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54章 他喜欢我!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最初的几次,大长老还是咬咬牙答应了下来的。

    给阿莎的过多资源的侧重,这才打造了一个“蛊苗天才少女”出来。

    然而阿莎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觉得是自己的天赋,才让自己有了这般成就。

    阿莎的父亲,又一次要挟到大长老的头上的时候,大长老拒绝了。

    这下阿莎的父亲就跟被蛇咬了腚似的,可闹腾欢了。

    他四下里传言,说大长老和他老婆有一腿,这才生下了谷苗苗。

    他老婆也是个没脾气的,不敢和男人正面硬刚,不出声,等于是默认了下来。

    大长老也豁出去了,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去,你说我弄了你老婆,那我就弄了你老婆!

    最为让大长老和二长老不能接受的是,阿莎的父亲,不但从大长老这里,要走了比别人更多的蛊术修炼资源,还把原本应该属于谷苗苗的那一份,硬生生的抢了过去,交给了阿莎使用!

    大长老无奈之下,只好趁着夜深人静的机会,去给谷苗苗额外送一些修炼资源过去。

    只是大长老并不知道,那些资源,大概只有一半左右,到了谷苗苗的手里,另外一半,被阿莎一次起夜发现了,硬生生的偷了去。

    后来,阿莎的父亲得寸进尺,看到连败坏自己老婆名声的这种方式都不能让大长老就范了,于是便声称要把谷苗苗的身份,彻底捅破,让众多的蛊苗族人,把谷苗苗赶下山去!

    大长老岂能答应?

    凭借着他的特殊身份,大长老提前下手,胡乱给阿莎的父亲,安上了一个叛逆的帽子,强行把阿莎父亲的本命蛊收回,派了几个亲信,把阿莎的父亲,丢下山去,扔进了大城市里面,任他自生自灭!

    男人不见了,阿莎的母亲优思成疾。

    她好几次去找大长老闹,让大长老把男人还给她。

    她说,如果再这么下去,她宁肯不要阿莎的修炼资源了,也要把谷苗苗的身份,公布于众!

    一个普通的蛊苗族人,能有什么见识?

    最终还是被二长老先下手为强,下了一种可以让人疯癫的蛊毒。

    女人知道自己中蛊的时候,便服用了一种可以让人假死的蛊虫。

    蛊苗内部,只有一些级别比较高的人,才能享受土葬的待遇。

    像她这种被谣传和大长老有一腿并且生了女儿的女人,不出意外的话,只能是被弃尸荒野的结局。

    于是女人赌对了,她半夜醒来,四处乱撞,撞进了那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

    直到她遇上同样意外撞进来的青苗族人磐安。

    她才知道,原来,这里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山谷,她同样是可以出去的——

    天可怜见,自从她进了这个山谷之后,那人为布置的阵法,一直从没有生效过。

    不是她不想出去,而是她根本找不到路。

    磐安却很幸运,被女人救了之后,很快原路返回,走出了那个秘境。

    阿莎的母亲等磐安走远了,这才收拾东西,准备也从这里走出去。

    她决定豁出去了,一定要找蓝苗的两个长老报仇雪恨!

    然而可惜的是,命运,就是如此不公。

    女人穿过山缝的时候,走了一半,阵法便发动起来,硬生生的被挤成了一个人肉饼。

    前半段故事,是二长老一边回忆,一边悠悠道来。

    后半段,是谷苗苗从笔记本里看到的,

    最后死亡,却是谷苗苗根据山缝里那具人肉饼的尸体,推断出来的。

    虽然已经被挤压的不成人形,但终归是那节断指,以及断指上的戒指,证明了那个女人的身份。

    “苗苗,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亲生母亲,如果当时我带着她远走另外一个城市的话,她大概也就不会死了。你也就不用套用阿莎妹妹的身份,委屈的生活了这么多年。”

    说到这里,二长老谷子地,已经是泣不成声。

    “但是我希望你明白,如果蛊苗族人们知道了你有一半的汉人血统的话,他们一定不会答应让你留在蛊苗的,就算我是长老,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决定。”

    谷苗苗眼眶里有些泪水,道:“这也够了,我并不觉得蛊苗的族人的身份,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答应帮你把蛊王令找回来,找回蛊王令的那一天,就是我脱离蛊苗身份的一天!”

    谷苗苗做出这个决定,其实内心也是挣扎的。

    但谷苗苗心里清楚,如果她不抛弃蛊苗族人这个身份的话,她是没有办法和秦北快乐的没羞没臊的生活在一起的。普通的蛊苗族人,都不可以和外族人通婚,别说她的身份,乃是蛊苗的圣女,同时又是蛊王传承的传承人。

    但谷苗苗并不准备把自己的这份付出告诉秦北。

    有些事,自己做出决定就可以了,没必要让秦北跟着一起承担这份责任。

    “我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秦北细细的琢磨了二长老讲述的这个故事,沉声说道:“为什么大长老那么听你的话?为什么你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你们之间究竟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说出来?!”

    如果这一点不能解释,那二长老讲的故事,那大概就仅仅是一个故事而已!

    “对呀。”谷苗苗很快也想到了这一点,在二长老谷子地叙述的故事里面,大长老似乎对二长老言听计从,就算是被阿莎的父亲扣了屎盆子说大长老和阿莎的母亲有一腿,大长老居然都不去进行辩解,而且,在临死前,居然还刻意把谷苗苗叫到身边,告诉谷苗苗,是因为他这个大长老和谷苗苗的母亲有一腿才生下来的谷苗苗——

    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强大的无私奉献的背锅精神!

    “这……”二长老咬了咬牙,声音低沉的差点让秦北听不清楚:“他喜欢我。”

    哎呦我去!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里面蕴含的信息量有点大啊!

    男人与男人之间,原来,除了友情,还可以有爱情!

    爱情这东西,从来与年龄性别人数无关。

    这四个字一出口,不仅仅是秦北愣住了,就连谷苗苗,也是一脸震惊的模样。

    吃完晚饭,秦北来到了谷苗苗的房间里面。

    谷苗苗正坐在镜子面前,双目无神的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影像发呆。

    在此之前,谷苗苗从未想过自己的身世,居然会出现如此波折。

    秦北扶着谷苗苗的肩膀,让谷苗苗靠在自己怀里。

    “想什么呢?”秦北柔声问道,“明天就要启程回京华市了,是不是对家乡有点舍不得?”

    谷苗苗苦笑道:“没有什么舍不得,按照蛊苗的规矩,我本就不应该是蛊苗的人,不是吗?”

    秦北笑道:“你愿意是,那你就是,你不愿意是,谁也不能逼你是!不服的直接干掉,就这么简单!”

    谷苗苗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还真没有什么事是能难倒你的呢!”

    一边说着,从怀里摸出苏远亭送给她的那个锦囊,当着秦北的面打开了。

    “师兄真是个好人,帮了我不少。”谷苗苗笑着说道,原本一份阵法师的传承,就已经让谷苗苗很是欣喜了,没想到苏远亭留下的这个锦囊,却是目前比阵法师传承更让谷苗苗上心的一件事情。

    秦北注意道,锦囊里面装着的,是一张五寸的照片。

    只是不知道苏远亭送谷苗苗这样一张照片,会是什么意思。

    取出来,秦北认真的看了看,道:“这是个什么玩意?看上去跟一方大印似的!”

    谷苗苗轻声道:“这是一枚印章。具体的说,应该叫蛊王令!”

    “蛊王令!”秦北有些震惊的说道,又认真看了看,大概把“王”这个字认出来了,但另外的两个“蛊”和“令”两个字,大概是因为笔画太多,秦北认识他们,可惜他们不认识秦北。

    “对,这就是我们蛊苗族人,寻找了寂已经很久的蛊王令!正是因为有了大师兄送我的这个锦囊,我才更加的确定能很快的把蛊王令找回来,这样的话,如果我离开蛊苗,心中也就不会有什么愧疚了。”谷苗苗浅笑着说道,声音柔柔的,很好听的样子。

    秦北跟着笑道:“虽然跟大师兄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发现,好像就没有大师兄不知道的事情似的!连蛊王令的下落他居然都知道!”

    翻过那张照片,上面写着一行小字。

    “京华拍卖,由郭笑天以一千贰佰万元购得”。

    后面跟着一串数字,简单的换算一下,应该是五年前的一场在京华市举行的拍卖会上,蛊王令出现了,并且被一个叫郭笑天的人花了一千两百万的资金购买走了。

    “郭笑天——能出手这么大的一笔资金,应该不是什么无名之辈,等我们到了京华市,在认真查访不迟。”秦北记住了郭笑天这个名字。

    “恩,找人应该不难,但难的就是怎么把蛊王令从郭笑天手里弄出来。又或者,蛊王令被郭笑天转手卖掉了呢。”谷苗苗揣测说道。

    “总归是有了消息,就比没有消息更强,先找到郭笑天,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秦北很随意的回应了一句,又对谷苗苗道:“不早了,先休息吧,明天还得赶路呢。”

    “好,你这早点休息——苏百岁还算听话吧?”

    “还成,心智正在慢慢恢复着。”秦北笑着说道,要不是因为还要照顾苏百岁,秦北肯定会和谷苗苗住在一起了,都怪这个电灯泡。

    正说着,忽然苏百岁撞门闯了进来:“我要跟苗苗姐一起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