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34章 猜测和变数!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综合现在已经了解到的信息,秦北不得不承认,二长老的分析不一定就是事实,但也是目前最为接近事实的猜测了。

    只是这猜测中,秦北有一点想不明白,如果说苏远亭就是阿莎的父亲的话,那之前在蛊苗圣地苏远亭提前离场,转而到了蓝苗,很轻易的便制服了莫大,并且劫走了阿莎的时候,苏远亭没有把阿莎认出来吗?

    如果苏远亭认出了阿莎就是自己的女儿的话,为什么会让青苗的人把阿莎送回蓝苗呢?多年不见的女儿,留在身边岂不是更好?

    那样的话,阿莎也就不会因为嫉妒谷苗苗的原因,而遭遇蛊术反噬,冻死在蓝苗了。

    可如果说苏远亭不是阿莎的父亲的话,他又是为了什么,处处帮助青苗,和蓝苗作对?

    甚至不惜一切手段,把原本由蓝苗控制着的蛊王权杖,抢到了手里?

    他要蛊王权杖又有什么用呢?

    还是想不明白呀。

    不过,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秦北是一定要见到苏远亭一面的,同样,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秦北也是一定要把蛊王权杖从青苗手里抢回来的!

    这关系到谷苗苗是否能够重新拥有本命蛊的大事!

    不管是出于哪种原因,青苗那边,是必须要走一趟的!

    秦北把自己的打算全盘跟二长老说了一遍,二长老略作沉吟,道:“你去青苗那边,也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小心提防那个叫做苏远亭的高手,我总觉得这个人出现的有点邪门,而且功夫相当高明,我担心你并不是他的对手,另外,我派两个蓝苗的部众给你带路,但我不建议你带上谷苗苗!”

    “为什么?”秦北不由追问说道。

    二长老叹气道:“如果我们猜的没有错,苏远亭就是阿莎的父亲的话,你说他见到了谷苗苗的话,会是什么反应?!”

    秦北一听,立刻表示了解!

    试想一下,见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会是怎么一种感受?

    不管这个猜测是不是真的,总归小心一些是没有错处。

    半山坡上,矗立起一座新坟。

    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原本应该是正处在妙龄时期的女子。

    然而却由于嫉妒之心太过膨胀,反而害的自身被蛊术反噬,失去了性命。

    秦北和谷苗苗矗立在一边,谷苗苗的眼眶里含着泪水。

    慢慢的靠在了秦北的肩膀上面,呢喃说道:“我最后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亲人,离我而去了。阿北,你是我的亲人吗?”

    虽说阿莎的死,纯属咎由自取,但谷苗苗并没有对这个姐姐,有太多的恨意。

    秦北也没想出阿莎有什么令人憎恨的事情出来,虽说她因为嫉妒给秦北下了蛊毒,但毕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相反还让秦北和谷苗苗的感情更进一步,更重要的是,秦北和谁都没有提起的是,正是因为这件事情,秦北很意外的把七情针法的修行程度,从第二重,直接突破进了第三重!

    “我是的,是你的亲人。”秦北把谷苗苗的小脑袋掰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悠悠的说道。

    “阿莎告诉我一件事。”这时候,趴在阿莎坟头上面,已经哭泣的快没有了眼泪的莫大,忽然抬起头来说道:“她临死前让我转告师叔,说她对不起你,另外,她还说,在青苗那边,她见过我师傅苏远亭一面!”

    秦北蹭的一个机灵,定定的看着莫大!

    “阿莎说,我师傅苏远亭,并不是她的父亲!阿莎的父亲相貌比较干枯瘦削,身材也并不高大,这两点和师傅苏远亭完全相反,师傅身材高大,膀大腰圆,最重要的是,阿莎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一次培养蛊毒的过程中,意外被蛊虫所伤,从那时候开始,阿莎的父亲就有一只眼睛是瞎的,而阿莎见到的我师傅的样子并不是那样,况且我跟在师傅身边好几年,可以证明师傅的眼睛并没有任何问题!”

    莫大声音低沉的说道:“阿莎的死,只跟她自己有关系,但是师叔,我过不了自己心头这道坎,所以去青苗的事情,我就不能帮忙了,我要留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好好想想我现在遇到的问题。”

    哎呦卧槽!你丫的是个兵王啊,怎么也学会玩装深沉玩文青了?这个和你的人设不相符啊哥哥!!

    秦北已经无力吐槽了,他觉得,莫大所谓的想想自己现在遇到的问题,充其量不过是想想为什么身边一个女人也留不住了——主要是因为你眼瞎啊,这一点你自己肯定是看不出来的,因为你眼瞎嘛!

    于是秦北道:“也好,毕竟面对的是你师傅,你夹杂在中间也不好做人,随你吧。”

    葬了阿莎之后,秦北和谷苗苗从坟头上回来,便开始着手安排去青苗的事情。

    临出发前出现了一个小插曲,秦北摸出手机来准备打个电话来着,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而蓝苗这边,明显还是个聚居的村落,而且是一个连电路都没有的村落。还好谷苗苗早有准备,神秘的一笑,便摸了一个充电宝出来。

    可见有个女孩子陪在身边,不只是圈圈叉叉的时候方便那么简单,很多时候她们会细心的替男人准备好很多丢三落四的东西。

    充电开机之后,秦北却发现在这大山深处,根本就没有信号。

    而这个问题,居然被二长老解决了!二长老一声呼啸,召唤了一只鹞子出来,在那只鹞子身上一阵鼓捣,插了几根铁丝还是什么之类的玩意,而后又是一声呼啸,那鹞子展翅高飞,上了半天空,在众人头顶盘旋着,此时秦北再看手机的时候,居然信号满格!

    哎呦我去?!苗寨里居然还有这么高科技的玩意儿?!

    “我试过很多次了,我研究的这玩意别看看上去毫不起眼,至少能保证方圆百里之内,能接收到电话信号!”二长老颇为自得的说道。

    你牛笔!

    秦北这次又被结结实实的震撼了一把,顺便趁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当然是打给大师兄苏远亭的,其实秦北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反正有鸟没鸟开一枪,也不损失什么。

    谁知这次,就硬生生的被接通了!

    我擦!秦北顿时震惊住了,就算是苏远亭现在在青苗那边,距离这边也还有很远的一段山路要走吧?这二长老长得也太不科学了,居然弄个鸟就能有这么大范围的信号覆盖?要知道秦北之前在云贵市的时候给苏远亭打电话还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呢!

    “嘟嘟——”

    “谁啊,老子没空,正跟人打架呢,回头给你打过去!”

    “嘟嘟——”

    哎呦我去?!苏远亭你行啊,这么牛笔?

    秦北盯着那好不容易接通了,却又被苏远亭挂断了的电话,好一阵的无语凝噎。

    尼玛这叫什么事儿啊,以前都是打不通电话,现在好不容易打通了,居然还没等秦北说话,苏远亭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听他那语气,分明是正在和人比斗!而且透过话筒,秦北也依稀听到了阵阵惨叫的声音,看样子苏远亭并没有说谎,但是这又是跟谁打架呢?

    二长老给安排了两个负责带路的蓝苗族人,但是被秦北直接拒绝了。

    他还是希望能够带上谷苗苗一起过去。

    “可是,万一苏远亭看谷苗苗不顺眼,她很可能会遇到危险啊!”二长老语重心长的说道。他实在是有些被苏远亭吓破了胆子,没办法啊,苏远亭凭借一己之力,已经在蓝苗这边大力**了好几回了,冲进来退出去,退出去冲进来,整的蓝苗的几个长老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生怕什么时候一不注意就被苏远亭顶个高朝出来,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不会有危险的,就算是我有危险,我也不会让苗苗遇到危险。”秦北十分自信的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次来苗疆还是大有收获的,且不说半路上就把太白凝气经升了一级,就连七情针法,也突兀的出现了升级的情况,这么逆天的运道加身,别说没有危险了,就算是有危险,大不了一路碾压过去就是了,更何况谷苗苗不但是蛊苗的族人,熟悉青苗的路径,更是蛊苗中百年难遇的蛊术奇才,数百年来第一个以十八岁的年龄登上蛊之力八级水平的超级大高手。

    谷苗苗也拽着二长老的袖子撒娇道:“二长老,我知道你这是为了我好,不过这次呢,我是真的必需要去的,不管会不会有危险,我都会坚持下来!”

    “你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了,我只是提醒你一点,这个人很可怕的,相当可怕!”二长老不得不加重了语气。

    “但是有秦北在呢!”谷苗苗靠在秦北肩膀上面。

    自从有了那层关系之后,这些小动作谷苗苗做起来的时候也更加随意了一些。

    青苗驻地。

    苏远亭挂了电话,目光逐渐变冷。

    站在他对面的,是青苗几个长老,以及青苗里面,最优秀的那位年轻人,蛊之力七级的高手!

    “背信弃义,无耻之尤!”苏远亭厉声喝道。

    蛊之力七级的年轻人,笑笑说道:“苏先生何必动怒呢,如果您愿意坐下来谈谈,其实没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不是吗?”

    苏远亭眼睛眯成一条缝,“谈谈?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谈过了吗?你们还想怎样?!”
小说推荐