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51章 谷苗苗欲说还休!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刚刚秦北得到的这半片上,画着的是一条山路!

    上面还写着几个字!

    唯一可惜的是,秦北不认得这几个字,只是大约猜测是几个字而已,看上去跟甲骨文的鬼画符差不离奇。

    有路,有洞穴!

    秦北距离这份宝藏,更近了一步!

    这等储藏量的灵石!随便拿出哪一个修炼者来,必然也是垂涎三尺!

    然而根据这两半拼凑起来的藏宝图判断,这应该是一个更大的正方形绸布被对折再对折,平均分成了四份,现在秦北手里得到了其中的两份,还差两份,便是一个完整的藏宝图了!

    至于上面的文字,秦北决定问问谷苗苗是不是认识。

    毕竟,现在这半份,应该是谷苗苗的母亲留下来的,而之前从苏远亭的手里得到的那半份,却是从谷苗苗的父亲手里得到的!

    保不齐这就是谷苗苗家家传下来的东西!

    时间不长,谷苗苗就把硬皮日记本合上了。

    眼眶中似乎含着泪水,大概是强撑着,才没有掉下来。

    “我知道了呢”谷苗苗喃喃说道,把硬皮笔记本,贴身收好,还用力往怀里按压了两下,生怕一不小心掉了出来似的。

    “真的是你母亲留下的东西?”秦北好奇的问道,据谷苗苗以及青苗大长老等人的说法,谷苗苗的母亲在生下谷苗苗之后并没有太久便因病去世了,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还留下了一个硬皮笔记本呢?

    谷苗苗点了点头:“恩,是我母亲留下来的东西,她在日记里都写着呢。”

    “那这就是说,当年你母亲根本就不是因病而死的?!”秦北惊奇的问道。

    谷苗苗又点了点头,道:“嗯,当时她是假死状态,被人误认为是死了,尸体丢在了乱葬岗上,当晚就醒过来了,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里”

    说这些话的时候,谷苗苗的眼神多少有些躲闪,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秦北注意到了谷苗苗眼神的不正常,但是并没有点破!

    毕竟这是谷苗苗的家事,如果谷苗苗不愿意说出实情,那就以谷苗苗的版本为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好了,秦北并不想纠缠这些——实在是没有价值,也没有任何意义。

    想了想,秦北问道:“那你母亲人呢,为什么没有见到她?这间茅草屋,也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的样子!”

    “她死了。”谷苗苗说道,并没有太大的神色波动:“她说她在这里这几年的生活也是苟延残喘,觉得活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于是就自杀了。”

    “那真是”秦北试图安慰一下谷苗苗,却发现谷苗苗神色如常,似乎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好像她的母亲,本就应该自杀身亡的样子!

    “我能请你帮个忙吗?”谷苗苗想了想说道。

    “咱们两个之间,还用得着用‘请’这个字眼吗?你说,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帮不上的创造条件也得帮!”

    谷苗苗扑哧笑了起来,凑过来,依偎在了秦北怀里,“以后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别的亲人了,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你能一辈子都做我的亲人吗?”

    “傻丫头,那是必须的!”秦北爱怜的抚摸着谷苗苗的小脑袋。

    谷苗苗闭着眼睛,喃喃说道:“咱们来的路上,磐安说了个并不好笑的笑话,你还记得吗?他说,如果我们穿过那道山缝的时候,万一这里布置的阵法运转起来,山缝闭合,我们就都得被压成人肉饼子了!”

    秦北道:“别听他的,那小子嘴里就没有一句正经话!”

    谷苗苗笑着摇摇头,笑容里有些苦涩的样子说道:“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在来的时候遇上的地上那个纸片人——那就是我母亲的遗体。她故意找了一个阵法即将闭合的时间点从那道山缝里穿过去,走了一半的时候赶上山缝闭合,她就死在了那里——她是自杀的。”

    “那那是你的母亲?!”秦北惊讶的说道,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布包来,在谷苗苗面前展开:“你还记得当时穿过那道山缝的时候,磐安摔了一跤,嘴里好像咬到了什么东西——你看看,就是这个!”

    “断指!”谷苗苗先是有些震惊的后退了一步,随即又走上前来,定睛一看,那根细小的断指上面还戴着一个结婚戒指!

    “对,这跟手指,就是磐安摔在地上的时候不小心咬到嘴里的!不过据我分析,这根手指,并不是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以及小指中的任何一个,以我的医学经验判断,这跟手指头,应该是一个枝指——你知道什么叫枝指吗?就是多长出来的一根手指头,又叫六指儿。”

    “你确定?”谷苗苗追问道:“你确定这是一根枝指?!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母亲的右手就多一根小指,而且她把结婚戒指,戴在了那根小指上面!”

    谷苗苗把秦北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那根小指接了过来,放在眼皮子底下认真的观察了一会儿,忽然说道:“对,这就是我母亲的手指!这枚戒指,也是我母亲的遗物!她当年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枝指带上一枚戒指!”

    居然还有这种爱好的人?

    秦北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

    拽上磐安,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茅草屋的旁边不远处,挖了一个大深坑出来。

    因为缺少必要的工具,磐安成了挖坑的主力。

    把大坑挖完了的时候,磐安的指甲缝里全都是泥,手上至少破了十几道口子。

    而后秦北又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返回到了那道山缝里面,把那具已经不能称之为尸体的尸体,弄了出来,埋进大坑里面。

    谷苗苗把那根手指上带着的戒指小心的取了下来,随即把那一截断指,也丢进了大坑里面。

    剩下的便又是磐安的工作了:埋坑。

    磐安表示这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了,累的肠子都快吐出来了。

    秦北则告诉他:“自己挖的坑,就算是含着泪,也还要把它填好。”

    磐安则说:“这丫的根本就不是我想挖的坑好吧!”

    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你,煞笔才在这里挖坑呢!

    秦北道:“我觉得你刚刚挖坑的时候实在是太努力了,瞧瞧身上出的这些汗啊,我建议你去游个泳怎么样?顺便清洗一下身上的汗臭味儿”

    磐安留意到秦北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那个什么都能溶解掉的水潭,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道:“其实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挖坑不填的人了!没关系,这点小活儿交给我,保证办的漂漂亮亮的!”

    秦北推辞道:“这都不好啊,你瞧瞧都快把你累的肠子都吐出来了!”

    磐安果断道:“没事,吐出来我再吃进去,正好有点饿了!”

    谷苗苗一脸的厌弃:“你们俩,说话能不能正常一点?恶心死我了!”

    最终,还是以磐安为主要劳力,秦北在一边帮忙,终于在半小时后,成功的把大坑填上了。

    “合作愉快!”秦北说道:“这活儿确实挺累的!”

    磐安嘟囔道:“全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活好吧,你还有脸喊累!”

    “我怎么就不能喊累了,明明是我们两个一起完成的好吧!”秦北不高兴的说道。

    “你干什么了?你手指头上一点泥土都没有!”磐安辩驳道。

    “你干活,我监工,难道说监工不叫干活了吗!”秦北理直气壮的说道。

    磐安小声道,墙都不服就服你!监工,呵呵,监工!你丫的说白了就是我干活你看着,我工作你负责挑毛病对吧?!

    总之别管怎么说,谷苗苗的母亲,终究还是入土为安了。

    至于谷苗苗的母亲在这些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北打算等谷苗苗想说了之后,再去了解,也不算迟。

    谷苗苗在简易的坟头前面,磕了三个头。秦北想了想,也陪在谷苗苗身边,一起叩头。

    别管怎么说,这毕竟是谷苗苗的母亲!

    随后,秦北找到苏远亭,告诉他这边的事情,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到了应该离开的时候。

    手里那份藏宝图上记载的文字,秦北则决定等他和谷苗苗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再向她咨询。

    苏远亭想都没想,直接把苏百岁拽了过来,对秦北说:“这孩子,就拜托给你了!你把他带回京华市,找他的妹妹苏小贝,小贝那边我还留下了一些产业,大概=够他们兄妹两个花销的——我就不回去了。”

    “你要留在蛊苗?!”秦北惊讶的问道,大师兄,你身上蛊毒已经好了!为什么还要留下来呢!

    “留在蛊苗?不,不,你想多了,我是要留下来,但我不会再去蛊苗了,我就留在这个世外桃源——你们看,钟天地之灵秀,端的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苏远亭笑着说道:“另外,你可以转告给我那个记名弟子莫大,让他来这边找我!”

    秦北想了想,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

    如果仅仅是为了修炼的话,这里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秦北相信,如果是仅仅以太白凝气经为例,在这里修炼一天,可以顶外面修炼五天甚至是一周的时间!

    这灵气浓郁的程度,可想而知!

    但秦北并不是以修炼太白凝气经为主业,他学习太白凝气经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七情针法的操作和使用。

    而七情针法,必须要红尘炼情,这一点,秦北已经在自己身上见识过了!

    “我估算,还有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这阵法弄出来的山缝就要闭合了,如果你们想要离开,最好是现在就开始准备。”苏远亭一脸凝重的对众人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