间?”苏小贝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法阵重新布置起来了。

    “等等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秦北笑嘻嘻的说道。

    苏小贝愣了愣,“你说。”

    秦北于是说道:“之前有一款产品,昙蜜蚕沙膏,已经在养生会所上架销售过了的,现在因为某些原因,被下架了,我希望这款产品,依旧能够恢复上架销售。”

    “昙蜜蚕沙膏?”苏小贝稍稍想了想,似乎依稀有些印象,但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可以,这点小事情,还是可以满足的。”

    “不行啊苏总!昙蜜蚕沙膏出了很严重的过敏事件。”女助理着急的说道。

    苏小贝看向秦北,意思是,对于这过敏事件,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秦北点点头道:“那是一场误会,现在已经解释清楚了。”

    “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最迟明天,昙蜜蚕沙膏就可以恢复上架销售。”苏小贝一言而决。

    助理连连打眼色,苏小贝视而不见。

    相比重新布置一个引灵阵来说,现在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这个更重要了。

    众人商议已定,苏小贝带着秦北,谷苗苗,后面跟着准备偷师学艺的道袍任大师,众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后院。

    后院某个方位上,有一块突出一个棱角的大块的玉石。

    “同样的玉石,一共有七块,分别布置在这个这个院子不同的位置上,在此之前,已经成功的运行了将近五年,并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

    苏小贝指着那块玉石说道,又把其余几块玉石的位置,指给众人知道。

    就算是苏小贝没有指出来,在看到第一块玉石的时候,谷苗苗已经判断出其他几块玉石的位置来了。

    “太不可思议了!这,这难道是一个初级聚灵阵!?”任大师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