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71章 打开电视看新闻!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白老爷子双眼眯成一条缝,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阿北啊,这次又是多亏你了。看来我之前的决定是对的,把你带在身边,才能保证这次旅途无忧啊。”

    白老爷子随口打了个哈哈,秦北于是笑着回应说道:“这帮人都是来找我的麻烦的,若不是我在这里,白老爷子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

    白老爷子瞪眼道:“你这叫说的什么话?我看不见,就等于事情没有发生吗?那我们这些人,跟掩耳盗铃的有什么区别?!你知道我这次下来,为什么没有坐飞机,为什么没有坐专车,一定要坐火车吗?!”

    “您老这是为了体验生活。”秦北这下信了,他虽然还不是十分确定白老爷子的身份地位,但能在火车里做软卧就当是体验生活的人,想必级别不会低到哪儿去!

    白老爷子听秦北这么说,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你说的对,就是这样。我一直以为,华夏国已经做的很好很和谐了,然而这一路走来,还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白老,您老还是少动怒的为妙。”秦北笑着安慰说道。

    白老爷子直接摆摆手,道:“不说这个了,跟我讲讲,你和那个欧阳厅长,究竟发生了什么矛盾?”

    “我说了也不过是一面之词。”秦北推脱道。

    没想到白老爷子却道:“我选择相信你。那个什么欧阳厅长,居然能派人拿了一包东西硬生生的栽赃给你。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人,就算是说真话,也不能博取我的信任!”

    秦北顿时觉得由中华受宠若惊的感觉,于是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那个欧阳厅长的儿子,把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弄大了肚子,而后还一推六二五,拒绝承认,甚至做出种种让人义愤填膺的事情出来,秦北憋不住的情况下,这才出手教训了那小子一顿,如果说秦北和那个欧阳厅长之间有什么矛盾的话,大概也就是这些了。

    “能不能把这小子弄醒?”白老爷子想了想问道。

    秦北扫谷苗苗一眼,谷苗苗冲他微微点了点头,于是秦北说道:“可以。”

    “把他弄醒。”白老爷子吩咐道。

    谷苗苗于是走上前去,在张同飞的后脑勺上用力拍了一巴掌,张同飞噗的打了一个大喷嚏,从鼻腔里喷了一个长着翅膀的大蚂蚁出来,而后很快就恢复了神智。

    “你们居然敢袭警!你们走不掉的,就算是全国海捕,也要把你们几个贩毒分子捉拿归案!”醒过来的张同飞,一脸的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觉得你的后台是欧阳俊林,所以就觉得就算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没有人管得了了是吧?”白老爷子,冲着张同飞笑眯眯的问道。

    张同飞冷笑道:“那是自然!在云贵市的地界上,谁敢忤逆欧阳厅长的命令?!”

    “很好,希望你一会儿依旧能够这么说。”白老爷子冷笑了两声,冲着自己的额儿子说道:“去没告诉司机,停车。”

    白文堂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由得说道:“爸,这火车是不能随时停车的,您还是算了吧?”

    “你当你是谁啊!这是火车!需要服从全国调度的,你老糊涂了吧?别以为这样就能吓着我!现在我告诉你,别管你们用了什么妖术,袭警这个罪名,你们想跑都跑不了!”张同飞还没有看清楚眼前的局势,以为这又是对方合起火来唱的双簧,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这对于在警务系统中经营了多年的张同飞来说,实在是太小儿科的事情了。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难道用我再重复一遍?”白老爷子有些生气的,冲着白文堂说道。

    这下连秦北和谷苗苗两人,也表示震惊了!

    让一辆行驶中的火车做到招手停车,随时下车这种境界地步的人,到底蕴含着多大的能量?

    白文堂终于还是点点头,走出去打了个电话。

    张同飞看着白文堂的背影冷笑:“有种在这里打电话,出去装个逼又回来,天知道你打没打电话?!”

    但是五分钟后,张同飞脸色就白了。

    他想起曾经的一个笑话:

    老师说,小明,用况且造句!

    小明说,火车开动了,况且况且况且——

    张同飞就是通过这个笑话,知道火车开动起来,是有着况且况且的声音的。

    但是现在,况且况且的声音,彻底消失不见了!

    窗外的景物,似乎也定格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这只有一种可能,这辆火车,真的停了!

    “我沟通过了,铁路系统会以前方道路出现故障需要临时停车的借口向广大民众解释。”白文堂走了回来说道,白老爷子点了点头,道:“做得很好。”

    就当张同飞差点以为对方还在装比的时候,火车上的广播适时地响了起来。

    “广大乘客请注意,广大乘客请注意,前方路段出现故障,我们这趟车,需要临时停靠,请广大乘客们稍安勿躁,一旦前方路段证实能够恢复通行的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发车,请相互转告,对此引来的不便,铁路总局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至于后面广播里究竟说了些什么,张同飞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这几个人,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到了!

    试想一下,这可是连欧阳厅长,也大概做不到的事情!这几位,居然打了两个电话,便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张同飞的两条腿开始不停的打摆子。

    嘴唇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汗水哗哗的流淌了下来。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次指定是装逼不成反被草,对方的来头,远比他张同飞能想象出来的,更大!

    “给云贵省纪委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来这里见我!”老爷子很是平稳的语调说道,就像是指使一帮小孩子似的。“还有别忘了让省里面两套班子成员,过来来这里见我。”

    “好的,父亲,我马上就安排!”白文堂又一次的走出门去。

    白老爷子冷冷的看了人张同飞一眼,道:“点名让欧阳俊林过来见我。别人有事可以请假,欧阳俊林不行!”

    “好!”白文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张同飞整个人都傻愣住了,这一刻,他依稀想起来,好像在某些新闻节目里,见过白老爷子的模样……

    云贵市。

    姜百盛捏着电视遥控器,百无聊赖的按来按去。

    忽然姜百盛把遥控器丢到一边,摸出手机,给老婆苏皖打了一个电话。

    苏皖此时已经在车上了,只是列车临时晚点儿,听说是上一班次的列车中途出了点什么故障,所以这一班次要等待并顺延。

    接到姜百盛的电话,苏皖找了个较为安静的地方,把电话接通。

    姜百盛先是长叹了一口气,絮絮叨叨的把他自己留在家里的时候,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跟苏皖说了一下:“女儿的状况已经这样了,就算不能原谅他们,以我们小屁民的身份,又能怎么样呢?”

    苏皖有些恨铁不成钢,冷笑说道:“那你就接了一百万,同时接受了他们的道歉?!你这是出卖自己的女儿,你懂不懂!!这钱我们宁可不要!”

    “小婉——你没有在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对方蕴含的能量不是我们这种小屁民能够抗衡的,就算我不接受,还能怎样?我之前因为周转的问题,在天成借贷那边借了一笔高利贷,欧阳家那边甚至连主人都没有露面,派了一个秘书或者是什么别的身份的人去跟天成的人交涉,天成借贷那边,连本金都没敢要,直接把我打的借条撕掉了。”

    “欧阳家身份摆在那里,像我这样的公司,人家碾死咱们,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是,秦医生是把那个嚯嚯了咱闺女的小子揍了一顿,但这又有什么用?欧阳家的秘书已经跟我说了,欧阳俊林已经下达了命令,出动了好几百的警力对秦北秦医生围追堵截,秦医生是没有可能离开云贵省的。”

    “简直是无法无天!”苏皖恨恨的说道,“公器私用,到了这种程度,难道就没有人管吗?”

    姜百盛苦笑道:“谁敢管?我看这次,秦医生是凶多吉少了,不行的话,你还是带女儿回来吧,不管多久,我们等着眼角膜的手术好了。”

    苏皖看了看目盲的女儿,对着话筒,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她当然希望秦北秦医生,能够绝地逆袭,把整个欧阳家族全部掀翻在地,就算不能绝地逆袭,至少冲出云贵,那样的话,欧阳家的势力,不可能伸到京华那么远的地方去。

    但这大概只是一个希望,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而已。

    秦北再厉害,不过是一个小医生罢了,怎么可能能够和欧阳俊林那样的大佬相抗衡?

    “你给姐夫打个电话吧,让他转告秦北小心一点。”苏皖小声的说道。

    没想到姜百盛却道:“不用了,这个消息,不是欧阳家那边透露出来的,就是刚刚姐夫打给我的。姐夫毕竟也算是警方系统内部的人物,连他都不看好秦北,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说的也是呢……”苏皖只觉得浑身上下凉飕飕的,好像忽然间坠入了冰窖一般。

    却在这时,但见车厢内一阵喧哗的声音响起!

    那个向来只播放广告的车载电视,忽然插播了一条新闻节目。

    苏皖扫了一眼,霎时间目瞪口呆。

    “老公你快看,打开电视看新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