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38章 贼子住手!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青苗蛊王手腕翻动,但见一只鹰隼突兀的在他背后出现,嗖的一声,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径直冲着那把匕首撞了过去,但听噗的一声,那只鹰隼被匕首拦腰割断,鲜血飞溅,饶是如此,那匕首只是略微偏移了方向,力道并没有减低多少,依旧冲着青苗蛊王飞刺而来,夺得一声,钉在青苗蛊王脚下不到三公分的地面上,青苗蛊王吓得脸都白了。

    就这还是被那只召唤而来的鹰隼撞了一下,倘若不是青苗蛊王见机的快,恐怕这一刀下去,青苗蛊王的身上,就得被穿出一个透明窟窿出来!

    “噗!”

    青苗蛊王自认打不过苏远亭,但苏远亭的儿子还是任凭他如何揉捏的,被苏远亭吓了一跳的情况下,青苗蛊王嗖的把苏远亭的儿子又拽了过来,拔出他小腹上的匕首,噗的又刺进了他的大腿里面,这白痴傻小子疼的翻了个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再动一下!你儿子就多挨一刀!你可以试试,看看他能多挨几刀?!”青苗蛊王,冲着苏远亭厉声喝道!

    “有种放开我儿子,老子跟你打个痛快!”

    “噗!”

    “住手!你……”

    “噗!”

    苏远亭的儿子,眼见面如金纸,浑身上下受了四处刀伤,登时血流如注。

    青苗蛊王脸色狰狞,厉声斥道:“跪下!”

    苏远亭的胸膛几乎都快炸了锅,但他距离自己的儿子还有一段距离,两侧也正还有两只超大号的金刚甲在那边虎视眈眈,虽说不至于要了他苏远亭的性命,但只要这两只金刚甲能够阻挡苏远亭一时半刻,苏远亭的儿子,必将会命丧当场!

    这不是苏远亭愿意看到的结局!到了这个时候,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功夫好不好的比拼了,而是拼的谁更加的狠毒,更加的歹毒!

    苏远亭双膝微微一软,眼眶之中,两道浑浊的老泪潸然而下!

    “儿呀,爹对不住你!孩儿他妈,你在天之灵,不要怪我!”

    苏远亭双膝向下,看样子似乎要跪倒在青苗蛊王的面前,但下一刻,他脚尖点地,忽然发力,冲着青苗蛊王弹射而去!竟然是准备拼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出来!

    青苗蛊王吓了一跳,大声喊道:“快,快拦住他!”

    两只金刚甲,在长老们的遥控指挥之下,冲着苏远亭撞了过来。

    “砰!”

    个头大的那一只,冲的稍微快一些,三角脑袋直接撞在了苏远亭的后背上,苏远亭噗的喷了一口鲜血,竟是毫不理会,用身体硬抗了金刚甲的这一下撞击,并且借着这一下撞击,骤然加速,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青苗蛊王的面前,手中半弧形的匕首高高扬起,冲着青苗蛊王的颈部便划了下去!

    青苗蛊王被苏远亭这拼死一击的悍然举动吓得周身乏力,下意识的就想要赶紧逃跑,连苏远亭的儿子这个挡箭牌都不准备要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双腿软的就跟煮熟了的面条一样,竟然硬是使不出一点力气,眼见那把半弧形的匕首,距离青苗蛊王的脖颈,不足五公分的距离!

    青苗蛊王眼角的余光甚至看到,刀锋划过,他的头发竟然都被鼓荡起来,蹭上那锋锐的刀锋,竟然被斩成两段!好锋锐的匕首,吹毛短发,削铁如泥,说的大概就是这个了吧?

    青苗蛊王眼珠子瞪的大大的,脖颈上已然是感受到了,那匕首上传来的阵阵死亡的气息!

    冷!青苗蛊王只觉得好像钻进了冰窖里面一般,仿佛苏远亭手里的已经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而是一般黑色的死神镰刀,正待收割他的性命!

    青苗的几个长老,也忍不住同时惊呼一声,:“放开蛊王!!”

    却在这时,青苗蛊王已经到了必死之局,忽然间地面骤然翻滚起来,那只较小一些的金刚甲突兀的从地下窜了出来,三角脑袋砰的一声,撞在了苏远亭的裆间!

    苏远亭顿时觉得小腹之中好一阵的翻江倒海,甚至差点听到了某种鸡蛋碎裂的声音,闷哼一声,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金刚甲那强大的力道,撞的倒飞而出!

    身在半空,苏远亭强忍剧痛,唯一的一把匕首再次激射而出,冲着青苗蛊王的颈部飞来!

    “去死!”苏远亭大喝一声,怒意爆棚!

    “叮!”却在这时,那金刚甲身子翻转,背部那精钢一般的铁甲背对着苏远亭,这飞来的一刀噗的一声刺入金刚甲的身体里面,仅仅是刺进了半寸左右,便被抗力强大的板甲硬生生的消耗掉了所有的力道!

    轰!

    苏远亭的身子从半空坠落,砸在地面上,撞起一蓬烟雾。苏远亭但觉喉头一甜,又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天亡我也!”

    最好的一次,能够击杀青苗蛊王的机会,就这么被那只金刚甲硬生生的破坏掉了。

    苏远亭登时心如死灰,一身绝强的功夫,没想到最终却被两只畜生整的只有招架之力,真真是一声叹息!!

    “苏远亭!你还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青苗蛊王仰天长啸,此时苏远亭已经被撞的差点蛋碎,那遍布周身的护体真气,竟然也被撞的散去,几个长老见状大喜,却听青苗蛊王大声吼道:“我要给他中上百毒噬心蛊!让他痛上整整一百天!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晃了晃手里的蛊王权杖,嘴里念念有词!

    一蓬白色的雾气,从蛊王权杖中漂浮而出,从手臂,到了下半身,很快,青苗蛊王膝盖以下的半截腿,便淹没在这白色的雾气之中,再也看不到踪影,而那白色的雾气,却还在上涨,眨眼之间,已经涨到了青苗蛊王的腰部!

    “给老子一个痛快!别用这种伎俩折磨老子!”苏远亭钢牙紧咬,恨声说道,话音刚落,便又是噗的一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出来!

    “现在想要一个痛快了?刚刚想要杀死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青苗蛊王冷笑着回应说道,此时他念叨的某种咒语已经结束,但手指翻舞,似乎结着某种繁杂的手印——蛊术在某些方面和魔法还是很有相似之处的,越是繁杂,准备的时间越长的蛊术,威力也就越是巨大,苏远亭眼睁睁的看着青苗蛊王,前后已经准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不由得面如死灰。

    苏远亭趁着这段时间强行修复着体内的创伤,可惜的是几位长老似乎并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而是希望趁他病要他命,毕竟刚刚苏远亭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是太过强悍了,青苗大长老已经首先完成了他的蛊术,一只藏青色的小虫子,飞舞着翅膀钻进了苏远亭的鼻孔里面!

    苏远亭刚刚凝聚真气修复创伤,冷不防钻了一个小虫子进来,心中大骇,刚刚修复了一半便被骤然打断,苏远亭不得不分出一些真气,对抗着那个藏青色小虫子的入侵!

    旋即另外几个长老,也完成了蛊术的准备工作,正待使出来的时候,青苗蛊王大喝一声:“去吧!”

    原来此时青苗蛊王所准备的繁杂的蛊术,也已经准备完毕了,随着他的一声大喝,一团雾气之中,隐隐传来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呼啦啦的冲着苏远亭的方向扑来!

    “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苏远亭索性闭上了双眼,看着青苗蛊王施展出来的蛊术,单单是这份气势,就已经能够想见它的威力究竟有多么强大,苏远亭索性也放弃了抵抗,那个由大长老施展出来的藏青色小虫子,率先进入了苏远亭的体内,登时苏远亭便觉得体内翻江倒海一般的翻滚起来,呕的一声,只不过这次喷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一团藏青色的中了剧毒一般的污血!

    苏远亭远远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自从儿子年满十八岁之后,苏远亭这些年来,几乎全部的精力全都扑在了这个儿子身上,带着他跋涉千里,四处求医问药,不知道叩开了多少著名中医的大门,然而得到的消息,却是根本就治不了,得知儿子中的是来源于苏远亭自己身上的蛊毒的时候,苏远亭很是愤恨了好长时间,心中难免会责备自己当初年轻时候的孟浪,早知道昔年不多此一举,不把那个几乎冻毙在雪地里的男子救回家治疗,恐怕也不会出现后面这些烂蛋的琐事。

    然而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以买得到。

    过往的一幕幕,在苏远亭脑海里如同放电影一般的,一幕一幕的飞速划过。

    他这辈子,拜师无数,行侠仗义,仗剑江湖,端的是快意恩仇,练就了一身强悍的功夫,即便是现在就这么死了,也算是活的这一场轰轰烈烈。

    唯一的遗憾,便是没能够达成亡妻的遗愿,好好照顾他们的一双儿女。

    再有便是有些对不住那个居住在山上,教会了他太白凝气经,把原本以外功为主的苏远亭,带进了一个可以修炼真气的全新的世界的师傅——

    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这些年过的好不好,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苏远亭并没有在师傅面前略尽孝道,这,也算是一份不小的遗憾了吧……

    数年前听说师傅他老人家新收了一个关门弟子,不知道那个小师弟是否已经长大成人,是否能够替代自己,在师傅面前多尽孝道?

    不知道那个小师弟,是否在太白凝气经的修炼上,遇到了什么沟沟坎坎没有?

    他这边还有一些凝聚真气的速效法门,还没有来得及传给这个小师弟呢!

    正这么想着,那蓬夹杂着阵阵鬼哭狼嚎声音的白色雾气,已然是到了苏远亭的面门之前!

    苏远亭甚至已经闻到了那白色的雾气里面,夹杂着的腥臭气息!

    “死就死吧!”苏远亭豁出去了。

    却在这时,一声厉喝,凭空响起:“贼子住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