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41章 磐安最后的底牌!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adsdu;就在此时,却见谷苗苗手持蛊王权杖,嘴里喃喃的念叨了什么,霎时间蛊王权杖上光芒大盛,一只细小的蚊蝇差不多的小生物从蛊王权杖上飞射而出,毫无声息的钻进了那只金刚甲的三角脑袋里面。

    秦北听到背后风声响起,下意识的往前一串。

    砰的一声撞在谷苗苗的胸口。

    脸都快埋进去了。

    “对不起”秦北虚伪的道歉。

    谷苗苗嘟着嘴:“你就是故意的!”

    “好吧其实你答对了!”秦北笑嘻嘻的站稳了身子。

    谷苗苗拿他没辙,“算了,不跟你计较。”转身冲着那金刚甲做了一个繁杂的手势!

    “你这是准备做什么?”秦北奇怪的问道。

    “收服它——这么好玩的东西,你不觉得很有趣吗?”谷苗苗手中不停,却冲秦北笑着说道。

    秦北点点头,虽说他不是很理解究竟谷苗苗准备用什么手段才能收服这只看上去十分彪悍的金刚甲,但手段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秦北相信谷苗苗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有办法做到,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这青苗蛊王先是失去了他费尽心思抢到的蛊王权杖,现在在失去这守护神一般的金刚甲,就算不把他揍死,恐怕单单是心疼也得心疼死丫的!

    “来吧,到我身后来!”某个时候,谷苗苗完成了她的施术过程,笑着冲那只金刚甲招了招手。

    那金刚甲流露出了一种温柔的眼神,似乎就像一个小孩子听到了幼儿园老师的召唤一般,乖乖的摆动四肢,蹒跚的挪动着肥硕的身子,很是听话的走到了谷苗苗的身后!

    看到这一幕,青苗蛊王几乎快要被气疯了,“还我的蛊王权杖!还我的金刚甲!呜呜呜——”

    我擦!一个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居然说哭就哭起来了?!

    秦北看的是目瞪口呆,你丫的刚才不是牛的紧吗?

    这么这会儿变成这幅熊样子了?!

    你难道不应该霸气一点,继续装逼下去吗?

    “磐安,不要在挣扎了,收手吧,同为蛊苗支脉,我可以答应放你一马。”谷苗苗沉声说道。

    秦北这才知道,原来谷苗苗和这位青苗蛊王之前就是认识的,这小子的名字叫做磐安——很有些古怪的名字,比起谷苗苗这个名字来说难听多了,不过想到谷苗苗的姐姐叫做阿莎,秦北心中也就释然了,这种隐居深山的种族,起名字全凭一个心情。

    “收手?可以,你把蛊王权杖还给我,把金刚甲还给我,我就收手!”磐安,青苗未来的蛊王,似乎还在挣扎,想要捞到一点好处,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是身处险境!

    “你可以通过做梦来实现你这个理想。”秦北笑着说道。

    磐安忽然道:“不!我有一个秘密,可以用来交换!”

    秦北不耐烦的道:“一个秘密?你觉得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可以用来交换蛊王权杖,以及金刚甲呢?”

    磐安不屑的撇撇嘴,道:“这个秘密只跟谷苗苗有关系,她一定会答应的!”

    “抱歉,我拒绝。”谷苗苗摇头说道。她并不觉得有什么所谓的秘密,值得自己用蛊王权杖和一只得来不易的金刚甲去做交换!

    磐安惊讶道:“你还不知道我掌握着什么秘密,你就这么干脆的拒绝了吗?!”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谷苗苗淡然的说道:“我劝你收手,是因为咱们蓝苗青苗白苗,同属蛊苗支脉,不管折腾成什么样子,损失的都是我们自己的族人,我不想见到这样的局面,我也知道你一直就是想振兴青苗,试图让青苗超越蓝苗一头,不过,你选择的这条路,是一条死路,根本就行不通!”

    “嘎嘎嘎!你出声在蓝苗,当然会这么说!你不了解我们青苗的痛苦!你抓周的时候,很轻易的就能抓到一个级别不低的本命蛊,我呢!我们需要积攒很长时间的蛊术消耗品,才能从蓝苗换取一个抓周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个机会,我们就根本不可能会有自己的本命蛊!连自己的本命蛊都没有,还说什么自己是蛊苗的成员?!”磐安越说越是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

    “你不懂,你从小在蓝苗长大,又怎么会理解我们青苗的痛苦?!”磐安的表情都有些扭曲变形了,“你不知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当年我还有两三天的功夫就要抓周拥有了自己的本命蛊的时候,我的父亲,却还是没有凑够给你们蓝苗的贡品!而没有贡品,我就不会拥有抓取自己的本命蛊的机会!”

    “父亲为了我能有一个抓周的机会,不得不参与了一场去采集‘三眼碧蟾’蛊毒的工作,在那次,他们意外的遇上了金刚甲!我父亲拼了命的跟金刚甲战斗,却还是死在了那场战斗之中!如果不是因为抓周需要给你们蓝苗上供贡品,我父亲根本就不会死!从那天我就发誓,不管用什么手段,我也要把蛊王权杖抢到手里!”

    “不管用什么办法!!你知道吗!是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让你们蓝苗也尝尝给我们青苗上供的痛苦!我不单单要你们上供,还要跪下来求我!我才能答应给你们一个抓周的机会!嘎嘎嘎!!”

    磐安放声狂笑道。

    磐安情绪激动,表情抽搐,谷苗苗却巍然不动,淡淡的说道:“你父亲因为抓捕三眼碧蟾或者金刚甲而死,对此我只能表示遗憾,但我不知道是你理解的不对,还是从你父亲那里开始就根本不明白,蓝苗从来没有因为蛊苗的孩童抓周,要求过任何上供的贡品。”

    “也许你觉得我这么说是无稽之谈,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那些准备出来的蛊虫,都是给蛊王权杖上的母虫当做食品来食用的,只有母虫能吃到比较高级的蛊虫,才有可能释放出一些高级的本命蛊和抓周的孩童进行融合,你的父亲为了你能够有一个很好的起步,这才去抓捕三眼碧蟾,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喂食母虫一个普通的独眼蝇,母虫也依旧能提供几种抓周的本命蛊供你选择。”

    “我不信!我不信!还不是因为蛊王权杖在你们手里,你们当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磐安厉声说道。

    “你错了,蓝苗不仅仅没有从抓周的过程中获取过任何好处,相反,平时不用抓周的时候,蓝苗还需要消耗大量的普通蛊虫,对母虫进行喂养——之所以蓝苗会发展的更好,那是因为我们蓝苗更拼命,更努力,能抓捕更多的蛊虫,仅此而已!”谷苗苗义正词严的说道。

    磐安正准备反驳,却听地上躺着的一个青苗二长老,悠悠的说道:“谷苗苗说的是真的。确实是这样。当年你父亲希望你在抓周的时候,能有更多更高级的本命蛊可以选择,这才加入了三眼碧蟾的抓捕队伍——”

    “二长老!连你也向着蓝苗说话?!你难道不知道,我这全都是为了青苗着想吗!”磐安大怒说道。

    “你应该是为了你心中的某种执念和浴望着想才对。”秦北听明白了他们交谈的内容,悠悠的插嘴说道。

    “不!不是这样!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青苗!谷苗苗,你现在把蛊王权杖交出来,我可以不要那只金刚甲了!我真的有一个大秘密跟你交换!——你想不想见见你的母亲?!”

    磐安终于使出了他最后的杀手锏!

    “什么?!苗苗的母亲?!”秦北惊呆住了,他断断续续的听蓝苗的几个长老说起过,说当年谷苗苗的母亲因为私通大长老生了谷苗苗,被她的丈夫发现,而后大长老找了个借口把他的丈夫赶出了蓝苗,但随后时间不长,谷苗苗的母亲也跟着去世了!

    但现在,磐安居然问谷苗苗,想不想见到她的母亲?!

    谷苗苗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秦北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磐安的身前,他拎起磐安的衣领,把磐安整个人拽的离开了地面,冷声说道:“不想现在就死的话,把话说清楚!苗苗的母亲现在在哪里?!”

    磐安冷笑道:“我知道,但我不说!除非拿蛊王权杖来交换!”

    “你想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吗?”秦北冷笑道:“连那只大号的金刚甲都经受不住我的一针,你想试试这其中的滋味对不对?”

    “我”磐安眼神中闪现了一丝恐惧,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道:“除非交换!”

    秦北手腕一翻,几枚银针便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面。

    忽然谷苗苗阻止了他,“阿北,放开他。我答应了,只要你能带我去见到我的母亲,我愿意把蛊王权杖交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磐安眼光大亮,惊喜非常:“交出来吧!”

    谷苗苗冷笑道:“你觉得我傻吗?除非亲眼见到我母亲,否则我不会把蛊王权杖交给你的!”

    “好!那你们在这边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就带你们去!”磐安拍着胸脯说道!

    “我需要现在就去!”谷苗苗已经等不及了!

    磐安看了看天色,道:“现在不行,那边距离有点远,最重要的是,只有在中午日光最盛的时候,那边才会出现一条通行的小路,小路只存在两个小时,日光一淡,便会消失不见!我虽说不明白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但我保证这次绝不骗你!反正我的命就在这里,如果你不相信,随时可以拿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