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61章 叛逆的姜晓媛!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adsdu;“十六岁怎么了?十六岁就不能怀孕了?女子十四而天葵至,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用不用我翻译给你听听?”秦北冷笑说道!

    一般来说,女孩子十四岁的时候大姨妈基本上就到了,古时候很多朝代甚至规定女子十四岁便需要嫁人了,十六岁如果还不嫁人生子,那就很有可能会被官方强行婚配,更别说现代社会,吃的喝的全都是激素之类的玩意儿,女孩子十来岁就见到大姨妈的数不胜数。

    “我当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女孩子来了大姨妈,和她怀孕有个毛的关系啊!怀孕至少也得有个男人吧!”身为大医院妇产科护士长的苏皖,当然明白秦北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当苏皖说道至少得有个男人的时候,忽然就愣住了!

    不但苏皖愣住了,就连谷苗苗也好,孔栋也好,姜晓媛的父亲姜百盛也好,通通都愣住了!

    “你你是说她已经和男人发生了那种关系?”姜百盛怒火蹭蹭的往上窜,冲过去就给了姜晓媛一个嘴巴,“你怎么能这般不知自爱!你才多大!你才十六岁!!”

    “你喊什么喊?!你怎么就知道女儿做出那种事来?怎么就不会是这个冒充医生的家伙,因为自己治不了咱们女儿的病而故意找这么个借口!!”苏皖生气的把姜百盛推到一边,把女儿姜晓媛抱在怀里,柔声安慰着,“你瞅瞅你个老东西!这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把女儿打成这样!”

    苏皖抚摸着姜晓媛的脸蛋,心疼的说道:“乖女啊,你告诉妈妈,你没有做那种事,对不对?你快点说话啊,你告诉妈妈,你没有做那种事!”

    姜晓媛被打了一巴掌,刚刚还在哭泣的,听苏皖也这么说,蹭的站起身来,一双无神的眼睛散乱而没有焦距:“我做了,我就是做了!!我做了怎么了!你们管得着吗!”

    “你你你想气死你妈妈是不是!那你告诉我,你最近的例假正常不?啊?快点说啊!”苏皖大声说道。

    秦北在一边插嘴道:“应该两个月没有来了吧。”

    姜晓媛低着头,不说话。

    苏皖大声斥责道:“你告诉我,这个江湖郎中,是个骗子,说的是假的对不对?!”

    姜晓媛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怎么?有脸做没脸说了?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爸爸和妈妈吗?简直让我们老姜家颜面扫地!”姜百盛气的呼呼的。

    姜晓媛忽然抬起头来,冷笑道:“现在知道老姜家的颜面了?你们早些干什么去了?!”

    “你打死你个孽障!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姜百盛扑了上来,孔栋见状不,立刻冲上来把姜百盛拽到一边,“冷静,冷静!”

    谷苗苗叹了一口气,虽说她不过也才十八岁,但现在好像很成熟似的,拽着姜晓媛的手,坐了下来,轻声道:“跟姐姐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姜晓媛哇的哭了出来,断断续续的道:“他们都忙,他们都忙!谁也不管我!现在知道管我了?我告诉你们,晚了!——爸爸需要工作,经常出差,一个月至少有二十天出差,剩下十天,也是和商场上的朋友在酒桌上!!我妈妈呢,整天加班,加班!还是加班!我没说过什么是吧?我从十二岁就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做饭收拾屋子,我没说过什么是吧?我知道你们忙!”

    “但是呢!半年前的事情,你们还记得吗?!”姜晓媛加大了语气说道!

    “半年前?这跟半年前有什么关系?!老姜,半年前发生什么事了?”苏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半年前?半年前我签了一个三百万的合同,那生意我赚了近五十万”姜百盛想了想说道,“但是这和咱们的女儿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知道,你们不会知道的!”姜晓媛冷笑说道:“那天我发高烧,给爸爸打电话,爸爸说他正在陪一个重要的客户喝酒,回不来,让我找妈妈,我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说有个难产的孕妇正准备上手术台,让我找姑姑——”

    “你们知道我当时什么状况吗?我发烧烧到了四十度!”

    “我给姑姑打电话,姑姑去京华市出差,根本没有在云贵市!”

    “是欧阳向君送我去的医院,我在医院打了四个多小时的点滴!我几乎以为我会死了!但是我没死,我又活过来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欧阳对我更好了,当晚我就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了!我乐意!你们管得着吗?!你们什么都不管我,这种事,你们也没有资格管!!”

    众人一阵沉默,姜百盛怒道:“送你去一趟医院,你就把身体交给一个男人,这不是太随便了这是什么?你还有脸说!我容易吗我,我整天在外面联系业务,难道不是为了能让你的生活过的更好一点吗?!”

    “我不觉得我的生活比以前过的更好,我更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有什么乐趣可言!我只知道欧阳对我好,这就够了!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他的,就只有把自己交给他!我乐意!你们管不着!直到现在,你们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需要更多的关心!关心你们懂吗!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为了我,我看不出哪一点你是为了我!”

    姜晓媛继续冷笑!

    秦北拍了拍额头,他是应孔栋的邀请过来治疗眼疾的,不是来听这些家长里短谁关心谁谁不关心谁这些烂事儿的,于是他决定告辞——一方面姜晓媛怀有身孕,这病他不好下手,另一方面姜晓媛的父母对秦北并不是十分信任,留在这里,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秦北刚站起身,准备告辞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姜晓媛的电话,却见姜晓媛立刻接通了电话,很快便换上了一副幸福的笑脸:“嗯嗯,好的呢,行,我这就过去,嗯,么嘛!”

    挂了电话,姜晓媛冷冷的道:“我得出去一趟!”似乎刚才那对着电话有说有笑的女孩子并不是她的样子。

    “是欧阳打来的电话吗?”谷苗苗轻声问道。

    姜晓媛笑着点了点头:“恩呢,他约我在学校的大操场见面,我必须去一趟,我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了呢,虽然我眼睛现在不好,但能听到他的声音也是好的呢!”

    “不行!你不能去!”姜百盛断然道!“我去见那小子,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姜晓媛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你去吧,你前脚出门,我后脚就从咱家十二楼跳下去你信不信?”

    “你跳啊!”姜百盛气坏了:“你要是不敢跳,你就不是我姜百盛的闺女!”

    姜晓媛冷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姜百盛或者苏皖要是拦我一下,你们就不是人!”

    说完,摸索着,冲着印象中窗户的方向,直接加速,撞了过去。

    “拦,拦住她呀——”苏皖见状,眼前一黑,咣当一声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谷苗苗身形一闪,拦在姜晓媛面前,把姜晓媛拦腰抱住。

    “别拦我,谁拦我我跟谁急!”姜晓媛张开嘴咬了下去。

    “媛媛,轻生是不对的,就算你对你父母有意见,难道你就不想在见欧阳一面吗?他还约你在大操场见面呢!”谷苗苗岂能让姜晓媛咬到?轻易的便闪开了。

    好在谷苗苗找的这个借口,正好对了姜晓媛的心思。

    这边,姜百盛摆弄了一阵,苏皖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孔栋连忙向秦北求助,秦北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摸出一根银针出来,扎在了苏皖的人中穴合谷穴等穴位上面。

    很快苏皖就悠悠醒转。

    “妈知道错了,妈不拦你,你愿意见他,你就去吧。”苏皖悠悠的说道:“妈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不行!”姜晓媛直接拒绝!

    谷苗苗道:“姐姐陪你去吧,我比你才大两岁,咱们之间,应该有些共同语言。毕竟你现在视力不好,自己出门,很不方便。”

    姜晓媛想了想,点了点头。

    谷苗苗冲秦北和孔栋使了一个眼色,陪着姜晓媛出门而去。

    “别管她,让她去死好了!”姜百盛怒火冲天。

    “你怎么不自己去死!”苏皖厉声斥道!

    眼见两个人又吵了起来,孔栋道:“你们两个,别吵了,其实我觉得咱们小媛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们两个,应该最好是好好反思一下你们两个的作为,给孩子究竟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小媛走到这一步,说白了,就是被你们两口子闹的!这样吧,我和秦北跟过去看看,你们两口子,就别过来了,把小媛交给我,你们应该能放心吧?”

    “我也去吧。”姜百盛颓然说道。

    “你在家好好照顾苏皖!就你现在这状态,去了之后,肯定和那个叫欧阳的吵起来,只能填乱,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孔栋沉声说道。

    姜百盛和苏皖想了想,点了点头。“那行吧,就拜托姐夫了。”

    秦北肯定是要跟去的,毕竟是谷苗苗先揽下了这个活。

    谷苗苗和姜晓媛坐了一辆计程车,秦北和孔栋另外打了一辆车跟着。

    那司机一看,这两个大男人偷偷的跟着两个大姑娘,这准没什么好事啊!

    亏得孔栋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警官证,那司机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很快,众人便到了云贵市花溪私立中学。

    花溪私立中学是云贵市最好的贵族式私立中学,没有之一。

    大操场上,不少学生,在这边做着各种运动。

    欧阳向君也正搂着一个女孩子,手伸进了女孩子的衣服里面,做着某种揉面团的运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