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57章 依旧在做梦的郭望崖!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云贵市,新韵酒店。

    秦北开了两间客房,而后把苏百岁丢进其中的一间,自己却跑到谷苗苗的房间里面。

    谷苗苗正摆弄着手机,预定了回京华市的航班。

    航班是第二天中午的,所以他们还要在云贵市多停留一天。

    “不累吗?为什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看到秦北过来,谷苗苗放下手机,笑着问道。

    秦北推车的功夫比开车的技术强多了,为了让谷苗苗能更舒适一点,秦北宁愿谷苗苗坐在车上,他在下面推车。

    谷苗苗心中终归是有些感动。

    “不累。”秦北笑着说道,“刚才孔栋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李子航从我这里拿走的那一百万他给追回来了,问我什么时候过去取回来。”

    “哦?事情解决了吗?”谷苗苗有些好奇的问道。

    秦北来到云贵市,事情还是比较多的。

    除了去苗疆寻找大师兄苏远亭之外,还接了以顾云川为领队的专家组,解决云贵市疑似传染病事件。传染病事件闹的沸沸扬扬,结果却是一个谁也没有想到过的结局,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传染病,而是李子航等人为代表的一个进行非法进行角膜塑形镜配镜活动引发的感染。

    这种大面积的感染,在专家组到来之前,至少造成了至少五名儿童彻底失明,等待他们的,只有是手术换角膜,然而角膜捐献实在是数量太少,也不知道这几名儿童,是否能等得到那一天。

    如此狂妄的非法事件,引发了云贵市各级领导的广泛关注。

    市委主要领导纷纷表态,不管是涉及到什么级别,什么人物,通通拿下,绝不留情!

    毕竟,这次事件上海的,是很多学龄儿童,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

    在秦北等专家组成员的共同努力下,还好,其余的患者,没有出现太严重的并发症。

    对于秦北来说,这些患儿治疗结束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全都是警方的工作了。

    不过此案的涉案人员李子航,曾经阿莎的男朋友,同时还涉及到了参与绑架阿莎并勒索谷苗苗的事件,并且因此拐带了秦北的一百万赎金。

    好在河西分局的副局长孔栋比较给力,把秦北失去的一百万又全都追回来了。

    至于孔栋是通过什么手段什么程序追回来的,秦北其实并不关心。

    当然,秦北过来找谷苗苗,主要并不是因为孔栋给他打了这个电话的原因。

    他从怀里取出那两份半截的“藏宝图”,摆在谷苗苗的面前。

    “你看,这一份,是大师兄苏远亭给我的那一张。”秦北指点着上面画着个山洞,山洞里面全都是五颜六色各种灵石的绸布说道。

    谷苗苗已经见过这张藏宝图了,只是上面什么标识都没有,仅仅是凭借一个山洞里面有五颜六色的石头,是没办法证明这些灵石,是确实存在在这个星球上的——就算确实存在,仅仅是凭借这个山洞的图案,也是不一定能找到地方的!

    但谷苗苗随即看到秦北又把一张同样大小的绸布,铺开摆在谷苗苗的面前。

    秦北旋转了一下这张绸布,和另外一张拼凑在一起。

    不但严丝合缝,最重要的是,这上面居然有几个字!

    谷苗苗惊讶的凑过来,认真端详着。

    “我判断这份藏宝图,至少被分成了四份,有地址,有文字,如果把四份藏宝图全都收集齐全的话,我觉得找到这些灵石,并非没有可能的事情!”秦北笑着说道!“但是这几个字,我并不认识,你看看是不是你们蛊苗的一些文字?”

    谷苗苗不好意思的道:“我只认得最后一个字,这个字在苗族的文字体系中,应该念谷——我的姓氏。虽然我不知道另外几个字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们可以去问问别人啊,容嬷嬷就在京华市,她对苗族语言文字很有研究的,等我们回了京华,先去问问她老人家好不好?”

    秦北点了点头,有能认识这些字的,对秦北来说,就是一个好消息。

    另外,秦北还有一个问题:“这半张,你猜我在哪找到的?就在阿莎的母亲住着的那个小茅屋里!你再想想看,另外一张,是阿莎的父亲,交给苏远亭的,你说这份藏宝图,是不是你们家——他们家的传家宝之类的?你小时候一直跟他们生活,对这张图有没有印象?”

    现在已经基本能够确定,阿莎的父母,其实是谷苗苗的养父母。阿莎和谷苗苗之间,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谷苗苗的生父,是蓝苗二长老,而生母,是某个大家族家的千金小姐,只是很多年前,便已经上吊自尽了。

    谷苗苗认真端详了一阵,缓缓摇头说道:“一点印象也没有。”

    忽然,谷苗苗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一亮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印象中,好像容嬷嬷有这么一份东西!材质和这些绸布基本上一样,只是我不确定是不是这份藏宝图的一部分!”

    秦北大喜,道:“等我们回到京华,一定先去拜访一下容嬷嬷!”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但是现在,我们应该先去吃点东西。”谷苗苗笑着挽住秦北的胳膊,“等吃了饭之后,我陪你一起去找孔栋好不好?”

    秦北很高兴的答应了下来,其实秦北现在也有些饿了,推着一辆跑车跑了这么远的路,消耗还是很大的。

    两人从房间里出来,叫上了苏百岁一起,去了宾馆一楼的餐厅。

    就在气呢比和谷苗苗狼吞虎咽的吃东西的时候,在云贵市河西分局,孔栋正在接待一个奇怪的报案人。

    “孔局,这个人是我在市郊执行任务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当时他被人用腰带捆了起来丢在草堆里,嘴上还被塞了布条。我正好开车经过那边,意外发现了这个人,就把他带了回来。”

    孔栋的下属,警官姜白沉声说道,“毫无疑问,这是一起绑架案。而且这起绑架案给受害人带来了很大的精神伤害!”

    孔栋打量了一下眼见的受害人,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身穿着,搭眼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单单是那条把他捆起来的腰带,就是进口纯鳄鱼皮手工制作的,能使用这种腰带的人,端的是非富即贵,孔栋不得不重视起来。

    “先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您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吗?”孔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问道。虽说这年轻人看上去精神状态有些不好,但身上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好像不是很符合抢劫案的表现。

    “我?我是郭望崖!哎我说,今儿这个梦挺有趣的,居然还梦见进警察局了,之前我可从来没有来过,哎,你是个局长是吧?带我参观一下这里怎么样?我最想看的就是审讯室了,不是道你们是不是拳打脚踢的用那些刑讯逼供的手段?”

    郭望崖笑嘻嘻的说道。一双眼睛都不停的四下里打量着。

    孔栋嘴角抽了抽,丫的这厮把警局当成什么地方了?居然想让孔栋带着他在这里转转!

    最重要的是,这厮居然说是在做梦!难道这是有钱人玩的什么新游戏吗?听说有钱人们总喜欢玩一些强叉啊捆绑啊之类的游戏——

    “你不是做梦!我们怀疑你被抢劫了!请你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帮助你,郭先生,您觉得呢?”孔栋强忍着怒气说道。

    “不用怀疑,我就是被抢劫了。”郭望崖笑嘻嘻的说道:“你们是没看到,那小子,太牛笔了!我从没有见过这么牛笔的人!今儿两个朋友,找了几个二线小明星陪着,约我过去吸粉儿,我在那边嗨皮了一个上午之后,驾车回来,路上遇上了一个美女!特清纯!特有味道!我就邀请她上车,没想到我车速都开到一百八了,那小妞的男朋友,居然愣是凭借两条腿,追上我了!”

    郭望崖双眼中冒着某种光芒,一脸惊喜的模样让孔栋怀疑自己是在看一个煞笔:“他追上我之后,一脚就把我的车踹停下了,然后把我捆起来,随后抢了我的车走了!啧啧,我从没见过这么牛笔的人!就算是做梦,都从没见过!”

    丫的你这是做梦吗,分明是嗑药嗑多了留下后遗症了吧?

    姜白忽然凑到了孔栋身边,附耳小声说道:“我认出来了,这就是郭望崖,云贵市郭氏地产郭鹏的亲儿子!”

    “郭鹏的儿子?怪不得又是约会小明星又是吸粉嗑药的,怪不得呢!”孔栋沉吟说道:“现在这郭望崖一直觉得自己是做梦,这可怎么解决?”

    姜白道:“我们可以和他的家人取得联系,然后给他请一个心理辅导师。”

    “好,那就按你说的办,你带回来的麻烦你想办法解决,等会我约了一个朋友过来解决点问题,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处理了。”孔栋看了一眼腕表,距离和秦北约定的时间,只有十来分钟的样子了。

    “好,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姜白立刻答应说道。

    姜白很快就联系了郭望崖的父亲郭鹏,把事情简单的跟郭鹏一说,郭鹏表示自己还不能立刻赶过来,先喊一个心理辅导师过来给郭望崖做心理辅导,他稍后就到。

    心理辅导师很快就赶了过来,他抵达分局的时候,秦北和谷苗苗,正好也从另外一辆计程车上,走了下来。

    秦北给孔栋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孔栋自己已经到了。

    孔栋约秦北在三楼的办公室见面,有几份相关文件,需要秦北签署一下,这样才能把那一百万转到秦北的卡上去。

    秦北答应了一声,带着谷苗苗径直上了三楼,孔栋早已经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了,见秦北来了,马上笑着说道:“秦先生,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我代表云贵市那些差点导致失明的患儿们,对您的义举,表示感谢!”

    &ot;,&ot;is_jingpin&ot;:&ot;y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