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93章 偷窃!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任大师默默地完成着自己的作品。d7cfd3c4b8f3

    原本想着,等完成了自己布置的法阵之后,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那五千块失败者的赏金,也实在是没脸要了。

    相较之下,任大师觉得,自己和谷苗苗相差太多。

    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谷苗苗姑娘,才是真正的法阵大师!

    但转念一想,要知道,让一朵玫瑰花从发蔫到精神,不过也仅仅是一次试炼而已。

    相比之下,苏小贝需要布置的大型法阵,肯定比现在这小打小闹的东西,要凌厉的多,要困难的多。

    单单是这小打小闹的东西,任大师就已经觉得颇为耗费心力了。当然,完成肯定是能够完成的,以往他布置法阵的时候,耗费上一两天的时间,那简直是太小儿科了,就算是布置一个法阵用上一周的时间,也算不得什么。

    但相比谷苗苗这举重若轻,随手为之的状态来看,任大师立刻就知道自己和谷苗苗之间,差距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任大师觉得,布置好了之后,主动认输,但暂时还不能离开。

    宁肯把今天输了也好,赢了也好,得到的奖赏全都不要,也要亲眼看一下,接下来苏小贝要布置的法阵,谷苗苗究竟是如何操作!

    这种看着法阵大师亲自布置法阵的机会,端的是不可多得。

    至于旁边那位号称是“刘大师”的刘飞,任大师只是扫了一眼,便摇了摇头,不再去看他。

    在任大师心里,这厮撑死了也就是个纸上谈兵的水平,论起布置法阵的实际操作来,别说跟谷苗苗比了,就算是跟任大师自己比,也差了不仅仅是一个档次。

    可以直白的说,如果对方能成功的布置出一个法阵来,任大师都给他点三十二个赞。在任大师心里,是不相信刘飞能够布置一个法阵出来的。

    刘飞依旧在那抓耳挠腮的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终究是被他想出来了一个合适使用的法阵,不过可惜的是他对五行生克八卦方位什么的,仅仅是约略的了解一些,摆出来的东西,看在任大师的眼里,简直就是个四不像,根本就没有一丝法阵应该有的效果。

    “看,怎么样,你爹我也成功的弄出来了,这玩意简单的很。”刘飞还得意的冲着女儿刘子兰小声说道。

    然而刘飞话音刚落,那边,就再次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这怎么可能?”

    刚刚还说谷苗苗布置的法阵就是闹着玩,这一刻,苏小贝的助理,已经是一脸震惊的表情,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会是事实!

    那看似随意摆放出来的法阵中央,原本已经蔫了吧唧的玫瑰,居然水灵灵的看上去充满了精神,就好像是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隐约还能看到玫瑰花的花瓣上面,依稀还带着一丝水滴露珠的样子!

    苏小贝把那朵玫瑰花取了出来,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连连点头。

    “我输了。”任大师毫不避讳的说道,他布置出来的法阵,虽然也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但是达到同样的效果,大概得需要等到明天早晨的时候。

    单单是这速度上的差距,就足以让任大师心甘情愿的主动认输。

    即便是这样,任大师布置出来的法阵中央,那朵玫瑰花,也不像是刚才那样打蔫儿了,约略,也有了些精神。

    只有刘飞面前的那朵玫瑰花,基本上是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刘飞很光棍的拱拱手,道:“这次虽然输了,但这并非某技不如人,而是这并非我擅长的方面,既然苏总有更好的人选,那我就先一步告辞了。”

    “告辞什么呀,苏总答应输了的也有五千块赏金还没给呢!”刘子兰撇嘴说道。

    “要什么赏金啊,我输了就是输了,诸位,后会有期!”刘飞再次拱拱手,转身冲着门外走去。

    看刘飞这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苏小贝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不……”苏小贝快走两步,拦在刘飞面前,递上红包,说道:“刘大师对这一类的法阵并不擅长,这不能怪刘大师,是我之前没有说清楚。但这个红包,您一定得收下,之前说好了的事情,不管成与不成,红包是不能少的,就当是车马费好了。”

    刘飞心中大喜,五千块的车马费啊,这得坐多牛笔的车才行啊!

    脸上却是丝毫没有表情变化:“这怎么好意思,苏总,你别听这小孩子胡说八道,这红包我不能收……”

    说着把红包接到了手里,塞进了怀里,:“苏总您简直是太给面子了,您说我要是不收下的话,跟打您的脸有什么区别啊是不是?我这辈子就不能做那种事,,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哈。”

    就你丫的毛病多!

    苏小贝气的直翻白眼,心说要不你就真的别要,一边说着不要,干嘛把我的红包塞你怀里收起来啊?

    “那就这样,以后有合适的机会,我们在联系。”苏小贝点头说道。

    “告辞,告辞,苏总,不用送了——”

    刘飞忙不迭的说道。

    刘子兰在后面跟着,暗自发笑,“老爹这一招还真好使,这样以退为进,这笔钱这就收下来了,这个煞笔苏还以为老爹真是个阵法师来着。”

    “喂!”

    刘飞前脚刚刚走出大门口,秦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刘飞是吧?你钱包掉了!”秦北笑嘻嘻的指着地上的一个钱包说道。

    刘飞一看,哎呀呀,鼓鼓囊囊的,挺厚的一个钱包,——当然,不是他自己的。

    刘飞假装没有看清楚,环视众人,疑惑的道:“这难道不是你们之间谁的钱包,我的钱包虽然也长了这幅模样,但我的钱包在兜里啊……”

    众人纷纷摇头表示不是自己的钱包。

    刘飞立刻就放心了,故作惊讶的道:“哎呀,你看我这粗心的,还以为放在兜里了呢,没想到居然掉出来了。”

    刘飞直接把钱包塞进怀里,转身准备离开。

    “哎呀,钱包里面的一枚玉片掉出来了,是不是你的啊?”秦北在后面又再次喊道。

    刘飞蹭的转过身来,道:“是我的是我的,刚刚不小心掉出来了……我记得我塞进袖筒里面了啊,怎么还能掉……”

    刘飞忽然看道秦北一副似笑非笑的感觉在看着自己,立刻改口说道:“哦,我想起来了,这不是我的,我也有同样的几枚玉片儿——”

    秦北一直纠缠着刘飞不放,在场的人就算再傻,也看出有些不对劲来了。

    这时但听秦北说道:“哎呀刘大师,刚才我看见有一直小虫子爬到你的身上去了,不会咬你一口吧?”

    “啊?哪有什么大虫子,你别开玩笑了。”刘飞这句话说了一半,忽然间周身上下酸软无比,浑身刺挠的相当难受,恨不得这个时候拎出一壶滚水来浇在身上,把这层刺挠的皮儿烫死,烫的生活不能自理了,再死也不迟啊!

    于是乎众人就开始围观刘飞,这样一个大男人忽然间上抓下挠,下一刻把衣服都脱了,只穿着一件四角内裤,在房间里蹦跶起来。

    其实这还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刘飞在这种情况下,在脱了衣服的情况下,啪嗒啪嗒,接连传来好几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众人定睛一看,嚯嚯,这不是刚刚苏小贝为了布置法阵提供的玉石原材料吗?

    你说你偷东西也就罢了,怎么还被人抓出来呢?

    额,也不算是被人抓出来的,而是刘飞自己脱了衣服掉出来的。

    刘子兰脸色一变在变,赤橙黄绿青蓝紫,脸上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简直是什么滋味都有了。

    “这个,这个……”刘子兰试图解释说道:“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这,这……

    刘子兰也没词儿了,不管怎么说,掉下来的这些玉片,不单单是材质的问题,个头,大小,不管怎么说的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这是偷的苏小贝的的事实。

    “呵呵……”苏小贝笑了笑说道:“我们也没有说什么,既然刘先生喜欢这些玉片,就直接跟我说一声带走就行了,何必绕这么大的弯子呢!”

    刘子兰立刻说道:“不不,肯定是误会了,肯定是刚刚我父亲布置法阵的时候不小心掉在袖筒里面的——爸,爸?!你没事吧!”

    这时候刘飞身上已经掉了七八块玉片下来了,基本上刘飞也就藏了这么多。

    等都从刘飞身上掉下来之后,刘飞觉得身上好像也不那么痒痒了。

    真丫的是邪了门了!

    “这个……我真不是有意的。”刘飞狠狠的瞪了秦北一眼,他下意识的觉得之所以会出这么大的丑,肯定跟秦北脱不了干系。

    说完,拽着女儿撒腿就跑。

    “哎呀,慢点走。”

    秦北一边说着,快步追了上去。

    刚刚冲出大门口,刘子兰已经等在那里了。

    “你到底还想干什么?过来嘲笑我们的吗?”

    “不不不,在这之前,我答应过你一件事,这件事如果我不做到了,这,晚上都睡不着觉啊。”秦北笑嘻嘻的说道。

    “什,什么事?”刘子兰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说过,要让你以后都笑不出来。”

    说完,秦北冷笑一声,捏着两枚银针,刷刷的在刘子兰的身上扎了两下。

    “还有一件事,我很是不满意。”秦北冷笑说道:“你父亲说,你咬狗一口,狗不能学你——”

    “你说反了!你是故意的对不对!”刘子兰喷的吐沫星子满地都是。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