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46章 磐安的离奇经历!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adsdu;如果磐安说的地方真的是不到中午阳光最盛的时候不能开启的话,那现在必须要出发了。

    磐安主动在前面带路,苏远亭落后半步,跟秦北并肩走在一起。

    苏远亭小声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你的母亲,不应该跟你一起住在蓝苗那边的寨子里吗?”

    谷苗苗摇摇头,回应道:“没有,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现在磐安说我母亲还在人世,我乍一听到,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有些太奇怪了。不过不管怎样,我都是要去一趟的,哪怕是磐安在骗我,我也需要确认一下。”

    苏远亭点头道:“作为儿女,那是应该的。”

    谷苗苗似乎坠入了年少时候的回忆,断断续续的讲述了自己家庭里的故事。

    “嘶”听完谷苗苗的讲述,苏远亭愣住了,随即缓缓说道:“看来,我们之间的缘分,从很早就开始了啊。”

    于是苏远亭把自己昔年,曾经救了一个被赶出蛊苗的蓝苗族人的事情,跟谷苗苗讲了一遍。

    “如果不是昔年一个承诺没有做到,我也不会被蛊毒感染,更不会因此影响到我的儿女。听你小时候的故事,那个人,应该算是你的父亲吧?或者说,是阿莎的父亲?”

    这一点,秦北也有些纳闷,谷苗苗只是知道,她和阿莎同母异父,但父亲究竟是谁,是后来蓝苗大长老临时的时候说出来的,说谷苗苗实际上是大长老的女儿。

    按照大长老的说法,大长老和谷苗苗的母亲之间才是真爱,至于阿莎的父亲,那就是一个丝毫不懂得照顾儿女的败类。

    然而在阿莎的版本中,阿莎的父亲应该算是一个好人,是大长老用了一些歪门邪道的手段才把谷苗苗的母亲弄到手的。

    苏远亭也从阿莎的父亲那里听说了一个版本,在阿莎父亲的版本里,阿莎的母亲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女子,大长老在这个故事里面扮演的就是西门庆的角色。

    但究竟那个版本是真实的,这么多年过去,其实已经不可考证了。

    而且这些事情都是经过重重转述,味道发生改变,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不过这并不影响秦北对谷苗苗的感情。

    他更希望的是磐安说的是真的,谷苗苗的母亲还真的活着。

    那样就能从谷苗苗的母亲嘴里,听到一个更加接近真实的版本了。

    路并不是很好走,除了崎岖,还是崎岖。

    但谷苗苗和磐安两个,自小便是在苗疆长大的,对于云贵十万大山,就跟平常走路似的,并没有什么不适,至于秦北和苏远亭两个,则是因为修炼了太白凝气经,气息悠长,对于赶山路这种事情,实在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

    唯一体制不是很好的便是苏百岁了,不过这小伙子自从秦北治疗了之后,明显的显得成熟了许多,一路硬是咬牙坚持着,再加上他在苏远亭的指导下也学过太白凝气经的功夫,配合着苏远亭的鼓励,以及偶尔背着苏百岁走一段路,终归是没有人落下,也没有人喊累。

    转过一道山梁,忽然间前面画风一变。

    如果说之前走过的山路,身边都是些郁郁葱葱的树木,以及各种杂草挡路,需要磐安一路走一路挥舞着一把镰刀开路的话。

    那面前这段路,显然有着人工开凿的痕迹。

    即便是小路被杂草遮挡起来,两侧的树木也一样是郁郁葱葱。

    但树林之间,确实是有一条路存在的。

    那是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即便是因为时间太久,即便是小路的石缝里也长了许多杂草出来,但路就是路,很明显的,不知道多少年前,这边是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几年前我和族人来这边抓一只双头翼蛇的时候,意外闯到了这边来,发现了这条小路,当时我是从山上面掉下来的,和族人都走散了,我发现这里有条路的时候,便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前——看那边,那座山的那个位置,对,就是长着两颗开着白色小花的那两棵树,在那边,忽然间我就看到传来一道亮光,出现了一道缝隙!当时我都快吓傻了!”

    磐安喃喃说道,他们这几个人的速度比较快,到了这附近的时候,大概才中午十一点左右的样子,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才能看到那道缝隙的出现。

    众人索性就在一边找了一块较为平整一些的大石头,摆开餐布,把带来的食物摆放起来,简单的吃了点东西。

    磐安一边吃东西,一边介绍当年自己发现这个隐秘之处的的原因。

    磐安说:“我顺着那条缝隙钻了进去,里面其实是一个山谷。你看这边这山,又高又抖,再加上绵延数里路的样子,翻山过去,根本就不现实,而且里面的山谷,四边都是山,那峭壁都是接近九十度,就算是翻山过去,掉下去也是个摔死。”

    “当时我正好奇的四下里打量,忽然有一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虫子冲我飞了过来,当时差点把我吓死,谷苗苗知道的,云贵这边的十万大山,各种不知名的毒虫数之不尽,我一看那只小飞虫竟然连我们蛊苗的族人都没有见过,肯定是什么未知的毒虫,于是赶忙又顺着来路往回跑,然而等我跑到来时的路的时候,却发现那道缝隙,居然不见了!”

    “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恐惧吗?我记得清清楚楚,从那道山缝里面钻进去的时候,两边都是杂草,好不容易才开出了一条路来,我就是顺着自己开出来的路原路返回,根本就不可能走错了路!但是走回来,我发现,自己开出来的那条路的尽头,根本就是一道垂直九十度的山梁,往上一看,一眼望不到头,似乎除了山,还是山!”

    “我吓坏了,好在那只不知名的小虫子并没有追过来。我四下里寻找,别说一道缝隙了,就连个山洞都没有看到!那道山梁,怎么说呢,就像是被人一斧子劈开了似的!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直接被吓哭了,哭了足足一个小时,然后就饿了,肚子咕噜噜的叫唤,我身上原本带着点吃的,不过从山上坠落下来的时候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好在那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水声。登时就觉得口渴的要死,于是我也不想怎么出去了,只想着找到水源,多喝点水,如果在抓两条鱼吃的话,那就更美了。”

    “我顺着水声传来的方向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走了好久好久终于被我发现了一条小溪!还有一个清澈的小水潭。我立刻捧着喝了好几口水,看着水里面自己的倒影,本来不该害怕的,但是让我害怕的是,那溪水里什么都没有!水潭里也什么都没有!你们能想象那种水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感觉吗?连个水草都没有!清澈见底,没有水草,也没有鱼!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你害怕什么!我还以为窜出个大水怪来呢!”谷苗苗有些生气的说道:“再这么吓唬人玩,小心我揍你!”

    秦北搂着谷苗苗的肩膀,对她说道:“其实如果你见过,你就会明白,什么都没有,远比窜出一只水怪来更可怕——尤其是在你又饿又渴的时候!”

    苏远亭道:“小北说的对,那样说明这水里面肯定有毒,俗话说,有水就有鱼。就算是没有鱼,至少水草也应该是有的,如果连鱼和水草都没有的话,那只能说明,水里有毒。”

    苏远亭拍拍手站起来,道:“其实走的路多了,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有可能出现,这种事很多见,不值得大惊小怪,至少我就见过三四次的样子——不跟你们扯了,你们接着休息会儿,我前面去看看。小北,你帮我照看着点百岁。”

    秦北点头答应了,于是苏远亭就顺着那条小路,走到了山前,这里敲敲,那里打打,然后又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罗盘,大概有巴掌大小,放在手心里面,往左边走了几步,有往右边走了几步。

    这边,磐安继续讲述他那离奇的经历,只是被谷苗苗踹了好几脚之后,磐安讲述的稍微加快了一点进度:“忽然我看到一只小兔子跑到小溪边来喝水,于是我就等着,看看这兔子什么表现,结果那兔子刚走到水潭边,直接一头栽进水潭里面,蹬了两下腿儿,就死了!就死了你们知道吗?我刚才喝过的水比这只兔子喝过的要多得多了,我当时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死啊,是不是快死了!”

    “你不会死的!”谷苗苗生气的说道。

    磐安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

    秦北没好气的接道:“你要是死了,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个鬼呀!”

    这厮,脑子忘家里了没有带出来吗?

    “哦哦——也对,但我没有死的原因,不是因为那溪水没有毒,而是我被人救了!那只兔子摔进去死了之后,我就傻乎乎的在一边站着,看着,然后更让我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你刚才就已经被吓死了,这会儿又被吓死了,你死了多少回啊!”谷苗苗恨不得把这厮吊起来打。

    磐安唏嘘道:“是真的差点被吓死,你是不知道啊,那只兔子淹死在水潭里面之后,没超过五分钟,便没了!没了你知道吗!它就这么在我眼前消失了!被那溪水化了!”

    “我擦这还真是有点古怪!”秦北忍不住说道。

    “但是我还是更希望尽快听到你是怎么见到我母亲的,我还想知道,你凭什么认定那就是我的母亲?!”谷苗苗不留情面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