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68章 暴怒的欧阳俊林!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要在意的是,在第九分钟的时候,呜里哇呜里哇救护车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那个刚刚还要死要死的老年患者,一个轱辘居然自己坐了起来,茫然道:“我——我刚才怎么了?”

    这下,不但围观的群众大喜过望,彭树威大喜过望,就连患者的儿子也如同坐了一次过山车似的,心情连续经历大起大落,着实是经受了一些刺激。

    “爸,爸。爸您没事了,您真的没事了!”

    患者的儿子,幸福的喜极而泣!

    那老患者,依旧是一脸懵逼的茫然状态:“我能有什么事?我怎么会有事?”

    “这两位医生说,您刚才的病,叫什么什么什么夹层破裂……换在别人身上。恐怕早就不成了,这次多亏了秦医生,才能让您转危为安的!”患者的儿子,带着几分激动说道。

    “真的?”患者惊喜的说道:“我没事了?我就说吗,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呢,老天爷一定会保佑我的!”

    然而就在他们说话的当口,救护车大门打开,众人的目光,于是落在了穿着白大褂的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身上。

    “病人呢?什么情况?”跟车医生闯过来着急的问道。

    于是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便各自发挥强大的想象力,把整个过程说的一波三折,最后才指着坐在地上呵呵笑的老人家说道:“这不,这就是那个主动脉夹层什么什么破裂的患者!”

    “不可能!”救护车的跟车医生,急赤白咧的说道:“主动脉夹层动脉瘤破裂,现代医术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很多病患,百分之八十的是根本就没有等到上手术台就仙逝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都死在手术台上了,怎么可能得了这种病的病人,依旧还在这跟你们有说有笑的?”

    跟车医生并不相信,但随后,经过了严格的检查之后,甚至动用了心电图仪,以及推车式b超机器之后,跟车医生彻底傻眼了,“这,这怎么可能?根据患者现在的后遗症,这分明就是一个主动脉夹层动脉瘤破裂的患者。然而这种疾病,就算是手术,能恢复几率,也是少的可怜!怎么会因为一医生随便扎了几针,就彻底的好了呢?这绝不可能!”

    但即便是再怎么不可能,那患者,终究还是好了,跟车医生给他做检查的时候,他十分的配合,还跟跟车医生开了两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这让跟车医生,更加的不敢确定,患者和那个给患者治疗的医生,你们真的没有开挂吗?!

    救护车载着那个一脸懵逼的医生离开火车站的同时,站台广播响了起来,通知某某车次开始检票。

    “是我们要乘坐的那辆车。,”谷苗苗拽着秦北,趁着人群有些慌乱的时候,钻进人群,在那患者以及还不是正式医生的彭树威面前,彻底消失。

    等患者和那患者家属,回过神来再去找寻秦北和谷苗苗的时候,两人已经走的远了。

    检票开始,秦北和谷苗苗刚刚走过检票口,忽然间,不远处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秦医生!是秦医生吗!秦医生您慢走!等等我——”

    苏皖拽着女儿姜晓媛,紧赶慢赶,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秦北停下脚步,隔着护栏看到了苏皖和姜晓媛。

    苏皖也注意到了秦北,隔着远远的,噗通就给秦北跪下了!

    “哎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秦北有些不悦的说道!

    “秦医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您了,您一定要给我们家小媛治好他的眼睛啊!就算是给您做牛做马,我也乐意!”苏皖痛哭流涕的说道。

    姜晓媛现在依旧是眼前一抹黑,大概估算了一下秦北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我这是真有事,要赶着回京华市,而且媛媛现在的情况,必须等媛媛的身体调养好了之后,才能进行治疗,调养的话,至少也得半个月左右。”秦北尽量言简意赅的介绍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等媛媛的身体调养好了之后,你们随时可以来京华市找我,我肯定会给媛媛进行治疗的好吧?”

    “谢谢秦医生!谢谢秦医生!您就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啊!”苏皖依旧哭泣着说道,旋即,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拽着姜晓媛,匆匆的走向售票口,购买了下一辆去京华市的车票!

    就算是要给姜晓媛调养身体,那也一定要在京华市进行!随时调养好了,随时去找秦北治疗姜晓媛的眼睛!

    随后,苏皖把自己的决定,打电话告诉老公姜百盛知道。

    “哎……”电话那边,姜百盛叹了一口气说道:“行吧,你自己决定。”

    很快姜百盛的姐姐姜云云也得知了这件事,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在京华市的闺蜜李明月打了电话,拜托李明月代为照顾这母女二人。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就在秦北和谷苗苗上车的同时,秦北治疗过的那个患者,在他的儿子的搀扶下,也正经过另一个检票口,上了同一辆列车。

    医学生彭树威也托着一个行李包,上了同一辆火车。

    与此同时,欧阳向君也被学校的保安,送进了医院里面就诊。

    同时通知了欧阳向君的家属。

    毕竟,欧阳向君的身份,有些特殊,他的父亲,乃是省厅的副厅长欧阳俊林。

    然而,最先赶到医院的,却并不是欧阳俊林,甚至不是欧阳向君的母亲。

    而是欧阳向君的小姨于夕桐。

    “你父亲正有个会要开,我先过来看看你。”

    病房里,欧阳向君的小姨于夕桐,一脸关切的说道:“觉得好点了吗?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小姨给你去买。”

    医院方面,并没有明确的诊断出欧阳向君究竟是得了什么疾病。

    对于欧阳向君这种蛋疼的紧的情况,医院方面表示暂时只能是对症治疗。

    用了一些止痛药,以及安慰剂之后,欧阳向君激动暴躁的情绪,总算是稍微安定了一些。

    不过可惜的是,包括欧阳向君的主治医生在内,没有人知道,欧阳向君现在的症状好转,其实并不是用药的关系,而是因为欧阳向君的身份比较特殊,给他安排的是高干才能用的高级病房,单间,没有打扰,再加上欧阳向君已经疼的没有了那方面的心思,这才安静下来。

    如果说非要用一种什么东西来说明一下,谷苗苗给欧阳向君用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蛊毒的话,那,大概只有绝情谷的“情花”可以比拟。

    不动情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大碍,一旦情动,便痛不欲生。

    “好点了。”欧阳向君虚弱的说道,至于为什么学校方面通知的是欧阳俊林,来的非但不是欧阳俊林甚至不是欧阳向君的母亲,而是欧阳向君的小姨这种事,欧阳向君表示,一些混乱的家族关系,不提也罢——

    于夕桐冷哼一声,俯下身子,就去扒欧阳向君的裤子。

    “让小姨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告诉你爸爸,让那些敢对你下手的人,生不如死!”

    欧阳向君甚至来不及阻止,来到医院里换上的那宽松的病号服,便被于夕桐整个的扒了下去。

    “啊……”欧阳向君忽然大叫一声,他现在这个平躺的状态,小姨于夕桐正好俯身下来,低胸的衣服,瞬间露出里面一大片的雪白,欧阳向君只是看了一眼,裤裆里的那东西,便昂首挺胸起来。

    小姨于夕桐顺手在那小东西上拍了一巴掌,笑道:“混蛋!这就是你给小姨的见面礼吗?”

    于夕桐的话,并没有说完,但见欧阳向君已经是惨叫一声,从病床上弹跳起来,双手捂着裤裆,嗷嗷的叫唤着,脸上汗水哗哗的不要钱似的流了下来,整张脸瞬时间变得苍白无比!

    于夕桐吓坏了,连忙按下了床头的召唤铃,随即大声喊道:“医生,医生,有医生在吗?!”

    医生很快赶了过来,几个医生一起给欧阳向君进行了又一次的会诊。

    于夕桐退出病房,给姐夫欧阳俊林打了一个电话。

    欧阳俊林确实是正在开会的当口,一看打过电话来的是于夕桐,不得已暂停了会议,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接通了电话:“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过来?我正主持会议呢!”

    于夕桐哭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儿子着想!我又不能给你生儿子,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只顾着开会开会,你儿子问题大了去了!你这辈子恐怕都看不到孙子了!”

    欧阳俊林愣了愣,忙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你不知道去调查啊,你这个副厅长当的只是个摆设吗?有人害你的儿子你都不管,你还能管什么啊!”于夕桐气鼓鼓的挂断了电话!

    欧阳俊林想了想,拨通了两个电话。

    而后回到会议室,跟大伙请了个假。

    十几分钟之后,欧阳俊林的电话响了起来。

    “好,好,我知道了——人在火车上是吧?多少列次?行,好好,你帮我联系一下,让下一站的警方配合乘警一起行动,务必把人拿下!”

    电话打完了之后,欧阳俊林的专车,已经抵达了欧阳向君所在的医院。

    看到儿子这幅凄惨的模样,欧阳俊林胸中有一团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欧阳俊林吼了两声,又拨打了两个电话,指示道:“如果让那个叫秦北的离开了云贵省的地界,你们统统给我走着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