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37章 金刚甲!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瞅什么瞅?丫的说你呢!再瞪眼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当泡踩你信不信?!”

    青苗的这位蛊之力七级的高手,一脸不屑的冲着苏远亭,噗噗的喷了好一阵的吐沫星子,吐沫星子都飞苏远亭脸上了,苏远亭死死的攥着拳头,骨指关节由于力道太大已经微微泛白,脸上青筋都露了出来,太阳穴的位置砰砰的乱跳,强忍着心中的怒火。

    “我知道你不服,但是你没有办法对不对?可惜啊,现在就是这样,要么你就等着你儿子直接变成白痴,要么就听我们的,去吧蓝苗的人全都灭了,也许我心情好的话,会考虑帮你们解除蛊毒。”

    青年男子,一脸贱笑的看着苏远亭,颇为玩味的语调笑着说道。

    苏远亭嘴唇一阵泛白,眼睛一眯,已然是动了杀机。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眼神又杀不死人。就算眼神能杀死我,不是还有你儿子陪葬吗?嘎嘎嘎!!你不敢杀我的,如果你敢,刚刚用刀架在我脖子上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不是吗?刀架在脖子上我都不怕,更别提你那眼神了,没用的,除了表示你很生气但是毫无办法之外,什么也说明不了。”

    青年男子说完,低头看了看时间,道:“给你五分钟的考虑时间,做,还是不做,给个准话,我忙着呢。”

    苏远亭终于从牙齿的缝隙里面,冒出几个字来。“如果我把蓝苗的人全都灭了,你一定可以帮我们父子解除蛊毒吗?!”

    “哎呦,那你这意思是不相信我了?”男子笑着说道。

    苏远亭冷笑反问:“你有什么值得我相信的吗?!”

    男子紧跟着也冷笑了一声,道:“对,我是没有什么值得你可以相信的,你可以选择做,也可以选择不做,反正又没有人强迫你去做,当然,如果你做了的话,也许做完之后我还是会后悔,然后会提出其他的什么条件——但是,我只问你一句,你有选择的权利吗?!”男子放声狂笑说道:“我现在就告诉你,就算你到时候真的干掉了蓝苗,我也有很大的可能反悔!那你去做,还是不去做?!”

    “你不要逼人太甚!”苏远亭厉声斥道!

    “就是逼你太甚了!你你咬我呀?!”男子一脸不屑的说道:“如果你再得罪了青苗,再加上你之前已经把蓝苗得罪死了,白苗的人又治不了你的蛊毒,你难道准备带着这份蛊毒,进棺材里去吗?退一万步说,你带着这份蛊毒进了棺材了,你儿子怎么办?你有想过他吗?”

    苏远亭心中这个恨呀,心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心中还牵挂着儿子,早就把你丫的直接弄死了!还能让你在老子面前这么装逼?换成别人,死十次都有了!

    “好,我答应你,我先去把蓝苗收拾掉!但愿你能坚守承诺!”苏远亭厉声说道!

    男子笑道:“我承诺过吗?我承诺过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你究竟想怎样!”苏远亭恨不得把这煞笔扒了他的皮,吃了他的肉!

    苏远亭这一辈子,从未受到过这种委屈!从未低三下四的这般祈求过别人!

    “我没有想怎么样啊,一直是你在想怎么样不是吗?”男子又贱笑着,缓缓说道:“就你这傻逼儿子这白痴傻样,也就是你这般爱护罢了,换成我是他爹,早就扔到山沟里面喂野狼了!”

    “你够了!”任凭这男子怎么说苏远亭,苏远亭也能凭借强大的耐性强忍着,但现在这煞笔居然提到了他的儿子!他苏远亭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是白痴煞笔!绝对不是!而且永远是!

    听到这男子如此贬低自己的儿子,苏远亭骤然暴起,也不管丫的是青苗的蛊王了,说你这个字的时候,还在原地,了这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了那男子的身边,一脚踹在那男子的小腹上面,直接把他踹的倒飞而出三五米远!

    三个字,就算结巴,说完了能有多长时间?

    然而就是你够了这短短的三个字,从苏远亭出手,到那男子倒飞出去,了这个字的余韵,还在众人耳边回响!

    这是怎样一种恐怖的速度,才能达到这般凌厉霸气的结果?

    男子倒飞而出,咣几一声摔在地上,还是后腰先着地,登时就摔了一个闭气,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成为第一个被摔死的苗疆蛊王!

    “你你!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来人!噗……”男子气血逆行,噗的喷出一口老血,甚至惊扰的他的本命蛊都颤了三颤,差点一口老血把本命蛊都吐将出来!

    这是何等的精准的角度,何等凌厉的力度!何等恐怖的速度!

    “来人!快来人!把那个小傻子给老子弄死!丢进后山喂野狼!”男子恼羞成怒,大声嘶喊说道!

    “谁敢乱动?!”苏远亭霸气的往那一戳,冰冷的目光四下里扫视了一番,那些青苗的部众们,却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有几个胆小的,本命蛊都跟着出现了波动!

    这一声暴喝,居然都能撼动普通青苗族人的本命蛊,端的是不可小觑!

    然而几位青苗的长老,却是纹丝不动,毕竟功力高深,最低的也达到了蛊之力四级的水平。这时看到青苗未来的希望,将来的蛊王竟然被人揍的这般凄惨,登时几乎同时暴喝一声,冲上前来,把苏远亭围在中间。

    眼下对于青苗族人来说,最大的问题,却是他们最拿手的本事,并不能给苏远亭带来任何损伤,从本心来讲,几位长老是不赞成未来的蛊王这般对待苏远亭的,不过蛊王同志年轻气盛,在蛊苗圣地三族比拼的时候又在秦北手底下丢了那么大的脸面,正没地儿撒火气的时候,便正好选了苏远亭来撒气。

    虽说苏远亭有真气护体,平常蛊毒并不能对他造成任何损伤,但困住苏远亭一时半刻的,几位长老还是做得到的。

    又损失了几种蛊毒,却也并没有给苏远亭带来损伤之后,青苗大长老忽然呼啸一声,旋即另外几名长老,也跟着一声呼啸,苏远亭凝神戒备,正待冲到他的儿子身边,却忽然感觉到地面上传来一阵巨大的晃动,仿佛要地震了一般,居然把苏远亭颠簸的有些站立不稳!

    苏远亭纵身一跃,稳住身形,但见刚刚站立过的地方,土面一阵翻滚,拱起一个大包,泥土飞溅,四下散开,一只长得像是穿山甲的古怪动物,从大坑里爬了出来,那身量足有两米多长,成年人的大腿粗细,带着蛮横的冲撞力道,冲着苏远亭撞了过来。

    苏远亭凝神对抗,连连躲闪,手中圆月弯刀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形,啪的一声堪堪劈砍在那大号穿山甲的脊背上面,旋即苏远亭眼珠子瞪圆了,他惊讶的看到自己使用了多年的圆月弯刀,竟然顺着那大号穿山甲的甲片,出溜溜的滚到一边去了,只是堪堪在那穿山甲的甲片上留下了一道狭长的刀痕,看那深度,连半公分都没有,根本就没有能够对那大号穿山甲造成任何损伤!!

    苏远亭大惊失色,口中一声暴喝,运转真气,霎时间那圆月弯刀上面,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月光,高高扬起,冲着那冲上来的大号穿山甲的脊背,劈砍了下去:“去死吧!”

    “砰!”

    苏远亭一声闷哼,背部仿佛被千斤巨锤大力敲击,霎时间只觉得胸口烦闷,眼冒金星,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那圆月弯刀也失去了准头,砍在那大号穿山甲的尾部,这一刀夹杂着真气的力道,砍掉了那穿山甲足足二十公分长的尾巴。

    苏远亭遭受重创,身子还在半空的时候,便拧转身形,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刚刚站立的位置后面,也翻起了一个更大的土坑,一只比面前面对着的这只更大一号的穿山甲,刚刚正是从那土坑里面冲撞出来,直直的撞上了苏远亭的后背。

    “还不投降?”青苗大长老冷笑说道:“知道你功夫好,寻常蛊毒根本伤不了你,但我们这护院卫士金刚甲,可不仅仅是一种蛊毒那么简单!”

    “呸!”苏远亭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出来,若是正面对敌,就算是这两只大号的金刚甲,也不至于让苏远亭受到这么重的伤害,只是这金刚甲从地下钻出来,再加上苏远亭的注意力当时全在面前那一只上面,这才被声东击西的偷袭的手,苏远亭怒喝一声:“来吧,让老子看看你们这群畜生,究竟还有什么手段!”

    苏远亭的字典里,就从来没有投降这两个字!

    然而这时,一个悠悠的,懒洋洋的声音,在不远处的地方响了起来:“你这畜生,不过是能打了一点而已,也敢在我青苗地界上叫嚣?你看看这是什么手段!噗——”

    苏远亭目眦欲裂,他看到那青苗未来的蛊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了起来,并且出现在了苏远亭的儿子所在的地方,一把亮闪闪的短匕,噗的一声便刺进了苏远亭的儿子的小腹里面,苏远亭的儿子脸孔扭曲,大声喊着:“疼,疼死我了,哎呀,有血!我是不是要死了呀?!”

    “鼠辈敢尔!”苏远亭手腕翻动,圆月弯刀机括声响,下一刻,出现在苏远亭手里的,变成了两把半弧形的羊角匕,他想也不想,瞅准那青苗蛊王的方向,把手里的一枚匕首,便投掷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