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65章 唐吟月生意遇到危机!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苏皖默默的记住了这个名字:眼盲的女孩子叫侯羽倩,负责治疗的医生叫做秦北。

    等等?你说什么?!

    苏皖脸色瞬间就变了:“刘医生,你再说一遍?!”

    刘医生在电话那边,笑了笑说道:“那个目盲的女孩子,叫做侯羽倩,眼睛出现问题,已经很是有一段时间了,听我导师说,那个叫做侯羽倩的女孩子的病情,就算是置换角膜,恐怕也难以恢复视力,所以,导师建议侯羽倩的家属,可以考虑去米国进行治疗。”

    “米国方面,我导师曾经的导师,在眼科治疗方面,算是世界级的权威了。”

    “不过听了我导师描述的患者的病情症状之后,我导师的导师表示,并没有十成的把握进行治疗,可以先赶赴米国,进行两个疗程的实验性治疗试试看……”

    “但就是这样一个连我的导师都没有办法,我的导师的导师都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那女孩子居然好了!”

    “那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的导师在街上遇上了一个女孩子正在那街头卖艺,演奏乐器,十分出色的样子,我的导师,就多停留了一会儿,然而就是这多停留的一会儿,我的额导师认出来了,这街头卖艺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他的一个小病号,就是那个侯羽倩了。”

    “我的导师十分惊讶,因为他注意到侯羽倩这个小姑娘,在演奏的时候,全身心的投入其中,眼波流转,韵味十足——好吧,用的形容词太多了,实际上就是,我导师发现那女孩子的眼睛,居然完全好了!”

    “我的导师当时就愣住了,以为自己是认错了人!大概是容貌和侯羽倩十分相似的一个女孩子吧?于是我的导师,试探着问了一声,你是侯羽倩吗?”

    “结果很明显了,我的导师,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对方就是侯羽倩,从一个眼前一抹黑,啥都看不见的女孩子,彻底恢复了正常,我的导师约她共进午餐,聊天之下,这才知道,给侯羽倩治好了眼睛的那个医生,叫做秦北。”

    苏皖几乎不能用言语表达自己现在的感受了。

    抱着最后一丝念想,苏皖迟疑了一下才问道:“你说的这个侯羽倩,以及秦北,是不是京华市的人呢?”

    “对呀,难道你认识他们?不可能这么巧吧!”刘医生大声笑着说道。

    苏皖整个人都不好了,就是这么巧,就是这么巧。

    除非京华市还有另外一个叫秦北的医生!

    看看:秦北在京华市就有成功治疗眼疾患者的先例,这次又是以专家组专家的身份来到了云贵,并且据姐夫孔栋说,这次专家组治疗的那些患儿们,大部分的治疗,都是这个秦北秦医生的功劳。

    如果说这个秦北不是那个秦北,大概傻子都不信。

    刘医生感觉到了苏皖的停顿,忽然惊讶的说道:“不会吧!你真的认识秦北?那你不直接去找他,还找我弄甚啊!”

    苏皖苦笑道:“不是……刘医生你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我,算是认识秦北秦医生吧,之前的时候我姐夫孔栋带了一个年轻的医生过来给我们家小媛看病,我看那医生,不过才二十岁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个有本事的,就回绝了——我姐夫说他就是叫秦北,同时也是三京那边来的专家组的成员之一——呜呜呜。我好想错过了什么?!”

    “哎呀苏护士长,你让我这说你什么才好呢,这种机会都能错过去?哎,你也是咱们医院的老人了,你说那些无知的患者以貌取人也就罢了,你都妇产科的护士长了,怎么还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刘医生忍不住责备说道。

    苏皖想了想,道:“还好,我并没有把秦医生得罪死,他的女朋友还帮我女儿去处理一些问题呢——好了不聊了,我必须现在出去一趟,找他们去!”

    刘医生道:“那赶紧去吧!早干什么去了!”说完挂了电话。

    苏皖换了身衣服,匆匆的往外走。

    姜百盛正拎着一个酒瓶子在客厅里眯着喝闷酒,喝一口,叹一口气,喝一口,叹一口气!

    “你能不能别这个颓丧了?又不是天塌下来了!什么事总得解决不是!”苏皖一边换鞋,一边斥责说道。

    姜百盛仰天长叹:“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啊!”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事情已经都发生了,现在后悔还有个什么用?我想好了,明儿我就去医院辞职,咱们家就指望你一个人赚钱养活了,第一步先把女儿的眼病治好,第二步就是多花一些时间照顾女儿,以后我就当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了!”苏皖断然说道!

    “你舍得你那工作?”姜百盛有些愤懑的说道,当初娶苏皖的时候,就是喜欢那身护士服,很是有些制服诱惑的味道,然而却没有想到,这身制服,并不是那么好穿的,整天加班加班加班,连两个人的私密空间都少的可怜,更别说什么制。服诱。惑了,赶上个歇班的时候睡觉都睡不够,还佑惑,佑惑个毛线啊!

    “为了女儿,怎么也能舍得。”苏皖换好了鞋子,对姜百盛道:“我这就去找女儿,顺便去央求秦医生给女儿治病,你在家别总是喝酒啊,你那都脂肪肝了知道不!把窗子开开,透透气儿,别等咱们女儿回来之后还一屋子酒味!”

    “等等……你说什么?你要去找那个秦医生给女儿治病?你疯啦!那分明就是个骗子!他撑死了有二十岁吧?恐怕上大学的话连毕业都没毕业呢!”姜百盛不悦的说道!

    “你别管,我自有主意!”苏皖暗道,我何尝不是曾经跟你想的一样呢,但是结果怎么着,人家就是个有本事的!送上门来的不要,现在反而要去求着人家,怪不得老祖宗们说过一句话,医不扣门!

    苏皖刚刚走出家门,还没有走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女儿姜晓媛,正在姐夫孔栋的陪伴下,走了回来。

    “小媛?”苏皖轻声喊道。

    “妈妈!”姜晓媛听到了声音,顿时放声大哭,冲着苏皖的方向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谁料想地上居然有一个香蕉皮,出溜一下姜晓媛就摔了出去,好在孔栋也是个练过的,紧忙冲了两步,正好把姜晓媛拽住了。

    “妈妈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姜晓媛哭倒在苏皖怀里。

    “不不,不是你的错,都是爸爸妈妈做的不好……”苏皖也跟着哭着说道。

    母女两个,相拥着哭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苏皖率先道:“姐夫,那个秦医生呢?还有那个苗苗姑娘,怎么没见到他们?”

    孔栋随口道:“本来我们去找了欧阳那小子,秦医生和苗苗姑娘出手教训了那小子一顿,之前说准备和我们一块回来的,不过半路上接了一个电话,秦医生和谷苗苗姑娘两个人,就急匆匆的走了。”

    “知道他们去哪了吗?”苏皖急切的抓着孔栋的袖子问道。

    孔栋很不自然的甩开苏皖的手,道:“好像是去火车站了吧?原本说乘坐明天的飞机的,但秦北好像接了电话之后,很是紧急的样子,带着谷苗苗,就冲火车站去了。”

    “他这是,准备回京华市了吗?”苏皖着急的问道!

    “应该是吧,好像是京华市那边,秦医生旗下的什么生意出了点小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很着急的样子!”孔栋回应说道。

    “他们什么时候去火车站的?是火车还是高铁——啊啊,我晕了,去京华不通高铁,那就一定是火车了,不行,我得去追他回来!”苏皖着急上火的说道。

    说完,苏皖拽着女儿姜晓媛的手,撒丫子就跑。拿出了准备接生重症孕妇速度出来。

    孔栋追了两步,冲出小区,正好拦下了一辆计程车,而后追上苏皖母女两个,招呼他们上了车。

    “你这么着急找秦医生,难道是为了小媛的眼睛?”车上,孔栋忍不住问道。

    苏皖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道:“都是我不好,害了小媛一次,又害了她第二次!你说当初我怎么就拒绝了秦医生的治疗了呢?”

    姜晓媛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轻声道:“秦医生说,我这眼睛能治,刚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还用临时治疗的方式,让我的眼睛,能够看清楚了十五分钟的样子,妈,秦医生真的很厉害的!”

    “只是秦医生说,小媛现在这个状态,并不是很适合治疗,所以……”孔栋试探着说道。

    “先不管那么多,师傅,开快点,我加钱,去火车站!先追上秦医生,其他的以后再说!”苏皖沉声说道!

    云贵西站。

    熙熙攘攘的人群,捏着手里的车票,从这里出发,奔赴全国各地。

    秦北的目光中有些焦急。

    他甚至想买两张黄牛票,为的就是尽快赶回京华市。

    在送姜晓媛回家的路上,秦北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唐吟月打过来的,唐吟月在电话里几乎快哭出来了,她告诉秦北说,有一个使用了他们的产品的客户,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现在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里。

    那个客户的家属,到了唐吟月租用的办公楼,大闹了一场。

    这件事,如果不能妥善解决的话,万一那客户出现什么闪失,这生意,就没法做下去了。

    事关秦北的生意是不是能继续赚钱,秦北当然会着急了。

    不过谷苗苗还是拒绝了秦北去买黄牛票的决定,径自过去排队,也很快的,买了两张硬座票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