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40章 银针打穴!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小心!这金刚甲可以从地下冒出来,撞在身上,可以直接破坏真气护罩!”

    吃过两次亏的苏远亭见到那两只金刚甲,在青苗蛊王的招呼下,冲着秦北扑了上来,连忙出声提醒说道!

    然而就在这说话之间,秦北脚下的泥土,毫无预兆的忽然剧烈的翻滚起来!

    “快跑!”苏远亭厉声喝道!

    苏远亭吃过一次大亏,显然知道这金刚甲的厉害之处。

    就连他这样的水准都被金刚甲把真气护罩撞破了,苏远亭判断,这要是撞在秦北身上,不死也得重伤,毕竟秦北的真气护罩在苏远亭看来,还是太过小儿科了一些!

    听到苏远亭的呼喝声,秦北连忙抽身飞退,但见那拱起来的土堆中间,一只金刚甲如同炮弹一般,弹射而出,忽的一下直冲天际!

    这劲道,这速度!倘若没有苏远亭提醒,非得被撞到淡淡不可。

    秦北嘴角抽了抽,莫名的觉得一阵淡疼。

    苏远亭也同样淡疼,秦北只是设想一下而已,他却是被真真实实的撞了一下。

    就算吃了一枚秦北提供的爆裂朱果,强行用真气修复了那里,但看到这金刚甲从地下冲出来的强大力道,苏远亭还是忍不住又疼了起来。

    “这东西身披铁甲,速度快冲力高,端的是绝难驯服!”苏远亭再次提醒秦北说道,他那削铁如泥的圆月弯刀,砍在这金刚甲的身上,只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而已,却不知需要用什么手段,才能把这种巨物收服!

    而此时,金刚甲又冲着秦北扑了上来。

    夹杂着呼呼的风声。

    秦北一退再退,大脑飞快的转动着。

    但见他手腕一翻,亮出几枚银针来。

    细小的银针,就像是苏远亭曾经使用过的暗器牛毛细针差不太多。

    看到秦北掏出这东西来,苏远亭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金刚甲连圆月弯刀都奈何不得,这小小的几枚银针,又怎么能突破它们的防御呢!

    但秦北现在已经是无路可退!

    谷苗苗在得到了蛊王权杖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是忍不住马上沟通,进行新的本命蛊的挑选,在这种情况下,秦北必须挡在谷苗苗的面前,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打扰。

    别说他是什么青苗长老,亦或者是什么金刚甲了,就算是他们把整个青苗的蛊虫全弄出来,秦北也不能再退缩半步!

    某一刻,金刚甲忽的窜了过来,三角脑袋冲着秦北的裆间撞了过来。

    “我擦?这东西对撞淡怎么这么大的兴趣?”

    秦北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脚尖顿地,在金刚甲到来前的那一刻,猛地窜天而起,随即又使了一个千斤坠的功夫,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金刚甲的背上!

    不远处,青苗未来的蛊王,变换着某种古怪的语调,继续对金刚甲实行远程操控!

    “去死!去死!”青苗蛊王大声的呼喝着,指使着这两只金刚甲对秦北展开最强力的攻击!青苗蛊王对这金刚甲的战斗力是亲眼所见的,当年为了收服这两只大家伙,青苗足足出动了十余名好手,其中就包括这个青苗蛊王的老爹,当时他老爹乃是青苗长老之一,率队去收服这两只金刚甲——结果是,虽然成功的把金刚甲收服了,但去了十九个人,回来了五个,就连这青苗蛊王的老爹,昔年的长老,都在抓捕金刚甲的过程中被金刚甲撞成重伤,回到青苗之后熬了三天三夜,终究是没有抢救过来,终究是一命归西!

    秦北窜上金刚甲的后背,微微闭上眼睛。

    脑海中,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人体穴位图谱,嗖嗖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嗖!”

    某一刻,秦北终于出手了,他捏着一枚银针,把真气注入道针尖上面,刺的一声,便刺入了金刚甲的体内!

    即便是金刚甲被厚厚的钢铁一般的鳞片所包裹着,但秦北瞅准了的是鳞片之间的缝隙,再加上受力面积越小,压强就越大,从这一点来说,银针比圆月弯刀什么的,好用多了。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银针,也只有秦北这个已经进入了“七情针法”第三重的神医,使出来才能有最佳的效果,倘若换了一个不懂医的比方说苏远亭,就算是用银针成功的扎了金刚甲一下,这点疼痛对于金刚甲来说,比被一个蚊子咬了一口,也不会重的了太多,根本就无从谈起会造成什么伤害!

    但秦北就不一样了!秦北不但懂医,不但对人体穴位有着清楚的了解,还懂得如何使用体内的真气!

    这一针,秦北端详了有一会儿了,他直觉判断如果换成人体的话,应该是背部督脉所属的,大椎穴。从人体解剖学的角度来说,大椎穴的位置,正是大脑所发出的神经线,通过此处,遍布全身的关键位置。

    大椎穴一旦受伤,那边是高位截瘫的结局!

    秦北的银针,毫不犹豫的刺了进去!

    他并不知道金刚甲的这个部位是不是它身上的大椎穴,但这种危机的情况下,他只能这般试一试!

    “噗噗嗷——”

    那金刚甲被秦北一针刺入,忽的发出了一种不同于其他物种的怪叫的声音,肥硕庞大的身子忽然剧烈的折腾起来,窜起来坠下去,随即不住的在地上打滚,激荡起一片烟尘,而秦北早在一针的手的时候,早就飞身从金刚甲的身上纵跃了下来,依旧护在谷苗苗的身前,警惕着看着那金刚甲的举动!

    “大长老,快跑啊——”忽然间,青苗蛊王一声惨呼,声音嘶哑,如同杜鹃啼血。

    大长老在刚刚和秦北的对决中,被秦北三招两式放倒在地,此时刚刚苏醒过来,听到青苗蛊王的嘶喊,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一股劲风扑面而来,想要躲闪,已然是来不及了!

    大长老慌张之下,架起双臂横在胸前,做了一个临时性的防御动作!

    然而这防御动作在金刚甲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状若疯狂的金刚甲就地一滚,尾巴甩动起来,噗的一声,便把大长老扫出去了十米多远,咣几一声摔在墙上,然后又慢慢的出溜下来,软趴趴的一摊烂泥似的歪倒在那里,已然是出气儿多,进气儿少,眼见是活不成了!

    “大长老!!”青苗蛊王嘶声喊道,青苗的大长老对他还是相当照顾的,当年他的父亲在抓捕金刚甲的时候去世了之后,幼年时期的青苗蛊王便一直是在大长老的照顾下长大,小时候经常睡到半夜里一觉醒来的时候,会看到大长老就守在他的身边,很是关切的看着他入睡的样子——

    多好的一个人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金刚甲的手里!

    某一刻,那只中了秦北一针的金刚甲,终于平静了下来。

    躺在地上抽搐着,嘴巴里面往外不住的吐着粘白色的泡沫。

    除了脑袋能动,身子其他部位,都跟不是它的了一样,再也无法支配!

    同时,秦北再次摸出一根银针,定定的看着另外一只稍微小一号的金刚甲。

    那金刚甲似乎很通人性似的,眼神里依稀露出了某种恐惧!

    有可能它在想:这个看上去这般小巧的生物,咋的会蕴含着这么巨大的能量?

    好吧这是秦北瞎猜的。

    秦北捏住银针,只等待这金刚甲再扑上来的时候如法炮制,给它大椎穴上来上一针。

    可惜这金刚甲也不算太傻,就这么看着秦北,一动不动。

    “嘶嘶……”旁边,一直试图用真气给儿子续命的苏远亭,眼角余光瞟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小子,果然是有些手段!单单是凭借一根银针,便制服了那只看上去几乎无能人抵挡的金刚甲!他这叫什么功夫?难不成?

    苏远亭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虽然不愿意去相信,但大概也只有这种可能,才解释的通了!

    苏远亭记得,当年跟一个住在山上的师傅学习太白凝气经的时候,那个师傅跟他说起过,这世上有一种叫做七情针法的绝妙功夫,学到小成之后,不但能救人性命,更能置人于死地,生死只在一念之间而已——

    可惜的是苏远亭在这方面天赋不足,学了一段时间,根本就不入门。

    但现在秦北展现的功夫,不禁让苏远亭眼前一亮!

    回想起当日他去蓝苗偷袭他们的二长老,和这小子有过一战!

    苏远亭从蓝苗的寨子里跑出来之前,便是中了这小子的一枚银针!

    当时亏得苏远亭躲闪的比较快,才没有被秦北打到要害部位!

    即便是那样,腾身在半空的苏远亭也是一口真气没有提上来,从高空来了一个自由落体的运动!

    难不成这小子,是山上那个师傅的弟子?

    他会某种古怪的针法,还会太白凝气经!

    这两点加在一起,更加坚定了苏远亭的判断!

    正这么想着,苏远亭忽然看到,秦北动了!

    他纵身而起,冲着那只小一号的金刚甲背部扑了上去!

    他已经银针在手!已经找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苏远亭甚至依稀看到,那金刚甲的双目之中,居然流露出某种对死亡的恐惧!

    却在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阿北,放它一马好嘛?”

    苏远亭定睛一看,却是那个手持蛊王权杖的小姑娘,已经从某中状态中走了出来!

    这一对年轻人,端的是不可小觑!

    “好。”秦北好像很尊重这个女孩子的意见,笑着答应了一声,从金刚甲的身上,纵跃而下。

    “阿北小心!”苏远亭大声喊道,他看到秦北从那金刚甲身上跳下来的一瞬间,金刚甲那三角脑袋,已经夹杂着强大的力道,冲着秦北的背部,撞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