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35章 苏远亭的陈年旧事!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谈过了?我怎么不知道呢?”年轻人笑着说道。很是随意的晃了晃手里的蛊王权杖,这蛊王权杖果然是个好东西啊,好多好多好多年了,一直留在蓝苗那里,现在终于被青苗成功的得到了!

    苏远亭强忍着胸中的怒气:“我是跟五位长老谈的!长老们答应我,只要得到蛊王权杖,便帮我解除我和我家人所中的蛊毒,现在蛊王权杖已经交给你们了!你们为什么背信弃义,答应的事情,现在又反悔了?!”

    “苏先生,您还是太激动了,要不这样,您先休息一下,稍后我们再谈?”青年男子脸上依旧带着欠揍的笑容,忽然笑容变冷,道:“可能你还不知道,现在青苗之内,说了算的,已经不是五位长老了!而是我!是我,嘎嘎嘎!”

    “那又如何?答应了的事情做不到,正所谓人无信不立,你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还有脸说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说?得到蛊王传承的是我,拥有蛊王权杖的也是我,现在青苗之内,就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别说我不知道你之前是怎么跟五位长老商量的,就算是知道,我现在推翻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男子不屑的笑笑,正所谓一招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现任推翻前任决定的事情,不要见的太多!

    苏远亭冷笑道:“别忘了,蛊王权杖是我帮你们抢过来的!我既然能从防备森严的蓝苗手里把蛊王权杖抢到手,就同样可以从你手里把蛊王权杖拿回来,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青年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我当然知道,但是你抢过去,又有什么用呢?你别忘了,能给你以及你的家人解除蛊毒的,只有我们青苗!甚至不客气的说,如果没有我的命令,青苗之内,谁敢替你解蛊?别跟我说什么蓝苗,你以为你屡次打伤蓝苗的长老,随后又从蓝苗手里抢走了蛊王权杖,他们会搭理你,才是见鬼了!”

    “至少还有白苗。”苏远亭的底气已经没有那么充足了。

    “白苗?白苗也配称为蛊苗的一支?别忘了,当时蛊苗三族聚会的时候,你当时也是在场的,白苗里最优秀的年轻人,也不过才蛊之力三级而已,像你这种中了蛊毒已经二十余年,蛊虫已经深入骨髓的人,他们就算是倾尽全族之力,也治不好你,更别说你的儿子,以及你的女儿了!”青年男子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毫不留情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正说着,苏远亭骤然出手,霎时间真气遍布全身,先把自己保护起来,而后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冲着年轻人急冲而去!

    擒贼先擒王!既然来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抓了你们所谓的蛊王,就不信你们几个长老敢不尽心尽力的救治!

    年轻人手腕一翻,蛊王权杖上一点寒光激射而出,冲着苏远亭迎面扑来。

    旋即年轻人翻动手掌,捏了几个法决,但见他的手掌心上,忽然就出现了一个蓝汪汪闪着幽光的大蝎子,足有巴掌大小,钩子都快够着年轻人的手臂了,端的是一个庞然大物,剧毒无比,年轻人呼啸一声,那大蝎子便冲着苏远亭扑了上来。

    苏远亭冷冷一笑,不退反进,那蛊王权杖上射出来的一点寒光,很快便砸在了苏远亭的面门上,然而噗的一声,便被反弹开去,掉在地上,蹬了两下腿儿,便一命呜呼死翘翘了,定睛看去,确实一只长得跟蝉似的的古怪生物,而且还是一只没有蜕皮的知了猴儿,也不知道究竟携带者怎样诡异的毒素。

    那大蝎子则直直的撞在了苏远亭的身上,在被苏远亭的护体真气弹开的刹那,忽然周身范出一团淡蓝色的烟雾,居然硬生生的把那包裹住苏远亭的护体真气烧灼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孔洞出来,苏远亭大吃一惊,身形一拧,大喝一声:“鼠辈敢尔!”

    嘴里面喷出一团声波,用上了类似佛门狮子吼一般的功夫,那声波居然跟有了形质一般,直冲而出,撞在大蝎子的身上,把大蝎子撞的倒飞出去五六米远!

    这一下,把包括年轻人在内,以及几个青苗的长老,都震撼住了!

    我擦!这丫的还是人吗?

    吹了口气,居然就把蛊之力七级高手派出的蛊虫,吹飞了?!

    年轻人不敢置信,揉了揉眼睛,然而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迟疑的功夫,苏远亭已经欺身上前,手腕一翻,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柄半尺长的圆月弯刀,正好架在年轻人的颈部,把年轻人的整个脖颈,都勾在了圆月弯刀的半弧之内!

    只要苏远亭愿意,这一刀下去,年轻人大好的头颅,便会飞上半空,溅射出一片鲜血。

    “大部分的蛊术,现在对我来说,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苏远亭冷笑说道“自从二十多年前我意外中蛊的那一刻起,我就走遍天下名山大川,拜师十数人,学会的偏门功夫,比你们饲养的蛊虫还要多!”

    “那又如何?”青年男子冷笑道:“有种你就杀了我。但是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敢。”

    “我为什么不敢?如果几个长老不给我调理蛊毒,我现在就一刀把你杀了!”

    青年男子笑了笑道:“你看看你身后,如果你还有这份信心把我杀了的话,你尽管出手!”

    苏远亭下意识的扭头一看,手里的圆月弯刀并没有离手,还保持这架在男子脖颈上的姿势,然而这一回头,却让苏远亭目眦欲裂!

    几个身穿青苗服饰的男子,左右挟持这一个**岁的大头男孩,站在大约十米远的角落里。

    再仔细一看,却并不是什么**岁的大男孩,而是一个长了胡子的成年男子,只是身材矮小,胳膊腿的比较瘦削,只有那个大脑袋,能看出是个成年人来,这是一个侏儒——不,不是侏儒,而是苏远亭的儿子!!

    “放开他!”苏远亭厉声说道,手中一紧,圆月弯刀的刀弧,便在青年男子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血红色的痕迹,男子微微一皱眉,道:“其实你还可以更用力一些,那样我就死了,然后也许大长老他们会答应你,给你以及你的亲人解除蛊毒——当然,更有可能的是你儿子陪我一起死,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你要不要赌一把?”

    苏远亭的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

    妻子离世的时候,曾经拜托苏远亭,一定要好好照顾这双儿女,尽可能的让他们快乐的长大。

    苏远亭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他的妻子帮他走出了困境,并因此和他妻子的父母那边闹了很大的矛盾,苏远亭的丈人老头甚至公然宣称就当没生养这个女儿——

    对于自己的妻子,苏远亭是极为敬爱的。

    也因为这样,苏远亭这些年来又当爹又当妈,好不容易把一双儿女拉扯长大,却在儿女们满了十八岁的时候,苏远亭发现了一个让他痛苦欲死的事实。

    女儿还好一些,只是面容看上去一直像一个初中生,但智力方面,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但儿子却遭罪了,不但身高和智商方面停止了增长,反而还有逐年减弱的趋势!

    苏远亭带着儿女,遍寻名医,然而众多名医,却表示束手无策。

    直到某一天,苏远亭带着儿子找到一个老中医的门上的时候,老中医那里正好有一个苗医在做客,见到了苏远亭的儿子,便告诉他,这种疾病,别说西医治不好,就算是中医,大概也是无能为力,因为这并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中了一种歹毒的蛊术!

    最重要的是,中了这蛊术的,还并不是苏远亭的儿女,而是苏远亭本人!

    这下就乐呵了,苏远亭表示自己从未去过苗疆,也不可能跟苗疆的人有什么接触——

    当苏远亭对那位苗医大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一件事来!

    他虽然没有去过苗疆,但确实是见过一个自称是蛊苗传人的汉子的!!

    那一年,大风雪。

    苏远亭远游回来,正因为得到了一份“初级引灵阵”的布置图而暗自高兴的时候,很意外的在自家小院外面,见到了一个即将冻毙的男子。

    苏远亭出于好心,把这个男子带进了自己家中。

    给这个男子灌了两杯热水,顺便用已经有所小成的内力给汉子调养了一番之后,男子清醒了过来。

    那时候,苏远亭还并不知道,他这个农夫,救了的是一条蛇。

    当然,这也是苏远亭自己这么认为罢了,那汉子并不觉得他自己是一条忘恩负义以怨报德的蛇。

    苏远亭清楚的记得,那汉子简单的讲述了自己的来历。

    他说他来自一个叫做蓝苗的蛊苗部落,因为自家妻子和大长老不清不楚,甚至生了女儿,他受不了大长老这种明目张胆戴绿帽的行为,找上大长老去理论,没想到却被大长老反咬一口,不但被强迫收回了本命蛊,还被赶出了蛊苗!!

    然而这汉子并不是就这么从蓝苗跑出来的,他身上还带着一份据说是蓝苗族内的高度机密,传承自蚩尤大帝的一份藏宝图!

    男子愿意把这份藏宝图送给苏远亭,要求便是,苏远亭有能力的情况下,帮他干掉蛊苗大长老!!

    苏远亭当时并不觉得这份什么藏宝图是真的,但面对一个濒死的男子,混的又是这么凄惨,临死前最后的请求,苏远亭作为一个仗剑行侠天下的大侠,怎么能不答应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