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50章 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小心!”

    秦北抓住了谷苗苗的手臂,硬生生的把她扯了回来。

    谷苗苗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刚刚差点失足掉进旁边的水潭里面,想想这水潭什么生物都能溶解掉的可怕属性,谷苗苗就觉得一阵后怕,小心脏砰砰的乱跳,往秦北怀里挤了挤。

    他们的目的地是绕过水潭之后,找到一棵四五个人环抱不过来的大树,据磐安说,大树下面便是一个茅草屋,当年他来这里的时候,就是被茅草屋里住着的一个女人救了的!

    一路行来,谷苗苗当然要问起,磐安凭什么说,那个女人,就会使谷苗苗的母亲?

    磐安便道:“我见过你母亲好几次,怎么会不记得她?更何况,她左眼角上有一块新月形的胎记,我记得相当清楚。而且当时我获救了之后,和她聊天,问起她是不是你的母亲,她亲口承认了的!”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谷苗苗生气的踹了磐安一脚。

    “第一她不让说,第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磐安一脸不屑的说道。

    于是谷苗苗便追着磐安,准备把他吊起来打。

    磐安就四下里乱跑,忽的一个闪身,来了一个懒驴打滚儿,谷苗苗追的太着急了,一个趔趄差点掉进那水潭里面去,亏得秦北眼疾手快,一把把谷苗苗拽了回来。

    等秦北把谷苗苗安慰的差不多了,这才招招手,冲着磐安说道:“来,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磐安本来已经想走过来道歉了,听秦北这么一说,哪儿还敢凑过来找打?当下下意识的又后退了两步,秦北冷笑一声,脚尖一顿,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磐安的身后,抓着磐安的双腿倒提了起来,大步的就往水潭边走了过去!

    磐安看着距离那水潭越来越近,吓得哇哇的大叫了起来,连连求饶。“秦爷,秦爷我错了,你可别吓唬我了,这玩意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手一松,这人就没了啊!”

    秦北冷哼一声,磐安这种,明知道自己实力不济,反而还要硬要装比的,往往就是那种装逼不成反被草的主,一次两次,不长记性,他还给你来三次四次,别提多讨人嫌了。

    于是秦北捏了两根银针出来,扎在磐安的身体上面,让磐安没办法在折腾下去,磐安这下更是吓得要死,眼见就又快尿裤子了,秦北拎着磐安的腿,倒吊着,凑到了那水潭边,但听呲呲的一声轻微的声响,冒了一阵白烟儿,磐安的头发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磐安大声喊道:“秦爷,秦爷我错了!再也没有下次了!给我个机会啊!求你了!”

    谷苗苗心中一软,也道:“阿北,放了他吧。算了,我不计较了。”

    秦北这才把磐安拽到岸边放下来,也不说话,就是冲着磐安阵阵冷笑。

    实际上,秦北现在心里也稍微有些紧张,一路上遇到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这个与世隔绝的秘境,竟然处处透露着古怪,就连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水潭,居然也暗藏杀机!

    这时候,苏远亭带着苏百岁追了上来。

    苏远亭凝神看了一下面前这个水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忽然苏远亭随手拽了一颗杂草下来,丢进了水潭里面。

    “呲呲——”

    伴随着一声轻响,那棵杂草,冒了一阵白烟儿,很快便消失不见!

    “太奇怪了!”苏远亭说道,“如果我判断没错,这应该也是一个阵法!——啧啧!这里不但灵气浓郁,还是一个阵法师的天堂!这么高明的手段,就算留在这里钻研一辈子,也是值得的!”

    这里肯定是有能够食用的水源的,如果都跟这个水潭一样,那绝对不会有这些花草树木,甚至偶尔还有一些野兔什么的在草丛中穿梭而过,好几种野生动物,似乎并不怕人,大概是并没有见过人类的关系。

    苏远亭又远远的走了几步,来到水潭的入水口处。

    同样揪了一颗杂草丢进去,却发现在这个葫芦口一样的入水口处,那棵杂草在水里上下沉浮,却并没有变成一股白烟消失掉,随即苏远亭又丢了一颗杂草在葫芦口水潭这边的开口处,呲呲一道白烟儿便消失不见。

    “果真是一道阵法禁制!但阵眼究竟在哪里呢?”

    苏远亭捏着下巴,沉思起来,忽然想起什么,对秦北道:“你们不用管我,我再琢磨琢磨!”

    大约耗费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秦北和谷苗苗才算看到了磐安所说的那棵大树。

    枝繁叶茂的一棵参天巨树,果然如同磐安所说,就算是四五个人环抱,也不一定抱的过来。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大树侧方的一个树影里,搭建着一幢简易的茅草屋。

    谷苗苗抓住了秦北的手,小声道:“我,我,我有些紧张。”

    所谓近乡情怯,谷苗苗虽然十分希望磐安说的是真的,她的母亲并没有死去,而是暂时住在这里,但真的看到这间茅草屋的时候,谷苗苗又忍不住有些退缩了。

    她并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她那个明明已经死掉了很多年的母亲。

    秦北轻轻的握住谷苗苗的小手,发现谷苗苗的小手,此时竟然十分的冰凉。

    “有什么可紧张的呢?”秦北笑着说道:“如果这里住着的真的是你的母亲,你应该感到庆幸,毕竟她老人家没有死。如果这里住着的不是你的母亲,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是吗?”

    “我我,我知道,可是我还是有些紧张,阿北,你跟我一起过去好不好?”

    “就算你不说,我也是要跟你一起进去的啊。”秦北笑着说道。

    两人举步向前,磐安也要跟过来,却被秦北瞪了一眼:“在外面等着!”

    磐安嘿嘿的笑了两声,终究还是震慑于秦北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茅草屋真的是一幢很简陋的建筑。

    秦北和谷苗苗走到近前,发现上面长满了蜘蛛网。

    谷苗苗瞬间有所失落。

    看样子,应该是好久都没有人居住了的样子。

    秦北上前扣门,轻轻一推,草门就被推开了,簌簌的落下好多尘土下来。

    “可能是没有人呢。”秦北小声说道,“有人在吗?”

    茅草屋内并没有传来任何的回应。

    又等了一会儿,秦北拽着谷苗苗,悄悄的沿着台阶走上前去,推门而入。

    茅草屋分为里外两间,外面应该是做饭的地方,但此时也早已经落满了灰尘,走上去基本上一步一个脚印,尘土已经落了很厚的一层。

    里面的屋子也是空荡荡的,地上铺着厚厚的杂草,应该就是睡觉的地方,实在是太过简陋了一些。

    “妈妈!”谷苗苗忽然哭了起来,一直以来的期待,在看到这间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彻底破灭了。

    虽说即便是有人,也不一定肯定就是谷苗苗的母亲,但在谷苗苗的心中,难免会有一些期待。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生下了谷苗苗,总归,是谷苗苗的母亲!

    谷苗苗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冲着那片铺开的茅草,磕了三个响头。

    不管她是不是,就当是了吧!

    第三个头刚刚磕完,谷苗苗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愣住了。

    “阿北,那是什么?”

    谷苗苗窜了过去,把那些杂草,甩到一边,从杂草堆里,翻了一个硬皮笔记本出来!

    “真的是我的母亲!”谷苗苗惊喜的说道:“妈妈,你在哪里呢?快点出来,苗苗来看你了呢!”

    这个硬皮笔记本,一看就有些年头了,封皮上似乎经常被人摩挲,导致已经有些发白。

    “这是我母亲当年常用的一个笔记本,她有记日记的习惯,我印象很深——”

    她激动万分的翻开本子,里面写着的都是一些古怪的文字,秦北竟然一个也不认识。

    谷苗苗不好意思的笑道:“这是我们蛊苗传承的一种画文字。”

    说完,竟然不给秦北解释,自顾自的坐在茅草上面,耐心认真的看了起来。

    秦北也看不懂,谷苗苗也不给他解释,再加上这里处处透露着古怪,秦北也不敢走远,怕谷苗苗有什么危险自己却来不及赶过来,便在这小房间内,四下里打量了起来。

    某一刻,秦北的目光,落在那片被谷苗苗翻了个乱七八糟的杂草上面。

    杂草堆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秦北快步走过去,翻开杂草,取出了一片半尺见方的绸布来。

    好像是刚刚从那个硬皮笔记本里掉下来的,谷苗苗只顾着翻看那个笔记本了,并没有在意掉下来的这件东西。

    秦北很是小心的把这片绸布捡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秦北见过一次同样材质的绸布,恐怕也不会对这个小东西这般留意,那样的话,大概这块半尺见方的绸布,就只能留在这杂草堆里了!

    仅仅是打开看了一眼,秦北便惊呆住了!

    果然!和秦北想象中的完全一样!

    这块绸布,和苏远亭交给他的那一块,是来自于同一块更大一些的绸布,被撕扯分成了几份的样子!

    秦北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苏远亭交给他的那份绸布,和这一块放在一起。

    调整了两次角度之后,终于,完整的拼凑到了一起!

    这真的是一份藏宝图!

    苏远亭那半片上面,画着的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里面光芒璀璨,据苏远亭说,那里都是大量的灵石!

    海量的灵石!仅仅是七块灵石布置了的引灵阵,便足以让苏远亭从一个刚刚学习太白凝气经的新人,一举突破到了第五重的境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