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90章 谁敢动我!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那个女孩子正是彭树威的女朋友刘子兰,秦北注意到刘子兰的脸蛋上依稀好像有个巴掌印的样子,没有见到彭树威的影子,刘子兰的身边是一个五十来岁,相貌清瘦,带着一个无框圆形黑墨镜,穿着一身青色长衫,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男子。

    但见刘子兰狠狠的瞪了秦北一眼,便把目光落在那中年男子的身上,两人小声的咬着耳朵,窃窃私语起来。

    秦北揣测,这应该就是刘子兰的父亲刘飞了,主职弄了一个餐饮店,副职依旧是招摇撞骗,不过比起之前趴车底下碰瓷的手段明显进化了,都改行看风水弄法阵了!

    也不知道刘飞是不是给自己家里看过风水,弄过法阵?要不然怎么会生出这么奇葩的一个女儿来?

    刘飞旁边隔开一个座位上是一个穿着道袍带着道冠的青年道人,眯着眼,一副对周边众人爱答不理的样子,但秦北注意到,这个青年道人的耳朵是支棱起来的,好像是在悄悄听着身边众人的交谈,一点也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副淡漠的样子。

    另外还有两组人员,分别在不同的位置落座,众人之间,泾渭分明,互不统属,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流。

    看到秦北带着谷苗苗过来了,苏小贝拍拍巴掌,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而后说道:“今天有幸能请到各位法阵方面的大师过来,小女子三生有幸,因为我要做的事情,比较重要,容不得出现丝毫的失误,所以请诸位见谅,我要先考教一下众位的水平。”

    苏小贝话音刚落,立刻有稍远处的一个男子站起身来,不悦的说道:“苏总,我觉得你是请我们过来帮忙布置法阵的,而不是来考教我们的本领的,更何况我们究竟有没有本领,也不是外人能够考教的事情,如果你坚持这样做的话,那抱歉,我只有先告辞了!”

    说完拱拱手,往外面走去。

    苏小贝冷笑一声,道:“慢走不送。”

    那人明显一愣,他这叫以退为进,为的就是怕万一一会儿考教起来技不如人,或者被拆穿了本来面目留在这丢人,没想到苏小贝根本就不吃这一套,直接表示送客!

    这样一来这人反而不走了,转过身来,对众人说道:“诸位道友,你们难道真的愿意留下来被一个小孩子,如此羞辱吗?我们布置法阵,可不是拿来比着玩儿的!”

    还别说,这人真有点蛊惑人心的本事,这么一说,有两个汉子有些意动,几乎都要站起来了,却听苏小贝笑了笑说道:“诸位朋友,诸位大师,我知道这样做是对诸位不够尊重,但还请诸位理解一下,毕竟我这边的事情比较紧要,容不得有半点错失,当然,对于诸位不够尊重的地方,我苏小贝也是有相应的补偿的。”

    苏小贝说着又是拍拍手,苏小贝那个美女助理,便端了一个托盘过来,托盘上摆着几个厚厚的红包,苏小贝在红包上拍了两下,说道:“一共三道考题,愿意接受的,不论输赢,都有一个五千块的红包,胜利的一方,一万块。这都是在最终布置法阵的辛苦费额外的部分,我想诸位不会不感兴趣吧?”

    苏小贝话音刚落,那两个想要站起来的男子,便嘴角抽搐的,又坐了下去。

    “我辈阵法师,岂能为五斗米折腰!诸位,你们不要让我把你们看轻了!”那个扬言要走的男子,又大声的鼓动说道。

    然而大伙都看见那厚实的红包了,没有人愿意听他的。

    这男子还想再说些什么,苏小贝已经一挥手,喊来了两个保安,“把这个捣乱的给我叉出去!”

    两个保安冲着那男子走了过去。

    那男子冷笑一声,扬言道:“你们可知什么是阵法师?如果你们敢动我一下,小心我在你们身边布置一个绝命法阵!不出十天,你们一定会七窍流血而亡!即便是再高明的医生,也查不出你们的死因!”

    两个保安顿时一愣,今儿苏小贝苏总找来了几个人都是阵法师他们是知道的,现在听这人这么一威胁,登时觉得有些腿肚子抽筋儿,毕竟苏小贝开的薪金虽然不低,但比起自己的小命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于是两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踌躇不前。

    苏小贝有些恼了,“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不想干了是不是!”

    两个保安哭丧着脸说道:“苏总,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我们还不想不明不白的死了啊……我们这上有老下有小的……”

    苏小贝气的脸色发白,冷笑道:“他说能布置绝命法阵,就一定能布置绝命法阵了?那分明是在吓唬你们!赶紧的,把这个捣乱的家伙给我叉出去!”

    “尽可上来试试看,我就在这站着,你们动我一下试试?!”男子冷笑说道!

    “我们不敢试啊……”两个保安闻言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有些想要开溜的意思。

    苏小贝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怒火蹭蹭的往上窜,没想到比试还没有开始。就闹出这么一出幺蛾子出来!

    “谁敢动我?!”男子哈哈大笑!

    “丫的整个一个煞笔。”秦北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漫步走到那男子身边,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你你……你居然敢跟一个阵法师动手!小心我布置一个绝命法阵!不!我布置一个更高明的法阵,让你一辈子碰不得女人!嘎嘎嘎……”男子叫嚣着喊道。

    笑声未落,但听咔嚓一声。

    秦北一脚踹在了那男子的手背上面,顺势捻动了一下。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就算你是个阵法师,单从你这心境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废了你这只手,看你还怎么布置法阵?”秦北冷笑说道!

    “啊——”十指连心,那男子疼的惊声尖叫起来。

    “再不滚,另一只手也保不住了!”秦北作势抬起脚来。

    男子连滚带爬,捧着一只受伤的手,慌慌张张的往门外跑去,跑到大门口,还不忘说狠话道:“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

    话音未落,这男子砰的一声轰然倒地,嘴里吐出粘液来,翻着白眼,竟然晕了过去,时不时的,身子还抽搐一下。怎么看怎么像是癫痫发作了的样子……

    “这一定是个精神病患者。”秦北下结论道,他看到谷苗苗轻轻挥了挥手,知道谷苗苗也看不过去这厮这般在秦北面前装比了,给了点小小的惩戒!

    但除了秦北之外,别人别说没看见谷苗苗挥挥手了,就算看见了,也不一定知道谷苗苗那是挥洒出去了一种蛊毒……

    好像从苗疆回来之后,谷苗苗在秦北面前,越来越不掩饰她的蛊术绝技了。

    “把这个闹癫痫的拖出去吧?难道还用我亲自动手?”苏小贝冲着两个保安呵斥说道。

    两个保安看见秦北一脚就把那个“阵法师”踹个半死,非但秦北依旧活蹦乱跳的,反而那个声称要把人弄死的阵法师,自己却口吐白沫晕厥过去了,看样子也不怎么地嘛!

    于是两个保安壮了壮胆子,抬着那个“阵法师”扔到外面街上去了。

    “这厮可够狠的,一言不合就踹脚啊!”

    “这么冲动的家伙,也配当一个阵法师?!”

    “咱们还是小心些为好,说不准这就是苏总请来的打手……”

    苏小贝冲着秦北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不管下面的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拍拍手吸引了注意力,说道:“诸位,刚刚的事情,仅仅是个意外,意外而已,下面还有人要离开吗?如果没有,我就默认在做的诸位,同意我的提议了?”

    穿着长衫的刘飞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快点开始吧!都挺忙的,别互相浪费时间了!”

    “好,那现在就开始。”

    苏小贝于是提了一个阵法师的常识性的问题,什么叫做法阵?!为什么要布置法阵?布置法阵采用什么样的材料?

    “我擦……”

    秦北对苏小贝的问题简直是十分无语了,你说你这是小学生上学吗?

    还问这些有用没用的问题,你难道不应该直接看一下谁在布置法阵方面更加厉害么?

    你这么做,和面试员工的时候不看能力看学历有什么区别?

    好吧,想这么多的原因,其实就是秦北对这些问题,并不是十分了解。

    但那个刘飞明显是有备而来,站起身来,侃侃而谈,旁边另外一个穿着道袍的男子,也不甘示弱,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另外还留下的两个年轻人都看傻了,这两位的本事也太强了点吧?

    谷苗苗对这些问题都懂,但并没有跟他们搀和,而是摸出手机来,在上面点来点去。

    小声招呼秦北过来,谷苗苗把手机拿给他看。

    秦北接过来,一看就乐了。

    刚刚刘飞和那道袍男子所说的内容,可不就是白度出来的么!

    连一个字都不带差的,分明就是提前都背诵好了。

    有道是:内事不决问白度,外事不决问谷歌,房事不决问快播……

    而就是凭借着这背诵来的知识,把另外留下来准备糊弄一把的小子吓跑了。

    当然,跑之前自动认输,还从苏小贝手里领了五千块的红包才走。

    刘飞和那道袍男子,分别得到了一个一万块的红包。

    秦北对苏小贝这种决定真是有些无语了,背诵一段课文,就能拿一万块的红包?

    谷苗苗没有背诵,也没有离开,同样获得了五千块的红包。

    刘飞捏着手里一万块的大红包,得意的冲着自己的女儿刘子兰显摆了一下,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谷苗苗,好像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