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45章 给苏远亭父子疗伤!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adsdu;“他贫血的程度比较严重,我可以用七情针法,刺激他的肝经以及骨髓的生血细胞,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把苏百岁体内流失的血液补回来。这样的话,我们只能把他暂时留在青苗这边,要等明天出门回来之后,才能给百岁进行驱蛊治疗。否则的话,百岁的身体,恐怕抗不住。毕竟失血太多,身体太过虚弱。”秦北给苏百岁诊查完毕之后,对苏远亭沉声说道。

    如果不是被磐安扎了那几刀,在秦北的协助下,谷苗苗也许会很快的便能完成给苏百岁驱蛊的工作,毕竟苏百岁的蛊毒来自于苏远亭的传承,肯定要比给苏远亭治疗相对简单一些。但现在苏百岁失血过多,连保命都是堪堪维持,根本就不能进行驱蛊,他的身体承受不住,就好比秦北的力道拍苏远亭一样去拍苏百岁的话,大概用不了几巴掌就把苏百岁拍的嗝屁了!

    但苏远亭显然不放心把苏百岁留在磐安这里。

    磐安这个有前科的家伙已经得不到苏远亭的信任了。

    于是苏远亭迟疑道:“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他还是很想希望把苏百岁带在身边,一刻也不想分开。磐安劫持苏百岁并扎了苏百岁好几刀的事情已经给苏远亭心头留下了某种阴影,恨不得这几刀都是扎在自己身上,有怎么能愿意把苏百岁留下来让磐安照看?

    谷苗苗迟疑了一下,道:“有一个办法可以,但是需要师兄您多付出一些!”

    苏远亭闻言大喜,只要有办法就是好事情,付出什么的,作为一个对儿女有愧疚的父亲,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这都是苏远亭自认应该做的事情。

    “你说!只要能治好,苗苗,你就是我苏家的大恩人,从今往后我苏远亭任凭你驱策!”苏远亭拍着胸脯说道。

    秦北嘴角莫名的抽了抽,好像这段时间谷苗苗做的事情,比他秦北做的事情要重要多了。

    引灵阵是谷苗苗弄的,学习中级引灵阵也是谷苗苗弄的,苏远亭基本上说是谷苗苗治好的,就连秦北自己,一不小心中了阿莎的蛊毒,也是谷苗苗毫不犹豫的献身,才把秦北治好的。

    现在苏百岁的病自己能治,但见效比较缓慢,又是谷苗苗说她有办法——

    到最终苏百岁体内的蛊毒,又得是谷苗苗付出主要劳动,他秦北最多也就打个下手。

    谷苗苗似乎看出了秦北兴致缺缺的样子,不由笑着撞了他的肩膀一下:“怎么,发现我很有用了对不?”

    秦北笑道:“那必须的呀,你实在是太有用了,我都快离不开你了可咋办?”

    谷苗苗浅浅一笑,道:“再有用,也不过是你的女人嘛。”

    谷苗苗想起当初在京华市的时候,她第一次对秦北有了好感,第一次知道秦北身边围绕着好几个女孩子的时候,她就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做一个秦北离不开的女人,做一个能帮得上秦北的忙的女人——

    如今她做到了。

    谷苗苗和苏远亭商量了一下,旋即又把磐安喊了过来,磐安这一宿也别睡了,一直被谷苗苗呼来喝去,然而却没有什么脾气,生怕这几位爷一个不满意再把自己弄死可就完球了——

    随后时间不长,磐安端了一个水盆过来,秦北凑过来一看,里面居然是上百只的大蚂蟥。

    “我好想听说过这种补血的疗法。”苏远亭忽然沉吟说道,“用我的血,补给万岁对吧?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谷苗苗点了点头,给苏远亭的手臂上消了毒,而后取出一直大蚂蟥,放在苏远亭手臂凸起的血管上面,很快大蚂蟥便贪婪的吸着血,肚子越来越鼓。

    谷苗苗如法炮制,很快便在苏远亭身上放上了大概数十只大蚂蟥。

    放完最后一只的时候,她查看了一下最先放上的那几只,感觉吸血已经吸的差不多了,于是取下来,放在苏百岁的身上,确定大蚂蟥已经咬中了苏百岁的血管的时候,谷苗苗取出一个小布包来,从布包里捻了一些淡黄色的药粉出来,洒在那大蚂蟥的身上,大蚂蟥很快身子便扁了下去。

    这大概应该算是一种输血的方法了吧?

    秦北很快便也掌握了这种方法,其实说白了不值一哂,最关键的地方,其实还是那些布包里面的淡黄色的药粉,如果没有这些药粉,被大蚂蟥吸进去了的血液,绝对不会在吐出来。

    于是秦北也加入了帮忙的行列,足足耗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苏远亭的额头上已经微微冒出了一些冷汗。

    其实以苏远亭的体质,就算损失个千八百毫升的血液也一样跟玩儿似的,但这次不同,这次苏远亭本来就是一个已经受了伤的病人,再丢失大量的血液,身体肯定有些承受不来,就算他太白凝气经修炼的等级再高都没有用。

    于是谷苗苗果断结束了治疗,把那些大蚂蟥取下来直接丢进水盆里面,不在让他们去吸食苏远亭的血液。

    苏远亭皱眉硬撑着道:“我还能坚持的住!”

    谷苗苗笑道:“师兄,你可以休息一下,调养一下自己的额身体,剩下的,让阿北做吧。你看,百岁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呢。”

    苏远亭定睛一看,果然,苏百岁虽然还没有清醒过来,但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丝血色,不再是那么的苍白蜡黄。

    随即秦北取出银针,扎在苏百岁的肝经以及刺激骨髓造血细胞的经络上面,一番治疗下来,便又是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随后秦北确定了苏百岁的身体体质已经算是能够支撑一次驱蛊术了,便让开位置,让谷苗苗继续。

    谷苗苗拭去额头上的汗水,这一晚上她折腾的也够呛,接连的治疗,也是累个半死,而且谷苗苗不像秦北或者苏远亭这样修炼过太白凝气经,没有真气作为补充,很快便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了。

    秦北见状连忙把手放在谷苗苗的背上,分润了一丝真气进入谷苗苗的体内。

    谷苗苗虽然没有练习过太白凝气经,但谷苗苗体内的蛊王传承碎片,是秦北用真气替她修复好的,对秦北输入的真气,并没有任何排斥,很快,谷苗苗的脸色便恢复了正常,于是开始给苏百岁驱除蛊毒。

    这一弄,便又是半个小时的时间,等谷苗苗弄完了,已经是凌晨三点。

    “辛苦你们两个了。”苏远亭由衷的感谢说道。

    秦北和谷苗苗自然是免不了要推辞一番,说实在的,就算抛开苏远亭是他们的大师兄这个身份,单单是苏远亭送出的礼物,也值得两人辛苦一番了。

    且不说初级引灵阵和中级引灵阵会给秦北带来多大帮助,就是这苏远亭代师收徒,毫不保留的把他这个阵法师所学一股脑的传授给了谷苗苗,这就已经是一份莫大的恩情,再加上苏远亭提供了一份据说是灵石藏宝图的极品,更是让秦北欣喜若狂了。

    治疗完成后,苏百岁醒了过来,看见苏远亭,虚弱的喊了一声爸爸。

    苏远亭大喜,取出一些玉石,摆了一个初级引灵阵给苏百岁进行修复使用,父子两个在那说着话,秦北和谷苗苗便告辞退了出来,来到磐安准备的另外一间房间里面。

    没羞没臊的折腾了一会儿,两人相拥而眠。

    次日一早,大概也就**点钟的光景,磐安就过来拍门了。

    “起床起床,我们该出发了!”磐安在外面喊道。

    秦北睡的正香,谷苗苗却是已经醒了一会儿了。

    毕竟磐安提供的是有关谷苗苗的母亲的消息,这让谷苗苗做梦的时候都梦到了她的母亲。

    很是不想把秦北唤醒,但谷苗苗还是推了秦北两把:“起床啦,好不好?”

    秦北哼了两声,这才爬了起来。

    之前在山上的时候,早晨从来没有晚于七点便起床还没起床的时候。

    看来大城市里的生活果然是消磨人的意志力啊。

    简单的稀洗漱之后,秦北和谷苗苗一出门,便看到了笑呵呵的迎过来的苏远亭,以及苏远亭身后跟着的苏百岁。

    “给你师叔和师姑叩头!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你小子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苏远亭吩咐说道。

    苏百岁嘿嘿的一笑,抢上前来,扑通一声便跪在秦北面前。

    秦北连忙上前搀扶,连连说道:“不要这样”

    苏百岁依旧坚持,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站在苏远亭的身后。

    秦北招招手把苏百岁喊了过来,捏住苏百岁的脉搏。

    苏百岁别看现在看上去跟个小孩子似的,实际上生理年龄比秦北和谷苗苗都大。

    不过可惜,岁数大也是白搭,见了秦北还是得叫师叔。辈分儿在这摆着呢。

    “恢复的不错。”秦北笑着说道:“我估摸着,有一年左右的时间,百岁的身体和心智,就能恢复到正常的水平了。”

    苏远亭大喜,昨晚其实他一直都没怎么睡觉,拽着苏百岁聊天来着,顺便问了几个一加一等于几之类的问题,换来苏百岁好几个白眼,故意答错说等于三,急的苏远亭吼吼的。没想到苏百岁却说:“别拿这种两三岁的问题问我,有本事整点四岁的!”

    现在苏百岁的心智和身体发育,大概就是正常儿童十二三岁的水平,不过这不要紧,很快便能恢复正常。

    见众人都到齐了,磐安招呼一声,马上出发,路有点远,现在就出发的话,到了目的地,大概也得十一点半左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